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有雪的冬天(01) 发表日期:2016-01-24(2016-01-27修改)
作  者:应帆出处:原创浏览87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有雪的冬天(01)
文/应帆
2016年01月24日,星期日

原载于《新语丝》


  放寒假了,圣诞也就快到了。外面的风雪却一直不怎么成气候,三天两头地飘一场,却又常常因雨因阳光而迅速化掉了。大家都奇怪这冬天的反常温和,却又说这样的温和其实也好。只不过有时候下雨结冰,开车反而危险些罢了。李竞有时候很惊讶自己的适应能力:在合肥呆了那么久,一个冬天不见得经历上一两场真正意义上的大雪的,如今居然也有点喜欢白雪皑皑的新英格兰地区的漫长冬天了--也许没有别的出路吧,不管她喜欢不喜欢,五个月的冬天不会缩短,不会太温暖,那么她能做的,也就只能是接受并试着去喜欢这样有雪的冬天了。
  
  在实验室作放假前处理的时候,李竞的犹太老板进来,跟她说了声“寒假愉快”“预祝圣诞快乐”的话也就走了,据说要去佛罗里达度假。李竞难得那空闲,在网上看了会儿,想起该去中国店买菜,也就全副武装地出来,小心翼翼地开了一程高速,买了些大白菜韭菜速冻水饺之类,就又开回来。却飘起雪花来了,天已经黑了,洁白的雪精灵般在车灯打出的光柱里飞舞,就仿佛一群扑火的白色飞蛾,不问扑火之后的命运。李竞的车技还不是很熟悉,飞雪弥漫的时候,她就经常感觉岔到别的车道上去了,所幸这个时候路上车辆稀少,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她过了市区,上了高速,路面的雪化得快,也就看得清楚了。
  
  到家,客厅有灯亮着,却不见什么动静。李竞下楼两趟,把东西全部搬上来,正在脱鞋,电话就尖锐地响起来。她心里发急,连忙甩脱了靴子,跑到电话机边上拿起了电话。这些日子里,跟罗岩的电话联络越来越频繁,常常患得患失地害怕错过了对方的电话。
  
  电话却不是罗岩的。吴欣的丈夫打过来的,李竞说了声“我不知道她回没回来呢”,就忙着试探地去敲吴欣房间的门。吴欣在里面说:“我在。谢谢你,李竞!”李竞就挂了电话,有些惆怅地去把自己买回的食物往冰箱里填塞。吴欣跟她丈夫匆匆说了两句,就挂了,不知道在房间里面干什么。李竞用微波炉热了点剩饭剩菜,然后开了电视,一边看喜剧片一边没什么胃口地吃饭。然后到底忍不住抓了电话打给罗岩。打到家里,四声漫长的铃声后,是罗岩熟悉的磁性、舒缓而标准的英语留言提示。李竞在听到那一声BEEP之前挂了电话,她不想让罗岩知道自己如此急不可耐地又在给他打电话了。然而却不知道为什么又顺手拨了罗岩实验室的电话号码,更长的铃声,然后是自动留言提示。李竞有些怅怅的起来,放下电话,看着电视里的画面发呆。起身要收拾碗筷却又拿起了电话,给罗岩的家里拨了,然后留言道:你在哪里呢?怎么到处找不到你。BYE。这才把碗筷往厨房送过去。
  
  吴欣从房间里出来,笑道:“李竞你都吃过啦。我出去吃麦当劳算了。”李竞在厨房里应了一声,却探头往客厅看,果然吴欣跟一个男人一起在门口穿鞋出去了。她心里恶意地猜测了一番,旋即又对自己道:关卿何事?
  
  李竞自视清高,有时候却又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不对头的。大学的时候和郭涛谈了近两年恋爱,虽然也照葫芦画瓢地不时接吻,却从来没有进一步的亲热。


  事实是每次郭涛要进一步亲热的时候,李竞总以种种明显或不明显的小动作给拒绝掉。于是,分了手──李竞一直觉得郭涛是因为这个而跟自己分手的,她伤害了他男性的尊严,而所谓的“我们不合适”等等不过是“分手常谈”罢了。当初的她也接受得那样轻松,虽然后来看到郭涛跟别的女生在一起,心里是嫉妒、不屑、悔痛、好笑……却也很快时过境迁。再后来,别人问她有没有谈过恋爱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往往是说“没有,从来没有”,那种时候郭涛的影子会偶尔闪过脑际,却终究聚不成一个完整的形象;再想当初郭涛说“我爱你”的时候,李竞笑着问他“你能爱我多久?”郭涛闭着眼睛不假思索地说:“永远。”……那样的信誓旦旦,居然在几个月之后也就烟消云散,让李竞叹息的同时又觉得好笑了。
  
  李竞开了计算机,不敢上网,害怕罗岩打电话来,于是看存在硬盘里的罗岩的照片:罗岩很深沉地坐在桌边,桌上放着的是一盆隐隐摇绿的文竹和一本微微泛黄的《忏悔录》──李竞笑他“装大尾巴狼”、“假深沉”,罗岩笑着在那边承认,说“以前年轻的时候,可以原谅”。其实,李竞还是很喜欢这张照片的,虽然是几年前的了。照片里的罗岩透着忧郁而沉着的气质,跟他如今电话里头的舒缓、开朗形成一种具有反差的人格美感。她当初给罗岩看的也是大三时候的一张照片:她穿着沙滩凉鞋,露着美丽的脚趾们;那一阵子她留着长发,额发剪得整整齐齐;她低眉弄着脚上的一径柳枝,一副清纯少女的模样──照片是郭涛照的,侧影,因为郭涛一直说李竞的侧影其实更动人。罗岩看到照片在那边叫好的时候,李竞狡黠地笑道:曾经美丽过。
  
  是啊,也就曾经美丽过吧。李竞想其实对自己的相貌从来没有真正满意过的。


  虽然如今回头看一些旧时的照片,常常惊讶自己那时候的美丽。二十五岁了,常常不自觉地恐慌起来:一头黑发里的第一根白发,自觉平淡无奇的脸上忽然长出来的一颗小豆豆,都让她觉得难受,毕竟什么都不是挽留得住的。
  
  李竞看着照片胡思乱想了一会,感觉过去了很长时间的样子,而罗岩却还没有打电话来,于是就很生气,就拨号上线,连到麻绳BBS去胡乱看。这个麻绳BBS的说法还是她跟罗岩两个开玩笑开出来的术语,后来又赋予新意:上BBS等于慢性自杀,这根麻绳也就是自杀的道具了。
  
  李竞上去看了时间,知道也就等了十几分钟,却感觉很长了。既然上线了,又知道罗岩打电话找不到她时也自会上这里来找,就放心地先自杀起来了。麻绳BBS去年新开了一个叫“性意识”的版面,一时热闹非凡。李竞出了国,也自称是个新时代女性了,然而最初看到那些讨论时,还时有点触目惊心的感觉。这两个月下来,却渐渐无所谓了。版里正在讨论中国男人的处女情结等等,李竞看了几贴,有些高兴,旋即又觉得自己高兴得没有道理。
  
  正在往其他版面切换的时候,罗岩传了话过来:看什么呢?李竞又喜又气,回道:在看SEX!罗岩就作“好怕怕”的鬼脸,李竞回笑道:怎么?

      罗岩回道:没什么;我们终于可以谈性了,好事!李竞一时笑倒,却回道:放P!……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传送着信息,罗岩到底忍不住道:下线,我给你电话!李竞对着屏幕上方的这几个字愣了半天,为罗岩这样的命令口气而捉摸不定。正犹疑着,罗岩又传了一个字来:快!李竞叹了口气,终于打了“好吧”,匆匆忙忙下线了。



本文在1/27/2016 5:37:52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44)余國英2017-07-25[69]
『小  说』 父亲(3)应帆2017-07-03[63]
『小  说』 我爱我妈陈希我2017-07-05[100]
『小  说』 余韵亚有神经病(41)余國英2017-07-02[66]
『小  说』 科幻小说:2046(下)二湘2017-04-21[90]
相关文章:『应帆《有雪的冬天》
『小  说』 有雪的冬天(4)应帆2016-01-24[357]
『小  说』 有雪的冬天(3)应帆2016-01-24[349]
『小  说』 有雪的冬天(02)应帆2016-01-24[375]
『小  说』 有雪的冬天(后记)应帆2016-01-24[180]
『小  说』 有雪的冬天(尾声)应帆2016-01-24[16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应帆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