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心  理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九十四)发表日期:2014-12-20(2015-04-28修改)
作  者:穗穗出处:原创浏览62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九十四)
文/穗穗
2014年12月20日,星期六

(时间跨度11月17日-12月1日)

1、(11月17日清晨)昨夜,亡灵归来,风吹陌路,活着的花香再度弥漫。已无须等,或者偶遇,只用深度睡眠之尺,测量盲目的欢喜与九曲回廊的深情。今晨,阳光归来,露水升腾,捧读的湖水澄明如故。风车寂寞,往事旋转,期期艾艾的冬日芦荟,将更多隐忍与希翼,纳入朝阳的仰望与招展的绿怀。一切伤口都在时间里悄然愈合与消融。


2、必须这般,而非那般。一个人走,一个人睡,一个人撒网捕鱼,一个人临渊羡鱼。词语的森林没有尽头,林中的足迹指向荒芜。有些话,一出口就是祸水。所有的指代,将被淹没。疾病与死亡,一生携带,不时训诫。今生今世,不如相忘,继续禁语,解散内心无孔不入的锦衣卫,做一个没有朝代、失去姓氏的透明人……


3、江湖海的女儿说:“打架的人必须没有距离,紧紧拥抱在一起。”我想到了恋爱的人,他们也会打架,是否那一刻——爱和恨,都必须没有距离,紧紧拥抱在一起?有时,诗意很简单,就是日常生活中灵犀一点,通则有,不通则无。我们调侃生活,生活指点诗歌,无处不在的思考与迷茫,打发无聊和无趣。


4、“你我之间的世界,渐渐辽阔成今生再不相逢。”多么伤感的诗题,而几万里的寂寞,更与何人说?时间形而上,一根烟将白日梦再度点燃,所有过往的深情,兑换成一条长长的灰街,怎么走都是迷途与陌路。闭上眼睛,卸下面具的荣光与色彩。此刻,生存也是罪孽,逃遁近似融毁,唯有不悲不喜,端坐如老僧入定。


5、一切的永恒,时间赋予。而我,此刻的我,存在于时间之外。这是一个谬论,背离了存在和永恒。我不需要时间,就像不需要过去、现在和未来,不需要思想去探索、回溯和实践。就让我成为一个悖论,耗尽一生也无法实现的悖论,存在于语言的舌尖、深爱的喉管与时间的错觉里。一片冥想的树叶飘落,谁又在借尸还魂……


6、合上书本,合上其中的骄傲、明亮、完美、羽翼,与蛛网横生的时间陷阱。可以衔接梦境的人,也能抵押陌生和烦恼的风景,找回丢失的勇气与后花园。不想惹人讨厌,所以留在原地;不想废话连篇,所以焚毁锦帕;不想忽然而起、忽然而灭,成为歧路中飘忽出没的磷火,所以废名谢幕、冥思享乐,归于玩味的沉潜。


7、路过城市的街角花园,我只想成为其中的一朵,含苞或开放,而不是全部。而我的诗歌,不是这般想的,他想收获全部,而不是其中一朵。语言,总在幽闭中显像解禁的图层,诗人在享用语言的同时,感受枷锁和高处不胜寒的苦楚。这是一个循环翱翔、终身不得解脱的怪圈,就像我渴望成为其中一朵,却接纳了全部。


8、我的花花世界里,只有你。只有你霓虹的腰身,黝黑的马。不断纵深的田野与极地飞驰的火焰山。我的帝国时代里,只有你。只有你黄袍加身,终结混乱,一统天下的千秋梦,与异国他乡出走,埋没于花草鱼虫的六合心。你,就是这首诗的主题。你,就是我最困难、最深奥和最美的一部分,当我脱离了虚荣和虚弱,如旭日东升。你,就是语言,就是丰收,就是好色,就是根治,就是我们共有的花花世界与帝国时代。我将继续联想,继续将身体当作钥匙,和祖国和心灵和骄傲,和一群不纯的词语,打成一片。挪喻我们未来的私生活与胜利的小尾巴或失败的乌墨汁。“诗除了高贵什么都不承担”,我知道你是我的,纯粹的元诗。终生不可亵渎。


9、用微博写诗,于是文字不再分行,我们不再分离,想象不再分裂,骄傲不再分类。一条不可抵达的地平线,也不再排斥蜂拥而来、无效的连篇废话。其实我,害怕成熟,害怕清醒,更害怕敏锐的手指,在黑白琴键的时间上,打开音乐的缺口。让你目睹一个女人,在冬日沸腾的冰雪里,来回地消融又降临,无边无际的白或黑……


10、(11月18日清晨)常在厨房里劳作,而一再地碰伤或烫伤自己。应该说我是一个笨笨的主妇啊,我总会在操持家务的同时,想到那些安静或沸腾的词语,想着自己使用它们的时候,是否也会不小心地碰伤或烫伤了它们。写诗之人,既是作者同时也是阅读者,我喜欢将心比心,我不喜一些诗人只爱听好听话,而面对批评时以讥讽回敬之。


11、整理出门的衣物,发现衣服买得越多,似乎越没有可穿和像样的,想来一些喜欢,总是此一时彼一时,因心情和体态的变化而一无是处。是否是自己过于苛求,总想着完美和完善,而生活和诗意,往往总是不完美和不完善的烦恼地。我这多愁善感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正过来,不妨再看开些,多些宽容和得过且过吧。


12、自言自语的好处很多,有时可以消解忧伤和无聊,有时可以设身处地,替他人辩解,自己放下或忘怀。我不是圣人,也不是寡情薄义之人,很多时候无力抗争一种结局和归宿,只能默默承受,并努力地在文字里寻找答案和慰藉。幸福常常是表面文章,而幸福背后藏着多少他人未知的心酸与无措,个中冷暖唯有自知吧。


13、人从出生到死亡,要面对无数的出生和死亡,直到自己也踏上那条回家的路,才算终了。悲痛总是留给亲人和朋友以及那些记住他们的人。逝者已往,生者长哀。我对死亡看得透也能想明白,唯独放不下挚爱之人事,不管以哪种方式告别,都会忍不住时时想念忧伤。亲爱的父亲,求你托梦给我,说完你不能说出的遗言吧……


14、这个清晨,充满悲伤。有从论坛上传来的生离之情,也有从微博里传来的名人死讯。“天亮了,生活却没了。”假如我,也在其中。我是否能举起天空,熄灭黑暗,屏蔽深渊。替代他人,悲伤一小会。其实,何须假设。每个他人,也是自身。悲伤,究竟有多深,每根点燃的手指知道。目测的眼睛、关闭的泪水知道。唯有爱,充满悲伤。这个清晨,悲伤引我回家……灰烬啊鲜花,大海一般辽远。


15、这条微博,写给同路的诗人,写给默默的读者,写给远方的知己、挚友和亲人。有你们的关爱和呵护,人间充满无声和有声的友善与惦念,那些不时袭来的病痛与抑郁,也会知难而退、甘之如饴。我爱你们,并用一生为你们祈福。尽管远隔千山万水,但在文字里、生活里、电话里,我们情同手足,趋善避恶,无往不利。


16、收工,休息。继续准备行装,收拾杂物。生命里必然到来的悲伤,无可回避。那就安静地承受,并无声地祈福吧,好好地怜惜身边的亲朋,关爱每一个偶遇的花草和同伴。阅读他人,丰富自己。哪怕路途中,不断地遭遇雷雨和坏天气,也要让心情和文字,留在晴朗里。漫画一片蔚蓝的笑靥,给自己给亲人给同伴……


17、(11月24日,远足归来)


活着,就是直白的当下。只有死亡,曲曲折折的,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绕过去!


日子越过越灰,不管我如何的添薪、加色,也点不燃密林深处结界封存的心。鱼,远离我;水,抽干我。泥土需要我,不时地掩埋它不洁的想象。我究竟是什么东西,柔软、滑爽、坚硬。当我打开内心的阀门,身体就变成了一座百宝箱或潘多拉魔盒……我把爱我的和我爱的人,都寄存其内。不去想未来、金钱和貔貅的嘴……


很多时候,我想写愉悦的诗。当我一边用餐,一边琢磨着语言的胃,硕大发光的天空之树。它可以消化一切,吸纳一切、遮蔽一切。它可以让我成为一个愚公,住在地狱,却在人间营造天堂。每个诗人,或许都是废黜的王。尊贵与自卑同存一体。


18、“今夜改为黎明那是一个多么好的主意”。失眠的只有人类,把一切的黑暗,归于光明的想象。阅读是美妙之事,可以替干涩无源的自己,找到湿润的缺口。凿一壁慧光,看见别处的生活。城市,的确是一处丛林。而我既非狼,也非羊,两者生存法则皆不适宜。一个无法归类的人,他最大的敌人必是如影随形的自身。


19、一天是这样过去的。零食、书本、诗句,还有呆呆的想象。没有风,路过我敞开的门。我就用一把捡来的团扇,制造风源。让烟雾缭绕的思想,四处逃窜。其实,我该继续检讨,像阳台上晾晒的洁净衣物,经历时间的漂洗与阳光的熨烫,保持人形,站立原地。其实,我多么的脆弱,摔倒了也不忘继续行走。以水的身形,说出破碎的渴望和融汇的欢喜……


20、(11月27日晨时)有时,我阅读的快乐,会大于自己写作的欲望。而阅读中,那些激发我写作的诗,其作者可算是诗人中的诗人。我大爱他们!对于许多好诗人,我愿意用一生来跟读。嗯嗯,没错。读书的确是一种“越狱”的机会,而读到一首好诗,就仿佛越狱后遇见了自己倾情一生的恋人哈。爱不释手,终生不倦……


21、有时我的诗在某报刊论坛看到,居然自己都不知道。还有去头去尾的抄袭者。而我居然很懒,都不去讨伐。想着他能偷窃,说明我的诗还是有些价值的,不算垃圾吧。这是不是助长了抄袭?但我想那些抄袭者,永远不是真诗人。诗是心声,从不说谎,怎能抄袭呢?那些虚名果真那么重要吗?才情和才气是永远无法抄袭的……


22、“我们准备着深深地领受/那些意想不到的奇迹/在漫长的岁月里忽然有/彗星的显现,狂风乍起//我们的生命在这一瞬间,/仿佛在第一次的拥抱里/过去的悲欢忽然在眼前/凝成屹然不动的形体……”这个清晨,我在一篇随笔的文章里,再次读到它,心中泛起了一圈圈涟漪的悲欣。是的,学会赞美这短暂而美妙的一生吧!


23、凌晨四点的彩田村,被沐浴后的我带入洁净的睡梦。睡梦的屏幕,是整个星空。有人醒着做梦,在一行行诗句里插入翅膀的想象。不请自来的黑暗,和那个醒着做梦的人,一同点缀着星空的诗行。有时分不清是黑暗覆盖了做梦的眼睛,还是醒着的人挡住了黑暗的翅膀。主客陀螺般旋转,抽打的鞭子从睡梦的屏幕里垂落……


24、语言没有目的,思想丧失白昼。左右离间上下,东北依偎西南。好了,该合上嘴唇,就像合上声音的伤口。已到了裸露时刻,且脱下忧愁,和忧愁裁剪的内衣,跟一首无调的童谣入眠。白净、安详,好像刚刚诞生。为了明天倒空的人,今夜注定是一个婴儿,一个沉默在黑暗的羊水,且等待黎明降临嗷嗷大哭的新生命。


25、晚安,深圳。晚安,醒着做梦的人。晚安,推销美梦的诗。当全世界的人民醒来之时,都会笑着签收跳舞的汉字,这中文版的美梦之诗。永恒是她的仆人,每夜目睹她甜美的睡姿,每日陪伴她征服的疆土。诗歌无国界,这是所有诗人笔下、血液里、目光里、胸膛里最美最美的一个春梦,在上帝的枕边呼呼地吹过……


26、没有彻底的孤独,如何能了解自己。如何知道一首诗,从思想、学科、伤口等到达语言的途径和图景。激动的礼物是失言,激动的诗是失言的河,会冲垮语言的堤坝。那些无家可归的眼睛遍野开放,系着天空和大地两只巨大的风筝和稿纸。我向天而抒,借走所有的星光和云朵。我立地成荷,护佑清晨佛珠上的一滴孤独。


27、许我慈悲,像翅膀飞回渴望的断臂,像水晶鞋找回美梦的小主人。许我善良,明明目睹深渊,仍成全深渊,一往无前。哪一种爱,不是革命。哪一种情,没有牺牲。苦酒、美酒轮流饮,好像白昼、黑夜连番来。信守什么,就要扎根什么,如此才能挣脱信守的大地,向天空索要未来的天马和奔跑的行星。慈悲我、善良我……如爱伺立。


28、清晨的生活,总是从零开始。睁眼的一刻,梦境归零。喝水的一刻,饥渴归零。而如厕的时刻,昨天的热能开始悄悄归零。倒空的身体,才能继续装满。排泄的幸福不小于摄取的快乐。从零开始,我就可以放下一个星球,和另一个星球上生活的你。美梦不要打破。美梦值得一做再做,从零开始,就像我们永远还未相遇……


29、在自由的队伍里,有一处空白的飞地,被“自由”本身忽略。那就是——自由没有队伍!从来没有扎堆的自由,只有孤岛的自由。且问问自己那颗浅薄依赖的心,你真的渴望自由吗?也许这一生,我永远无法像你那般,走遍地球的角角落落,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地之子。但我永远都是追随的影子,她追随自由和身体之爱,抵达宇宙的你和宇宙之外的你……


30、生日快乐,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如果我果真记错的话,地球上所有的生日,都是我由衷的歉意与祝福——生日快乐!除了快乐,还是快乐,这是我们生命和生命,灵魂与灵魂彼此辨认、互相盛满,不断摸索慰藉的隐秘回廊,通往彼此空虚多年的忧伤刀鞘。生日快乐,射手座上的人马,人马座上的射手,你我同在银河最亮的部分——宇宙快乐的中心。


31、跟一根思想的烟赛跑,行走在灰烬的道路。手持卧龙先生的羽扇,左顾右盼,前瞻后附,治理着小我的国度和大我的山河。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听闻历史,是一个人想象的史料与配图,以诗佐证的消遣。在私聊和百度的银河,照见艺术的微茫与思想的萤光。如何写下这欲言又止的诗,欲罢还休的歌,让思想保持畅通的常态之灰,一条至简至无的大德路。


32、不是你,也不是忙碌的上帝。是我,半个女人残缺的我,正创造着思想的子宫,羊水之诗。像一个幸福的孕妇,抚摸浑圆鼓胀的肚皮,和腹中未知性别、相貌的孩子,安静对话,低声哼唱。她不是哲学家,却喜欢抽象的概念,赋形后行走、哭闹,踩踏后幸存的真理:寻常人只看表象,只有分裂的伟大灵魂才能看清本源。


33、我的天赋,在一首诗里比重很小,不过一处诗眼或诗题。剩下的句子、内容和结构,全是幸苦的风雨声,语言挖掘者醒着的汗水与美梦的鼾声。有生之年,我还有多少天赋,未曾支取或兑现,这取决于我生命的长度,更取决于我生命的厚度和精神的自由度。我的出生,不是真正的出生;我的死亡,也不是真正的死亡。


这个年代,有几个人真正了解自己?知晓一种热爱“从生到死、再死而复生”的历经。真正的诗,是天地间最狂飚的烈火,真正路过他,迎向他的诗人,少之又少。地狱和天堂、自然与尘世、入世或出世、热爱或冷漠,种种自信和自毁,自由人格与功名利禄……谁又能逃离这些词语和它们自身内心深处矛盾的对话……


34、亲爱的,为什么哭呢?你看我,早已都将眼泪,全部制成忘情的语言标本,让它们在诗句里闪烁,在标点里安睡,让结构里气化,不让那些路过的眼睛,发现语言流淌的小小秘密,居然来源于一个身心都曾残缺、思想破败不堪的小女子啊……


苏醒的浮云,是天空的信使,它带我们的灵魂去远方,体味别处的生活。而身体在原地,固守故乡的土地和乡情……


35、站着读诗,走着读诗,在一条哑巴街。你看见阳台和对面的塔楼,觉得自己就是阳台和塔楼。如果我说:傍晚,其实不是。傍晚是另一首走失的阳光之诗。如果你是,我最最心疼的疯孩子,在雪地堆积刺眼的词语,半边坚硬、半边柔软。他们就会笑我,不穿人间的花衣裳。还是安静下来,用诗歌镜面照见你我智识的虚妄。


36、我的香,湖水深深。我的蓝,天空森森。我想留在你的身边,留在你农耕的汗里。花儿,你要去何方,请带上我盛开的舞姿。草啊,你太多情,什么风都爱。用倒伏的臣服,养育原野深处更大的一场飓风。请给我一个海螺,倾听大海和草原的马蹄。春一浪涛,夏一潮汐,秋来萧萧,冬去茫茫,四季就镶入香蓝的耳朵。


37、周末的睡眠有裂缝。镜子里的摇篮曲有裂缝。那个迷上词语、热爱挥发的人,灵魂有裂缝。哀鸿的空气,彩虹的羽毛,蝴蝶的新坟,月光的草场,共同编织的天衣和美梦有裂缝。我遇见了裂缝,遇见了一生的裂缝。在一场垂死的爱情,灰烬的婚房,搂住其内的呜咽和屋檐下无助的心跳。据说呜咽是巨大的天使、提琴和狗……


38、一切,多么缥缈。只有唇角的微笑,知道孤寂雕刻的鱼尾;知道人群眼泪的走向和心事河道;知道那些披麻戴孝的雪花与冬天的文字,住在哪里。瞌睡的马匹,轻轻地带走它们。一半在生命的旷野盛放,一半在死亡的海洋微澜。别叹气,我的黑骑士。路途虽然遥远,紫罗兰的歌声从不间断,那缥缈的爱啊,云端陪伴…


39、蜜糖罐里的小欢喜,烟灰缸里的小悲伤。一甜一苦,一热一凉,路过唇齿里居住的小天使,舌头满足、大脑沉醉。水仙飞来,水仙飞走。安静的梳妆台,不表达欢喜,也不显像悲伤。“你不在,我不在,谁还会在?”


40、我累了。我想睡,去花园路1314号,听音乐喷泉,途径海洋、果园,重返苏莲托。葡萄藤的心事和一米阳光,缠在十二月还未到来的一条盲巷。魔幻的活,可以点石成金,偷换痛苦的现实。我想睡,做甜美的果实。在绝望找到肉体,抑郁抢婚灵魂之前提前安寝……我累了。


41、(12月1日清晨)寒潮来袭,一向温顺的朋友,昨夜狂暴如君主,愤怒不已。从和风日丽到滔天飓风,围攻了整座深圳门窗。原本敞开的门被迫关紧,而清晨的阳光也被冷漠乌云收走温暖的被褥和坎肩。这才是冬天该有的模样,肃杀阴寒,哪怕在南方。但人是智慧动物,懂得寒潮来袭就添衣保暖,而后手握一杯热茶,看一本《野果》。


42、早晨打开天涯论坛,金钱从天而降。仿佛整个世界,只有它最不值钱。和时间相比,这家伙的确羞惭,以每年物价上涨的不同百分比,提醒我们生活贬值与凄惨的老年,必将会到来……这是悲哀的现实,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未来。好在文字和诗,未曾和物价一同上涨,甚至在论坛和书本里有了俯首皆是的米粒安慰。


43、好好活着吧,至少还有诗,足够慰藉你空荡的身体。哪怕世界上全部的空房间,都曾植入体内。你也能好好地经营,给这些空置的房间,足够的灰尘、洁净、知识、智识、来来往往的客人和异域张贴画。


想象总是凭空取物,注目自由,让一个肉体找到它想要的灵魂和灵魂伴侣。好好活着吧,你少女时代的身体仍在语言里生长,和你对话。有着夏天的味道……

2014年12月1日清晨9点56分整理、修改、归档。


本文在4/28/2015 9:00:35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心  理
『心  理』 从“婚恋”一词的用法看中国人“爱情基因”的缺失熊哲宏2015-06-23[1019]
『心  理』 男人的婚外恋多半会自动终止熊哲宏2015-06-05[951]
『心  理』 为什么丈夫手上大多都有“私房钱”?熊哲宏2015-05-10[887]
『心  理』 为什么男人“调情”总是调不过女人?熊哲宏2015-04-14[909]
『心  理』 “妻子的悖论”:越是优秀的丈夫越是容易外遇熊哲宏2015-03-28[1341]
相关文章:『穗穗
『日  记』 情书之《痴人说梦》穗穗2017-05-18[379]
『散  文』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六)穗穗2017-05-18[313]
『评论杂谈』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五)穗穗2017-05-18[550]
『散 文 诗』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七)穗穗2017-05-18[559]
『诗  歌』 《伤害》等四首穗穗2015-02-27[47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穗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