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关于文心温馨之家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木兰会心友,关山度若飞 发表日期:2016-10-16(2016-10-29修改)
作  者:艾华出处:原创浏览51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木兰会心友,关山度若飞
文/艾华
2016年10月16日,星期日

从北美回到华夏大地已经一周。

十天前在纽约法拉盛木兰餐厅与七位纽约和新州地区文心朋友聚会。聚会后,有写点东西的冲动,但因着时差和其他原因,始终没有动笔。今天星期天大清早打开微信,赫然发现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以下简称《亲密接触》)的大题目,打开一看,是纽约才女喜丽洋洋洒洒六千字的一篇文字,详细记载了十天前的那场温馨聚会,更以其娴熟而犀利的文字,把自己与七位文心笔友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拓展为一次爱心之旅,传递正能量,把自己对祖宗文字的热爱,对文心社多年的关注,对文友们一份真挚的友情,发挥得淋漓尽致,怎一个“好”字了得!

这次利用大陆十月国庆黄金周假期回纽约省亲,美国新泽西州的文心社元老级社员梓樱从家母处获悉我回美的消息后,提议搞个文心聚会联谊。唯自己家里家外要处理的事情一大堆,而从纽约到文心社创社根据地新州又有点距离,善解人意的梓樱与文心社纽约分社负责人阮克强照顾我,把聚会地点定在了纽约市法拉盛飞越皇后大厦的“木兰餐厅”。

也是,这次飞行万里,跨越太平洋,回到纽约,来到“木兰”,姑且借用两句《木兰辞》: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当然,今晚的聚会温馨得很,并没有当年木兰鏖战沙场的胡马嘶叫之声。

聚会当晚的很多精彩细节,《亲密接触》已经准确记录,我再累赘,就是画蛇添足。谨以一管之所见和一己之所感,借题发挥一下,聊表自己对喜丽、阮克强、梓樱、应帆、洪君植、唐简、汤蔚七位文友盛情款待的由衷感谢。

我是怀着忐忑的心情步入木兰餐厅的。

当年,自己以“半桶水”中文水平之身,浑浑噩噩中就被磁铁般的网络所吸引,走上了游戏网络文字江湖的不归路。回首“网”事,虚拟世界确是藏龙卧虎的地方。当年,混迹在一班文字高手之中:施雨、黄翔、夏维东、刘荒田、高伐林、奕豹、晚霞、马悲鸣、摩罗、红墙、玛雅、融融、铁风、沙石、木然、黎江、螳螂、一夫、北斗、非马……,司职于《文心》、《我们》、《美华》等网站,以版主或编辑的身份,为网络文友服务。其间,最大的功夫是花在阅读上,为电子杂志搜罗稿件,编辑文字。在此过程中,有机会从众多网络大茄的文字中汲取养料,再内化到自己的习作中,提高自己的文字驾驭力,增强自己写作的自信心,收益匪浅。当然,也是当年村小林疏鸟少,加上自己初生之犊不怕虎,游走于网络的文字江湖,身在其中,倒也信心满满。

自从2006年自己作出了戒网的决定,倏忽十载。其间,信息社会一日千里;各种信息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微言文化,借助于智能手机而大行其道,渐成风气;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再是象牙塔中少数人的专利;低成本的先进网络技术使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都能够零距离交流沟通,民主虽未能在实体世界中大行其道,却早已在虚拟世界中提前到来。繁忙也好,惰性也罢,渐渐地,发觉自己开始与这个信息社会脱节,跟不上它的节奏步伐了。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微博、微信、微支付这些网络宠儿的运用,自己从“微”盲到如今使用起来的得心应手,都是被“赶鸭子上架”赶出来的。生活中,曾经经常被太太追问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没看我的微信?”事实上,我的“没看”并没有厚此薄彼,而是一视同仁的。忘记了微信上的“文心文友”群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但自从有了它的存在,我不经意中开始看微信了,为此,还赢得了太太的表扬。“文心文友”群的功能类似当年根植于个人电脑上的文心论坛,但智能手机的推送,与个人电脑相比,让人有恍如隔世的感觉。而前者的照片、音频、视频功能,是后者所不能望背的。但面对群中每天排山倒海般的信息量,爬楼梯是必须的,当然,被肆无忌惮地占用手机有限的储存空间就变得无可避免。网络上的零距离接触,与家中门庭若市、迎来客往无异。但大多数时间,自己选择了潜水。

所以,当边缘人出现在一班旧雨新知之中,忐忑的心情就是其来有自了,更何况我是一位诗盲,而事前自己已从文心新州分社负责人枫雨处了解到今晚我将身陷一班诗圣的包围之中。我步入“木兰沙场”时的诚惶诚恐,也就不足为奇,变得可以理解了。

但各位心友们的热情,一下子就化解了我的担忧。

左起:喜丽、汤蔚、应帆、艾华、克强、唐简、梓樱。(洪君植在相机后面抓拍此照而从缺,抱歉)

诗盲的脚跟还没站稳,就被鲜族诗人洪君植来了个下马威,送上其厚重的中韩诗歌译作三本。中韩文化一脉相承,对此,自己有切身体会。七十年代中,我来到纽约“洋插队”,在这里完成了自己的高中教育。其间,与两位韩国同学过从甚密,他们是一对兄妹,金大勇与金璟姬。在他们的影响下,来自南方的我爱上了北方的冰上运动--溜冰,后来到了麻省理工学院甚至成了宿舍冰球队之一员。同时,还学习掌握了韩文字母表,学会了很多韩语词句,爱上了韩国流行音乐……感谢君植兄的诗集,撩开了一段尘封多年充满青葱萌动的美好回忆。今晚大家还有机会见证了神学博士君植兄的大爱,原来聚会的前一天晚上他通宵达旦工作,翌日仍然拖着疲惫的身体前来参加聚会,令我感动,感谢哈妮达!감사합니다!

克强兄被我戏称为“总理”,除了他与当今共和国总理同名之外,更多地是要向他有目共睹的领导才干致敬。身为文心社纽约分社负责人之一,他与本地心友携手,广结善缘,充分利用社会各方资源,把纽约文心的文化活动搞得风风火火。而他本人,则堪称是一位文艺复兴时代式多才多艺的艺术家和文化达人。以他近乎专业摄影家之尊,却成了很多文心活动的“御用摄影师”,确实有点屈才,他却乐此不疲,用照相机把大家一次次珍贵的瞬间变为永恒。但真正让克强兄饮誉四方的却是他喜欢“与兽共舞”的那些摄影作品,以及他的诗歌情怀。是晚的筵席上,我听到有心友揭发克强兄还是一位美食家,为了方便满足自己和家人的味蕾,甚至在长岛开了一间餐馆云云。

借用梓樱的一句调侃,克强兄、梓樱与我都是2010年6月登上井冈山参加文心笔会的“战友”,故而属于“旧雨”。克强兄为今晚的聚会带来了法国红酒,却因为自己驾车而滴酒未沾,最后被我借花献佛,频频与一班文心“新知”开怀畅饮。只可惜远在新州的酒仙枫雨今晚未能出席,使聚会少了不少“风雨”新闻。

梓樱份属“旧雨”。今晚她几经辗转,乘公共交通工具从新州中部赶到纽约法拉盛赴会,单程光是花在路上的时间就长达三个半小时,令我感动不已。

与梓樱结缘于文字。当年相交于文心论坛的虚拟世界,读过她很多的文字。话说当年自己以半桶水中文的水平,竟然甘冒天下之大不讳,在论坛里自封“管贤士”,当起了文字警察。或许是受到先父的影响,骨子里头对规范文字有一种执着,对文学作品中的文字瑕疵嫉恶如仇,眼中柔不进一丁点沙子。小至标点符号,大致错别字,都不放过。往好里说,是在践行文字方面的工匠精神。往坏里想,就是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感谢梓樱的宽宏大量,原谅我对她文字方面的苛刻。梓樱的文字朴素而真诚,字里行间,往往把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表露无遗。读她的文字,一位鲜活的“她”跃然读者眼前,简直就是把自己的人生放在一个金鱼缸里,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中。近年,她的作品越趋成熟,频频得奖,俨然领奖专业户一名。多年的坚持不懈,不断追求卓越的辛勤笔耕,而今终于修成正果。我为她取得的成绩高兴,为她鼓掌。相形之下,越发为自己近年疏于练字的懒惰而感到惭愧。感谢梓樱,为我提供了一个今后鞭策自己写作的活生生的参照系。除此以外,也与梓樱共同见证了文心的风雨16年,在它成长过程中的一些历史关头,大家与施雨社长肝胆相照,同舟共济。有一种友情叫炼狱,而颇有女汉子风范的梓樱则喜欢用“哥们儿”来描述这种情谊,也未尝不可。

炼狱也好,哥们儿也罢,身为文心社的老社员,我们所追求的,是文心精神的薪火相传。

什么是文心精神?

文心精神就是对老祖宗文字、文化的热爱。这种爱,不分地域,不分信仰,不分党派,不分社会地位的高低。这种爱,传递人文关怀,传递人性辉煌,传递内在美与外在美,传递正能量。

眼前的文心“新知”们,对老祖宗文字文化的热爱,不在话下。他们的成就,令人刮目。

对喜丽的第一个印象,其实更早地是来自她在“文心文友”群里那有点奇离古怪的中西合璧名字“@XILI喜丽”,以及她的很多有关大纽约三州地区文化活动的通知转发,分明就是一位积极参加各种文化活动的主。虽然在《亲密接触》中喜丽十分自谦,说自己“个性腼腆”,但其微言轨迹所披露出来的,更像是一位交际能力强大的社会活动家,一位早在十年前就是汉新文学奖连续三年中标的领奖专业户。自己闯荡网络文字江湖多年,这还是第二次认识来自父辈家乡台山的奖牌写手,与有荣焉──荒田兄是第一位,而陈丹青虽然也算得上是一位,但相信他本人更认同上海多于父辈的家乡。

引起我兴趣的还有喜丽的履历,以及她与纽约唐人街的渊源,这些都是我十分熟悉的场景或地方。

作为一名纽约公立学校的园丁,喜丽为社会作育英才,其所扮演的角色至为重要,因为本人就是纽约公立学校培养出来的产品,用今天的话来说,正是纽约公立学校这个大熔炉和它的老师,帮助我树立起自己的三观,确立我的人生坐标,进而赢取日后开启人生大门的那把钥匙。

一九七四年,当我带着心灵创伤走进纽约乔治·荣基高中大门的时候,眼前一片迷茫。

离开故国前,自己最讨厌与文字打交道。在那个一切以政治挂帅为导向的荒唐年代,自己因为家庭出身而入了三等公民的另册,上语文课带来的是如何写好“忏悔录”(美其名曰“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折磨,所以那个时候最讨厌上语文和政治课。

当一个人失去自信与希望,便会万念俱灰。从广州到纽约,不光是地理的变迁,还有整个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失落。

是纽约公立学校的园丁们带我走出了迷茫和困惑。对我影响深远的有三位:

Miss Freda Flescher,一位终生未嫁的保守犹太裔英语老师(相当于国内的语文老师),使我爱上了英美文学,爱上了阅读,并成了课外多年的朋友,使我对犹太文化有了朋友间生活层面而非光是书本层面的感性认识。

Mr. Michael Berman,一位开明犹太裔科学老师,没教过我一节课,却是我的学生活动顾问。父母为美国共产党党员、自身思想十分左倾的他,热爱中国到了近乎盲目的程度。经常与他辩论冷战、越战、人权、中国等话题,与他的辩论训练了自己的口才便给,他的那句“Yes, you can!”比葛优大叔的那句经典广告词“我看行”的横空出世早了30年。

Dr. Michael DeStefano,一位意大利裔的社会公民学(相当于国内历史和地理课的综合体)老师。学者型的他,介绍我读了很多西方的哲学著作,更重要的是,从他那里我学会了独立思考,不人云亦云,建立起自己的人文史观,让我毕生受用。1976年,适逢美国建国200周年庆典,在他的辅导下,我参加了一个州际的“世纪领袖”(Century Leadership)论文比赛,展望美国未来,畅抒己见,最后从纽约州几千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

正是在这些纽约公立学校园丁的辛勤浇灌之下,让我终于克服了出国前的“受害者自卑情结”(inferiority complex of a victim),重拾自信,迈向人生,以后,一个不留神,更通过竞选膺选为麻省理工学院中国同学会会长。

校内校外,我与这些老师成了莫逆之交,一生受用。

从喜丽在网络上留下的蛛丝马迹,我似乎又看到了当年那些美国恩师们的踪影。她正在用自己的文字,用自己的身体力行,践行着自己园丁的神圣职责。

对应帆的认识其实不在今晚,而是来自几个星期前在“文心文友”群里潜水时听了他一个题为《一个左撇子的自白》的讲座,这是一个有关他在美国大学一位写作导师皮特·塞尔金教授的有趣故事。从中,我窥探了应帆的写作之路。对他的兴趣还在于他与我有相似的理工科教育背景。但是我们的相似之处也就止于此。撇开理工科背景,应帆似乎是一位天生的天才作家,尽管“天才”,仍然十分努力并有方向性地不断训练提高自己的文字驾驭功力。而我惭愧得很,充其量是一位心血来潮的即兴敢写敢说自己感想的写手。今晚聚会就坐在应帆的右侧,有机会近距离交流,发现应帆兄文如其人,慈眉善目,厚重、沉稳、勤奋,属于“天道酬勤、思者常新;博观约取、厚积薄发”型的天才作家,难怪他能够在小说、散文、诗歌、评论、翻译、电影剧本等方面全方位出击,信手拈来,多线开花。更为令我惊讶的是他竟然是三位小孩的父亲,自嘲为曼哈顿“码农”的他却生活在LIE长岛高速公路44出口的Syosset。因为自己有一个亲戚住在此郡,所以知道从这里通勤到曼哈顿工作之不易。我笑着问他,“您老人家难道有三头六臂,还是在梦里,或者在上班的火车上写作?”应帆嘿嘿两声,笑而不语,却拿起酒杯,频频向我劝酒。

借用喜丽的描述,唐简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才女加美女”。当我举杯向“贵州美女”敬酒时,她反问我怎么知道她来自贵州,而忘记了明明是自己几分钟前“我们贵州的什么什么”一句话暴露了目标。幸好有应帆兄义薄云天,鼎力为我佐证此事。但凡“有才的人都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一说再次得到印证。祝贺贵州才女的作品今年啼声初试就一举赢得了汉新文学奖小说、散文、诗歌三项的大满贯。十年前我曾经到过贵州省省府贵阳市,对这座美丽而质朴的城市印象美好。只是其饮食的口味比较重,我这个老广受不了。

话说到这个节骨眼上,顺便提一下今晚主人点的菜,特别照顾我,江浙特色,很对我这半个上海人的胃。

当半个上海人遇到一个上海人的时候,应该讲什么话呢?当我用上海话和汤蔚打招呼她用普通话回答我,我便有了答案。通过枫雨日前给我的恶补,知道汤蔚又是今年新鲜出炉的汉新文学奖得主,又一位小说、散文和诗歌全能的大家。像她、枫雨、唐简,我奇怪她们都有全职工作,哪来的时间写作。汤蔚倒是回答得率真:没有时间,尤其近来经常参加多个团体的文学活动,越发感觉时间的不够和珍贵。写作,只能见缝插针,感觉很累云云。

汤蔚的一席话,使我豁然开朗:这,就是纯真的文心精神。因热爱祖宗的文字而不是其他世俗的原因而写作。用心去写,哪怕要作出个人的牺牲(如作息时间,亲子时间,社交时间等),都在所不惜。

与汤蔚的互动,还掀出了另一个有趣的话题,原来汤蔚的爱子与我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校友,一位电子计算机和金融的双料本科毕业生,却对几间大公司招兵的呼唤不屑一顾,准备自行创业,到社会闯荡一番。真是后生可畏!

杯觥交错,欢声笑语。三个小时的欢聚终于到了曲终人散、互道珍重再见的时刻。

写作是孤独的,让我们共同庆幸在这孤独的路上有心友们风雨同舟,相伴同行,相互激励,共同提高。

写作需要思考,需要提炼,需要升华。

写作是个性化的,没有标准格式,只有看谁更用心。

有比较才有鉴别,所以,我们需要营造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氛围。

当然,写作也需要读者,需要反馈,需要作者们之间的相互激励与激发。

最后,要感谢各位诗圣对诗盲的热情款待与包容,无以为报,姑且赶赶时髦,借花献佛,转引英国文豪狄更斯《双城记》中的一段如诗的段落,聊表对各位诗圣的敬意: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
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六日 于广州)


本文在10/29/2016 8:31:12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温馨之家
『温馨之家』 游弋东西、译写两栖——德华诗人岩子高关中2017-04-09[267]
『温馨之家』 我眼中的朱小棣冰花2017-03-20[585]
『温馨之家』 不断开拓的文学女人——我眼中的施雨梓樱2017-03-10[119]
『温馨之家』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2016年纽约、新泽西文友和艾华秘书长聚会喜丽2016-10-17[653]
『温馨之家』 杨海蒂,其人其文郁乃2016-09-28[545]
相关文章:『2016年纽约、新泽西文友和艾华秘书长聚会
『温馨之家』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2016年纽约、新泽西文友和艾华秘书长聚会喜丽2016-10-17[653]
更多相关文章
依欣 去依欣家留言留言于2016-10-18 13:59:47(第1条)
艾华秘书长不仅好文笔,更是重情重义之好汉!  
 主人回复 
谢谢依欣的鼓励,天地广阔,处处心友。七月中湘潭盛会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三个月后就穿越到地球另一边的飞越皇后木兰餐厅,与大纽约地区的心友嘘寒问暖。正是:才饮湘江水,又唱木兰辞。看到老祖宗的文化在海内外多点绽放,这些成绩离不开像你这样热心又能力超强的文心人默默无闻的无私奉献!也请依欣注意作息,经营好自己的健康。毕竟身体是事业的本钱!共勉之。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艾华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