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陈劲松律师事务所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诗  歌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送子“留学”记发表日期:1997-12-23(2017-01-07修改)
作  者:远志、小草出处:原创浏览28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送子“留学”记
文/远志、小草
1997年12月23日,星期二

    五年多前,我们把孩子接到了日本,那时他才五岁。我们知道,留学是我们选择的人生之路,而当小留学生却非孩子所愿。我们在国内受到过系统的教育,可以说,祖国的一切已融入我们的血液,即使走到天涯海角也不能忘却。然而,在孩子那几乎还是一张白纸的心灵上,最初浸染的是外国文化的色彩。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剥夺了孩子受中华文化滋养的机会和权利。因此,每当提到孩子的教育问题,我们心中总有歉疚。

    五年来,我们一直在尽力弥补这份缺憾。在这里的报纸上撰写了《让孩子拥有一颗中国心》,叙述了我们戏称为“广种薄收”的种种努力。我们还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发表过《顽儿学中文》一文,描绘孩子那不讲章法,却不失童趣的学中文过程。

    然而,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教与学显得越来越艰难。我们深知,在书本上得到的知识代替不了孩子自身真切的体验。没有中华文化的熏陶,怎能理解故宫珍宝和西安碑林里深含的文化底蕴?更不要说,没有幼年的记忆,就不能铸就刻骨铭心的故乡情。

    另一方面,尽管孩子每年都回国过暑假,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和爷爷奶奶在一起度过的,与同龄的孩子接触很少,所以,他对中国的小学生活几乎一无所知。虽然日本的学校和私塾(课外学校)设备优良,老师和蔼可亲,学生单纯温良,但教育方针、教学方式、师生关系以及同学关系同国内毕竟有很大的不同。我们深深怀恋当年的校园生活。坦率地说,我们觉得,中国的老师们对下一代有着更强烈的责任感,中国的孩子们更亲密无间,积极向上。因此,让一直接受日本学校教育的孩子有一份祖国校园生活的体验该是多么珍贵啊。想来想去,一个念头浮现出来:送子“留学”去!

    在我们下决心之前,实在是犹豫再三。听说我们有让孩子回国上学的考虑。有的朋友说这简直是冒险,毕竟他没在中国上过一天学。国内的爷爷奶奶虽满心欢喜,但也担心孩子跟不上五年级。

    放暑假了,孩子不情愿地离开了日本;100天后又不情愿地离开了中国,但说起来这中间经历的一切却是那样兴高采烈。

    孩子100天的生活是怎样度过的呢?我们很想知道个究竟,可顽皮的孩子不好好跟我们讲“留学”体会。不过,孩子在不停地念叨和提问中一点一点倒出小脑瓜里装的东西。你听,他一会儿高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起我们新的长城……”一会儿背诵:“弈秋,通国之善弈者也。”有时候我们不知道某个日语词的意思而问他,他解释后还得加上一句:“这都不知道,哼,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呀。”晚上从课外学校“日能研”塾回来后,妈妈摸他的手有点凉,怨他穿得太少时,他振振有词辩解道:“我这是积劳成疾啊。”

    我们惊叹孩子一下子知道了这么多词语,没想到孩子提的问题竟令我们应接不暇。什么“康熙和乾隆,哪个皇帝在位时中国强盛?”什么“蒋介石和周恩来是什么关系?”如果我们一时语迟,听到的话可不客气,“无知,真是‘文革’人!”“什么意思?”“‘文革’时没法好好上学,当然无知了。”他给上大学的表哥表姐冠以“改革人”的称号;张学良、董存瑞等是“抗日人”、“解放人”;他呢,则是“现代人”。虽然称号有点离奇,但从人物的年代看,倒也八九不离十。

    孩子有时忽然自言自语:“我说是司马迁,他偏说是司马懿。”弄得我们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搞不清这个“他”是谁?有时他又自问自答“十月革命是哪年来着?1917年嘛。”问他:“你写的作文怎么样?”他竟敢回答说:“比叶圣陶、巴金差点吧。”唤他的名字,听到的回音是:“有何奏章?”整个一个古今中外大杂烩。

    随着孩子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意识流”,我们仿佛看到了在日本几乎不可能想象的一幅幅感人画面。

    在北京市朝阳区新源西里小学,上到两位校长,下到班里的普通同学,对孩子倾注了无限的同胞情、兄弟爱。校长向爷爷奶奶详细了解孩子的情况后,特意把他安排在优秀教师李凤平老师的班上。李老师中午抽出时间给孩子补课,从本应该一年级掌握的汉语拼音,到五年级学习的古文。讲故事、编顺口溜,使孩子的学习成绩迅速提高,上课并不感到吃力。同学们主动给他讲解作业,拉他一起玩。孩子很快便与大家融为一体。“十一”前夕,他光荣地加入了少年先锋队。

    在家中,爷爷奶奶、姑姑姑父、姨妈姨夫、舅舅舅妈,还有表哥表姐,一齐上阵。这个带他参加人民日报海外版举办的“中益杯海外儿童学中文活动日”,那个带他去八大处玩“富斯特滑道”。有的深入浅出为他讲解中山公园“天下为公”牌匾的含义,有的循循善诱纠正他流露出的不良意识。孩子最大的课堂是天安门广场,亲人们不惜时间,特意带他早晨观看庄严的升国旗仪式,日赏美丽的鲜花喷泉,晚观火树银花的夜景。在孩子幼小的心田里播撒下爱国主义的种子。

    十月底孩子要重返日本了。献血后正在家休息的李老师专程赶到学校送行。李老师语重心长地留下了临别赠言,为孩子指明了今后的方向,欢送会上,班上的同学们依依不舍,眼里噙着泪花。朱锋、苏琬……,一个个朝夕相处两个月的好伙伴把他们的名字写在纪念册中,更铭刻在孩子的心里。

    要启程去机场了,孩子在书包里放上了心爱的红领巾,又抄起了厚厚的一本中文书背在了身上。“祖国”不再是一张挂在墙上的地图,而是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万里长城;是李老师、耿校长、李校长;是一个亲人众多的温暖的家。虽说只有短短三个月,祖国的壮丽、美好,亲人的温情、友爱,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我们相信,这一笔无形的精神财富将伴他到永远。

1997年12月23日发表于《人民日报(海外版)》,笔名:远志、小草(即晓梅夫妇)。文字略有修改。



本文在1/7/2017 7:02:26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人民日报》
『随  笔』 走进菲律宾国服的美丽世界缪玉2017-04-03[75]
『评论杂谈』 当下文坛的症结白烨2017-07-14[70]
『散  文』 欧洲人的板蓝根朱颂瑜2016-04-16[208]
『人物访谈』 严歌苓:“《芳华》是我最诚实的一本书”王志燕2017-05-08[311]
『温馨之家』 群雁高飞头雁领宋晓亮2017-04-29[42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诗  歌
『诗  歌』 大荒人(组诗)黄翔2017-07-04[50]
『诗  歌』 车站张堃2017-07-21[127]
『诗  歌』 神迹(组诗)梦冉2017-06-14[50]
『诗  歌』 川普墙非马2017-07-04[59]
『诗  歌』 【七律】南方行岩子2017-07-14[57]
相关文章:『晓梅
『纪  实』 难忘北京实验一小师生情晓婵2017-07-17[109]
『纪  实』 父母立遗嘱:母亲谈笑录音,父亲撒泪赋诗晓梅2017-06-16[199]
『纪  实』 一曲三叠唱霓裳晓梅2017-05-31[296]
『游  记』 随缘高效游中欧(下:捷克)晓梅2017-05-20[216]
『游  记』 随缘高效游中欧(中:奥地利)晓梅2017-05-12[14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晓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