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五日同辉 发表日期:2014-12-16
作  者:陈力娇出处:原创浏览62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五日同辉
文/陈力娇
2014年12月16日,星期二

《长江文艺》,2014年10期

  买卖做累了,马礼堂再招聘员工时,标准就变了。上千万资产让他觉得钱不是唯一的,这个世界比钱更高更大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如同个小鞭哨,在他心里啾啾啾地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有时谈成了一笔业务,他坐在自己空旷的休息室里,眼望着窗外自己的大厂,心绪起起伏伏,又空空落落。
  马礼堂的小姨是马戏团驯虎的,这个小姨比马礼堂只大一岁,却是个远离尘嚣做自己内心的人。她每天与虎打交道,懂得虎语,常说虎比人好,马礼堂每次见她她都和马礼堂说些“虎”话,导致马礼堂每次从她那里出来都会想,女人驯虎真不是好事。可偏偏就是这个天天说“虎”话的小姨告诉马礼堂,比钱更大更高的东西是心灵。马礼堂听后先是呵呵呵地笑,后就半信半疑,他想心灵是什么宝贝?摸不着看不着的,难不成它还能买来钱?
  马礼堂是搞海运集装的,多少货物都要在他这里集结,分发,打包,飞往世界各地,一千人的大厂每一个员工都忙得跟小燕似的,飞来飞去。这天正逢他的有线班缺人,马礼堂听了秘书的汇报准备招人,他穿着短在腰间的T恤,低腰牛仔裤,小腹上贸然拱出的黑毛,让他有几分野性和彪悍。他叨着雪茄烟,翘着二郎腿,坐在老板台前,准备听秘书小姐汇报招聘员工的情况。董小姐把一张名单递给他,说,这上面有二十几人,他们都有特长,都是搞有线维修的能手,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聘他们中任何一人都可以把工作干好。
  马礼堂心不在焉地听着看着,手指不住地从身体的一方挪向另一方,他的皮肤一遇海风就痒,这让他多少有些心绪不宁,忽然马礼堂坐直了身子,他看到了二十几人中,有两个相同的名字,两个都叫尚北京。马礼堂乐了,他问秘书小姐,上北京做什么?董小姐没听明白,睁大凤眼说,没人上北京啊。见马礼堂乜着眼睛看自己,忙探过身子看名单,看到两个尚北京时,董小姐也乐了,她说,尚北京就是尚北京,不是上北京,他们一个大一个小,来自不同的地方,我来给你标上大尚北京和小尚北京吧,容易分辨一些。
  说着要动笔,不想马礼堂拦住了她,马礼堂说,尚北京就是尚北京,分什么大和小,分什么远和近,把尚北京给我叫进来。秘书小姐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该叫哪个尚北京,又不让分大和小,一时有些难,但董小姐聪明,她不会让这个问题难倒,就打开门,伸出脑袋,向着走廊对面的屋子高声喊,尚北京,老板见你!
  董小姐的话音刚落,两个尚北京就进来了,他们果真一大一小,大的要比小的高一头,小的却比大的抢上,他走路一窜一窜的,还总往大的前面站。马礼堂在看报纸,报纸上有关于台风的消息,他在盘算怎么和台风捉迷藏。老板不抬头,三个人只有等,董小姐垂臂而立,尚北京们诚惶诚恐,等了有五分钟,老板终于放下报纸抬起头,他看了看两个尚北京,没有惊讶,表情出奇地平静,说,尚北京,到我的有线班工作,就是尖端的人才,一千人的大厂,有线问题无孔不入,大到安全生产,小到庭院监控,尚北京,你能做到吗?
  老板的话指代不明,两个尚北京就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老板在对自己说,又都觉得是在对另一个人说,两个尚北京犹豫片刻后,忽然齐声一高一低地回答,老板,我能做到!
  马礼堂也不多说,只从嗓子眼里哼出,好,有关事宜向秘书请教吧。之后挥挥手,示意他们出去。
  两个尚北京噤若寒蝉,跟着秘书走出了办公室,走出来后回头看看已被关上的门,方才舒了口气,三个人三足鼎立样站着,像是去了空气稀薄的仙人洞,大尚北京先缓过气来,他问董小姐,老板什么意思啊?是招我们俩,还是招其中一个?小尚北京觉得大尚北京问得有道理,他也糊里糊涂的不知所云,就紧随其上问,是啊,他总不能把我们俩当成一个人吧?太神奇了。
  小尚北京的话让董小姐醍醐灌顶,她正愁破解不了老板的意思呢,听了小尚北京的话,董小姐顿时喜上眉梢,天外飞来金凤凰般来了主意,她心思一转,立马回答他们,对呀,对呀,你们俩就是一个人啊,你们都叫尚北京,怎么就不会是一个人呢?老板招的就是尚北京啊,又没说招的李北京或王北京,又没说招大尚北京或小尚北京,老板招的就是尚北京啊。
  董小姐的一阵罗嗦,让两个尚北京愈发迷糊,但是退一步想,招了就比不招强啊,一同来的二十几人还没招上呢,况且董小姐的折中也让他们没有理由舍了这份财路,谁都知道这里的工资数额不菲,一想这些两个尚北京就不那么忐忑了,他们把对方也当成自己,变成了一个人,欢欢乐乐投入了工作。
  最先的工作是将全厂坏掉的电子眼重新换一遍,这是一个有一百万平米的大院落,有小城市的半个区大,仅电子监控就有几百个,坏掉的也有几十个,但这些对两个实战经验丰富的尚北京来说,都不是难事,他们一个在上,一个在下,配合默契,不到半个月就全部安装完毕。接下来是修理设备,这个活儿比较高难,都是进口机器,有的还得带电作业,不过什么能难住这两位高手呢?
  一眨眼,月底到了,月底一到,全厂员工就跟过年似的,喜气洋洋。要发工资了。别人的工资都是由财务科发,可尚北京的工资却由老板发,这下就不好办了,两个尚北京惴惴不安地猜测着,老板什么用意啊?是不是要克扣我们啊?是不是要撵走我们其中一个啊?他们双双惶恐不安地站在老板面前,不知怎么开头说话,也不知由谁先开口,再看老板,老板和他们判若两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他仍在看报纸,间或从抽屉里拿出一叠钱,边看边放在桌角,然后头也不抬地说,尚北京,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
  老板没说哪个尚北京,两个尚北京就谁都没有动地方,老板觉察到了,依旧没抬头,依旧眼睛没离报纸,说,尚北京,请领工资。这回是大尚北京抗不住催促,首先走到那叠钱前,但是他没有伸手,他担心这钱是一个人的工资,如果他领了,小尚北京这个月就白干了,那他花什么?
  大尚北京没有拿那叠钱,他退回了原处,扯了扯小尚北京的衣角,意思是让小尚北京过去,可是小尚北京也没过去,他也担心那钱是给一个尚北京的,不是给两个尚北京的,如果他领了这份钱,大尚北京这个月就不能给母亲做透析了。大尚北京的母亲得了尿毒症,活不长了,每天靠做透析活着,他和大尚北京这一个月处得亲如兄弟,大尚北京就把什么都对他说了。
  两个尚北京都在迟疑,想着心事,老板马礼堂不耐烦了,他说,再不领,尚北京这个月的工资就充工了。听了这话,小尚北京嚅嚅地走向前,伸手去拿那叠钱,他想大不了我把钱领出来,给大尚北京的母亲治病就完啦,也不能让它白白落在老板手里。可是令谁都没想到的是,老板马礼堂的一只手像安了起搏器,眼睛在报纸上,手却准确地伸出护住了那叠钱,小尚北京顿时愣了,他回头去看大尚北京,大尚北京就明白了老板的意思,就走过去和小尚北京一起,像儿时抬着巴掌大的船纸,共同拿起了那叠钱,由大尚北京签字,由小尚北京管钱,然后他们一前一后走出了老板的办公室。


  小尚北京和大尚北京怎么处理的那叠钱,除了他俩知道,还有一个人也知道,这个人就是他们的老板马礼堂。他们刚走出屋,马礼堂就打开了监控器,他的案头放着一台小型多功能电子眼,可以变换角度摇控任何角落的任何事,随着它的转动,他们的身影清晰地出现在马礼堂的视线里。小尚北京把手里的钱,当着大尚北京的面数了一遍,数出七十张的数字,这个数字比一个人的工资高,比两个人的工资低,却等同于外面一个人工资的两倍,然后他把这钱塞给了大尚北京,大尚北京犹豫都没犹豫,马上又把钱塞回给小尚北京,之后小尚北京急急地说了什么,说过后就从那厚厚的钱里抽出一张,重又把钱塞给了大尚北京,大尚北京接没接,马礼堂没看清楚,因为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分了神。
  给马礼堂打来电话的是他的小姨,小姨的电话马礼堂是一刻也不敢耽搁,如果稍晚接一会儿她就会闯来,声称要放虎吃了他这个小没良心的。马礼堂对这个小姨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伤透了脑筋,不是差接她电话这点时间,而是差她打电话的内容,马礼堂的小姨一给马礼堂打电话就是要钱,先是要钱给老虎买肉、看病,后又不买肉不看病了,要买活鸡,说是要训练老虎的野生能力,不然老虎只知道演戏不知道逃生,马礼堂说驯老虎就是让它听话,逃什么生啊?小姨却说,认祖归宗啊,老虎本来就不属于人类,它是属于山林的。马礼堂一听,妈呀一声,头都疼了。
  这同样也是马戏团不能接受的,冉团长找到马礼堂,没进门就嚷嚷,你小姨越来越离谱了,不然你出二百万把虎买下吧,她训的那只虎,现在都不肯演戏了,整天追鸡玩,没准以后会伤人呢,你快拿个主意吧。马礼堂能想象出那只虎的样子,也知道冉大力不是在扯谎,就说,那你当真要卖给她?冉大力说,不卖能怎么办?你小姨的心都是虎的,没有虎她还能活吗?虎就是她老公啊!马礼堂的小姨四十多岁了还没嫁出去,孤家寡人一个,这也正是马礼堂对她心软的地方。
  马礼堂还能说什么,反正他也不差二百万,二百万给小姨买个玩具也不是不值。当时就让财务科给马戏团拨了二百万。可是小姨有了虎,找他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了,这事那事的一大堆,都是关于虎的,最后马礼堂都记不过来了,干脆对着话筒说,我最恨的是什么你知道吗小姨,就是你那只虎,我差人一枪把它崩了怎么样?小姨就笑嘻嘻的,礼堂啊,做人可不能只顾自己啊,人越高,心越大,心越大,包容的就越多,布施是行善你要懂的,你布十个你会来一百个。马礼堂哭笑不得,小姨啊,你怎么比我死了妈还让我操心啊?你们都说行善行善,我行的还少吗?我都把虎给你买来了,还不行善啊?小姨也不打赖,说,当然是行善啊,可是你得行到底啦,好事做一半,等于没做啊。马礼堂就说,你干脆说吧,还要我做什么?可是那天小姨也许是自觉了,没说,只说我就是想告诉你,聪聪现在挺好,知道望着山林想心事了。就放了电话,弄得马礼堂怪不好意思的。
  今天小姨又来电话了,有了上次的欲言又止,马礼堂接的速度更加快了,不然他怕小姨挑理,说心里话,他还真离不开这个小姨,这个比妻子近,比妈远的人。如果没有她,这个世界他就没什么亲人了。马礼堂对着听筒打趣道,小姨,先说虎还是先说人?小姨嘻嘻笑着说,还是先说虎,人有什么用,我都土埋半截了,对人早就够了,再说了,有你就行了,有你我这辈子就不用找人了。马礼堂说,得得得,小姨,饶了我吧,别诱惑我行不?我也是男人,你一甜蜜,所有的男人都心酥啊,说吧,有什么事,我尽可帮忙。
  小姨这才收住嘻笑,说正事。她说,我想请你把北山租下来,我问过了,一年租金五十万,我只需一年,哦,顶多两年,我的聪聪就会找到回家的路了。小姨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抖颤,熟知她的马礼堂明白她是说到了感动处,要落泪了,可是马礼堂就弄不懂,一个破虎,老得都要掉牙了,她为啥付出那么多?当初,若不是看马戏团要开不出工资了,他肯出二百万?充其量它也就值个虎皮钱。
  小姨又说,那里有山有水有树,直通外面的世界,租下来后,把它圈下来,给聪聪弄个天然的锻炼场,恢复一下体力,聪聪还是个棒小伙儿呢。马礼堂一边听小姨的话,一边挠头,他的五指伸在粗硬的发丝里,就是找不到出路,来来回回搓弄着。片刻,他说,小姨,我在东郊给你订了一套别墅,预备给你养老的,你是租北山,还是要别墅?小姨欢呼起来,要北山,要北山哦,不要别墅,养老在哪里养不了,非要什么别墅。又说,你便宜哟礼堂,租北山两年才一百万,你买别墅,至少要三百万,里外里一算,你赚钱哦。说着又像睡梦中醒了过来,声音海水般退了潮,我住我姐的房子挺好,我会在这里住到老的,和她一起。
  马礼堂没办法了,小姨就是这么个令他费解的人,感情专一,一旦投入到哪里不会自拔,她的姐姐,也就是马礼堂的妈妈,都死二十年了,她还当她活着;一只破虎,都跟猫似的了,她还惦记着它回归山林。
  马礼堂说,成,就这么办,北山的事就交给我吧,圈栅的事也交给我吧,你就䞍等着把聪聪放在里面吧,对了,用不用给聪聪盖个虎舍,好遮风拦雨啊。小姨说,不用,我就是想让它经风雨,扛摔打,这些年,它都把大自然给忘了,我现在每天给它预备十只活鸡,都是我自己孵出来的,哪天你来看看吧。马礼堂想,我哪敢去,你那一屋子鸡粪味,还不把我给熏死。
  放下电话,就如离开了小姨,马礼堂的思路回到了现实,答应小姨的事得办,租山林没问题,老姜巴不得在他这得五十万呢。就是这圈,得用点功夫,得圈到啥程度虎能不跑出来,别看老虎老了,老了也伤人哪,别看是驯过的虎,驯过的就能改变它的本性吗?马礼堂倒是觉得这事有点难了。
  桌上的监控仪还在转,但是画面上却没有了大尚北京和小尚北京,想起他俩马礼堂憋不住笑,难为他们一下,做个试验,看小姨说的“心灵”存不存在,看他们在现实的重压下,“心灵”能否抗得住折腾,这世界,花花儿了,马礼堂不自觉地摇起头。
  啄啄啄,有人敲门,啄木鸟般,董小姐进来了,董小姐今天没穿高跟鞋,穿的是旅游鞋,走路很轻便,却和树没了根似的,人也像矮了半截,马礼堂嗯了一声,说,别以为秘书就是干活,更重要的你代表企业的形象。董小姐撩了撩过肩的长发,知错地说,懂,一会儿就换,我是急了,大尚北京想走,不在这干了,我想问你,剩下小尚北京,还留用吗?马礼堂摸着下巴告诉董小姐,你和他们说,我要的是全肢全尾(yi)的尚北京,不要少胳膊少腿儿的尚北京。董小姐马上说,那我就告诉他们,要走都走,要留都留,一个不算尚北京。
  董小姐走了,马礼堂想,量你们也舍不得这份工资,我没亏待你们,只差没给你们把钱分开,我就是要看看你们怎么分这笔钱。
  (接上篇)山林很快租了下来,是一片再生林,原来是过火林,过火林秃了三年没活,黑烧火棍一样立着,就栽上一片绿油油的杂树林,山不是很高,远看是一片丘陵,倒也不错,高高矮矮的,山上山下都葱郁分明。再生林往里,过一溪水,就是一片原始林,是少有的国家一级森林保护区,为了它能保存下来,上上下下没少费劲,三令五申定了不少规矩,就轻易不许外人进,除非那些持有特殊证件的记者,和一些视察工作的领导,才有资格大车小辆地往里挺进。
  租金满足了马礼堂的预期,他是想一百万租两年,不想谈时六十万就拿下了,姜老板一听说养虎,给了优惠,马礼堂心里明白,不搭草,不搭料,坐在家里数钱,他有啥不干。铁栅栏五米高的耗材也定下来了,一等的钢材,不日就会送到现场。董小姐提议雇个专业的铁艺工程队,马礼堂想了想说不用,有现成的人选,董小姐诧异,马礼堂说,派尚北京去,你不是说他们什么都会吗?董小姐拍手叫好,对呀对呀,小尚北京原来就是电焊工,大尚北京……董小姐说不下去了,她想不起大尚北京没来之前是做什么的了。马礼堂接过话茬儿,你最好说他是搞工程建筑的,我的虎栏下面得用水泥和红砖灌筑地基。马礼堂是和董小姐开玩笑,不想董小姐又拍起巴掌,对呀对呀,大尚北京就是搞建筑的,他当过瓦工。马礼堂这回笑不出来了,他的眼神变成了个大问号,他问董小姐,你是不是在哄我?董小姐说,千真万确哎,不信你可以问他。
  工程就开始了,先是挖地沟,地沟要一米八深,一千米圆周,这么大的工程量是董小姐雇人挖的,一行一百人,一个大的民工队,干十天就走了,连地基都给打好了,地基是水泥沙子河流石一起搅拌,比例是一比二比四,隔三米一个混凝土柱子,从地龙似的地梁上伸出,结实又牢靠,别说圈个虎,圈个人也逃不出来。
  马礼堂的小姨不放心工程进度,她是迫不及待想快点把她的虎弄出来,这日喂完虎,请别人照看,和单位请了假前来督战,其实她不请假也没人说什么,单位有了二百万,对她就放行了,再说,虎是人家的了,有她没她都一样。马礼堂的小姨叫姚小莉,穿得跟个少女似的,牛仔裤瘦瘦的,包着屁股,小上衣卡在腰间,一根马尾松,吊到后脑瓜尖上,散下来如一大篷苞米穗子,肤色白净又细嫩,一看就是美容护理做得很好的女性。她是演员身份,又无牵无挂,说话就脱不了孩子的天真,一见两个尚北京长相标志,年轻活泛,活儿又干得好,就无拘无束地嚷起来,哎呀,你们是两个人啊,我还以为是一个人哪,礼堂说,就派尚北京来,我哪知还有一个帮工的啊。大尚北京听她这么说,判断出这个女人一定是那个要放虎归山的老板的姨,就搭话说,我们不分谁是帮工的,我们就是来干活的,我们都是尚北京。姚小莉听大尚北京这么说,先是有些愣怔,后就风趣地说,你们别跟我开玩笑了,看我老了是不是?我要是结婚生子,现在儿子也不比你们小啦。
  听她这么一说,小尚北京问她,你今年不会才十八岁吧?小尚北京的话里带着讽刺,他对老板本来就有气,又对付不了他,扔了这份活儿吧,他又不留下大尚北京,不扔吧,他就感觉他和大尚北京像是被绑在一起了,实在不舒服。哪知姚小莉听不出来他的话带有挖苦,她接着说,我是看着年轻,其实我都快四十八了,我的那只虎都不止十八了,它老了,做梦都想回家看看,我就是想圆它的好梦。她提起了她的虎,她做什么都忘记不了她的那头叫聪聪的虎。
  大尚北京一看她是个不计小节的人,明白她和老板是不一样的人,老板是生意人,生意人就爱整天算计,不算计他就不挣钱,都能把两个人算成一个人,真是天下最高。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和他不一样,她开口闭口都是虎,心里只有虎,怕是别人算计她她都不知道。
  他们干活,姚小莉就在一边看,一边看还一边稀溜稀溜喝水,不是一般的水,你她随手提着的菊花水。她看见大尚北京总是拿眼睛瞟她的水,就明白不应该只自己喝,他们也应该喝,就跑到五十米外,从她的马自达车的后备箱里很费力地给他们提一提矿泉水过来,之后又返回去,拿来许多吃的,满满两大塑料袋,花花绿绿的包装分不清是什么。大尚北京守着一堆钢筋,一边下料一边说,你搞来那么多吃的不嫌累呀,在家吃多好,你在不在我们都一样干活。姚小莉仍是不在意,她嘻嘻笑着说,在家只能我自己吃,在这可以我们三个吃,我这是给你们带的,只是我只带来两双筷子,我以为你们是一个人呢。小尚北京说,你不想想,这么一大摊活,一个人能干过来吗,两个人都少啊。忽然像想起什么,马上改口,没错,我们是一个人,我们都叫尚北京,老板一直把我们当一个人。姚小莉哇噻一声大睁了眼睛,这么巧啊,原来真是一个大尚北京,一个小尚北京啊。大尚北京看她一眼问,你不知道?姚小莉说,我怎么会知道哎,我就知道由尚北京给虎圈栅栏,我还担心这得猴年马月啊。听了她这话,小尚北京的脸色就不好看起来,他吭吃吭吃地往水泥柱上凿眼儿,边用力边说,我们不想吃你的东西,我们自己带了馒头。姚小莉立即大叫,只吃馒头怎么行,下午还要用体力呢,礼堂也真是的,派人给你们送饭啊。大尚北京在量钢筋的尺寸,他蹲在地上,回过头说,你这么善良,不如帮我们个忙,和老板说说,把我们算成两个尚北京,别当成一个尚北京了。姚小莉惊讶得含在嘴里的菊花水都不知咽了,半晌才吞了下去,问,真有这事?你们不是拿我开心?小尚北京一下子找到了诉苦的地方,说不是我们拿你开心,是老板拿我们开心,我们从来那天开始,他就叫我们尚北京,也不说哪个尚北京,在他眼里,我们就是一个尚北京,不分你我,叫他也是叫我,叫我也是叫他,我想不干这份活了吧,他还不让他留下。小尚北京指了下大尚北京,继续说,要走都得走,要留都得留,他说他要的是全肢全尾(yi)的尚北京,走了一个,尚北京就剩半个了。
  后一句是小尚北京自己编上的,因为他朦胧感觉到,眼前这个人能帮上他们,她都能花老板二百万买个虎,花老板六十万租个地儿,把他们恢复成两个人还是有可能的,所以话要到位。
  姚小莉一阵控制不住的大笑,她弯着腰,撑着膝,好久都直不起来,笑得林子里的小鸟不知发生了什么,呼啦呼啦一同起飞,逃得远远的。笑够了,姚小莉问,那工资怎么开?礼堂他总不至于就给你们开一个人的工资吧?大尚北京说,工资倒是没少开,但也不说给谁的,就说给尚北京的,我们两个都是尚北京,我说都给他吧,大尚北京照例指一下小尚北京,他还不要,给一半吧,他干活还比我多,他就把这个月的钱都给我妈治病了,如果不是他的钱,我妈怕早就没命了。
  姚小莉这回不笑了,她用两个手指按摩着自己的眼角,展平那里刚才因过度大笑积下的皱纹,有一会儿,她说,那你们没算一算,他给你们的这份工资,少不少于外面同等工作的工资?大尚北京回答,少倒没少啥,差不多,可是弄得我们心里很不痛快,都做毛病了,现在我妈一叫我尚北京,我就回头回脑找另一个尚北京,好像没有他我就不敢回答我妈一样,总好像自己把自己的影子给丢了一样。
  小尚北京也说,可不是吗,现在我自己都不会干活了,做什么如果他不在场,我就六神无主,好像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好像他就是我的魂一样。姚小莉若有所思,这个女人一进入正事,漂亮得吓人,大尚北京扯了扯小尚北京的衣角,让他看,小尚北京看到,眼前的女人去了不远处,坐在岩石上,发手机短信。这短信她是悄悄发给马礼堂的,要求他更名大尚北京和小尚北京,还他们尊严,并追加他们的工资。发过后,她抱膝凝视远方,心思早就跑远了,俨然一尊女神的雕塑,凝重而暗藏使命。真是生动啊!小尚北京小声地嘀咕着,他忘记了手中的活计。
  半晌姚小莉回过神来,她接上刚才的思路,向着十米开外在干活的两个尚北京说,礼堂不是小气的人,他肯定有他的想法,他给灾区捐款,一捐就是几百万,从不留名,他不会在乎你们这点工资,你们俩就安心干吧,得空我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晌午了,空气热了起来,地气上升了,如一泓温度适中的水在他们身上波来漾去,树叶也比先前亮了,亮得不愿让人看了,一看就会有一万棵小剌儿剌入人眼,大尚北京和小尚北京也歇工了,他们在水桶里洗了手,应姚小莉的邀请准备和她共尽午餐。姚小莉铺好带来的塑料布,上面摆好她带来的饭菜,又到一棵小树旁拆下一根枝条,削成两只筷子,这两只白白的自制的筷子由她自己使用,把另两双从家里带来的分给了大尚北京和小尚北京。他们就开始吃饭,主食是烧饼,菜是在一手店买来的鸡手,鸭脖,凉拌菜,外加那么多蓝莓,栗子,牛肉干等零食,还备了两灌青岛啤酒。姚小莉说,大热的天,没事儿都上火,吃点家常菜挺好。见两个尚北京吃得腼腆,就给他夹菜,吃吧,吃吧,吃饱了,好干活儿。见他们真的吃了起来,她自己才开始细嚼慢咽。小尚北京发现,她根本就不是在吃饭,她是在数菜丝儿,用吃饭的时间走神儿想心事,怪不得这女人的身材这么苗条。


  虎园的工程进行了一个月终于完工了,两个尚北京都尽了全力,倒不是因为姚小莉会来事,使他们心情愉快,而是马礼堂来视察了两次。马礼堂领着秘书董小姐,一前一后检查工程的质量,马礼堂很认真,不苟言笑,用手不住地耸动他们镶在混凝土柱子上的钢筋。董小姐穿着高跟鞋,跟在他后面,鞋跟动辄扎在地里拔不出来,只有像间苗一样蹲下身用手往出拽鞋跟。马礼堂看了一圈,还算满意,走前说,尚北京,这个月的工资提升一五十个百分点,两个尚北京大惊,照样你看我,我看你,共同说,谢谢老板。就眼见着马礼堂和董小姐上了他们的黑色卡宴,卡宴突突打了两个响鼻扬长而去。
  一五十个百分点就是一万零五百元钱,作为酬劳涨得倒不少,可是却给两个尚北京出了难题。上个月七千元都给了大尚北京,小尚北京只留下一百元买烟钱,说好了这个月的工资给小尚北京,可是现在钱活生生多了一万零五百元,是都给小尚北京,还是只给七千,把剩下的一万五再两个人平分了?大尚北京这些心里活动,没表现在脸上,他背对着小尚北京,归拢着地上的东一堆西一堆的沙子和钢筋头儿,这些边角废料都归拢完,择日就往这里运虎了,虎运完了,他们的工作就结束了,能不能回厂里接着干,还要看老板高兴不高兴。如果不能如愿,他和小尚北京弄不好就各奔东西了,各奔东西了,这笔钱还有没有必要谦虚。
  他心里的九曲十八弯,小尚北京不看心里也明白,两个人平日里处得好,各自怎么个思路都了解的差不多,那么就更不能只差钱就影响了关系,小尚北京这样想就蹲下来跟大尚北京说,你妈妈腰腿疼不是一直想买个理疗仪吗,这回有钱了,可以买了。大尚北京说,那怎么行,这个月的工资是你的呀。小尚北京说,我只要七千,余下的归你妈妈,她老人家一辈子都没舍得往自己身上用钱,也该孝敬孝敬她了。大尚北京就一阵感动,也不自觉的一阵脸红,他说,买了怕也用不长了,医生说,她现在做透析效果不如从前了。小尚北京说,不管用长用不长,用在她身上最合适。大尚北京说,那样我会觉得对不住你。小尚北京说,说什么呢,钱固然重要,可是情义更重要,利欲熏心的事我见多了,没劲,就这么定了。大尚北京不置可否。他只有掏出一棵大云烟给小尚北京点上,他这是专门给小尚北京准备的,而他自己则吸另一个兜里用中华烟盒装的手卷烟,他说他习惯了,吸不好别的烟。而小尚北京明白,他把好烟留给自己,则是对他的感激之情。
  放虎的这天来了许多人,马礼堂,董小姐都来了。姚小莉和单位的人,由团长冉大力带头,坐着一辆大卡车也随后到达。老虎聪聪趴在铁笼子里,软绵绵的无视这些人的存在,它见多识广,每次演出人山人海,台上台下都是人,这几个人它没放在眼里,依旧趴在它的肉爪子上有一搭无一搭的对着人们瞭眼皮,只有车箱板打开,它看到好大的山林时,它的耳朵竖了竖,神情为之一振,两只前爪立即支撑起头部,好像记忆里的什么东西复苏了。
  这时的天空也为聪聪喝彩助阵,一下子出现了五个太阳,五个太阳如五枚棋子,小的围着大的,等距离地挂在天空摇头晃脑,人们惊奇“五日”奇观多少年不见一次,可聪聪一进虎园,它们竟不声不响地来了章程,样子顽皮又顽固,从早上9点聪聪运来,一直到10点50分聪聪平安进入虎园后才消失,总共持续了1小时50分钟,真是太喜兴了。之间马礼堂戴着墨镜看着五个太阳,兴奋地给气象学家打了电话,问天老爷这是安的什么心啊,一下子伸出五个脑袋?结果人家告诉他,此现象叫“日耳”。马礼堂说,太阳长耳朵了?什么原理?气象学家回答他,原理就是高空大气水分分布特殊,形成一种类似于棱镜的环境时,经太阳照射后,再经云层的折射,从地面看天空,就形成了“多日当头”现象。
  马礼堂听后哈哈大笑,说,吉祥啊,聪聪是龙子龙孙啊,居然感动了天神,五日相伴啊。聪聪听得懂马礼堂的话,它高兴得摇头摆尾,肉爪子不断地摸自己的耳朵,身子不住地往岩石上靠,一会儿,它倚在岩石上给大家表演,两只前爪不断地合在一起拱手作揖,一下两下三下,直到大家给它鼓掌,它才偃旗罢休。聪聪是一只东北虎,体重有二百公斤,身上遍布浅黄和桔红色体毛,覆盖着黑色的横向条纹,一直延伸到胸部腹部及四肢内侧,它的祖先生存能力很强,在亚洲分布很广,从北方寒冷的南西伯利亚地区,到南亚的热带丛林,甚至是高山峡谷,都有它们走过的足迹。
  但是聪聪现在却没有了往日它祖先的威风了,它完全被异化了,姚小莉放它进虎园时,给了它七斤猪肉,它一直在那甜嘴巴舌地吃,同时姚小莉还给它放进一只山羊,山羊看见它吓得发抖,浑身乱哆嗦,躲在一棵树后不出来,聪聪却对它没有丝毫的胃口,它还在吃它的肉,吃几口瞅它几眼,又吃几口又瞅它几眼,一副想问它你吃不吃点的意思,弄得围观的人都担心山羊头上的角,会不会某一时把聪聪的肚皮给戳破。
  人们忙着看虎,大尚北京却偷偷地溜出来,他是到医院和他母亲聚齐,他母亲每天都是自己去医院,他没有时间陪她,他得把挣钱放在第一位,对他来说,能挣来钱,母亲就能多活,挣不来母亲就会没命。他舍不得耽误一点上班的时间,而此时人乱,没人在意他,他就想趁这会儿去医院看一眼,听听医生的诊断,问清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医院他很顺利地找到了母亲的病室,看到母亲正坐在床沿上等医生,屋子很大,一排一排的病人,母亲见到儿子来很吃惊,她急切地问,你来干什么?我这挺好啊,再说有人照顾我,照顾得就像亲人一样。母亲担心他误工,申辩着理由,她指着远处医生办公桌旁的一堆人,继续和儿子说,每天都是她陪我,我做她也做,她比我先做完就等我,我比她先做完就等她,有时她还能用她的车捎我一程,不信你看。母亲的手指确切地指着不放下,大尚北京随之看去,这一看他惊得几乎叫出声来,姚小莉!母亲看他吃惊的表情就问,你认识她?
  姚小莉正和医生说得热火,显然是在叙说一件无比开心的事,从她们的表情看她们都很快乐,仿佛在拉家常或美容抑或说她的虎,大尚北京不便让姚小莉发现自己,就告别了母亲匆匆离开了医院,一路他的心一直都在咚咚地狂跳,他想,她怎么会得病?得和母亲一样的病?得这种病为什么还那么乐观?得病应该注重自己为什么却注重虎?还有她完全可以让他的外甥为她买个肾,怎么可以买个虎?一想到姚小莉那么爱她的虎,那么想放虎归山,大尚北京忽然像明白了什么,她是不是要赶在自己没有生命之前,完成对聪聪的回归呀?大尚北京的心抖了,眼睛涩了,如同有什么力量攫住了他的魂魄,他的喘息急促起来,他现在特别想见的就是小尚北京,他想快点把这消息一丝不漏地全告诉他。这件事太大了,这简直是天大的秘密,而她在做的,又简直是惊天的伟业。
  小尚北京在大尚北京去医院的工夫,接受了马礼堂一道指令,由董小姐像往次一样罗里吧嗦地说给了他。董小姐仍旧指代不明地征求他的意见:如果尚北京喜欢虎的话,公司可以把虎园山脚下的那个小屋留给他们住,让他们天天看虎喂虎养虎直至最终放虎,工资呢每月一万。小尚北京一听几乎跳起来,与老虎为伴啊?工资才一万?这就是说建设虎园不但没给他们带来好处,工资还减去两千,每人五千啊。这些话小尚北京简直想脱口而出,他甚至想质问董小姐,干什么?玩谁呀?还美其名曰看虎,我们闲得没啥干了,人不看,看虎?可是小尚北京还是按捺住自己,他想,这事不管怎么说还得问一下大尚北京,既然他们俩是一个人,那么自己没有权力说出以上的话,至少得两个人是同一种态度。
  小尚北京在大尚北京急于见到他的当儿,给大尚北京打了电话,说了此事,说时有些急燥,气愤,耍泼,谁知大尚北京的态度与他相反,听了他的叙述心急火燎地说,干!为了姚小莉也干!姚小莉想干的事我们都干!为她换肾也干!这没头没脑的话,让小尚北京张口结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姚小莉?什么干?什么换肾?他以为大尚北京去了趟医院,是不是知道母亲病情恶化受了剌激,神经出了毛病,就叹口气,收了手机,只好等见了面和他细说。
  小尚北京和大北京通电话时,老板马礼堂和董小姐正往公司返,马礼堂一边驾车一边问董小姐,你有没有和小尚北京明说,他们的月工资是一个人一万?董小姐嘻嘻笑道,怎么会?我还是那么稀里糊涂地含糊着说的。她看了一眼马礼堂,不无抱怨地加了一句,顶多他们认为我傻呗,你不是希望我装傻吗?马礼堂微笑笑,半晌说,姚小莉赢了,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好人都有心灵。
  入冬了,老虎聪聪进步很大,那只躲在树后的山羊终于被它逮到吃掉了,它每天都练习在雪地上行走,新的世界让它很机警,走时声响很小,后脚能准确地踩在前脚的足迹上,奋力一跃能跳到三米或五米远,能跳到一米五到一米八高。它还会举起尾巴将有强烈气味的尿液喷撒在树干上,用锐利的爪子把树干抓出痕迹,时不时它还在地上打滚儿,有意落下些体毛,以界定自己的势力范围。可是它不知道,还有更妙的好事等着它呢。姚小莉说,再有半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它就要回家了,涉过溪水,虎园的另一边,就是供养过它祖先的那片原始丛林了,那个时候,我们站在这里,也一样听到聪聪震耳发聩的虎啸,那是聪聪向人类致以的,最美好的招呼。(全文结束)


本文在12/16/2014 7:50:45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评论杂谈』 恐惧与文学的诞生蔡骏2019-07-13[29]
『随  笔』 穿上18岁的连衣裙孟悟2019-07-11[66]
『诗  歌』 至于我(外一首)白水河2019-06-03[133]
『随  笔』 “代购”是一种悲哀缪玉2019-02-21[48]
『随  笔』 金钉节的故事融融2019-07-13[36]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同乐里五号第二篇(五)梁木2019-03-04[42]
『小  说』 天衣有缝(3)应帆2019-06-28[53]
『小  说』 《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荣获历史大奖虔谦2019-07-05[106]
『小  说』 天衣有缝(2)应帆2019-06-28[64]
『小  说』 天衣有缝(1)应帆2019-06-28[45]
相关文章:『陈力娇
『小 小 说』 返航陈力娇2015-02-16[545]
『小小说评论』 对歌唱的敬意——小小说《饥饿的歌声》浅谈陈力娇2014-10-17[653]
『小 小 说』 饥饿的歌声陈力娇2014-10-17[531]
『小小说评论』 于双慧:饱吹饿唱 点石成金——陈力娇小说赏析于双慧2014-10-17[701]
『小  说』 草原(下)陈力娇2014-09-15[50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力娇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