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羽化成仙之路 发表日期:2016-12-30(2017-01-01修改)
作  者:李彦出处:原创浏览365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羽化成仙之路
文/李彦
2016年12月30日,星期五

原载《中华读书报》    

      几年前,我应邀去多伦多,为一个读书会做讲演。那个读书会的成员,清一色都是白种人职业女性。她们对我的英文小说《雪百合》中的母亲这个人物形象,展开了意见相左的热烈讨论。

  有的学者不解,为什么在我的几部中英文小说中,会反复出现围绕着母亲发生的故事。母爱是个永恒的话题。千百年来,歌颂母爱的文学作品层出不穷。在我读过的作品中,印象较深的,有高尔基的《母亲》,张洁的《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还有张承志的《骑手为什么歌唱母亲》。

  长久以来,伴着岁月的流逝,我一直未能从对亲情的困扰中解脱。也许在潜意识里,正是这种惶惑,促使了我提笔创作。我抑制不住地试图通过笔尖,梳理出对亲情的反复思索,层层深化,以求彻悟。

  我等待了十五年,才把我的第一部英文小说《红浮萍》全部译写成中文版,呈现给祖国读者。尽管时光的沉淀,已使中文译本更趋成熟、客观,但仍然引起了母亲的愤懑。她扬言永远不能饶恕我。

  我反复向母亲解释文学创作和回忆录之间的不同,她实在不应当对号入座。即便作品中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了亲人的一些伤心往事,我也希望她能有心胸,为记叙历史的真实而做出奉献与牺牲。

  “妈妈,用不了多少年,我们都会离开这个不完美的世界的,”我对她说,“而历史应当存活在后辈人们的记忆中,才能使这个世界渐趋完美。”

  母亲不能释怀,迫我反复向她检讨道歉。“不行,不真诚,不深刻。通不过。”似曾相识的语言和场景。想起了文革岁月。被批斗和折磨过的无辜者,也学会了同样手段。对付的,却是至亲骨肉。

  中国文化强调“为尊者讳”。父母面前,错的,永远是孩子,这与西方文化格格不入。我虽在加拿大生活了近 30年,但血管里流淌着的东西,至死难以摆脱。和母亲解释文艺创作规律,已无济于事,便只能无奈地任凭早该摈弃的传统糟粕一遍遍重演。

  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位学者曾写信给我,论及我的小说《雪百合》与李南央以及老鬼等人回忆母亲的作品中存在着同样一种现象,并纳罕是何种因素造就了这种特殊类型的女性。她们追求理想,富于献身精神,高雅美丽,才华横溢。但她们都曾为了自己的信念而至亲情于不顾。好听的词汇是大义凛然。另一种解读,则是扭曲的人性。

  这个问题很复杂,令我陷入了更多的思索。说真话很难。但一个正直的、有良知的文学工作者,应当坚持独立思考、客观地反映生活,而非趋炎附势、投机讨巧,随意歪曲或美化历史与人性。

  不少人倾向于把一切不幸都简单地归咎于政治运动。也不可否认,性格造成了命运。我在自己的作品中,通过对一个又一个熟识女性的观察与分析,探索人性缺陷所引发的问题,由此造成了她们命运的坎坷。不回避这样的因素,我们才会对历史和历史中的人物获得更加清醒的认识。

  刘再复老师在《红浮萍》的前言中曾有一针见血、力透纸背的分析:小说女主人公雯对于“父亲”(组织)的绝对的爱与忠诚,使她丧失了其他一切的爱,并经受了贯穿一生的身心折磨。

  爱,或者说亲情,是我的小说主人公对她母亲所寄予的悲悯情怀,同时也是小说中的母亲雯希冀获得组织认可时所孜孜追求的一种情感。

  在新旧交替的大变革时代,家庭和亲情这些传统的儒家价值观在新的文化震荡之下被扭曲和破化。作为骤然投身于变革洪流中的知识女性,雯们无可避免地挣扎于新旧两种价值观中,一方面,她们渴望以独立自主平等的新女性形象自立于世,羽化成仙。一方面,她们在潜意识里却依旧摆脱不了女性在传统上对男性的心理依附。当这种依附无法通过美满幸福的婚姻得以完善时,雯们身不由己地将这种情感寄托到了男权的替代物—“组织”的身上。

  这个强有力的男权替代物所倡导的斗争哲学,需要雯们在革命的蛹化过程中勇敢地割断一层层亲情的丝线,并使她们象在追求一个完美无缺、高不可攀的恋人一样,屡屡被拒之门外。她们的才华和努力都付诸东流,而从她们身边夺走这一切的,恰恰是她们最渴望拥抱的恋人。

  造物主是仁慈的,乐于看顾不幸的人们。他早已为普天下的女性都准备了一剂医治心灵的良药:成为母亲。无论贵贱贫富,能够体验为人之母的过程,实乃人生之大幸。

  可叹造物主的深情厚意,并非人人都能领悟。女性或者母性的情感无以寄托时,人性中恶的一面便会凸显。女性往往会逃避面对强势的男权,而选择相对软弱可欺的其他女性,作为报复的手段。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孝道,此时也成为方便的工具,使得失意的女性能够名正言顺地把满腔怨愤都发泄到女儿的身上。当她们把女儿、而非儿子,看作一切不幸的根源之时,恰恰证明了她们远未摆脱开传统文化的桎梏,成为拥有独立自主平等观念的新女性。

  雯们不懂得,博爱,才是治疗一切疾病的良药。悲悯和宽容,不掺杂任何目的的纯粹的爱,才是真正至高无上的道德准则。和同时代的许多人一样,她们只能接受自己的英雄人物形象,而把一切不幸都归咎于时代和他人,从不反省自身的缺陷。

  时代翻过了一页又一页,僵化的口号消失了,代之以物质的诱惑。今天的人们,陷入了另一种困境。除了钱,已经贫穷得一无所有。面临着新的潮流,雯们的失落,使得她们的人生悖论愈加明显。可悲的是,这代人已入耄耋之年,大多衍化成性格古怪的偏执老者,已无能力站在时代的背景下,冷静地审视自己人生的得失,寻找到心灵的宁静。

  刚刚过去的春天,我再次回到北京,探望年迈的母亲。一个落日将归的傍晚,窗外老槐树上,繁茂的白花散出阵阵清香。母亲沉默了良久,悠然轻叹。“如今,基督教在中国很盛行。据说,大多数中国人信教,是为了祈祷钱财。可知基督教的精髓,却是让人忏悔的。是吗?”

  从母亲已经昏花的眸子里,我捕捉到一线微弱的光亮。

  (2016年5月16日)

 

http://www.chinawriter.com.cn/xzp/2016/2016-06-01/273542.html

 


本文在1/1/2017 9:06:3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随  笔』 留学,探究大学之美俞可、李燕楠2017-08-11[56]
『散  文』 清孤一线串琳琅——喻丽清散文印象施战军2008-04-01[2288]
『随  笔』 三访秋霞圃俞天白2017-07-21[116]
『散  文』 烟花烟花满天飞应帆2017-07-13[124]
『诗  歌』 车站张堃2017-07-21[214]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加拿大文坛:一场关于“文化盗用”的风波李彦2017-08-09[70]
『随  笔』 留学,探究大学之美俞可、李燕楠2017-08-11[56]
『随  笔』 消失的“儿化音”,变淡的地方方言韩浩月2017-05-28[50]
『随  笔』 关于老鼠屎刘红园2017-08-07[19]
『随  笔』 双彩虹刘红园2017-08-06[20]
相关文章:『李彦
『随  笔』 加拿大文坛:一场关于“文化盗用”的风波李彦2017-08-09[70]
『文化信息』 滑铁卢孔院十周年 国际研讨会圆满举行哈悦2017-07-22[134]
『新书介绍』 从白求恩的爱情信谈起——李彦《尺素天涯》马绍娴2017-07-08[128]
『人物访谈』 中英文双语创作与中华文化传播—与加拿大华裔双语作家李彦的对话李彦/蔡晓惠2017-06-24[176]
『评论杂谈』 从历史的褶皱中探索扑朔迷离的传说白梅2016-08-18[210]
更多相关文章
文章 去文章家留言留言于2017-01-02 01:11:22(第1条)
生活从来就是这样,给出一道道难题,解决这些难题的过程也是我们成长与丰富的过程。祝福李彦姐和你的母亲!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李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