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奎尔蒂”:《洛丽塔》中真正的性变态者发表日期:2014-12-27(2014-12-28修改)
作  者:熊哲宏出处:原创浏览8389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奎尔蒂”:《洛丽塔》中真正的性变态者
文/熊哲宏
2014年12月27日,星期六

本文旨在阐明,在《洛丽塔》中,真正的性变态者,不是往往容易被读者和评论家误解的男主人公“亨伯特·亨伯特”(以下简称“亨”),而是另一个更阴险的人物——为亨上演那场“匠心独运的戏剧”的“克莱尔·奎尔蒂”(以下简称“奎”)。

作为“纳博科夫式圈套”(见拙作《纳博科夫〈洛丽塔〉的“圈套”》,《中华读书报》2011年7月20日;19版)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就是亨在谈及他与洛丽塔那份“可怜的恋情”时,总是承认自己有罪。他往往是通过自嘲和忏悔来表达。比如自嘲:“我的卑鄙龌龊”,“与生俱来的怪癖”,“精力旺盛的老色鬼”。再比如忏悔:“我自身背负的沉重可怕的罪孽”,“我对少女反常的性欲”,“我那该受诅咒的本性”,如此等等。

然而,这不过是纳博科夫的一种“诙谐模仿”。他的狡黠之处正在于此:真正有罪的人不是亨,而是隐藏在小说的主旋律背后、但始终如影随形的“那个恶魔的影子”——奎。诚然,亨自己承认,奎是“我的兄弟”,或借他人之口说,“他是你的兄弟”。俩人确乎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比如,俩人都肩膀宽阔,身材粗壮,同样棕褐色的脸膛,年龄也彼此相仿,奎还有点儿像亨的瑞士舅舅古斯塔夫。又比如,亨后来发现,奎在旅馆留下的线索,虽确定不了他的身份,但却反映出他的性格,至少反映出某种与自己具有相同性质的、十分突出的性格。他的风格、他的诙谐幽默、他的思维方式,都跟自己十分的相似。他模仿亨,嘲弄亨,并质疑亨的学识。他对亨的影射体现出很高的文化修养,他精于异想天开地杜撰新词和猜测词意,而且还是“性格学”的爱好者——这里纳氏向我们暗示:奎和亨都具有依据性格来揣测他人心理的天赋能力。亨甚至还借奎的口吻说:“我们都是老于世故的人,不管在哪一方面——两性关系、自由诗、枪法。”就连他俩之间的打斗,那也是“两个文人之间的一场默默无声、软弱无力、没有任何章法的扭打,其中一个被毒品完全弄垮了身体(指奎——引者按),另一个患有心脏病,而且杜松子酒喝得太多。”还有一个特别有趣的细节。亨在一次精神病院的疗养过程中,他贿赂了一个护士,看到一些病历档案,欣喜地“发现”,卡上把他称作“潜在的同性恋”和“彻底阳痿”。而在亨枪杀奎的那场戏中,奎为了推脱罪责,干脆

直截了当地承认自己“阳痿”。

不仅如此。奎似乎在许多场合下比亨要技高一筹。奎就像那些穿着稻草人的衣服、扮作荒唐的酒鬼、善于在松垂的绳索上行走的杂技演员,身上具有比亨更为难能可贵的功夫。他的主要特点就是爱捉弄人。在亨试图破解奎在旅馆登记薄里的假姓名和住址的那场“密码文字的追逐活动”中,奎成功地让亨完全陷在他的恶魔的鬼把戏之中。他凭借十分难解的谜语,使得亨这个“解谜能手”也晦涩难解,从而使亨查找他的踪迹的努力归于失败。

也许正因如此,洛丽塔被奎深深地迷住了。她认为他是个“天才”。他看穿了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人。风趣诙谐,爱开玩笑,在许多方面都是个了不起的人。她并不认可亨说的奎是一个“粗鄙的家伙”。在跟随亨长途旅行的过程中,她向亨隐瞒奎的真实身份,一会儿说他是个“老婆子”,一会儿又说是“那个胖牙科大夫”,并和奎串通起来欺骗亨,最终出逃到他那儿去。更令亨痛苦难当的是,当最后一次见面他劝洛丽塔跟他走时,她却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宁愿到奎那儿去。”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奎是个值得今天的我们去同情的人。首先,他是个真正的恋童癖者。而亨则不是。亨迷恋“性感少女”,是正常男人的正当迷恋。“洛丽塔”不过是个象征物——她是男人欲望的创造物!正如亨坦承:“我疯狂占有的并不是她,而是我自己的创造物,是另一个想象出来的洛丽塔。”引诱亨继续下去的是这样一项更大的尝试——一劳永逸地确定性感少女危险的魔力。凭心而论,未成年的少女所以对亨具有魅力,也许并不怎么在于她们纯洁、幼小,那难以接近的小仙女似的美貌又是多么清明澄澈,而在于成年男人面对这样的少女时的那种“安全性”——“无限的完美填补了极少的赐予和极多的许诺之间的空白——那许多永远也得不到的灰色玫瑰。”这就是说,性感少女,说到底不过是亨的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幻象,一个火热的幻影;亨带着“永远警觉的潜望镜”看着这个幻影,就会在心中产生一种无限的完美感,并使他心头狂热的喜悦之情,也相应地变得完美无缺。仅此而已!

可奎不同。他喜欢小姑娘,有一次差点儿被抓进监狱。他早就认识洛丽塔的母亲,还在她妈妈的俱乐部里讲过话。曾经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洛丽塔的光胳膊,把她拖过去,抱到膝头,亲吻她的脸庞。当时她才十岁。五年前,奎还带她参加了他的“奎营地”的夏令营,一个叫做“达克-达克”(Duk Duk)的度假牧场。这是一个源自波斯语的十分淫秽的词,意思是“交媾”(这足见奎的旨趣之低下)。奎和她到那儿的时候,那儿的人竟让他们接受了一次加冕仪式。以至于在与洛丽塔专门逃避奎的第二次旅行中,亨曾打趣地说,“在美好古老的拉姆斯代尔,就在你爱我的那些日子里,奎尔蒂是你的老相好。”

尽管亨多次以忏悔的口吻承认自己“对少女反常的性爱生活”,但这不过是纳氏妙用的诙谐模仿。因为用今日变态心理学关于“性反常”(或性变态)的判定标准来看,亨几乎与此无关。他与洛丽塔是正常方式的性爱,总是爱抚多于交合,对她极为忠实,既无别的艳遇,更无逛妓或娈童。他对她是一见钟情的、始终不渝的、刻骨铭心的爱。

可是奎不是这样。他对洛丽塔是纯粹地占有。就连洛丽塔最后也发觉,“在性爱方面,他完全是个反常的怪人,他的朋友就是他的奴隶。我简直无法想象(我,亨伯特也无法想象)他们在达克-达克牧场都干了些什么。”都是些古怪、肮脏、异想天开的事儿。疯狂的勾当,龌龊的勾当。奎下面有两个女孩,两个男孩,还有三四个大男人。他想让大伙儿都赤身裸体地缠扭在一起,由一个老婆子拍成影片。洛丽塔回顾说,“我说我不干,我就是不打算和你的那些野蛮下流的男孩子(她满不在乎地用了一个不堪入耳的俚语词儿,照字面译成法文,就是souffler[指“口交”]),因为我只要你。唉,他就把我轰了出来。”

最后,奎还是一个色情狂。他曾用萨德的《朱斯蒂娜》和18世纪其他描写越轨性行为的作品,拍摄成好几部不公开的影片。他喜欢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他把一个小小的畸人,一个有三个乳房的年轻女子(“其中一个真是个顶呱呱的乳房,这是大自然的一件稀罕、可爱的奇迹”),作为他家里相当令人兴奋的玩物。他家的楼上收藏着一批独一无二的色情书籍。其中一种是精装的对开本《巴格拉什岛》,那是奎断言“非凡的女性”、精神分析学家梅兰尼· 魏斯的“出色的著作”。里面有800多幅照片,拍的都是1932年她在巴格拉什岛检查和测量过的男性生殖器官,都是根据在爽朗的天空下交欢所测定绘制的“非常具有启发性”的图表。

究竟是谁有罪?再看一下纳氏对“克莱尔·奎尔蒂”名字的拼写之暗示:“clearly guilty”,意为“明摆着是有罪的”。

在枪杀奎之前,亨对奎说,“因为你所做的一切,因为我未做的一切,你必须死。”亨不得不这样做。因为上帝必须在奎和亨之间做出选择;上帝让亨至少多活上两三个月,好让他使洛丽塔活在后代人们的心里。亨在本质上是善良的。甚至在杀死了奎之后,亨还在虔诚地期望:要是让奎起死回生,“不知他是否会就此改变自己的生涯,也许甚至改变人类的全部命运。”这也是纳氏最悲怆的期待——无论是个体还是人类,都需要尽可能剔除人的天性中的“恶”(evil),并在驱恶扬善的过程中回归爱情的真实和永恒。


本文在12/28/2014 7:54:5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范小青《最浪漫的事》:小说人物塑造与小说语言的拿捏余一鸣2019-03-09[176]
『小说评论』 执著·比喻·尊严——论毕飞宇的《推拿》兼及《青衣》、《玉米》等其他小说刘俊2019-03-09[261]
『小说评论』 心灵建设与传奇书写——读虔谦的《玲玲玉声》丰云2019-03-03[225]
『小说评论』 东野圭吾《禁断的魔术》被疑“炒冷饭” 真相是啥?上官云2018-12-28[362]
『小说评论』 先锋小说的变异东西2018-12-22[170]
相关文章:『熊哲宏
『小  说』 吃皮蛋的女人(短篇小说)熊哲宏2016-04-02[200]
『小  说』 空空舞台上的爱情彩排(13—14)熊哲宏2016-07-13[417]
『新书介绍』 自传的着眼点是未来——我所理解的自传(代绪)熊哲宏2016-10-16[554]
『小说评论』 卑力添:平静水面之下的惊涛骇浪——评熊哲宏小说集《空空舞台上的爱情彩排》熊哲宏2017-02-20[518]
『小说评论』 卑力添:演绎百态人生,探寻爱情真谛——熊哲宏小说集《空空舞台上的爱情彩排》赏析熊哲宏2016-11-13[441]
更多相关文章
范迁 去范迁家留言留言于2014-12-31 00:47:40(第1条)
用‘道德’和‘善良’来解构诺博科夫的作品,就像用甘草来烧龙虾一样。
 主人回复 
谢谢你的关注和评论!纳博科夫说过:“《洛丽塔》并不带有道德说教”。因此,若用“道德”和“善良”来解构他的作品,无疑会贻笑大方的。我不太会用哲学家的“解构”方法,我关注的是《洛丽塔》中的文学心理学问题。以后我会有若干短文刊出,欢迎我们共同探讨。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熊哲宏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