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文学的山河 发表日期:2015-04-02(2015-04-13修改)
作  者:迟子建出处:原创浏览490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文学的山河
文/迟子建
2015年04月02日,星期四

《人民日报》,2015年03月25日  

  我在北极村出生,在大山里成长,十七岁第一次坐上火车,到大兴安岭师范求学。由于学校初创,隆冬才开学。我还记得夜半时分,我在塔河站,登上了一列绿皮火车。由于座位临窗,这让我觉得自己靠近了一盏灯,好像光明的世界就在眼前。车行不久,我不顾黑夜正拉着沉沉的脸,用指甲刮开蒙在玻璃窗上的霜雪,透过一个圆孔,去看窗外。没有月亮的晚上,山是黑的,雪也是黑的。黑的夜让人觉得火车像一支毛笔,游动在墨里。偶有昏黄的灯光闪过,那是火车停靠在某个小站了。到了目的地加格达奇,天还未亮,我们这些新生,被校方接到一辆大卡车上,向城外驶去。站在敞篷卡车上,冷风在耳边呼呼吹,我和天上的星星一样瑟瑟发抖,对新学校隐隐失望。因为我渴望着走出大山,可卡车最终还是停在了山里——广阔的大兴安岭啊。

  我学的是中文专业,课业宽松,有充裕的时间泡图书馆,那期间我读了大量文学作品,开始尝试写作。中篇《北极村童话》,就是我师专毕业之际,利用晚自习时间,在课桌上写就的。我在小说里动情地回忆童年,那里有亲人和乡邻,有菜园和狗,有雪地和炉火,更有我熟悉的江河和山峦。当然,也有欢欣、眼泪和叹息。山和河,从一开始,就天然地进入了我的文学世界,与我的人物同呼吸。

  三十年来,以山河为背景的中短篇小说,我不知写了多少,它们是我生命的底色,也是我作品的底色。在我的长篇中,以河流命名的就有《额尔古纳河右岸》。尽管这部作品距今已十年了,可我回望时,依然能听见它静静的流水声。而新出版的《群山之巅》,我并未想着以山来命名,可山还是浑然无觉地镶嵌在标题中了。

  大兴安岭没有很高的山,也没有很低的,它们连绵在一起,起起伏伏,却有了气势。这样的山势,也影响了我的文学理念。在我眼里,不管多么卑微的人物,都是群山的一部分,自有巍峨。所以《群山之巅》出场的人物,各据山头,是别人的配角,却又是自己的主角。这些凡尘中人,在动荡的历史和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双足陷入恶之河,可又向往岸上纯美的人性花朵,想努力活出人的样子,于是如废墟上的蝴蝶一样,挣扎着翻飞着。李素贞的自我“认罪”,唐眉的“忏悔”,辛七杂面对父亲骨灰中的弹片而发自内心的呼喊,都是被太阳火一样的人性之光刺痛后,所流下的“热泪”。写出他们的热泪,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就是与人性的雨露相逢。

  虽说《群山之巅》没有绝对的主角,但有些人物,还是近山,我们能一眼望见的,比如辛家和安家三代人;而有些人物,是远山,比如日本女人秋山爱子。用极淡的笔墨画远山很难,因为它们往往与云相接,容易画飘渺,也容易被读者忽视了。而没有远山的映衬,近山就缺乏层次感了。

  如果说《群山之巅》的人物,是一座连着一座的山,那么我用笔在两年的时光里,走过他们。当然,他们也怀揣着各自不同的伤残的心,走过我。再美的风景,走过就不应流连,因为文学的山河,气象万千。而未来我可勾勒的风景,还在撞击我的心,尽可以弥补我在过往的画中,所留下的遗憾。

  在回顾《群山之巅》的写作历程时,我想起了三十多年前离开龙盏镇那样的小镇,第一次乘火车夜行的情景。世界的霜雪,依然厚厚地蒙在人生的玻璃窗上,尽管我已年过五十,但仍然像十七岁时一样,热衷于用指甲,刮开霜雪,去看外面的世界。不同的是,我手中握着一支沧桑的笔了。这支笔有山河滋养,有一颗对文学不倦的心所依托,该是不会枯竭的了吧。


本文在4/13/2015 11:26:17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人民日报》
『随  笔』 一粒种子张惠雯2019-04-20[149]
『评论杂谈』 汉学家眼中的中国文学舒晋瑜2018-10-12[341]
『散  文』 布老虎虔谦2018-09-17[340]
『评论杂谈』 投身时代 萃取精华 砥砺文章陈晓明2018-09-07[267]
『随  笔』 泥藕的羞惭李彦2018-07-31[40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出错夏洋洲2019-07-05[26]
『散  文』 风情马尼拉缪玉2019-07-19[15]
『散  文』 万润南:父亲的背影万润南2019-07-10[53]
『散  文』 退居二线心怎甘宋晓亮2019-07-19[53]
『散  文』 十字路口夏洋洲2019-07-08[60]
相关文章:『迟子建
『小说评论』 日益走向开阔与浑厚——评迟子建《候鸟的勇敢》及对“大中篇”的思考王春林2018-04-20[407]
『人物访谈』 迟子建:如果虚构文学消失,文学就真的死了京华时报2016-01-12[635]
『人物访谈』 迟子建:作家的笔要像医生的针,把社会的脓包挑开尹维颖2015-08-03[697]
『人物访谈』 迟子建:如果不写作我可能去当一个农妇刘雅麒2015-03-18[662]
『新书评论』 迟子建长篇小说《群山之巅》:这是“未名的爱和忧伤”孟繁华2015-03-12[549]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迟子建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