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小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小小说选刊》创刊30周年之名家论小小说发表日期:2015-01-08
作  者:杨晓敏出处:原创浏览69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小小说选刊》创刊30周年之名家论小小说
文/杨晓敏
2015年01月08日,星期四

    铁凝是中国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关于小小说,铁凝在“坚守与突破—— 2010中原作家群论坛”开幕式上盛赞郑州小小说:

    新时期以来,河南文学还有一个极大的亮点,就是以《百花园》《小小说选刊》为根据地形成的、以郑州为龙头的全国小小说创作中心,它以充满活力的文体倡导与创作实践,有力地带动了全国小小说的发展。

    铁凝有一篇论及小小说的文章,她写道:

    这是一个特别害怕别人说自己不深刻的时代。假如各式各样的小说技巧,相似于演员的舞台肌肉,那么这种舞台肌肉的确有发展和强化的必要。但我以为营养灵魂比营养舞台肌肉更为要紧。

    小小说的优势很大,一些通都大邑,诸如东京、纽约等地,小小说都很发达。为什么会发达?当然,小小说不是因为城市大,就自然而然地大起来。日本有位作家一辈子只写小小说。他有篇小小说迄今我还印象很深:一个单身汉的家里弄得非常杂乱,有一天,一个非常爱干净的小偷来到他家偷窃。当小偷看到屋子里如此杂乱不堪时,忍无可忍,迅速地将屋子拾掇得整整齐齐,打扫得干干净净,尔后,给单身汉的家留了个字条,让他以后要保持室内清洁。小偷什么也没偷就走了。不久前,我去日本访问时,见到了这位专写小小说的作家,问:“写小说时,你是怎么想起这样的情节的?”那位作家说:“我女儿的房间经常那么乱。”

    还有这样一篇美国小小说:一个美国人到一家餐馆去吃饭,用完餐后把二十美元放在餐桌上就往外走,快到门口时,服务员把他叫住了,问他用餐后怎么不付钱。这个美国人看了看服务员,什么也没说,又给了服务员二十美元。当服务员收拾餐桌时,却发现盘子底下压着二十美元。

    有许多通都大邑里生存着这样的小小说作家。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越是坚硬的大城市里,越容易发现这种犄角旮旯里的软弱与无奈。作家们都明白,用语言表达不完的,读者可以用智慧去填充。如今,在许多读者的眼里,这些写小小说的作家,丝毫不比写长篇小说的作家逊色。


    王蒙先生对小小说文体、《小小说选刊》有独到的见解:

    小小说也是多种多样的:幽默的,抒情的;淡淡的,强烈的;掐头去尾的,有头有尾无“腰”的;静态的,动态的;叙事的,比喻的;勾勒轮廓的,只写心理感受的……小小说微到了没有说教的余地。你对生活感受本身就必须成为艺术,没有铺陈的余地,没有效仿的余地,没有贴膏药、穿靴戴帽的余地。小小说是对作家的生活体验、作家艺术地感受生活的能力的最直接切近的考验。小小说必须有自己的叙事逻辑和叙事语言。仅说“电报体”是不够的,因为电报太干巴。小小说的语言要精致。小小说最忌讳寒碜,削足适履,压缩饼干。既是小说,不论多么小,仍然有自己的天地、自己的空间、自己的明暗与节奏、自己的概述与“详述”的方法和变化。

    王蒙在2005年的“中国郑州·首届小小说节”的讲话中,专门论及《小小说选刊》:

    《小小说选刊》这个刊物很成功,走的是市场化的道路。但是她并没有来邪的,既不是靠黄段子冲出来的,也不是靠一种作秀、一种噱头打出来的。办刊人一方面踏踏实实地选小小说、编小小说,鼓励小小说的创作,同时也不以清高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态度忽视发行、传播、宣传、广告、公关这些方面。不管怎么样,一个刊物是有很多人看好呢,还是没有很多人看好呢?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看好,离开了阅读,离开了被受众所接受,你即使有非常伟大的志向,也可能是空的。而同时,小小说这种文体,她反映了当前的读者对文学的兴趣,对文学的快速阅读的需要。譬如说有人认为文学已经死了,小说已经死了。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有这么多的纯文学刊物,没有一个国家的作家能够很像那么回事地出现在社会生活当中,没有一个国家会拿那么多的力量来关心小说、诗歌、报告文学这些文学样式的发展。而且从《小小说选刊》的成功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来,那些动辄预言小说正在死亡的,所反映的说不定是自己的或者是自己那个小圈子在文学上的黔驴技穷、江郎才尽,或者反映的是一种另谋他图的自强不息的精神,但是用不着反过来说文学已经死了、小说已经死了。

    我觉得《小小说选刊》的成功经验,给我们一个启发,让我们用一种建设性的态度,用一种良性的努力,来回应市场经济对文学提出来的许多新的挑战和新的困惑。我觉得这种情况非常好,文学作品并不是“干部必读”,也不是“交通规则”,也不是“健康守则”或者“炒股指南”,文学读物如果能有几万册甚至十几万册的发行量,那么再互相传阅一下,这基本上也是正常的。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刊物《小小说选刊》,她并不处于风口浪尖,她也并不显示一种高高在上的或是教训旁人的姿态,发行量当然也大得多。所以我想我们的《小小说选刊》,我们的小小说事业的前景一定是光明的。

    小小说也能够出现经典。我希望我们的小小说也能够出现经典,也能够出现进入文学史的东西,也能够对我们这样一种新的状况下的精神生活做出独特的贡献。

    王蒙预言:“小小说的明天会更加美好的。”


    关于小小说,冯骥才可谓慧眼独具,高屋建瓴,取神造貌,大道打开,有天地豁然开朗的大气象。非大师而不能为。

    冯骥才说:小小说不是短篇小说的缩写。就像一只老鼠不是一头牛的蹄子;一辆独轮车不是汽车的一个轱辘;一支钢琴短曲不是一首交响曲的片断。它是独立的、艺术的、有尊严的存在。它有非常个性化的规律与方式。比起长中短篇,它更需要小中见大,点石成金,咫尺天涯,弦外之音。小小说是一种多一个字也不行的小说。小小说是以故事见长的,但小小说不是故事。要想区别于故事,一半还要靠文本和文学上的审美,艺术的空间都是留给个性的。小小说是独立的、艺术的、有尊严的存在。珍珠虽小,亦是珍宝。

    一篇小小说,在胎中——酝酿中,就具备小小说自身的特征与血型了。它不是来自生活的边边角角,而是生活的核心与深层。它的产生是纷繁的生活在一个点上的爆发。它来自一个深刻的发现,一种非凡的悟性和艺术上的独出心裁。它的特征是灵巧和精练;它忌讳的是轻巧和浅显。巧合和意外是它最常用的手段。但成功与失败在这里只是一线之隔,弄不好就成了编造与虚假。由于它与生俱来的“软肋”是篇幅有限,所以,它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是意味无穷。所以,结尾常常是小小说的“眼”。

    2007年,冯骥才在“郑州小小说节”的高端论坛上的演讲中,再次谈到小小说:

    中国过去从来没有小小说明显的历史,当然从唐宋传奇、从《聊斋》、从鲁迅的小说中可以摘出许多小小说来佐证,但是从来没有把小小说作为一个特殊的概念,作为一个特殊的文学种类和特殊的事业。郑州把小小说作为一个特殊的概念,作为一个特殊的文学种类和特殊的事业,把它经营起来形成一种规模、一种气候,而且还培育着一支庞大的写作队伍,引起整个文坛的注目,使之成为当代中国文学的一个新品种。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这就是建设当代文化的有责任心的做法。

    郑州市是小小说的故乡。郑州在小小说方面对中国当代文学史做出了大贡献:郑州的小小说是中国文学的事情。小小说也让郑州名扬天下。

    河南很有文化底蕴,是黄河文明的代表。这是一片充满神奇、有着深厚文化积淀的土地,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许多重点项目都放在河南。一个文化大省,不仅体现在它有深厚的文化积累、浓厚的文化信息、文化记忆上,更在于它在当代文化重构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这就要提到小小说——中国的小小说,郑州的小小说。

    我佩服河南文学界有这样的眼光:出版家的眼光,编辑家的眼光。为倡导小小说,坚持做了多年的努力。郑州在小小说方面对中国当代文学史是做出了大贡献的。郑州小小说是中国文学的事情,全国的很多作家都是从写小小说起步的。二十多年以前,在我们的文学领域里还没有“小小说”这个文体。我记得一开始有很多的名称,如微型小说、短小说等。那时我还从美国“借”了一个名称,叫“口袋小说”,还办过这么一个刊物。

    小小说能够生存到今天这种局面,而且最后为这个文体正名为“小小说”,我觉得它有一个特别好的条件,应该用“天时、地利、人和”来概括。“天时”指的是,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是一个想象自由的时代,是一个充满创造力的时代,我们可以任意地创造我们想象的审美的形式。“地利”呢,我觉得跟中原这块土地分不开,这里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腹地,站在中原这块地方,往哪儿看都行,目光向来是四面八方的,所以,中原人才有这样的气魄。那么说“人和”,主要是指两点:一是指百花园杂志社,二十多年来他们是一个很团结的群体,因为他们的敬业,因为他们的富有激情和创意,所以今天才能把小小说做到这样一个地步。大家都看到了昨晚的盛大颁奖晚会,非常成功。成功圆满的背后是在这个文化大省的省、市政府的支持下,小小说也让郑州名扬天下。二是据相关资料了解到,现在已经有成千上万的小小说写作者。这么庞大和谐的一支队伍在为小小说而疯狂,我们的小小说事业才有了今天的兴盛。所以,我希望我们要占尽天时地利的风光,把小小说这个中国文学的名胜,永远留在河南。


    中宣部原副部长、中国作协原党组书记、副主席翟泰丰同志2000年郑州“当代小小说繁荣与发展研讨会”上,热情洋溢地进行即席演讲:

    文学期刊具备两种属性,一是精神产品的属性,二是商品属性。老百姓掏口袋的时候,他总是要看刊物对他有没有用,你真替他呐喊,和他感情相近,你是他的声音,他自然要捧场。如果你是自我呻吟,所谓的私人化写作,完全是自我的世界,那他就不进入你那个世界。老百姓关注的是今天,关注的是自己的命运。小小说最成功的根本,就是为百姓呐喊。

    小小说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小小说给我们文学的探索积累了重要的经验。经验之一,就是文学的发展要有大胆的创新精神。文学不创新就没有生命,就没有发展,就不能前进,这是文学发展的历史已经证明了的。一种新的文学形式的出现,不是一下子就能被所有人都接受的。小小说出现的时候,有人不把它当大作品,《小小说选刊》在这方面有所创新。这种创新是小小说作者和刊物编辑付出大量心血的结果。小小说的特点,没有离开文学的规则。任何一门学科,都有特定的规律。

    文学自身的规律不能因形式的变化而被否定,小小说是在遵守文学规律前提下的一种大胆创新。它创新的特点是短中见长,小中见大,微中见情。我读了《小小说选刊》以后,感受非常深刻。所谓短中见长,就是短篇幅里见长内容;小中见大就是小形式里有大容量;微中见情即文字不多,情感深厚,充满诗人一般的激情。所以,我认为短中见长、小中见大、微中见情也是小小说遵循文学规律在今天这个时代进行大胆创新大胆尝试的一个成果。

    翟泰丰认为:《小小说选刊》还有一个重要的成功经验,就是两个效益的统一。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我们的很多期刊不适应,还伸手向国家要钱,要国家养。国家当然要养一些刊物,要扶持一些刊物。而刊物自己也应该积极寻找出路。文学期刊既要坚持作为精神产品所坚持的宗旨和方针,又要面向市场,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自己的读者,不断扩大刊物的市场份额,实现良性循环。《小小说选刊》给我们很大的启示,它用事实说明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关系。

    在2009年的“第三届小小说节”上,应邀前来指导的翟泰丰对小小说文体的推崇与热爱依然炽烈,寄予厚望:小小说这个创新文体,阔步于改革开放中国文学发展的光辉大道,艰辛地探索着,勇敢地创造着,艰难地寻觅着,热情地攀登着……一步一步地走进时代的精神境界,探觅文学审美价值,硕果累累,繁盛喜人。当我们走进这个梦幻般的节日的时候,隐隐可见中原大地为小小说的繁荣发展所淌下的汗水正在小小说档案里喷发着、流动着,这里出版了小小说读物数十种,千百万字;这里举办了28次年度性小小说笔会、研讨会、联谊会,并且行走于全国,辐射于各地;这里举办了四届“小小说金麻雀奖”,一大批著名作家和中、青年作家获得殊荣。这里还铭刻着中原大地为小小说禾苗萌芽出土、发展壮大、成熟的功绩,从河南省委领导、省委宣传部、省文联、省作协、省文化、出版部门到郑州市委、市政府、市委宣传部、市文联所给予的深切关怀和精心扶植。我在这里不能不特别提到《小小说选刊》主编杨晓敏对小小说的发展、对我国文学事业的发展,所付出的辛劳汗水。小小说每一步发展,都有他的心血,小小说刊物从创办到不断丰满,都记载着他的辛劳。小小说发展的经验告诉我们,文学的发展与创造,是艰难的,是严肃的,因为它是民族的精神力量,它是民族的信念,因此,它需要精神劳动者面对民族命运,洞察时代的气息,探觅民族内心的世界,吟唱民族精神的崇高,默默地创造,勇敢地面对,来不得半点浮躁。

    中国作协原副主席、中国现代文学馆原馆长、著名作家陈建功说:“对中国小小说的发展和小小说作家的创作,我一直比较关注。有不少作家我是认识的,许多作家的作品我也拜读过,印象深刻。其中不少作家的作品深深影响了中国青少年阅读近三十年,相当多的作品入选小学、中学、大学语文教材乃至国外的中文教材。还有的作品成为中考、高考、研究生入学考试的试题。小小说近十几年发展很快,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容忽视的文学现象。当前我们全国有一大批小小说作家,更多的、难以计数的读者则是它的忠实拥趸。许多小小说作家数十年如一日,潜心于这种文体的创作,正因了他们的不懈努力,才形成了如此纷繁茂盛绚丽多姿的小小说格局。从那些最优秀的小小说作家和他们的作品中,读者可以窥望小小说作家们抱玉握珠的才华,可以领略当今中国小小说异彩纷呈的世界。”


本文在1/8/2015 8:34:33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小说评论
『小小说评论』 论文:微型小说与人性张琴2019-04-20[138]
『小小说评论』 国家无神论之罪鞭赶词2017-01-10[650]
『小小说评论』 现实艺术化后的别致面孔杨晓敏2016-06-04[564]
『小小说评论』 当代文学格局中的微型小说张炯2016-03-17[575]
『小小说评论』 张邺文小小说印象杨晓敏2016-01-12[590]
相关文章:『杨晓敏
『小小说评论』 现实艺术化后的别致面孔杨晓敏2016-06-04[564]
『小小说评论』 张邺文小小说印象杨晓敏2016-01-12[590]
『小小说评论』 探寻人性河床中的宝藏杨晓敏2015-11-04[586]
『小小说评论』 塑造人物的能力杨晓敏2015-04-30[878]
『小小说评论』 小小说与全民阅读杨晓敏2015-04-07[66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杨晓敏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