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偶做打铃人发表日期:2017-01-02(2019-06-03修改)
作  者:应帆出处:原创浏览326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偶做打铃人
文/应帆
2017年01月02日,星期一

原载于《侨报》2017.01.01“文学时代”

    上个星期,收到一封电邮,来自儿子们就读的长岛华夏中文学校。邮件说这个周日上课
期间轮到我们值班,务必提前15分钟到校云云。我赶着去了,就发现在教学楼的接待处有几
位家长也在排队签到。问了一下才明白,原来是每位家长都要值班一次,任务就是维持走廊
里的秩序等等,在课间和课后提醒小朋友们不要乱跑。

    因为中文学校是租用纽约州立大学在本地分校一栋教学楼的两层,所以也有必要提醒家
长和孩子们有规矩、守秩序,不得误入其他楼层和教室,以免干扰大学师生们的教和学。我
之前也曾看到家长们套着印有“长岛华夏中文学校”的马夹,或站或坐于各个楼梯出入口,有
几个还是熟人,并一直以为他们是义务值勤,却原来也是按序履行义务的家长们。

    轮到我的时候,负责分配事务的小伙子给了我一只铃铛,说:“你就负责打铃吧!一共
打四次,什么时间打,都在铃铛上写着了。到了时间,你楼上楼下各走一趟,提醒老师和孩
子们该休息或者该进教室上课了。”

    我不觉要笑,点头应了,又仔细看了看铃铛,却是最简单原始的一种,不大不小,刚好
攥在手中。铃铛上用透明胶纸裹缚了一张纸条,注明四次打铃的时间。我捏住这铃铛顶芯,
使劲摇晃,就听得“当当当”的声响,虽不算嘹亮,但警扰方圆十来尺里的人也是绰绰有余了。

    因为第一节课开始无需打铃,我便携了铃铛先在老二的班里坐了一堂课,跟着一帮娃娃
们复习最基本的中文拼音,却时不时查看手机,生怕错过了打下课铃的时间。快下课时,我
轻轻出了教室,从一楼的东边出发,一路摇着铃走过去,引得好多人对我大行注目礼,真可
谓“招摇过市”。

    不想这铃声颇有功效。所到之处,我看到很多小朋友闻铃而动,更有人得了大赦令般、
迫不及待地往洗手间跑。也有的老师仍然在黑板上奋笔疾书,仿佛要争分夺秒给学生们多教
点知识。还有些班级,学生们早已经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打闹嬉笑,而老师坐在讲台边看手
机或改作业。

    从一个楼层的这头走到那头,不过百米长的走廊,但铃声又必须连续、平稳、响亮。没
想到的是,这分把钟的路走下来,我摇铃的手腕竟有些不自在。爬着楼梯上二楼的间隙,我
倒十分庆幸自己的手腕也可以稍事休息一下。等到把二楼各教室也“通知”完毕,已然是三
分多钟过去了。我回到一楼,跟一个在楼道口值班的家长聊了几句,就又出发去打第二节课
的上课铃了。

    在“当当当”的铃声中,我也忍不住想及那些在铃声中读书求学的日子。小学初中都是在
附近的学校读书,每天上学、放学,每次上课、下课,都依赖教师办公室外面的那盏铃铛。
每天打铃的老师或不同,但铃声的连续和响亮却是一样的。上课时更似有一声急于一声的催
促,下课时则似有一声短过一声的欢快,铃声里甚至能听出打铃人的耐心和宽容。

    记得那时有些同学就住在学校边上的村庄,他们每每听到学校铃声响起才扔下饭碗背上
书包望学校跑,居然也能不迟到。那时候许多人家不用钟表,在田里耕作的农人,在家做饭
的主妇,都根据学校的铃声来判断时辰,也是如今不可想象的民俗和俚景。

    后来读大学,教学楼里就只有按时响起的、但少了人情味的电子铃声了。初到美国求学,
常能听到校园钟楼上按点传来的钟声,仿佛提醒着每一位象牙塔中人有关时间的永恒流逝。
如今说起铃声,最常想到的却是《铃儿响叮当》这样的经典歌曲,和它们藉着铃声传递的有
关节日的欢快和美好。

    中文课结束后,两个孩子都说看到我打铃,问我铃铛在哪里,他们可不可以摇摇看。我
告诉他们我已经把铃铛还给学校负责人,而且铃也不是随便打的,他们只好遗憾地长叹一声。
属于学校的铃声,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渐消散于风中。不想我偶然得此机会,在中文学校做
了一回打铃人,湮没在岁月风尘中有关铃声的几多记忆,以如此不经意的方式重现眼前脑中,
倒是令人欣喜的意外收获。


本文在6/3/2019 2:41:0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新书评论』 一部触碰灵魂的小说——读旅美作家融融的《茉莉花酒吧》易文2019-09-12[23]
『小  说』 疗完伤,再出发孟悟2019-09-11[78]
『随  笔』 曾在纽约做文青应帆2019-05-13[123]
『散  文』 温哥华的多面性孟悟2019-08-26[134]
『散  文』 情商,如何测试?宋晓亮2019-08-03[168]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警卫卡洛斯夏洋洲2019-09-03[66]
『随  笔』 “饭要吃饱”驿外荒泉2019-05-20[37]
『随  笔』 良知,鬼神,王法驿外荒泉2019-05-20[37]
『随  笔』 火爆的COSTCO缪玉2019-09-16[19]
『随  笔』 海外作家是文化旅游的使者缪玉2019-09-16[16]
相关文章:『应帆
『随  笔』 曾在纽约做文青应帆2019-05-13[123]
『小  说』 天衣有缝(6)应帆2019-06-28[123]
『小  说』 天衣有缝(5)应帆2019-06-28[108]
『小  说』 天衣有缝(4)应帆2019-06-28[137]
『小  说』 天衣有缝(3)应帆2019-06-28[153]
更多相关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9-06-03 14:54:31(第1条)
中文学校,我在那里的热闹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应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