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书讯新书介绍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依娃女士《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一书的独特价值 发表日期:2015-01-06(2015-01-25修改)
作  者:依娃出处:自由亚洲电台(胡平)浏览16829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依娃女士《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一书的独特价值
文/依娃
2015年01月06日,星期二

(纪实《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依娃著,明镜出版社,2013年)

图片:明镜大开本《寻找大饥荒幸存者》封面。(余杰提供)
 
2013年11月,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了旅美作家依娃女士的一部采访录《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作者本名宋琳,出生于陕西省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现居住在美国麻州,依娃是她的笔名。

在有关大饥荒的诸多著述中,依娃女士这本《寻找大饥荒幸存者》具有独特的价值。

不久前,在北京举行的一场讨论西方政治哲学家汉娜.阿伦特的座谈会上,当讲到极权主义如何编造和灌输谎言,以致于到后来,有人讲出真相,年轻的人们倒不肯相信了;刘苏里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有老师在课堂上就遇到这种情况。关于上个世纪30年代苏联的大清洗,学生就说他是编的,没办法他就找俄文,学生说俄文也能编,他把当年的照片搬出来,学生说照片可以PS,学生就在课堂上和他吵架,最后他没办法把影像资料拿出来,学生讲那个可以剪辑。当时老师都崩溃掉了。

这恰好是阿伦特讲过的一个问题。阿伦特说:“洗脑的最确实的长期的结果乃是某种特定的犬儒主义--绝对拒绝相信任何事情的真相,无论这种真相是怎样完满地得到了证明。”因为“事实真相,总是与其他人联系在一起的:它关注的是与众人有关的事件和情境;它的确立离不开见证与证据,它的存在就是被人们谈论的存在,即使它只是发生在私人的范围之内。”这就是说,任何一件事实真相,如果没有见证者出来谈论,再加上相关的物证被风化、被掩盖以致被销毁,那么,这件事的真相很可能就湮没无闻了。

毛泽东统治中国27年,犯下了种种滔天罪行,其中最严重者,莫过于史无前例的三年人为大饥荒,饿死了三千多万人。然而,偏偏是这件最大的罪行,被遮蔽得最严最深。

考其原因,大概有二。

第一,毛泽东犯下的其他罪行,如土改、镇反、反右、文革,在当时都是被视为丰功伟绩,大肆宣传的,这就从反面留下了大量的人证物证。大饥荒这件事则不然。毕竟,即使按照当年共产党的标准,饿死人也属于“阴暗面”,是见不得人的,因此一直被精心掩盖,被毁尸灭迹。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斗争地主资本家、枪毙反革命、给老干部老教授戴高帽挂黑牌的照片,可是我们看不到一张大饥荒年代饿死人的照片。

第二,正如美国学者林培瑞教授指出的那样,大饥荒的受害者是最没有话语权的农民,即便在思想解放、平反冤假错案和伤痕文学的八十年代,我们听到了大量的老干部和知识分子、知识青年的揭露控诉,但是几乎听不到大饥荒幸存者农民的半点声音。

近些年来,海外出版了好几本中国学者有关大饥荒的研究与记述,如丁抒的《人祸》,杨继绳的《墓碑》,东夫的《麦苗青菜花黄》,等等;西方学者贝克和冯客也发表了相关专著。应该说,这些学者的著作已经给大饥荒做出了极具权威性的描述和盖棺定论。但可气的是,仍然有一些人对之大加攻击,要么说你引用的资料不可靠,要么说你的推算方法有问题。按说这类攻击是很容易被驳倒的,但由于很多读者不求甚解,因此对大饥荒这件事总有点半信半疑。说到底,这就是因为在大饥荒这件事上,缺少人证,缺少幸存者的证词。依娃女士这本书之所以特别珍贵,就在于它是大饥荒亲历者的口述实录,从而为那段历史留下了最珍贵的第一手证据。

从2010年开始,作者多次回中国大陆,走访了甘肃省、陕西省,二十多个县,五、六十个村子,250多名大饥荒幸存者,收集到200小时的录音,拍摄有照片2000多张,整理出上百万字的口述历史文字。这本书纪录了500多名饿殍的姓名,和49起人吃人事件。作者基本上是按照受访者的谈话笔录下来,未作添加、修饰或补充。于是,那些大饥荒的幸存者,那些最低层、最卑微的农民,通过作家手中的笔,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有了依娃这本书,我们就有了关于大饥荒的最有力的证据。谁要是不相信有过大饥荒,或者是对大饥荒一事半信半疑,那么,就请你们再去采访采访依娃采访过的那些农民吧。他们都有名有姓有地址,身为普通老百姓,找到他们,采访他们应该没有任何政治上或技术上的障碍;他们都是穷乡僻壤的没文化的农民,算不上任何政治党派,既没有撒谎的动机,也没有撒谎的训练和技巧,把他们现在的说法和依娃书里的记叙相对照,你很容易判定其真实性。

固然,依娃这本书记录的事实有限,但是,窥一斑而知全豹。既然发生在书中那些人物身上的灾祸,并不仅仅是个别坏人的恣意妄为,而是来自上面政府的决策,来自高度极权的中央,因此我们完全可以得出结论,在高度一元化、全国一盘棋的中国,饿死人的事情一定是十分广泛、十分普遍的。

依娃自称“调研个体户”,她没有学历,没有职称,没有资金,没有团队,没有助手,也没有任何机构或个人给予任何资助;单枪匹马完成了这部百万字的巨著。令人可敬可叹。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不同程度上效仿依娃,采访我们身边的人和事。几十年来,中国人受的苦难太多了,而这些苦难又大多不被官方历史所记载,甚至常常被官方刻意埋没和掩盖,因此我们就更有必要象依娃那样,拿起笔来,从事独立的民间历史写作。


本文在1/25/2015 10:42:05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新书介绍
『新书介绍』 悬疑小说《解码游戏》孙康青2019-05-04[124]
『新书介绍』 法治微型小说集《天网恢恢》娄东文2019-04-27[92]
『新书介绍』 日文版《玫瑰茜草四重奏》宇秀2019-04-13[115]
『新书介绍』 海外华文作家新生代90后的畅销书少君2019-04-06[152]
『新书介绍』 青春是一种生命精神——序陆士清新书刘登翰2019-04-06[89]
相关文章:『依娃《寻找逃荒妇女娃娃》
『新书发布』 大饥荒幸存者后代记述“三年自然灾害”李肃2015-06-02[33128]
『文心活动』 作家依娃华府《我写大饥荒三部曲》演讲会5月30日華府華文作家協會2015-05-01[1296]
『新书介绍』 逃荒妇女儿童血泪见证依娃2015-02-24[10820]
『新书介绍』 依娃《寻找逃荒妇女娃娃》依娃2015-01-08[6626]
『新书介绍』 《寻找逃荒妇女娃娃》目录依娃2014-12-11[14170]
更多相关文章
依娃 去依娃家留言留言于2015-01-25 20:57:12(第2条)
谢谢瑞琳:
我相信,这本书会留下来,因为它是血河尸海
是历史的见证。
另外一本<<寻找逃荒妇女娃娃>>近期也出版,等书来了,就寄去给你。

当知道了人间的苦难,再写风花雪月就是一种耻辱。
对于这场大饥荒,文学和作家一直处于失语状态,这也是需要大家反思的
顺便贴上一篇文章。
新春好,拥抱。


   萧象:大饥荒,文学失语的历史思想追问
  

   1959-1961年间发生在中国大地,导致数千万人死亡的那场大饥荒,云遮雾障几十年后,人们终于拨开云雾,拭去尘埃,看到了饥荒的真相。一直以来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原来根本上就是人祸所为,而非天灾所致,如今已成如山的事实。但仍有一问题,值得追问,一场持续三年、波及全国、夺命千万的重大的社会灾难现象,在作为社会生活反映的当代文学这面镜子里,竟然见不到任何的映像!说起来实在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这一重大灾难现象未能得到“镜子”的观照,或者说作为当时知识分子最敏锐也最具发言权的作家们,到底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在这一重大社会灾难现象面前竟哑然无声,保持沉默?
  

   散文和诗歌是最易快速反映现实生活面貌,最能传递作家对生活感受的文学式样,无论是“当代散文三大家”的杨朔、秦牧、刘白羽,抑或“那个时代的最具代表性的诗人”郭小川还有贺敬之,在其创作于那一时期的作品里,我们没有读到些微“饿殍遍野、流民千里”关于饥馑景象的写照,也没有看到点滴“穷年忧黎民,叹息肠内热”有关悲悯情怀的流露。我们读到的是生活在《荔枝蜜》里与置身于《花城》中对美好生活的放声歌唱,看到的是徜徉在《桂林山水》间与畅游《长江三日》时对《乡村大道》《蓬莱仙境》的优美抒情与热烈赞美。
  

   这些大都从延安窑洞里走出并走进共和国的革命文学家们,执着于抱定的高昂的理想信念与文艺美学追求,当然应该而且可以不遗余力地对自己认定符合这一理想信念的生活发展方向做出正面的表现与歌颂。但问题是,当理想观照下的现实被严重的扭曲,当数以千万的生命死于饥饿,城乡到处病于浮肿,置身于这样严峻的现实,难道还是继续夜莺的歌唱,或者可以鸵鸟般地埋头沙中,甚至转过身去,完全置惨象与苦难于不顾,视民瘼与民生于无睹,将作家的良知与职责高高地悬起吗?
  

   来自辩护者的辩护是,当时的资讯比较落后,加上基层政府的封锁,身居高墙大院内、生活相对优渥的作家们难以知晓发生在社会底层的事情。这样的辩护不经一驳,因为长时间、大范围的饥馑不仅止于乡村,它像瘟疫一样已传染到城里每一个角落,食品供应的严重短缺影响到每一位城里人,即便是国家政治文化中心的首都北京也概莫能外,同样是高干作家的韦君宜在《思痛录》中就提到过北京郊区饿死人和城里人出现浮肿的现象,以及自己家中生活因此开始变样的情况。何况在突出强调文学是社会现实的反映的年代,作家被要求经常深入基层体验生活,因此,对发生在九州大地用哀鸿遍野形容并不为过的饥荒景象,不可能不有所耳闻目睹,对饥荒所导致的严重后果也不可能不有所感同身受。
  

   对现实生活的敏感,对社会现象的敏锐,是作家写作所依赖的基本的要素。那么,是什么因素阻隔或切断了中国作家牵动社会生活的敏感的神经,是何种原因干扰或遮挡了他们对社会现象敏锐的目光,使他们面对如此重大的社会事件变得麻木不仁?
  

   一种解释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原则规定下,作家实际上只能是歌颂光明,不允许曝露黑暗,在那样的年代,社会的阴暗面和残酷的现实不能触及反映,不允许的是不能写的,即使写了也无处发表,因此,不能求全于前贤。这样的解释很轻易,也很浮浅,没有触及问题的实质。是的,一种严厉的制度约束下,真实大胆的写作的确十分不容易,但不容易并不等同于不可以,写作困难,对优秀作家而言更不是写作回避的全部理由。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美国作家威塞尔,在谈及写作犹太人在二次大战中的苦难所受阻力时曾说过:“我知道写作是不可能的,但惟因其不可能才必须写作。”他说的是作家的良知与勇气,对真相与真理的持着追求。在不能写作时坚持写作,在一片歌功颂德中保持一点独立的清醒,在真理被歪曲时坚守良知不泯,如实地记下所处的时代,这不是求全,这是真正的优秀作家的职业道德要求。一个作家可以十倍地投情于理想的赞美,但对支撑理想的现实至少也得有眷顾…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5-01-25 11:35:36(第1条)
依娃:

再过多少年,即便文学都速朽了,你的这部书都将在历史的天空闪耀!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依娃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