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返航 发表日期:2015-02-16(2015-02-19修改)
作  者:陈力娇出处:原创浏览54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返航
文/陈力娇
2015年02月16日,星期一

《小说月刊》,2014年11期

  马兵进了包厢,看都没看母亲一眼,倒头就睡。
  母亲这会是他的仇人,把他从恋人身边抢回,如果用生吞活剥形容马兵的心情,马兵恨母亲的劲头,正是这四个字。
  马兵不明白,为什么他就不能娶比他大六岁的女人,为什么就不能和有钱的女老板结婚,他从小就没钱,他做梦都想有钱,可是母亲却像虎一样生生横在他前面。
  包厢是女老板给定的豪华包厢,火车匀速前进,母亲第一次住这么高档的铺位,禁不住喜滋滋的,而马兵看到母亲的表情,差点怒吼出:乡巴佬!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你吗?
  母亲知道儿子气大,把眼睛移向窗外,其实她什么也没看到,她在想儿子的事,儿子怎么会喜欢比他大的女人呢,那哪是找媳妇,分明是找妈。她知道儿子喜欢钱,可是钱再好,也不能卖自己啊,也不能有辱门风啊。
  包厢里一共四个人,另两个已入睡,马兵重新把头埋在被子里,他已泪流满面,他暗下决心,把母亲送回家后,他还要回到“她”的身边,他就是死,也要和她死在一起。
  夜向最深处滑行,四个人都沉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马兵被一个人的下床声惊醒,那个人先把脚落在他的床沿上,然后一用力跳了下来,听他的急切样,是去洗手间。这个人走出门后,马兵睁开眼,并且很惊奇,他是被一种声音吸引,一种像摆扑克牌一样的声音,从对面的中铺直逼他的耳鼓。
  过道的灯光射过来,马兵看到了奇迹,一个人动作慌慌的,正从腿上放着的箱子往出倒动东西。他勾着头,顶铺让他直不起腰,他就那么艰难地弯着腰把箱子里的东西清空。
  接着他迅速跳下床,急急地来到马兵铺前,没经马兵允许,就把一个大包塞在马兵的被下,然后悄声对马兵说,我被盯梢了,你帮帮我,我引开他们后,你把这个交给乘警,记住,一定是乘警,不是乘务员。那人的呼吸像一张热饼急急地贴过来,马兵不敢回答,也不敢起身,事情太突然了,不像是真的,会不会有诈,没容马兵多想,那个人又猫一样无声地窜回到自己的铺位。
  母亲被惊醒,这个人的话她听到了,母亲说,你得帮啊马兵,救命的事哪能不帮?
这当儿,脚步声响过来,去侧所的人回来了,他进了包厢,拿起小桌上的矿泉水,咕嘟咕嘟喝了半瓶,抹抹嘴,上床继续睡。
  一小时后,天亮了,列车到了一个小站,先是那个像猫一样的人收拾行装下车,然后是另一个人像狼一样一跃而起,紧随其后,马兵看到,除了他们俩,门口不远处的弹簧凳上坐着的两个人,也跟着下了车。
  马兵出了一身的冷汗。用手触触那个包,硬硬的还在,马兵哆嗦起来。
  母亲也很紧张,她在等着马兵的态度,终于马兵苦着惨白的脸说,妈,我们倒霉了。马兵带着哭腔:包里都是钱,这年头哪有带钱上车的,都带卡,我们倒大霉了。
  马兵的话就像炸子开花,一下子说了几种可能,把母亲的思绪引向千千万万,难道钱是假的?难道想以假赖真?难道是女老板的圈套?难道……众多的难道像一捆绳索,把马兵和母亲捆得严严。
  母亲比马兵镇定些,她年轻时当过妇女队长,领着妇女开过山造过渠,是战胜过难以想象困难的人,她刚想把自己的对策和儿子说,包厢外又有两个人进来了,来人很不友善,一进来眼睛就在他们身上巡来睃去。
  这时就听母亲像被火炉烫了似的,哎呀一声叫起来:我的钱包,我的钱包不见了,没了钱,我拿什么吃饭呀?!母亲的手来来回回在自己身上乱摸着,焦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马兵会意,马上接过母亲的话茬:找乘警啊,乘警会管你的,乘警找不到钱,也会送你回家!说着拎起那包钱,拉着母亲,冲到包厢外,他大喊大叫:这是什么火车呀?到处都是小偷,生生地就把钱包给偷走了!站在过道上的人都给他俩让路,已经有乘警闻声赶来……
  乘警把他们带进警务室,把包打开后,他们看到里面齐刷刷五大摞百元大钞,五十万,经验证,全是真货。马兵和母亲立了大功,乘警表扬了他们,但也为他们的安全担忧,并让他们暂时不要回家,找一个可靠的地方避一避。马兵和母亲犯难了,往哪避呀?哪能安全呀?他们的亲属和他们家都住一个区域,去亲属那和回自己家没什么两样。
  乘警给他们时间让他们想一想,马兵无所谓,不行就和他们拼了,可是母亲不认为这是万全之策,她不放心马兵。母亲向乘警要了一支烟,一支烟抽完她终于对乘警说:我回家,你们把我儿子送上另一列火车,越保密越好,送回到我们先前来的地方。
  乘警爽快地答应了,马兵却不解,他惊疑地瞪大眼睛看着母亲。
  母亲的目光柔和了,像絮满羽毛的船,送他回“大洋彼岸”。


本文在2/19/2015 11:19:00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诗  歌』 禅与一盏天灯张堃2019-05-20[163]
『散  文』 风情马尼拉缪玉2019-07-19[15]
『随  笔』 过眼録:张学良在新竹刘俊2019-07-20[19]
『随  笔』 史无前例的老杜缪玉2019-07-19[19]
『随  笔』 过眼録:蜗居在香港——三毛梦屋刘俊2019-07-20[18]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小 说
『小 小 说』 薄荷的邀请(小小说)田双伶2016-06-07[202]
『小 小 说』 庭审乔弘万2015-06-14[157]
『小 小 说』 暖香(小小说)田双伶2016-06-07[299]
『小 小 说』 电话铃响了乔弘万2015-06-14[139]
『小 小 说』 着装乔弘万2015-06-14[186]
相关文章:『陈力娇
『小  说』 五日同辉陈力娇2014-12-16[622]
『小小说评论』 对歌唱的敬意——小小说《饥饿的歌声》浅谈陈力娇2014-10-17[654]
『小 小 说』 饥饿的歌声陈力娇2014-10-17[533]
『小小说评论』 于双慧:饱吹饿唱 点石成金——陈力娇小说赏析于双慧2014-10-17[704]
『小  说』 草原(下)陈力娇2014-09-15[50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力娇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