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评论杂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毕飞宇:诺奖会激励一些作家严肃思考非虚构写作发表日期:2015-10-15
作  者:扬子晚报出处:原创浏览60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毕飞宇:诺奖会激励一些作家严肃思考非虚构写作
文/扬子晚报
2015年10月15日,星期四

《扬子晚报》,2015年10月10日  

 

白俄罗斯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白俄罗斯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她的获奖,越来越多的人提到“非虚构”这个词。这是非虚构文学的胜利 吗?对于中国作家来说会有哪些影响?昨日,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了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毕飞宇。他觉得,如果出现一窝蜂现象也是好 事,不管怎样都会激励一些作家严肃郑重地去思考这样一个写作。

  扬子晚报记者 蔡震

  田野调查式写作依然稀缺和珍贵

  “可能中国这么多年以来,觉得小说更为重要,对非虚构一直持有更多的质疑。”毕飞宇说,仅仅把诗歌、小说等虚构作品算作纯文学,是不对的。近几 年,非虚构文学在全世界普遍受到重视,在欧美国家,优秀的记者和优秀的作家同样受到尊重。他认为,阿列克谢耶维奇的获奖,应当说是诺贝尔对非虚构写作的一 次肯定和鞭策。无疑也是对我们认识非虚构文学在当下的可能性,有了进一步加深,开启了新的视野。

  毕飞宇告诉记者,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当年就任《人民文学》主编时,在其杂志开辟了“非虚构”单元,开启了国内“非虚构”写作 的新纪元,“在此背景下,无论是读者还是作者,无论是新闻界还是文学界,国内的‘非虚构’写作已经被广泛接受。我也因此创作了非虚构作品《苏北少年“堂吉 诃德”》。”

  因为“非虚构”写作以直接、犀利,真实感、现场感强为特性,因此它干预现实的能力是小说和诗歌所不具备的。在这个时代,对于人类生活、社会事件 具有更深理解和表达的作品,依然是极为稀缺和珍贵的。而非虚构的这种实证的、田野调查式的创作方式,是这个时代的文学精神。出于这样的考虑,这些年来,国 内很多的作家经历现场、报道重大事件,这体现了文学人的担当。

  非虚构文学所面临的考验更严峻

  在毕飞宇看来,近30年中国的经济发展实在是太快了,快得令人跟不上步伐。因此很容易对事物采取轻浮的、消费性的看法,加之,现在全媒体时代, 自媒体时代,“人们都带着消费心理去看待所发生的事情,往往事情还没有经过沉淀,就已经改变了方向。非虚构文学作者所面临的考验比以前更为严峻,这就需要 作家自身的定力和抵达真实所付出的勇气。他表示,面对这样的时代,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一个选择。时代在不断地发展,文学也在不断地洗涤,他认为,这需要一 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关于诺奖对中国非虚构的影响,毕飞宇觉得如果出现一窝蜂现象也是好事,不管怎样都会激励一些作家严肃郑重地去思考这样一个写作。曾经当过记者的 他相信,“好的非虚构作品,也许会出自记者们之手。”但他也强调,阿列克谢耶维奇写一本书花五六年甚至十年,我们的很多作家做不到。如果仅仅是采访一下、 查找点资料,是远远不够的。读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不难看出,她经历过极大的内心震荡,并且从最小的地方入手,从最普通人的经验入手,去发现时代的声 音。“对我而言,写出好的非虚构作品,同样和写一部长篇小说一样,需要身体与心灵的投入。”


本文在10/15/2015 9:16:17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诗  歌』 禅与一盏天灯张堃2019-05-20[163]
『散  文』 风情马尼拉缪玉2019-07-19[15]
『随  笔』 过眼録:张学良在新竹刘俊2019-07-20[19]
『随  笔』 史无前例的老杜缪玉2019-07-19[19]
『随  笔』 过眼録:蜗居在香港——三毛梦屋刘俊2019-07-20[18]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专题二:『诺贝尔文学奖
『随  笔』 诺贝尔文学奖的傲慢与偏见何建委2014-10-27[570]
『评论杂谈』 莫迪亚诺:与我仰慕的人比肩,感觉有些不真实傅小平2014-10-20[1137]
『文化信息』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作家多丽丝·莱辛去世傅小平2013-12-02[506]
『评论杂谈』 我们想到了什么?——门罗与短篇写作反思桑永海2013-11-26[369]
『评论杂谈』 两位诺奖大师南大聊文学谈经济扬子晚报2013-11-01[526]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评论杂谈
『评论杂谈』 《长安十二时辰》:视听中焕发的传统文化之美何天平2019-07-20[30]
『评论杂谈』 个人经验的想象与发现宁肯2019-07-13[32]
『评论杂谈』 恐惧与文学的诞生蔡骏2019-07-13[42]
『评论杂谈』 BBC评川普尼克•布兰特2019-06-27[129]
『评论杂谈』 浅评美国女职篮争议(The WNBA Controversy)儿歌(英)―红霞(译)2019-06-21[178]
相关文章:『毕飞宇
『随  笔』 毕飞宇:我和许钧老师在巴黎王筱丽2018-11-16[180]
『小说评论』 倾“庙”之恋——读汪曾祺《受戒》毕飞宇2018-07-13[375]
『随  笔』 我眼中的黄蓓佳毕飞宇2016-12-07[454]
『小说评论』 “走”与“走”——小说内部的逻辑与反逻辑毕飞宇2015-07-12[678]
『随  笔』 我下过的一盘棋毕飞宇2015-04-30[507]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毕飞宇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