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圣诞节前的同学会发表日期:2016-12-29(2017-01-01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17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圣诞节前的同学会
文/孟悟
2016年12月29日,星期四

《侨报》文学时代,2016年12月27日   

林盼盼在Facebook上看安妮发过来的照片,五彩缤纷的圣诞树下,四个孩子活泼可爱,越看越感叹时间飞快。安妮说:”是啊,高中毕业都二十年了,今年的同学聚会你回来吗?“ 盼盼问:“艾瑞克会来吗?” 安妮笑道:”我知道你的心还挂着他。“

艾瑞克是盼盼高中的好友,情投意合,但还算不上高中甜心(High school SweetHeart)。情窦初开的美好,朦朦胧胧的喜悦,像清晨湖面上的烟雾,虽然牵过手,跳过舞,但并没有亲密的接触。盼盼当年喜欢他的英俊高大,但知道两个人不会走在同一条道上。艾瑞克压根儿就不想考大学,而盼盼的家庭对她寄予厚望,从小就被灌输要爬藤(Ivy League,美国常春盟校,顶尖大学的代名词)。

盼盼从耶鲁商学院毕业后,就职于波士顿一家跨国投资银行。盼盼的父母在众人面前意气风发,说女儿的办公室又大又豪华,女儿每天接触的人都是很上层的人,但是被问及女儿具体干什么,他们便吱吱唔唔说不清楚。盼盼是投行“兼并收购部(Mergers and acquisitions)”的高级分析师,面对企业,她能解决各种融资难题,还帮公司发行股票和债劵......那一系列的金融咨询业务,高深莫测啊,盼盼的父母当然是一头雾水。

盼盼的父母做什么?盼盼的父母经营一家中餐馆已经四十个春秋了。上个世纪70年代,盼盼的父母风华正茂,他们离乡背土,坐在同一艘偷渡的海船上,海船一路颠簸,开向美国。上岸后的两人先在纽约打黑工,相依为命的奋斗中,两年就还清了偷渡费用,又苦了三年,不仅解决了身份问题,还在南方的一座小城筹建了自己的外卖店,创业之初总是艰难奔波,他们希望明天能变得美好,盼盼就在二人的期待中来到这个世界。

滴滴答答的时钟声里,花开了,花谢了,转眼又见漫天的飞雪。盼盼长大了,她一直是学校的优等生,各种课外活动也干得有声有色,闲暇时,她跟好友安妮说,小城安静又闭塞,长大后一定要到大城市读书。但安妮和其他朋友都不想离开小城,毕竟在这里长大,亲人和朋友都在这里。人各有志气,每个人以自己的姿态绽放在这个世界,所以世界才缤纷灿烂。走出高中校门面临人生最重要的分水岭,盼盼班上一半的同学离开了小城。

高中毕业10周年,老同学召集聚会(High School reunion)。美国的中学比较松散,不像中国那样有个固定的班集体,更没有班长和学习委员之类的班干部,但美国的学校有五花八门的社团,好多学生参加多个社团,同学之间的关系自然就紧密起来。

10周年的聚会,盼盼坚决摇头。那时盼盼正在职场厮杀得天昏地暗,每天只睡五小时,到了周末能睡一个饱觉就很奢侈了,哪有时间去见同学?跟同学倾诉苦闷能解决问题吗?等到了感恩节,她回家看父母,顺便也见了安妮,安妮的家闹成一团,盼盼两眼昏花,到处都是小孩子飞来飞去。安妮还说,艾瑞克也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盼盼心想外州同学好多还没结婚,而家乡同学早就满世界当爹当妈了。

艾瑞克出了高中的校门就当了警察。安妮跟艾瑞克一样,不是读书的种子,高中一毕业就去父亲的乳制品加工厂,第二年嫁给一个年轻农场主,一回头就成了四个孩子的妈。安妮告诉盼盼,10周年的同学聚会不够热闹,到场的都是本地同学,艾瑞克也来了,一身警察制服特别潇洒英挺。可惜外州同学没一个冒出头来。安妮说:“我们能理解,外州同学个个聪明,在大城市找到了好工作,都要干一番大事。” 盼盼连忙摇头说:”能干什么大事?我们在异乡颠簸,没有父母可以依靠,好几次从半夜醒来,还是羡慕你们的舒适宁静。”

弹指一瞬间,又是一个十年远去了。毕业20周年的聚会,外州同学积极响应。初心难忘,光影流年中,记忆中最牵挂的还是故乡和童年。到了这个年龄,事业基本定型,朝前还能走多远?钱挣得再多又如何呢?世界上有多少人会为你的成功喝彩。时光重叠中,往事回流,青春岁月里,共同成长,一路走过的温暖和伤感,一路笑过哭过,亲爱的老同学,一生永远的朋友。

毕业20周年的同学聚会,外州的同学从天南海北赶回来。在一家酒店的套房里,盼盼没看见艾瑞克,安妮说他在执行任务。两个女同学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安妮小声问盼盼:“两人居然20年没见,有这么过份吗?若是有心,周末买张飞机票就能见面,也不应该在这里哭得像是在拍电影。” 盼盼说:“她们不是在哭对方,她们是在哭流逝的时光。”两人正聊着,门突然推开了,进来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他叫杰克,在华尔街投行从事证劵交易,在某些人的眼睛里,他是班上混得最成功的一位。

杰克脸上涌满笑,跟同学一一打招呼,盼盼看见他的眼睛左顾右盼,她知道他想找谁,他的初恋甜心爱丽丝。杰克在混乱的家庭长大,一大群同母异父的兄弟姊妹。他聪明努力,发誓要用勤奋改变命运,当他考上费城大学(那里有美国排名第一的商学院),爱丽丝却不想离开家乡,进了当地的社区大学读护士。两个人的路越来越远,彼此的身影渐渐模糊,化作一抹时光的剪影。盼盼因为公司合同,去过几次华尔街,还跟杰克共进过午餐。杰克那时刚结婚,妻子是儿科医生,他满意目前的现状,提及高中的那段恋情,杰克说,小孩子谈恋爱,走着走着就散了,不管是好,还是分手,都很幼稚。

虽说是段幼稚的恋情,在时光的长河里还是让他温暖动情。人越大越喜欢朝回望,其实就想望见年少的自己,重温青春的激情。杰克的事业如日中天,去同学聚会的唯一动力就是想见爱丽丝。爱丽丝的闺蜜咪咪对他爱理不理,冷眉冷眼告诉杰克,爱丽丝半年前去世,白血病带走了她。

爱丽丝不在人间了?眼前一阵天昏地暗,杰克当场泪涌,质问咪咪问什么不告诉他?咪咪面无表情地说,你这一走就是20年,中间音信全无,我们不愿打扰你!盼盼看见咪咪仰起下巴,眼神透出蔑视,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在欣赏杰克的痛苦和崩溃。现实像一盆冰水从高处泼下来,杰克无法躲避,在全体同学的注视下,他淋得比落汤鸡还惨。爱丽丝临终前,咪咪问过她,是否通知一下杰克,见上最后一面?爱丽丝在病床上平静摇头:不用了,我生死都跟他没有关系。

爱的另一面不是恨,也不是怨,而是冷漠,英文叫Indifferent, 盼盼第一次读这个单词,就感觉一阵心凉,寒意沁进骨子,有一种被抛弃的无可奈何,世界是如此的冷漠无情,你功成名就也好,你痛苦潦倒也好,都没人看你一眼。盼盼看见杰克眼灰脸暗,艰难地站起身,走到角落的一个沙发边,然后抱着头把自己陷了下去。他的心一定涌满了悔恨,而这悔恨会跟他一生,无论他的现在和未来多么辉煌。

杰克很快从悲伤中抬起头,新的话题让他再回集体的怀抱。要说什么话题?当然跟2016年的总统竞选有关。外州同学大都站在希拉里的阵营里,本地同学都是共和党的粉丝。有什么好奇怪,南方诸州保守,一直是共和党的老巢。2016的总统竞选有个明显的现象,那些经济发达的州,那些繁荣昌盛的大城市,都把选票投给了希拉里,支持川普的地方呢,不是贫穷落后,便是固步自封。这次川普竞选的胜利,完全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胜利,边远地区的劳苦大众打败社会各精英的胜利。

同学布瑞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他目前是迈阿密大学的政治教授,他声音高昂激动:“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的国家,选出如此恶心下流的总统。” 盼盼说:“再下流的总统也是美国人自己选的,我们人民......” 盼盼的话还没完,杰克就把她贸然打断:“这说明什么?我们的人民有问题!自私、狭隘、偏激,种族歧视。” 咪咪大声回击:“我就是投的川普,怎么了?我自私狭隘,种族歧视了吗?”

“你居然投川普?” 一个叫梅根的女同学冷笑了两声:“你自己都是女人,难道不知川普公开骚扰女性、狂贬女性?凡是有尊严、有头脑的女性都会抵制这个流氓,我真是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会把票投给川普?”

盼盼记得梅根,她药学院毕业后在洛杉矶当药剂师。加州那地方还用说吗,民主党最稳定庞大的基地。川普当选,愤怒的加州选民上街游行,烧了国旗,还扬言要独立。梅根在加州怎么骂川普都有人鼓掌欢呼,但是人一激动,居然忘了自己站在什么地方。梅根的话过于放肆,打击了一片持不同政见的同学。安妮立刻起身问梅根:“ 投票给川普,难道就是支持流氓吗?请别用道德来绑架我们!川普不是好人,但是希拉里阴险毒辣,就是一恶魔!她当律师的时候,帮一个40岁的强奸犯出庭辩护,违背良心,捏造案情,胡编出女孩在享受跟老男人的性喜悦,那受害女孩才十二岁!被暴力强奸后大出血,失去了生育能力。“ 咪咪也在一旁补充:” 阴险的女律师,世上还有哪个女人比她的血更冷,比她的心更黑?“ 安妮和咪咪前呼后应,双剑直指梅根:”真是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会把票投给希拉里?“

眼看双方唇枪舌剑,鼓角铮鸣,谁也不想卷入硝烟滚滚的战场,盼盼和另外一个女同学忙上来灭火。盼盼打开了一瓶红葡萄酒:” 来来来,来喝酒,二十年了,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大家应该怀旧,聊聊过去的日子,记得那年在学校上电脑课,第一次用电子邮箱,还是梅根帮我建立的。“

这盼盼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提电子邮箱干吗?明摆着就是把战火燃得更旺。咪咪说:”希拉里的电子邮箱,大家都知道的,你们说说看,身为国务卿,居然用私人邮箱处理公务,她不是自诩从政多年,有丰富的国际经验,难道不知用私人邮箱是犯法吗?鬼知道她出卖了多少国家机密。“ 安妮说:”她本来就是个罪犯,早该把她关进大牢,还好意思出来选总统,我选我家的猫也不会选她!“

杰克说:”私人邮箱不过是工作失误,我们都是人,不是机器,哪有不出差错的时候?“ 盼盼说:”有些错误是不能原谅,我刚工作的时候,公司技术部里有个软件工程师,把白天写的程序下载到自己的私人服务器上,他的理由正大光明,说是回家也可以继续工作,他的上司也担保他是个好员工,请不要解雇他。但是公司法规无情,如果放他一马,后来便有继续者,未来就有泄密的危险和灾难。希拉里身在高位,如此滥用私人邮箱,给国家带来的灾难会更大。“

梅根半眯着眼睛对盼盼冷笑:”你不是在波士顿一家著名的投行吗?莫非你也支持川普?“ 盼盼笑道:”在投行上班就该仇恨川普吗?我周围的朋友喜欢川普的还不少,只是静悄悄没有出声,投票的那天才行动。“咪咪说:”媒体一天到晚哇哇乱叫,装出特别正义的样子,好像谁投了川普,不是神经病就是恶棍。“杰克说:”学术界、金融业、科技圈子的精英,谁不讨厌川铺的浅薄无知,而川普的支持者呢?都是广大农村和小城的红脖子(Red Neck, 指教育程度不高的乡下人和白人蓝领)。“安妮在一旁哈哈笑起来:“是啊,我们都是乡下红脖子。”

布瑞一边喝酒一边摇头:“乡下红脖子选出来的总统,愚蠢、傲慢,自恋,粗鲁,这样的人站出来代表美国,简直就是个笑话。” 咪咪说:”笑话就笑话,总比那个女魔王入驻白宫强。“ 梅根说:”我承认希拉里是个利益熏心的伪君子,但是总统这份工作,希拉里比川普更有资格。“ 杰克说:”是的,资格,我在公司面试求职者,最关键的就是考察谁最适合这份工作,比如几个候选人,各有各的缺点,但还是能挑出最佳的一个。“ 咪咪说:”你怎么觉得希拉里是最佳的一个?“ 杰克说:”她当过参议员,当过国务卿,至少比川普有政治经验。“ 盼盼笑道:”有政治经验的人不会犯邮箱错误吧?“ 安妮说:“邮箱事件绝对有她的阴谋。”

一群人困在一个怪圈里,争来争去都走不到终点,感觉就在原地打旋循环,有什么意思呢?盼盼说:“不如跳舞吧,那年夏天的舞会,我金黄色的蛋糕裙子,如今还珍藏在我的衣柜里......” 盼盼想起那年,她和艾瑞克相拥而舞,时光如画,美得眩晕,渲染了一个奇妙的梦幻。

美国中学的高三舞会( Senior Prom),对社交和礼仪有严格的要求,是高中毕业的传统仪式,标志着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二十年前的那个夏天,青春像玫瑰纵情开放,男孩子西装潇洒,女孩子长裙飘逸,那一曲“青春永远(Forever Young)”,伴他们翩然起舞,生命中最动人的时光片段,终身难忘。

盼盼忘不了艾瑞克,也忘不了杰克和爱丽丝,一个阳光帅气,一个明媚娇丽,班上最美的一对,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皇上和皇后(King and Queen)。最初最爱的人,最动人的相拥凝望,两人笑颜如花,曾是多么甜美幸福,谁会预料那是最后的舞曲?曲终人散,缘分远去,只剩下回望的伤怀。

盼盼低头查手机,想找出那曲“青春永远”,唤起同学的集体记忆。音乐刚一响起,背后便传来刺耳扎心的尖叫声,什么情况?杰克和咪咪居然打起来了。本来同学们都达成了一直协议,不要争了,不要争了,不要再谈总统了,可是这两个冤家还是放不下!咪咪说:“女人不适合当总统,更别说过了更年期的老女人,太情绪化,希拉里好几次在电视镜头里像个失控的疯子。” 杰克说:“没办法,女人更容易歧视女人。我知道南方有大群保守妇女,她们目光短浅,幼稚偏见,没受过什么教育,也没有出门长过见识,她们强烈憎恨希拉里,不管希拉里的对手是什么样的妖魔鬼怪,都要无条件挺鬼怪。” 这话明显夹了刀枪,让咪咪的眼睛喷出了火,再坚固的牙齿也控制不住愤怒的舌头:“男人不选男人,男人选女人当总统,可见这类男人是多可悲的恋母狂,难怪爱丽丝那么讨厌你,死也不要见你......” 语言的杀伤力非同凡响, 完全是重型炮弹的狂轰乱炸,杰克突然把一杯酒泼在咪咪的脸上,咪咪毫不胆怯,跳起来就给他一拳。

混乱之中,不知是谁报的警。在“青春永远“的袅袅曲音中,盼盼看见两个警察威风凛凛走进来,我的上帝啊!盼盼吓了一跳,其中一个不是艾瑞克吗?他一点也没变,还是从前的年轻潇洒。艾瑞克公事公办,把两个人都带走了。安妮对惶恐不安的同学们说:“没事的,没事的,艾瑞克绝对不会为难他们,大家继续喝酒,继续跳舞。”

音乐还在继续,一群同学载歌载舞。盼盼仰头喝了一杯酒,看见窗外一排高挺的橡树,挂满了圣诞晶莹的装饰,闪闪烁烁,亮了小城的眼睛。她心想艾瑞克刚才看都没看她一眼,那又如何呢?2016就要呼啸而去了,2016的总统竞选是一场闹剧,2016的同学聚会也是一场闹剧。

 


本文在1/1/2017 9:21:2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散  文』 温暖的记忆孟悟2017-02-05[123]
『诗歌评论』 感受她的独特世界——梦娜之诗赏读孟悟2017-02-09[142]
『散  文』 最深的眷恋宋晓亮2017-01-06[323]
『纪  实』 德州书展凌珊2016-12-15[89]
『诗  歌』 我是你撕裂的风枫雨2016-12-06[13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09)余國英2017-01-06[64]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08)余國英2016-12-29[69]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07)余國英2016-12-18[69]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 (06)余國英2016-12-12[84]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 (05)余國英2016-12-08[77]
相关文章:『孟悟
『散  文』 温暖的记忆孟悟2017-02-05[123]
『诗歌评论』 感受她的独特世界——梦娜之诗赏读孟悟2017-02-09[142]
『新书介绍』 给自己的纪念:小说集《窗外就是欧.亨利》创作谈孟悟2016-12-08[297]
『小  说』 混乱世界的人生变故孟悟2016-11-19[203]
『小  说』 你若安好,是晴天还是霹雳?孟悟2016-08-27[22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