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暖香(小小说)发表日期:2016-06-07(2019-06-03修改)
作  者:田双伶出处:原创浏览298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暖香(小小说)
文/田双伶
2016年06月07日,星期二

她裹紧了厚厚的羊绒披肩,走在清寒的月光下。

初冬的夜晚,屋里渐生寒意。每次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都感到凄清无比,侵骨的冷传到十指尖,生疼。她忽然想起那只霉绿斑斓的铜香炉。

炉凉,茉莉盘香放进去就熄了。她愣愣地定了会神,裹了厚披肩出门,去寻一些干树枝烧炭,来温那只冰冷的香炉。

她是一个老派的女子,喜欢玉,丝绸,喜欢做菜,煮茶,看电影,喜欢读《红楼梦》,还喜欢《浮生六记》里的芸娘。即使整日忙着许多事情,一个人的日子,总归是莫名的冷清。那只香炉,是朋友送的,说炉里若熏上香,能温暖她那颗古而幽的心灵。朋友总是对着她家里满架的瓷瓶儿古罐,戏谑地说:生错朝代了呢。怕是遇不到像你这样心有古意的人了。

那又怎么了?她想,这样的日子,静而雅,挺好。

月光下仔细地寻,也没看到干树枝的影子。走到拐角的一个院子前,看到一个人站在栅栏旁,用一根细木棍儿拨拉面前铁桶里的炭火,若有所思。看到炭火,她心里一喜,走了过去。

那人仿佛被惊了神,抬头看她。她忙歉意地说,我想找些炭火,用来温香炉。您烧这炭火是……

他“哦”了一声,前几天刮大风,吹落这么多的干树枝,把它拾了烧毁,省得日后引火。说着他用木棍拨了拨桶内的炭,让炭火的红露出来,他的脸也被炭火熏出微黄的暖意,然后说,你若熏香炉要用香木,这是寻常枝木,用这个炭温炉,会熏得满屋黑烟,古人用的熏香都是沉香檀香一类的片香,选上好的香灰存在熏炉里,用的时候把香屑、香片埋在香灰里面,用银叶点熏……看来应是一位熟谙香道的人。她静静听着,听得入迷。

他身上穿着家居服,说话语气温和,透着居家男子的闲散随意。他说,香炉不仅要有炭来温,还要有香来养。茶城里有家店专门卖香片的,有时间你可以去看看。

她心里喜着,顺着他的话说几句略懂一点的香道。正聊着,男人突然说,你的声音很耳熟啊。

她一时无声。是的,这个城市里有许多人熟悉她的声音。她在电台主持夜间谈话节目《月亮河》,和听众聊一些心灵话题,参与节目互动的人向她诉说心中的忧愁与哀伤。她不知道,这个城市究竟有多少忧愁无眠的人,那么多孤独的,忧愁的,受伤的心,需要着依靠着别人的温暖。她用声音温暖着那一颗颗心灵,却不过是别人的炉火,自己仍是凉的。

上弦中月,月光清亮,他们相隔两三步的距离,能看清彼此的脸,她甚至看清那一双浓眉间,隐隐透出来的忧郁。在这样的月光下,和一位陌生男子碎碎地说着话,她蓦然觉得恍惚苍凉起来。而此刻,这桶里的炭火,不是在正温温地,暖着他们么?

她说,和你聊,真是长见识了。

末了,他们含笑道别。

空着手回到屋里,她忽然有些诧异,最近一个月来都没有刮大风,他哪儿拾来的树枝?

那天下了节目,已是子夜时分。走到电台门口,保安交给她一个纸包,说是一位听众送的。她打开看,是一包沉香片。

她把香片燃着放进香炉里,袅袅的香气里,月光下那位男子温善的脸庞,与一丝丝的暖意无声浮起。

第二天她起了早,走到拐角的时候刚好看到那男子出门,神情却是拒人千里的漠然,丝毫没有了月光下的温和谦恭。他打开车门坐进去,发动了车。她停住脚,避让着,那辆车从她身边行过,她能感觉到引擎轻微的颤动和车轮碾地的沙沙声,望着它渐行渐远。

她独自去了茶城,寻到他说的那家佛事香店。一进门就看到墙上一幅宣纸发黄的卷轴,上书:怜君亦是无端物,贪作馨香忘却身。她沉思着,不解其意。

店主人正在喝茶,听说是来买香木的,起身说,您先闻香看看。说完在木案上起上一炉香,从旁边的锦盒里取出一些物件来,香匙、香夹、香渣碟……又从盒中取出一段香木,用刀小心地在木块上割取了几片,放进一具闻香炉内。顷刻,品香炉里只有香气散出而看不见一丝烟雾。闻过香后,她挑了几片沉香片。店主人边包香木边说,懂得品香的人不多的,来买的呀就那么几个人。忽然她想问起那个人,却还是无声离开。

她把沉香片放进炉里,点燃了。淡淡的香气从香炉里漫出来。眼前浮现出一位男子在月光下,微蹙双眉,对着一桶炭火若有所思的样子。她想起了一部电影里的台词:“以前的人,心中如果有什么秘密,他们会跑到山上,找一棵树,在树上挖一个洞,然后把秘密全说进去,再用泥巴把洞封上,那秘密就会永远留在那棵树里,没有人会知道。”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着难以言说的秘密?也许,月光下的那桶炭火,面前燃着香片的香炉,也会像树洞一样将它藏起?

她用手拢着香炉,感受那些微的暖意,任那幽幽的香气,氤氲着。


本文在6/3/2019 2:18:0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小 说
『小 小 说』 薄荷的邀请(小小说)田双伶2016-06-07[200]
『小 小 说』 庭审乔弘万2015-06-14[154]
『小 小 说』 电话铃响了乔弘万2015-06-14[137]
『小 小 说』 着装乔弘万2015-06-14[183]
『小 小 说』 高中二年级短篇小说习作──本能(10th Grade “Short Story: Born from Blood”)儿歌(英)―红霞(译)2018-12-06[343]
相关文章:『田双伶
『小 小 说』 薄荷的邀请(小小说)田双伶2016-06-07[200]
『征稿征文』 小小(微型)说征稿启事田双伶2017-07-05[794]
『小 小 说』 石头记(小小说)田双伶2016-06-07[706]
『小 小 说』 科罗拉多的月光(小小说)田双伶2016-06-07[561]
『小 小 说』 爱莲说(小小说)田双伶2016-06-07[570]
更多相关文章
老K 去老K家留言留言于2017-07-07 03:02:17(第2条)
这个算是我的小小说吧。
老K 去老K家留言留言于2017-07-07 03:01:30(第1条)
我同学微信群,一开始的时候,七嘴八舌。很多回忆。后来,我说了一句话。大家从此鸦雀无声。
因为我说,“回忆是衰老的象征”。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田双伶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