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小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第四章 小小说精神长旅(三)智慧的思考变得形象而直观发表日期:2014-12-06(2014-12-07修改)
作  者:赵富海出处:原创浏览690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第四章 小小说精神长旅(三)智慧的思考变得形象而直观
文/赵富海
2014年12月06日,星期六

  1990年5月的全国小小说“汤泉池”笔会合影照里,立于一侧的杨晓敏,肩挎相机,身材修长,顾盼神飞。

  二十年后,2010年5月庆祝小小说纳入鲁迅文学奖暨汤泉池笔会二十周年的纪念合影照里,流年似水,岁月催人,杨晓敏仍立于一侧,虽不是“廉颇老矣”,但已眉目凝重。那天,2013年11月11日上午,面对杨晓敏,我说:“你总是立一侧,让我想起《三国演义》中,曹丞相见外国使臣,因其体量小,故令其大将崔琰扮相端坐,而曹持刀立一侧。使臣拜见后,私下对曹公手下人说:‘丞相不咋的,而持刀卫将,却有英雄气概。’”杨晓敏哈哈一笑说:“民间立场,亦谓边缘,我立于一侧,即是自己选择的‘中心’啊。”我说:“剑眉朗目,历经沧桑,人若自重亦处处惹人眼。”

  这一天上午访谈短暂,杨晓敏要去给刚做过白内障手术的妻子送饭,温情抵达病床。第二天杨晓敏还要回老家安排照顾年迈母亲,老人已中风偏瘫三年,床前侍奉老母,自是一片孝心。

  我说:至2012年11月,《新华书目报》记者王晓君还特别策划了杨晓敏小小说?——《三十年历久弥新:解读小小说发展关键词》。诸如:平民艺术、大众文化意义,“金麻雀奖”,“小小说节”。

  谁说小小说明天的太阳,不会是今晚某颗星星嬗变的呢?杨晓敏的宏论豪谈,从来是建立在自信和对未来的展望上,形象又直观。他认为,小小说的生命力体现在三个方面:思想内涵,艺术品位,智慧含量。

  好小小说给人以阅读的快感,所谓快感,似乎说不明道不清,或者用郑州人的话,说:“真得劲儿!”我最近读了一批小小说,就是“真得劲啊!”《立正》《陈小手》《永远的蝴蝶》(几年来我至少读它有百遍);《“书法家”》《客厅里的爆炸》《行走在岸上的鱼》(乍看吃惊,再看“一剑封喉”,我流下了眼泪);《冬季》(雪域是要命的地方,红酒却说雪线有诗意,观光啊!);《苏七块》(不是说钱,是说规矩,文化养成的不能改);《蚊刑》《身后的人》(霎时,也觉得身后有人站立);《茶垢》(一砣子沧桑被一个时代化解了);《木钗》(天上人间,大善至纯)。激情阅读,妙不可言,情绪点燃,快感顿生。

  那是因为:思想内涵、艺术品位和智慧含量。我说:所有我摘引的话语,出自《小小说是平民艺术》一书。“小小说是平民艺术”这个理论永不过时,常读常新,建议在“汤泉池”小小说发端地立碑勒石《小小说是平民艺术》一文,以志永久。

  杨晓敏说:小小说佳作,令人喜爱,进入寻常百姓家,说明新兴文体的美不胜收,雅俗共赏。还说文学期刊的宗旨、定位犹如“老字号”,十里已闻酒菜香,要的就是这么一点“老卤”、一滴余酿,固守,有时会成为独特的品格。

  我以为这是一种开悟,可视为先行觉醒。

  比如:有专家说长篇、中篇、短篇、小小说为小说之四足鼎立,杨晓敏说小小说是“四大家族”之小兄弟,有“血脉关系”,更见亲和力。大家族顶天立地,日月恒久,相互依存,繁衍生息。各自“传宗接代”,结成强势联盟,也有了人间烟火气。

  比如:小小说是新文体,一千五百字左右,它大致定位了文学意味上的“字数限定、审美态势和结构特征”的艺术规律。

  小小说的“精神指向”,即给人思考生活、认识世界的思想殿堂。

  作家是精神产品的第一生产力。

  杨晓敏有关小小说的定位意识、意义、意趣,多年来都受到中国文学评论界的关注和青睐,他们或上升到时代层面、或上升到哲学层面,或上升到文化层面,衍生到一个新的文化与文学的天地,饶有兴致地进行论及。

  杨晓敏对二十年间当代小小说发展现状的分析:小小说在中国是一种新兴文体,她从萌生发轫至争取到今天的生存环境,仅仅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二十多年来,经过倡导者、编者、作者乃至读者的共同参与创造,小小说作为一种文体创新,渐次被读者所共识,以至又被文坛有识之士所认可,最终形成了一种耐人寻味的文化现象,不能不说是当代文学史的一种变数。尽管她未来的道路还很长,如果玉成于汝,百年树文,依然是对历史悠久的中国文学的一大贡献。

  具有核心价值的文学期刊,一支成熟的小小说队伍。三十年来,为培育和促进小小说文体的健康成长,数以百计的文学报刊都曾为之助力与促进。作为最早倡导小小说文体的重要阵地,百花园杂志社的《小小说选刊》《百花园》《小小说出版》、郑州小小说学会、郑州小小说创作函授辅导中心、小小说作家网等,先后投入千万元,近百次地策划、举办或召开各类全国性的小小说评奖、研讨、征文、笔会、函授等文学活动,累计有十万人次参加。

  在当代文学史上,以百花园杂志社的两本文学刊物为中心,历经长达三十年的不懈努力,来倡导、规范和开发一种新兴的文学品种,并带动出相关文化产业链的繁荣,潜移默化地引导和培育顺应时代发展的大众阅读时尚;坚持主题积极、内容健康、品位高雅的出版导向,使“两刊”成为传播文化、崇尚美育的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杨晓敏和他的团队,着眼于小小说事业的长远规划,以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精力投入为前提,在三十年间,先后发现、培养、扶持、组织和造就了一茬又一茬的小小说代表性作家、评论家队伍。他们是:

  以许行、孙方友、王奎山、申平、谢志强、凌鼎年、刘国芳、沈祖连、司玉笙、修祥明、赵新、尹全生等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出道的“小小说专业户”代表;

  以刘建超、蔡楠、秦德龙、袁炳发、于德北、王海椿、芦芙荭、陈永林、范子平等上世纪九十年代华丽出场的中兴力量代表;

  以邓洪卫、宗利华、王往、赵文辉、杨小凡、魏永贵、李永康、张晓林、刘立勤、江岸等为代表的跨世纪先锋队;

  以周波、夏阳、符浩勇、田洪波、周海亮、宋以柱、侯发山等当下崭露头角的新锐领军人物;

  以陈毓、非鱼、刘黎莹、红酒、陈力娇、申永霞、珠晶、陈敏、非花非雾、远山、袁省梅、梅寒等为代表的女作家团队;

  以陆颖墨、陶纯、苏学文、丁新生、胥得意、王培静、朱钢、钟法权等为代表的军旅健儿;

  以王晓峰、刘海涛、雪弟、顾建新、卧虎、高军、李利君、石鸣等评论家为代表的评论一族。

  他们是成千上万名小小说写作者的代表,构成了在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年龄段和不同艺术追求的中国小小说作家主力阵容。必须专门提出的是,小小说文体的理论家、批评家们的出现,助推了小小说文体与写作者们的成长,提高了影响力。

  在此意义上说,小小说呈现出来的文化意义,远远大于文体本身。

  杨晓敏说:“我以为,只有最大限度地发挥大众文化的优势,使文学和普通受众产生近距离的心理效应,文学才能更加自信和有力量。”

  著名评论家贺绍俊说:“杨晓敏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具有明确的、强烈的小小说主体意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不少人都看到了小小说的红火,国内办了多家小小说的专门报刊,杨晓敏主编的《百花园》和《小小说选刊》只是其中之佼佼者。但是圈子内唯有杨晓敏在思考小小说的独特的美学价值,在规范小小说的文体类型。他不仅进行理论探讨,而且以自己的刊物为大本营,推行自己的理论主张。在十余年的实践中,杨晓敏的小小说大本营培育了一批有着小小说文体意识的作家,提升了小小说的品位,将小小说扶到了‘成人’阶段。如果没有杨晓敏等人的自觉和努力,我想,小小说也许还是一个野小子在文坛外面漂流。如今,小小说面对那些大部头的长篇小说,或者是那些在文学期刊上享受着‘正宫娘娘’待遇的中篇小说,丝毫也不必自惭形秽。在短篇小说越来越式微的情景下,小小说反而越来越阵营庞大、声音响亮。也就是说,小小说在实践层面已经完成了一次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只要人们尊重事实,不带着偏见去看待小小说,就应该承认小小说已经是一个具有独立品格的文体,有其自身的审美特性和写作规范。”

  军队著名评论家丁临一原是《解放军文艺》负责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以刊物为平台,开设军旅小小说栏目,编发小小说佳作,与总后著名作家王宗仁、军报文化部李鑫等联合百花园杂志社,在潼关、南京举办笔会,培养和扶持了以陆颖墨、陶纯、王培静、钟法权、张诚、申永霞、梁丰、朱钢等为代表的军旅作家群。1995年他还撰文呼吁“小小说应该获大奖”。

  丁临一在《杨晓敏与小小说》一文中说:作为当代小小说创作与小小说事业的最重要的组织者与倡导者,杨晓敏对于小小说多年的苦心经营成果集中体现在《小小说是平民艺术》一书中,值得我们认真研究探讨。从批评方法上看,杨晓敏的短评文字倾向于欣赏式的批评,它并不注重理论的归纳与铺陈,而是单刀直入,直接抓住作家最主要的思想艺术特色,直接点出作品的独到之处及其感染力的核心奥秘。阅读这样的批评文字,常常是一种愉快的艺术享受。杨晓敏以他过人的艺术直觉,极简洁地复述故事,极传神地点化人物,尤其善于抓住作品的“眼睛”,剖析作家的匠心所在,并举一反三地传递小小说创作的要素和规律。对于被评论的小小说作家来说,杨晓敏的文字会有一种搔着了痒处的心领神会和意气相通的快乐;而对于一般读者来说,杨晓敏的短评既是富于亲和力的作品导读,也是极具智慧眼光的思想艺术的滋养。从文学评论写作的角度看,从写作者的刊物主编身份角度看,这样的短评实在不好写。因为在有限的文字篇幅里,它需要动情也需要冷静,需要直觉也需要理性,需要直言也需要探讨,需要体现与作家适度的亲近感也需要保持足够的公正公允。毫无疑问,在杨晓敏的短评文字中,洋溢着作者对于当代小小说作家作品深情的爱与知。通过这样的评说交流,杨晓敏水到渠成地成为当代大多数优秀的、包括了老中青三代的小小说作家的知音与诤友。不妨可以说,杨晓敏的印象式批评、欣赏式批评,在当代小小说研究批评领域也是独此一家,它对于小小说作家和小小说创作的影响力与作用,非一般的文学评论家可以比拟。

  评论家张陵认为,是人民推动了小小说事业的发展,社会各界广大读者的热情参与读写,才是唯一的活水源泉。他说:“究竟是什么力量推动了小小说事业的兴盛繁荣。我记得有一次在作代会上,中央领导讲,我们的文学一定要反映时代进步。因为时代的发展进步,也在推动我们写作者自身精神意识的进步,这是双向互动的。就是说我们在反映时代进步的同时,我们自己也在进步。我们看到的小小说的进步是怎么来的呢,我认为是人民推动了小小说事业的发展,社会各界广大读者的热情参与读写,才是唯一的活水源泉。众所周知,当下的文学面临一个边缘化问题,什么是边缘化,就是没有大的认同感嘛,说白了就是读者不喜欢读啊,我们长篇小说一年出版四千多部,中篇小说、短篇小说那就更多了。这些年来,文学有过令人怀念的繁荣时期,那是因为文学与我们的社会生活很贴近。但今天很多人认为文学边缘化了,本质上就是我们的文学脱离了这个时代,疏远了人民的生活。然而小小说不是这种情况,小小说的市场行情看好,说明小小说一般都是读者自己掏腰包买来读的,这是个很重要的检验尺度。我们现在的文学期刊,大都要政府财政来扶持。当然支持是应该的,但是它说明一个问题,说明它在期待读者的这个问题上还非常漫长。小小说不同,文学事业与文化产业兼重,本身就有一种盈利的空间,有一种发展的空间,因为小小说有社会各界读者的追捧。这种特殊的厚爱,应该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这种财富我们要倍加珍惜,假若哪天一旦被丢掉,小小说也会被边缘化。”

  我在前几节提到大考古学家,北大终身教授严文明先生1986年在美国讲学提到中国史前文化的多样性与统一性中,说中华文明重瓣花朵,花蕊是中原文化。就是说中华文化的核心是中原文化。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初,中国境内良渚文化、红山文化、三苗文化、甘青文化等几个强势文化区,争中心。严先生的“多元化”、“中原文化花蕊”说,平息了这场中心之争。2010年12月26日,我专程访谈严先生,他说:“夏、商、周、隋、宋等几个大一统王朝都在河南,这还不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中原文化是王权,它重生产、重发展。它的文化是五千年延续下来的,其他如良渚、红山文化重神权,重祭祀,生产资料挥霍殆尽,是中断的,没落了。”我写了《严文明:中华之魅重瓣花朵》,发表在《古都郑州》杂志上。

  我认为,中原文化虽然是延续不断的,但它是“温吞水”,比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文化区争中心,中原文化是寂寞的,因此,中原文化需要不断地寻找节点去点燃,或者说去“搅拌”。比如2009年国家批准中原经济区,特指示“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我认为,国家的意图:一是确认了中原是华夏文明源头,二是提醒传承,三是创新。虽然大中原概念还包括河南与山西、河北、安徽的交界,但核心是河南,河南的核心区域是郑州。从这个意义上讲,发端于“郑州的小小说”,文化意义上是对中原文化,也是中华文化的一次点燃——传承创新。

  到现在,我还认为,杨晓敏的“文化中产阶级”,是他的文化理想。他担忧的是,文学写作群体一直未能完成从“金字塔结构”到“橄榄球形状或椭圆形结构”的转变,文学乃至文化的“中产阶级”未能迅速形成,这是客观存在的。而杨晓敏的《我的文化理想》这篇宏论,取决于对文化大国与强国的整体思考。他说:“缺少文学读写训练和缺失中等文化程度教育的庞大群众基础,迟滞了我们从文化大国迈向文化强国的步伐。”

  这些话给了我很大启发。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我曾关注过关于全民教育的问题,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底,教育部门曾对大批的农村青少年放弃学业而进城打工的现象在报刊上呼吁“救救闰土”。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又提醒,中国的新的文盲在大批产生。离乡进城的“闰土”,大批的文盲们,真正的“缺少文学读写训练”,“缺失中等文化程度教育”。

  杨晓敏有了“橄榄球形状”或“椭圆形结构”的文化建构,这种文学图景的寓意是大众参与、百姓共享的平民式的文化愿景。形象而直观的,它让人可闻可见可触摸,为此,我们看到了“文化中产阶级”的形成过程。

  我非理论家,但我从中看出《诗经》这一种文体的诞生到小小说文体的发轫,是对中华民族文化的承续与创新。假如我们靠在国家对中原经济区发展提出的“中原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小小说的文体便也是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的实证。我与《小小说选刊》执行主编秦俑讨论过这一问题,我说,近几年我所在嵩山文明研究会,致力于中华之源与嵩山文明的研究,重大的学术课题都立足在传承,当然这非常重要,但创新亦应跟进。我认为小小说这种文化现象和文化成果是中华民族文化,也是中华文化的创新。秦俑同意我的观点。

  2013年11月20日,我访谈杨晓敏时说:在写你思考形象直观这节文章里,有新意的是‘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有了创新文化的小小说。

  三十年来,千万个小小说作家作品的质地是杨晓敏所阐述的文体意义、文化意义、文学意义、教育学意义、产业化意义和社会学意义;亿万读者在这意义中感受新颖,普及文化,受到教育,感悟文学,是一次“文化中产阶级”的整体提升。

    赵富海编著《杨晓敏与小小说时代》连载


本文在12/7/2014 4:21:3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小说评论
『小小说评论』 论文:微型小说与人性张琴2019-04-20[140]
『小小说评论』 国家无神论之罪鞭赶词2017-01-10[652]
『小小说评论』 现实艺术化后的别致面孔杨晓敏2016-06-04[566]
『小小说评论』 当代文学格局中的微型小说张炯2016-03-17[578]
『小小说评论』 张邺文小小说印象杨晓敏2016-01-12[591]
相关文章:『赵富海《杨晓敏与小小说时代》
『小小说评论』 第四章 小小说精神长旅(二)理念活在小小说里赵富海2014-12-06[478]
『小小说评论』 第四章 小小说精神长旅(一)空中平民的歌唱杨晓敏2014-12-06[605]
『新书介绍』 赵富海著《杨晓敏与小小说时代》杨晓敏2014-12-06[47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杨晓敏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