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Hi2NET.com海通网络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库马尔人生三部曲(一):“贱民”的奋斗 发表日期:2016-08-30
作  者:李诗信出处:原创浏览930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库马尔人生三部曲(一):“贱民”的奋斗
文/李诗信
2016年08月30日,星期二

原载华府《新闻日报》

库马尔人生三部曲

一、“贱民”的奋斗 

      库马尔出生于印度的“贱民”家庭,“贱民”是印度种姓制度四大种级别之外的社会最底层民众,比最低级的种姓都还要低贱。他的初恋女友丽达则是印度的“刹帝利”贵族家庭,这注定了他们的爱情难有好的结局。他们的故事说来话长,先说库马尔的求学奋斗吧。
      库马尔的姓名全称一长串——布里结丝 •沙落金 •库马尔,朋友们都简称他“库马尔”。 库马尔确实是一条苦马儿,但经过自己的奋斗,最终成了千里马。
      他的老家在印度北方邦的一个“贱民”村,父亲是苦力工,母亲零星接些纺织针线活,父母养育他们兄弟姐妹6人,还要供养爷爷奶奶,全家生活极端贫困。库马尔是老二,头上有大哥,脚下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大哥很懂事,尽可能的帮助家里干活,读书成绩也很好,经常辅导弟弟妹妹学习,大哥说,只要好好读书,我们将来就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因为太穷,年幼的库马尔也想改变命运。10岁那年,有个同学告诉他帮毒贩携带毒品可以挣大钱,他就参与了贩毒活动,第一次拿了10卢比回家给母亲,大哥回家知道真相后从母亲手里要过那10卢比放进火炉烧了,还把库马尔狠狠打了一顿,警告他再参加犯罪活动就到警察局举报他。大哥说,犯罪只能让自己毁灭,读书才能改变命运。
      大哥经常借些趣味数学书给库马尔看,意在提高他学数学的兴趣。小学5年纪时,有一天库马尔因故迟到上学,数学教师正在课堂上示范解答一道趣味数学题,但是,老师不小心给出了一个错误答案。下课后,库马尔找到老师说出自己解出的答案与老师讨论,老师肯定了库马尔的正确答案,在下一节课时老师纠正了错误,还在课堂上表扬了他,鼓励大家向库马尔学习,将来考上大学就可以改变贫苦的命运。这位数学老师先前教过库马尔的大哥,知道他两兄弟特聪明,就亲自找到他们的父亲说:一定要尽力支持孩子读书上大学,哪怕你家每天只吃一餐饭,每个人只要有两件衣服可以换洗,都不能放弃学业。兄弟俩想考大学,在村子里受到很多人的嘲笑,那些人怂恿他们的父母安排儿子尽快去打工挣钱,说读书是浪费时间,反正最终都是做苦力的命,读书有什么用?贱民都是命中注定,要想改变神的旨意会遭天谴的。大哥说,不能理睬那些愚蠢人的胡说八道,就是因为太愚蠢不知道读书,才使得“贱民”中几乎没有人考上大学,我们家一定要冲破层层阻力去奋斗!什么贱民不贱民的,印度法律早都废黜了这样的歧视性恶俗,印度政府和法律都支持我们穷苦人家的孩子上大学的!
      上完5年级后,因为成绩优秀,村小推荐库马尔去了Navodaya Vidyalaya学校上学,这是他生活中的转折点。不然的话根本就考不上大学,就只能像他父亲那样一辈子都做那些“贱民”干的苦力活,永远当一匹苦马儿。上大学后,库马尔经常说“多亏了我的村小数学老师Sunil Mishra,多亏了Navodaya Vidyalaya学校”。 Jawahar Navodaya Vidyalayas学校为印度有天赋的学生提供了一种选择。这是一个住宿学校,它依附于印度两个中央考试委员会之一的CSBE,这意味着学校使用英语进行教学。它要向CSBE交会费,买它的复习材料,交费参加它组织的正规考试,拿它发的十年级十二年级证书。这就保证了学校的教学质量。这个学校的班级从六年级到十二年级。设立这个学校的目的是发现农村有天赋的学生,让他们接受与最好的寄宿学校水平相当的教育,不考虑学生家庭的经济条件。政府规定,这个学校招生必须是75%来自农村,来自城市的学生只能有25%。硬性规定女生必须有33%.Jawahar Navodaya Vidyalayas学校存在于印度各地,只有泰米尔纳德邦没有。在那个学校库马尔一天能吃三顿饭,他学过柔道空手道,还打篮球,是地区一级水平的选手。也是在那儿,库马尔第一次尝到了印度奶酪的滋味。在Navodaya学校,一个班四十人,而在他过去上学的村校,一个班有100人,而且是各种年龄的孩子混在一起上课,老师难以对学生因材施教。
       库马尔听说了IT行业是高收入,因此把它定为自己的奋斗方向。18岁那年,库马尔考上了印度理工学院孟买校区学工程物理专业。大哥两年前已经考上了大学法学专业,两兄弟相继考上大学,在那个贱民村非但没有受到支持,反倒是引起了仇恨。大哥要去上大学前有人公开向他们家扔石头,库马尔又要上大学了,有村民要来烧他家的房子,要对他们家人泼硫酸,大哥及时报警才阻止愚昧村民的疯狂行为。愚昧的“贱民”都相信自己的命苦是因为前世作孽的报应,要想考大学改变命运就是违抗了神的旨意,阻止自己的“贱民”同类上大学似乎也是每一个“贱民”的责任和义务!村民的愚蠢行为更加坚定了库马尔要改变“贱民”命运的决心,不仅要改变自己的命运,等待自己有能力时,还要帮助所有的“贱民”改变命运! 地方报纸报道了他们这个“贱民”家庭连续考上两个大学生的新闻,在当地引起了轰动,他们家也因此获得了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电视台采访报道了他们这个贱民家庭两兄弟勤奋考上大学的事迹,父母是文盲,看见儿子在电视里接受采访,他们高兴极了,知道这个家庭的努力得到回报,苦难的命运快到头了。父母逢人就说:我的儿子要当上等人挣大钱了!
       印度理工学院的教室里有投影机,大家都说英语,人人都与众不同,他们思想开放......  最令在极度贫困中长大的库马尔想不到的是,在大学食堂里一个人还可以要第二份第三份饭菜!在食堂里还能吃到鸡蛋,厕所是用自来水冲洗,这对于过惯了“贱民”生活的库马尔来说简直太奢侈了,简直就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上等人生活。 有记者问库马尔:到印度理工学院上学前后生活有什么变化?他说,变化真是太大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过去我们家没有电,因为我们拿不出钱,我们家没有电视,没有电扇,没有自来水,没有厕所,也没有煤气罐。就在我十年级考试期间,我家茅草糊的屋顶塌了。好多天我们全家只能露宿。我们全家能够活到今天,全靠了政府提供的穷人物资供应卡,还有我家那八只羊挤出来的奶。
      ” 媒体报道库马尔两兄弟的故事以后,他们家生活确实大变样。村里也变了样,以前他们村五百户人家都住在泥巴糊的房子,现在有了带厕所,带太阳能照明和手动水泵的砖房。政府还计划建医院,修柏油路,建技校, 当然还少不了搞一个印度理工学院入学考试辅导班。库马尔说:今天,我哪怕只是取得了一丁点的成绩,也都要感谢许多帮助过我的人,还包括那些反对我读书上大学的人。他们反复唠叨的话就是,你是个贱民,你根本没有能力成功。这些人说话伤害我,反过来也促进了我去为实现自己的目标奋斗。如果问我,在印度有哪样东西是我最想让它消灭的?答案就是这个该死的种姓制度。
       库马尔考上了印度理工学院后,印度教育部免去了他们两兄弟的学费,杂费,住宿费。慈善机构和社会各界人士都给他们捐赠,他们收到了800000卢比的赞助。政府还给他们家分了一块地。收到了那么多陌生人献出的爱心,他们也想给予别人关怀,从八十万卢比的赞助款中,拨出二十万卢比建立一个信托基金,赞助他们村里值得帮助的十个年龄在12-13岁的孩子。剩下的六十万卢比用来帮助自己的弟弟妹妹上学。 接受记者采访的库马尔说话时面带微笑,心中充满了幸福与快乐。

二、爱情 被“荣誉处决”
       在印度理工大学读书期间,出生于“贱民”家庭的库马尔的奋斗经历得到许多人的关注,还获得社会各界的捐款,他把获得的捐款一部分转交给他和大哥发起并参与的支持贫穷家庭子女上学的信托基金会。自从上大学之后,库马尔心里就把那个万恶的“贱民”身份抛向九霄云外,大学同学、教师及其他见到的任何人对他都没有丝毫歧视,社会地位来了个大翻身,他相信,等到大学毕业就业后,经济地位也必将彻底翻身!这种从底层奋斗而获得社会尊严的幸福感觉,是那种没有经历过“贱民”苦难的高种姓人群难以体会到的。 尽管库马尔自认为早把“贱民”身份抛弃了,实际上还是难以彻底抛弃干净,特别他有意识无意识地回避与女生来往,因为所有同学相对于库马尔都是“高种姓”,女生自然都是“高种姓”,与女生交往他害怕产生不良后果。
      丽达是库马尔的同学,她不仅美貌,而且学习成绩全年级第一,家族还是是刹帝利贵族,属于种姓第二级。因为学校里基本上没有第一级婆罗门种姓的大学生,丽达的种姓就是最高级了。对于丽达这种“贵族女神”,他更是唯恐避之不及,连看她一眼都会自惭形秽。库马尔把整个身心都用在学习和研究上,大三时就开始在IT专业学术期刊发表论文,在同学们的眼中,库马尔俨然就是一个学霸!在女同学眼中,他是不近女色的“男神”! 高种姓的“贵族女神”和“贱民”出身的“学霸男神”,他们可以相爱吗?丽达或库马尔,或许他们自己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如果不是参加那次全校的辩论大赛,彼此可能永远都不会说一句话。
      在一次辩论大赛活动中,经历初赛淘汰后,最后决赛争夺冠亚军时,丽达是正方的主辩手,库马尔是反方的主辩手,于是,两人便有了精彩的激辩交锋。大赛的辩题是“印度是否应该采取激进的自由市场政策”,丽达主张采取激进的自由市场政策,库马尔则认为底层民众的就业机会在自由市场下会受到严重冲击,特别是没有受过学校教育的“贱民”生存会更加艰难。丽达认为自由市场会加速印度社会工业、经济、科技等全方位的发展,等国家富强了,获得巨大的经济红利,政府就可以拨款改善底层民众的生活及其教育条件。最终是丽达代表的正方获胜,库马尔获得最佳辩手奖。从此后,库马尔无法逃避丽达的眼睛,那水汪清亮的黑色大眼睛勾走了他的心。丽达早就注意到库马尔了,只是不知道库马尔心里到底会怎样看待这种同学关系。
       毕业前夕,库马尔鼓足勇气想对丽达表白爱情,那天他在丽达常走的一条林荫道假装散步,终于等到丽达走过来了。
       “丽达,我,我,我——我找到工作了。”那句准备了很久的“我爱你”还是没敢说出口。
       丽达说:“祝贺你找到工作!我没找工作,我要去美国留学,去卡耐基梅隆大学。”
       “去美国留学!?要花多少钱啊?”库马尔惊诧地问。
       “我获得了全额奖学金,可以不花家里人的钱。”
       “怎样才能获得全额奖学金?”库马尔心情立刻激动了。
       丽达告诉库马尔需要考试美国的GRE和托福成绩,有这两个成绩后再申请学校。“成绩出来后,怎样申请美国的大学及其奖学金,到时候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好的!我争取尽快通过考试,期望能够早日到美国见到你!”库马尔高兴极了,苦马儿决心要做千里马!
       一年后库马尔如愿获得了匹兹堡大学博士全额奖学金,成为印度“贱民”中第一个攻读博士,而且是获得美国全额奖学金的博士生,按照美国人的说法,是勇于用头顶撞破天花板的成功人士!当初申请美国大学奖学金,他只申请了匹兹堡大学和卡耐基梅隆大学,最终被匹大授予全额奖学金。因为之前丽达告诉他匹大与卡耐基梅隆两校紧邻,彼此没有围墙分隔,校外人士根本就分不清两校的界限。
      库马尔从匹兹堡机场下飞机走到出口处,第一眼就看见早早在那里等候他的丽达。 从此后两人可以经常见面,但彼此心里还是隔了一层窗户纸,谁也没有勇气将之挑破。 两年后,丽达经济管理硕士毕业后,在华盛顿DC找到了工作,而库马尔的博士研究生还要3年才能取得学位。送丽达离开匹兹堡那天,库马尔鼓足了极大的勇气对丽达说出了“我爱你”,丽达也报以同样的回答,两个相爱的青年终于战胜了内心的藩篱,第一次深情拥抱在一起。库马尔说要送丽达到DC,并说早就已经买好了与丽达同一班飞机票,这让丽达倍感惊奇和幸福。
       在DC工作后,丽达的父母就多次催她回印度相亲,父母为她初选了好几个高种姓帅哥做候选男友,只等她回印度做最后选择。丽达反复考虑后,决定向父母说出真相,哪知道父母听后勃然大怒,警告她和库马尔都会遭受刹帝利家族的“荣誉处决”。 所谓荣誉处决,就是对跨种姓婚姻男女实行处决,通常是高种姓一方当事人的父亲、哥哥或家族亲友出面,直接处死两个当事人,因为这两个当事人“破坏”了高种姓的荣誉,处死他们才能保持高种姓家族的荣誉,所以叫“荣誉处决”。这样的犯罪行为千百年来一直在印度盛行。印度当代法律禁止“荣誉处决”,视为犯罪,但这种恐怖罪行至今还是经常发生,因为执行“荣誉处决”的基本上是受害者的父亲或哥哥兄弟,受害者的家人中还会有谁会去起诉他们呢?没有人起诉,犯罪者通常都逍遥法外,这就是“荣誉处决”为什么在印度禁而不止的重要原因。 丽达是父母的独生女儿,她深信父亲不可能对她下毒手“荣誉处决”,但是她父亲也不敢保证大家族中某些偏执狂会犯下那种罪行。
      因为恐惧,丽达既不敢同库马尔结婚,也不敢回印度探亲,害怕被父母强行留在印度最后被父母包办婚姻。丽达就这样进退两难地留在美国工作,想等到库马尔获得博士学位后,父母及其家族会欣然接受她和库马尔的婚姻。 离库马尔取得博士学位还差半年时间,丽达母亲患乳腺癌住医院了,知道情况后丽达火速赶回印度。她母亲是乳腺癌晚期,丽达在医院陪护半年后,母亲去世了。是留在孤独年迈的父亲身边尽孝,还是为自己的爱情去美国与库马尔结婚?丽达不敢再伤父亲的心了,留在了父亲身边。此时的丽达已经28岁,在印度是老姑娘了,父亲天天催她选一个同种姓的男子结婚,只要拒绝了父亲的要求,父亲那种绝望的眼神就让丽达痛苦万分。刚送别了母亲,难道还要把父亲送上绝路?丽达只好同意放弃库马尔了。丽达父亲怕“夜长梦多”,立即安排了丽达出嫁的婚礼。
       库马尔获得博士学位后,立马赶回印度,找到丽达那天,正好是丽达的盛大婚礼,可惜,新郎不是库马尔。库马尔与丽达的爱情被“荣誉处决”了。

三、库马尔人生的下一个目标
        怀揣IT博士学位的库马尔回到孟买,当他满怀喜悦找到恋人丽达时,看见丽达却是身披印度新娘妆,并告诉库马尔自己今天要与另一个男人结婚,库马尔当场就被刺激的晕眩倒地。丽达泪流满面地急忙附身扶起库马尔,嘱咐身边的女佣立即找车送库马尔去医院救治。丽达也要随车去医院,却被父亲发现并制止了。 婚礼现场上,丽达一直悄悄流泪,但她知道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她无法抗拒,如果选择了与“贱民”库马尔结婚,她和父亲的“刹帝利”种姓就不会让他们活下去,自己和库马尔很可能都会被“荣誉处决”,孤独绝望的父亲也不可能会独自活下去,离开库马尔,是给彼此都留下一条生路。
       库马尔并无大碍,救护车到医院门口时他正好神智恢复过来,车门开启后他挣脱医护人员,马上打车去丽达的婚礼现场。他没有闯进婚礼大厅,只在远处观望,他不打算破坏丽达的婚礼,能够理解丽达的苦衷。丽达与他是真心相爱的,单是这一点就让库马尔对丽达心怀感激了!但是跨种姓婚姻,对低种姓的贱民来说,那只是一种奢望,横隔在他们之间那条万恶的种姓鸿沟,谁敢跨越?掉下去就是万丈深渊!理智清醒的库马尔只好在心底祝福丽达婚姻幸福!
       阔别故乡5年多了,库马尔回家与家人团聚,大哥已经是专为底层平民服务的律师,因为是“贱民”出身的律师,很少有高种姓的客户聘请他处理法律纠纷。几年前大哥与同村的一个姑娘结了婚,他们的大儿子也已经上小学一年级了,除了最小的妹妹还在上大学外,另外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都有了的工作,父母也早不做苦工,也没住破烂的房子,而是与大哥大嫂住进了在市郊租住的公寓楼。不仅如此,他们老家的村庄环境卫生和村民的精神状态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和提升。村里所有的孩子都愿意上学读书了,学校不仅学费全免,还免费提供午餐。村小的教育质量也不断提高,考进高质量免费教育中学Jawahar Navodaya Vidyalayas的学生越来越多。随着印度免费医疗的推广实施,村民的健康状态也得到很大的改善。 看到故乡的进步与变化,库马尔很想留在印度干一番事业,印度是软件大国,号称“世界办公室”,自己所学专业正好可以在印度施展才能。可是,他的心里很难忘却与丽达的爱情,大哥知道他的烦恼,就奉劝他还是去美国找工作,如果在美国遇到了心仪的女孩,也就不至于再有什么“种姓”问题,更不会受到“荣誉处决”。思前想后,库马尔再次去了美国。 纽约是世界金融中心,他认为在那里工作可以大有作为。他往纽约各大IT公司寄送简历和求职信。短短几星期内,他先后面试了8家公司,最后进入曼哈顿中城一家金融软件开发公司。全公司有1000多人,他在研发部工作。研发部有90多人,华人与印度人各占15%,俄罗斯、中东裔同事有好几个,其他多为美国白人。   
      库马尔对信息技术兴趣浓厚,他的计算机专业功底扎实,具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和分析信息能力。IT工作的专业性强而严谨,一个编码没编好,一个程序没设计好,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受影响,甚至要推倒重来。库马尔用心钻研,拼命工作,每晚加班,他不断丰富和加强自己的信息知识和技术能力,每项研究都做得很好。一年后,他跳槽到另一家大型软件公司,年薪12万美元。有了这样高的收入,他决定把父母都接到美国来看看这个最繁华的世界,因此还可以减轻大哥的经济负担。 大哥替父母办理好了入美签证,买好机票并送父母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在印度的几个兄弟姐妹都同大哥一起到孟买机场送行。当地报社记者还做了跟踪报道,新闻标题是《一个了不起的“贱民”家庭》,这篇报道给予了底层社会人士极好的示范鼓励。
      父母乘坐的飞机经历了近20个小时的飞行后,库马尔在肯尼迪机场接到了他们。父母激动地对儿子说:能够坐上飞机在天上飞,还飞到美国来同儿子一起生活,我们总觉得是在做梦!虽然是“贱民”,但我们也活出了体面的人生,今生无悔了!库马尔也很高兴地赞同父母的说法:对!我们都今生无悔了!  
      来美之前库马尔的父亲就有头痛症,在纽约住了4个月后,父亲感觉头痛不适越来越严重,库马尔立即准备联系去医院,可是,怎样联系医院?库马尔全然不知道。到美国后这么多年来,虽然他工作的公司为他买了医保,他从未生过病,丝毫不懂得该怎样联系看医生。父母来美后他没想到为父母买医保,几经周折后他才知道没有医保就不能够预约到医生,如果现在才申请购买医保,还不知道能否批准,也不知道何时能够批准。有人告诉他说,没买医保就只能够看急诊。急诊就急诊,库马尔以为在美国看医生会是像印度那么简单,就急忙带父亲去了一家急诊所。医生了解他父亲的病症后认为问题比较严重,因此让他做了CT脑部扫描,诊断为脑癌晚期,这个消息让库马尔五雷轰顶。医生知道他父亲没有医保,治疗费用会贵得惊人,因此建议不必治疗了。不治疗?库马尔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父亲为全家人辛苦一辈子,生病了却不治疗等死?“要治疗!只要有一线希望也要竭尽全力把我父亲治好!”医生告诉库马尔,老人身体虚弱,不能开颅做切除手术,可以做化疗和质子刀放疗,但对于晚期脑癌病人来说,治愈的希望也非常渺茫。
       遵循朋友指点,库马尔立即向医保公司为父亲申请了医保,20天后获得了批准,每月缴费300美元医疗保险费就可以享受医疗优惠福利,患者治疗自费部分就可以大幅度减少。他费尽心力终于为父亲办理了治疗手续,他父亲开始做化疗。到医院化疗无须住院,每次化疗几十分钟就回家休息,间隔21天再做下一次化疗。做了四次化疗之后开始质子刀放疗,可是在第二次放疗后,父亲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了,医生再次告诉库马尔治疗已经毫无意义了... ...  一个月后父亲去了另一个世界。 库马尔父亲几次看医生和做化疗,医院给出的账单自费部分还是让库马尔大吃一惊——18万6千美元!若是没买医保,这笔治疗费将近100万美元!
      父亲走了,库马尔背上了沉重的债务。母亲深陷丧失老伴的巨大悲痛之中不能自拔,神思恍惚,也不想继续留在美国,库马尔只好送母亲回印度,自己则必须继续留在美国工作挣钱还债。
      为了多挣钱,库马尔和几个同行一起创业搞网站设计公司,他们几个分工合作,有人负责设计图形,确定网站格局和外表,有人负责编写网站运行程序,有人负责测试网站的稳定性,查找和修补漏洞。他们用HTML和CSS做总编码,必要时配合使用PHP和Java等编缉语言。库马尔负责测试网站。网站模式建立起来后,他要做多种测试,看它是否可以在多种计算机平台上正常运作,是否可以使用多种浏览器,还要保证在对网站做出调整和更改后,保证网站在任何计算机平台上都可以正常运行。网站模型经测试运作优良后,他们开始接手网站项目了,他和伙伴们在如何保存信息方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每一个项目他们都反复测试几种不同的方案。每个方案都各有利弊,最后他们从为用户提供方便的角度选定方案,而不是采用他们这些软件专家们认为更完美的程序。
      他们为律师、会计师、餐馆、婚庆公司、超市等众多中小公司和个人设计网站,帮助他们推广生意。他们还设计了一个印度人交友网站,通过网络联络平台把纽约甚至全美的印度人联系起来,为大家提供一个交流联络、交友约会、结伴出游、分享游记和生活经验的网站。使用这个交友网站的人越来越多,点击率也越来越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商家在网站上做广告。库马尔和朋友们的工作既服务方便了纽约印度人的交往联谊,又增加了网站设计公司的额外收入。
      他们开发设计这些网站,都是在不耽误白天工作的业余时间里做的,充分发挥了他们的技术特长,也挣到了“外快”。 现在,库马尔已经还清了为父亲治病欠下的债务,并且开始有了存款。
      有朋友问库马尔:“你人生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他回答说:“筹集资金为印度孟买市建立一家高水准的慈善医院,专为底层的穷苦大众治病。”
       “婚姻是如何考虑的?难道婚姻不是你人生的下一个目标?”
       “婚姻就随缘吧!婚姻不是人生目标,只是一种人生过程,我也期待拥有美好婚姻的人生过程。我已经在印度人交友网站上公布了个人信息,并且公示了自己的贱民身份,我相信那个真正适合我的女人自然会到来。”

2016年8月7日,写于 Rockville

 


本文在8/30/2016 6:09:44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随  笔』 三访秋霞圃俞天白2017-07-21[46]
『散  文』 烟花烟花满天飞应帆2017-07-13[57]
『诗  歌』 车站张堃2017-07-21[127]
『获奖作品』 小说:父亲(2)应帆2017-07-03[65]
『获奖作品』 小说:父亲(1)应帆2017-07-03[10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科尔逝世——漫话德国八届总理高关中2017-06-29[67]
『纪  实』 难忘北京实验一小师生情晓婵2017-07-17[109]
『纪  实』 探望卡罗琳幼河2017-06-05[146]
『纪  实』 父母立遗嘱:母亲谈笑录音,父亲撒泪赋诗晓梅2017-06-16[199]
『纪  实』 生于徐州的国画大师——李可染高关中2017-06-29[80]
相关文章:『李诗信《库马尔人生三部曲》
暂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李诗信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