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流 沙 (中)发表日期:2016-12-22(2017-01-01修改)
作  者:雪城小玲出处:侨报浏览26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流 沙 (中)
文/雪城小玲
2016年12月22日,星期四

《侨报》,2016年12月22日

(接上)第二天她早早的趁弗勒里奥离开公寓前赶到他那儿。她一身素服来到厨房。弗勒里奥正煎着鸡蛋,她的出现,他一脸疑惑,便问她,你怎么来了,我替安吉拉请了临时保姆,你放心处理你的家务事,这儿不用你管了。

听他吐出“保姆”两字,她顿时觉得低他一等,敏感的神经一根根地竖了起来,有点气急,是他把她降到从前农村到上海来洗衣烧饭的小保姆的地位。虽然明知她总有一天会出头,而且快了,一年,最多两年,她考了执照就翻身了,可心里总别扭不痛快。想到此,她挑了个最简单的理由向他解释道,我决定不回上海了,我的妹妹和家人会处理我母亲的身后事。

    弗勒里奥不能理解她的所为,他固执地问,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回去见你母亲最后一面?

    她说,你怎么会明白,这关系到签证的问题,我书读到一半回去,再想回美国就没有保证了。

他根本没意识到刚才“保姆”的字眼儿已经伤了她的自尊。“保姆”这个词不存在贬义和低下的含义,用自己的付出得到合理的报酬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他听不出她带有气恼的语气。他一边煎蛋,一边顾自摇头,不理解的惊呼道,噢,我的上帝,这是什么问题,这简直太可笑了,我从来没听说过就为这个,不向母亲做最后告别的,真不可思议!在他家,母亲是家庭的中心,母亲在厨房炊煮,一家人就聚在厨房吃喝,母亲在庭院里种瓜果,一家老小就会围在母亲的周围说笑,母亲是至高无上无可比拟的角色,不参加母亲的葬礼,是多么地说不通。

而她却故作解嘲地说,现在你听说了。说完,她感到他们一样的人却有着两样的礼遇,离开她丈夫独自一人来读书,就已经不被她的同学所接受,她根本不能提被打掉的孩子,也不能想,是她的心结。再一想为了诸多的原因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同样的不被人理解,特别是他,似乎视她为怪物。又不知道父亲的病情到底如何?最关键还有钱的问题,如果不继续读书拿到学位找到好工作,她的孩子就白白的牺牲掉了,亏欠丈夫父母的情怎么还?母亲的情肯定是永远的欠着了,这辈子都无法还,想起这种种,她委屈,悲痛,揪心,愧疚,沮丧,无奈,真可谓千头万绪五味杂陈一齐涌上心头,竟控制不住,一屁股坐在身边小餐桌旁的椅子上,头埋在桌子上,像个孩子似的呜呜地哭开了。

     弗勒里奥哪里懂得她思想情绪的变化和起伏,看林月怡坐下伤心的哭,他有点手足无措,便将煎蛋锅挪了个炉头,本能的想给她个拥抱以示安慰。他还是不能理解她,但失去母亲的痛他是能体会的,他尝过。他们意大利的传统就是这样,儿子大多崇拜母亲。尽管他母亲是个家庭妇女,他崇拜她,还就因为前妻不能做到像他母亲那样为了孩子守着家,便渐渐地对前妻由不满而产生隔阂,再由隔阂升级至离婚,终使安吉拉失去正常的母爱,怎么样弥补总觉得亏欠孩子。像他这样的人,女人是不缺的。特别当他点燃餐桌的烛台,铺满洁白桌布的桌子中央放上插满了红玫瑰的水晶饰品,从开胃小吃、沙拉,到海鲜正餐、甜品,再伴着美酒侃侃而谈,有哪个女人不醉倒在他的餐桌上?可严肃的感情他直至今日都不敢谈。他怕再被抢去两家餐厅,安吉拉还是得不到真正的母爱。

他想着自己的事,随手拿了一盒纸巾,走过去拍拍她的肩,似道歉又像是安慰她,说,对不起,林,如果我说错了什么请你原谅,不过,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个星期你好好调整情绪,安吉拉有人照顾的,我看你也累了,好好回家休息,我给你叫个车?

她知道他在看,看她伤心落泪很无助的样子。她渴望借助他的肩膀来靠一靠,诉诉痛楚,撒娇的滋味儿离她遥远的仿佛隔了几个世纪。心底里却有个声音警告她她不该这样。她摇摇头接过纸巾,说,谢谢你,不用叫车了,我坐地铁。

他的体贴,她觉着一丝的温暖,可这一丝的暖意并不足够包裹她的全身。想着自己孤苦无依,就算有亲舅舅都……她的眼泪又要流下来了。又痛恨刚才的失态,好像给他设下的一个陷阱,故意引他来安慰她,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一头扑进他厚实的胸膛……她被自己的想象吓倒了,匆匆地逃离弗勒里奥。

     走出电梯,她站在公寓门口稍稍犹豫了一会儿。她希望一个人待着不被打扰,但不能回住所,一个人待着太清静她会更加感到孤独;太热闹的地方见人家有说有笑的,又显得自己没人理很可怜。她决定到学校图书馆去,那儿不可大声说笑,却感觉有人陪着,又安静,正合她的心境。她沿着莱克莘敦大道往中城方向走去。

纽约的深秋向来是凄凉的。放眼望去,这时的曼哈顿,一棵棵大树的枝干上,吊着不多的几片随风摇曳的叶子;人行道上落满了被风吹干的黄叶,任人踩踏,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就连为迎合万圣节放在街边上出售的大南瓜,也堆成了一地醒目的黄;一辆辆黄色计程车更是从她身旁飞驰而过。她突然有个念头。她决定走去学校,凡是黄色计程车开过去,她便在心里记个数,凑到双数,她父亲的病就无大碍,如果是单数,她父亲便有危险了。她失去了一个至亲,只能祈祷另一个亲人平安。有了目的倒不乱想了,一路兴冲冲的走,集中思想记数。走到校门口,正好一辆黄色计程车开过,凑足双数,她父亲应该无碍了。她沉重的包袱,暂时放下了。

在图书馆,她拣了个靠窗沿马路的座位,书是看不进去的,就只有想她的母亲了。她是家中的长女,她上面应该有个哥哥的,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年纪太大的缘故,将近四十岁了,她父亲要求保大人,可怜的哥哥来到人间一天都不到便不幸夭折,连一张相片都不曾有。她早逝的哥哥如果活着,可能立志让家人过好日子的愿望该轮到她哥哥的头上了。她的记忆中,母亲总是谨小慎微的过日子,在中学教英语,因为海外关系吃过苦头。说起来也是她母亲鼎力资助她舅舅出洋的,大概觉得对不住丈夫,害全家跟着她受牵连。而她父亲是很迁就她母亲的,可能因为儿子葬送在他手里的缘故,总觉着愧疚。她怜惜父亲,替父亲心酸难过,在那种两难的选择中要他牺牲一个,这个抉择太痛心、太残酷。她是小时候偶尔从她小舅妈那儿听来她曾有过哥哥,也不敢在父母面前提起,怕戳他们的心窝子。便发誓她要担当起父母亲的儿子的角色来。

她是她妹妹的保护伞。小时候妹妹被同龄的孩子欺负,是她拎起妹妹的小手,跑去找那家的家长评理。非要人家赔了礼道了歉,才肯离开。她十三岁便开始当家了,排队买菜买米烧饭择菜拖地板,带妹妹做作业,只等父母回来炒个菜就可吃晚饭。李威也是她听了父母亲的话而嫁的。他先是代表学校团干部来家访,名目是发展她入团。他嘴甜,她父母看他顺眼,她不讨厌他,于是,他们结婚。她明白父母亲的想法,他根红苗正,又是大学生,将来有前途的。人家的女婿只当半个儿子,他们家不同,他们需要一个能撑起门面的女婿来顶儿子使。

     她不在上海,总算用到他了。

她一看表,是上课时间了。她今天有两堂课排在前后,本来上完课就该去接安吉拉。也不知道那个临时保姆怎么样,一想起自己也是保姆就败兴。这时倒想起李威的一贯冷静来,他是不愿出国的,心底里也不赞成她出国,她在学校教数学,他做官,护着她,是她打破了这平衡。她不后悔。她不会永远做保姆的。

一下课她就往住所赶,住所离开学校一个小时的地铁。昨晚她没好好的睡,跟着紧张了一天,上课不敢坐在前排,眼皮耷拉着昏沉沉的。她太累了。她闭着眼睛坐在地铁里,却像看电影那样过滤着从前的往事:母亲夹菜到她碗里,自己却舍不得多吃一口;她结婚,母亲给她添置了齐全的嫁妆,自己连一副像样的老花镜也舍不得买;她复习托福没工夫做菜做饭,母亲煮了好汤好吃的,大老远的送到他们夫妇住的员工宿舍。她母亲是不愿委屈李威而代替了她的职责,她那时不懂得母亲的苦心。母亲唠叨她不该做掉孩子,她当时真想顶回母亲一句:我牺牲了我的孩子,还不是为了出人头地为这个家么?现在回想起来,她的心灵深处大概一直有点怨父母的,怨他们懦弱,她为了父母的需要,嫁给了他们认为的好人,有前途的人。眼前的镜头又回闪到母亲任劳任怨的一幕幕。她心疼母亲,也可怜自己。眼泪从闭着的眼睛里流了下来。她偷偷地拭去泪水,睁眼一看,到站了。

这是一栋独立的小楼,分租的大多是学生,林月怡租了一小间,平常大家打工读书忙得很难撞一块儿,反倒有了相对的空间。她开锁走进昏暗的房间,首先瞟了一眼电话,见答录器的小红点一闪一闪荧荧地跳跃着,她的心也跟着跳跃起来。她盯着电话,惊恐地不敢上前揿下按钮,生怕听见坏消息。她把书包朝地上一扔,瞌睡虫被如临深渊的惊惶赶走了。她终于按下答录器,是弗勒里奥,他说,林,对不起,打扰了,今天安吉拉很不听话,他吵着要找你,我知道现在是你的非常时期,小孩子不懂,真没办法,我的前妻明天请假陪他,我后天请假,原来答应你休息一个星期,假如可能的话,可以缩短吗,我等你回话。

听过留言,她情不自禁的双手合在胸口,长长的吐了口气,不是上海的坏消息;安吉拉依恋她,她很感宽慰。正打算吃点什么睡一觉,电话铃响了。她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表,中国时间早上四点,她紧张了。抓起听筒还没等对方发话,她抢先说道,李威,我爸爸怎么样了?

原来是她舅舅。她又松口气。

她舅舅停顿了好一阵子,接着是一声长叹,说,小怡啊,我不得不实话实说,你父亲几个小时前走了,是你小舅舅刚来的电话,李威可能陪着你妹妹,你过一会儿打过去吧。你也不要太悲伤,我想了很久,人死不能复生,你回去也不解决问题,不如继续好好读书,告慰你在天之灵的父母亲。

她抽泣起来,双手握着电话,人慢慢地蹲坐在地毯上,心在往下沉。

他舅舅继续说道,小怡,该来的总要来,躲是躲不过去的,我也想不到你父母……这两天你要是觉得闷,我跟你舅妈说过了,你过来住两天,家里有的是地方。

她只对着话筒“嗯”了一声。

她舅舅又说,小怡,你要么先睡一觉,等大陆早上七点我叫醒你,你听到么。

她说声好,便挂断电话。

她爬到床上,头抵着被子。呼吸开始困难。她本能地翻身仰面朝天,双眼怔怔地望着天花板,心里叫唤着“天啊,天啊,为什么这样惩罚我?我错了么,我杀了无辜的孩子,是报应来了?”她怅惘。她不愿想,她头胀痛得厉害。她闭紧眼睛,顿时觉得天空上一团团黑压压的乌云向她压下来,电闪雷鸣。她惊恐地拔腿便朝家的方向逃。躲过重重乌云,到了家就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的,到家了。爸爸妈妈呢?心吊着还是不踏实,是机票找不到了,到机场去,他们能查到她的座位号。签证呢?她是有签证的呀,对,护照上有,就在护照上。护照在哪里?护照……警报拉响了,这声音听起来真烦人,吵死了——她迷迷糊糊勉强地张开眼睛,电话铃响个不停,她清醒了。

她舅舅督促她给上海去电话。

她拨通娘家的电话,想和妹妹说话。她妹妹开口一声“姐”,喊得她撕心裂肺般的痛。她忍住眼泪问妹妹,爸爸走得平静么,当时谁在他身边?

她妹妹哽咽着向她描述了三天来的情形。母亲走后父亲心脏病复发当天住进医院,她已经没了主意,就知道守着父亲,全靠李威忙前忙后,通后门请来有名的医生也不管用,父亲一点求生的愿望都没有,好像一心要跟着母亲去,这是医生抢救后得出的结论。

她又问,你们打算把父母的墓地修在什么地方?

她妹妹说,大伯说跟爷爷他们在一起,放苏州,将来你回来去看他们也方便。

她说,修墓的钱我来出,你只管挑风水好的方位。

她妹妹说,姐,不用寄钱了,你以前陆陆续续寄来的钱爸妈都没用,全给你存着呢,办丧事应该够了。

听到这儿,她的眼泪不自觉地又流了下来。她觉着她误读了父母的心。他们哪里要她撑这个家,他们只希望她幸福。可惜,她知道得晚了点。父母亲一走,她才知道,原来都是他们支撑在她的身后。

她妹妹又说,大伯、姨妈、小舅舅都叫你不要回来了,我想爸妈都不希望你前功尽弃,这里有我和姐夫就够了。

她妹妹这话一说,她倒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打这通电话就是等着妹妹的首肯,她不回上海的理由显得充足一些,心理能平安一点,到时候妹妹一定会向所有的人解释她不能参加父母亲葬礼的缘由。她感激妹妹理解她进退两难的境遇。从来都觉得是她在保护妹妹,到头来,她倒成了临阵脱逃的士兵,家里的重担,还是妹妹在挑呢。(待续)


(附:绿色生活:真真农场的乐趣:http://url.cn/42RiTRdhttp://url.cn/42SibjC

(注:1、《看懂财经新闻的第一本书》(2017全新升级版)新鲜出版(亚马逊:http://url.cn/41yvsz1 ;京东:http://url.cn/41Rt6ob ;当当:http://url.cn/42WSvA0);2、跨国金融商战长篇小说《心机》全新再版《绝情华尔街》(正在影视改编,当当:http://url.cn/2LEbtsC;亚马逊:http://url.cn/29ZAQZV;京东:http://url.cn/27lEpUd);3、长篇小说《归·去·来》命运三部曲第一部即将出版)


本文在1/1/2017 9:05:20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随  笔』 “文化中国”是海外华人心中的品牌缪玉2017-10-06[29]
『小  说』 伶仃洋上的重逢孟悟2017-11-21[69]
『小  说』 整过容的脸和数据孟悟2017-11-15[109]
『散  文』 感受故乡宋晓亮2017-11-01[173]
『小  说』 随风而逝孟悟2017-10-25[17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伶仃洋上的重逢孟悟2017-11-21[69]
『小  说』 整过容的脸和数据孟悟2017-11-15[109]
『小  说』 搭伙夫妻汤蔚2017-11-04[87]
『小  说』 石黑一雄:《被掩埋的巨人》章节选读石黑一雄2017-10-27[57]
『小  说』 随风而逝孟悟2017-10-25[179]
相关文章:『雪城小玲《流 沙》
『小  说』 流 沙 (上)雪城小玲2016-12-21[28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雪城小玲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