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心  理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归来物语——摆脱孤寂的呼唤发表日期:2014-11-14(2014-11-16修改)
作  者:穗穗出处:原创浏览55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归来物语——摆脱孤寂的呼唤
文/穗穗
2014年11月14日,星期五

1、归来?从何归来?人间、地狱,还是天堂,又将往何处?我可以写信,将自己从明天的悲剧人物谱里删除;我也可以读信,在一群飘忽的灵魂里寻找永远和永远属于自己的诗人。是的,写作不为取悦他人,尽管在无形中我会爱上一些人,一些人也会因此而爱上我。但所有的这一切,都在文字的激情和冲动里自由显像。


2、我病了好久好久,久到离谱。病到与死亡仅隔一层薄膜。保鲜膜下的头颅,缺失语言,丧失呼吸,更缺失愉悦的想象。除了向死的磁力线,每况愈下糟糕透顶的记忆力,我比耗空春光的枯叶,只多一个还未到来的隆冬判词。如果一直病下去,五脏六腑的灯,都会渐次熄灭。并非不想愈合,而是抑郁扼紧苏醒而生的喉!


3、再没有比死亡阅读,更真实的自己。“文学性既是陌生化”,我给伪装的自己,理性微笑、充满良知的自己,一份逃避情感的眉批,而非表达情感的总序。在140字的私语世界里,我拒绝面具,哪怕是高尚的面具;也拒绝所有的社会责任感,请原谅我的自私吧,我仅专注于倾诉,倒空自己,拒绝深思熟虑和精雕细琢……


4、要摆脱困境,就必须自我毁灭吗?幻象丛生的眼睛里,彩虹的歌声来自彼岸的雨林。命运就像任性的小孩,赐予糖果,又没收嘴唇与味蕾。我多么难过,在日思夜想的自由里,砍伐节外生枝的月桂。到处是价值、是典范,和金钱至上的八爪触角。所谓理想,一袭陈旧的抹布,搭在青春的餐桌。朝霞何在?等候好天气吗?


5、美好的事物总是眼前没有的东西,卢梭如是说。但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我听见普希金的呼号:“诗人的词语便是他事业的本质所在”,那是终生的追求与付出和情不自禁的爱。是的,我想说出乌有之物,我想写下永不消逝的词语电波“玄妙之言”,让日常熟悉的语言,突破词语的俗茧,破茧而飞,闪烁灵魂的光翼!


6、在蓝色的大海里,有人建造着一座海底沙城。她用身体发光,将上帝的云朵,植入海浪。她用灵魂发电,借外星的太阳,重劈天地。没有人读懂她,她既是天上之物,又是人间之物。神秘之词,像众多的鸟儿从每个隐现的星球贝齿间,蜂拥而出。谁也找不出它们结满思想,和形象之果不可撼动的永恒之树和水中乐土。


7、左手天空,右手大地。观音和甘露,在人间。亲爱的女郎,你用怎样的舞蹈,征服了远方、洪荒、天地、男人与疾病。乌发长,三千丈。顾盼的月亮,在古老的水纹里,采撷琴弦之花。一千零一夜的航程,向死而生。请递来“雅各之梯”!


8、有人,吊死了。不是我!有人,饿死了。不是我!有人,跳楼了。也不是我!但我知道,他们都曾是诗人,并且主动熄灭了身体的酥油灯。每一次死亡,都像一处震源,将词语周围的人群和楼房,摧毁一部分。绝望的人要死,孤独的人会死。剩下相思的人不怕死,怕死的众生仍会死。我们如何能拒绝死亡食指的勾引?


9、亲爱的,你信吗?我正在努力的“活”,用薄荷和木犀草,唤醒我僵死的歌声,与身体里日渐迟暮的旷野之光。终于,不再头疼,并将头疼错打成——煎熬后的“图腾”,在持续十天的止疼之旅……“花儿凋谢了,灯光燃尽了。漆黑的夜,像墓一样暗”。我要继续描绘这漆黑的白昼,让受尽折磨、不幸的人都能找回黎明……


10、诗人,就是先知。譬如自我的墓志铭,泄露天机的诗谶……激情的人,死于激情。天才之人,夭亡于天才。在白日的辉耀下,紫罗兰的头低垂着。是什么让它如此神秘而阴郁?世间美的风采里,蕴藏着盛大的、寂静的、不可战胜的死亡阴影。而诗人的心盛开了一季玫瑰,装下了全部的光亮与鲜艳,同时也接纳了肃杀的秋冬。


11、我们为什么而活着?我们为了死去,而活着!我们难道仅仅是为了死去而活着吗?我们难道不是为了死去而活着吗?今晨,一连串的提问。令我的双手不停地颤抖,心脏加速。生活的目的,每个人都有自我的答案,而一旦进入简单的哲学提问,我们就会坠入真实的虚无,生命的语言充满迷航的泡沫。而死,无处不在。


12、嚼着玫瑰花瓣的夜晚,将有一处相约的想象圣地。而他们,一定是置身于朦胧的花丛中,双目交集,星光灿烂。此际无声胜有声……我对大千世界,仍抱着美好而纯洁的幻想。尽管我是昔日罢黜的王侯,自我的放逐者。重读《醉舟》,想到殉道者也会厌倦海角和天涯。我就能赦免自己层层叠叠的厌世之词,找回海中罗盘。


13、身披海蓝色纱丽的海洛狄亚德,临镜自照,痴迷于镜中的倩影。而我透过文字的镜面,照见镜中的镜中:美中之美,痴中之痴。这已不仅仅是《水仙恋语》,而是象征之后的象征,走不出的门中门,幻中幻。我喜欢许多人的诗,不是因为它们是最好的诗,而是因为它们是“为我”而写,有着琴弦拨动时悦耳、美妙、和谐的旋律……


14、蓝天也在忧伤。我跟随一片乌云,航行在大雨瓢泼还未降临的祈祷之夜。


15、此刻,我在检讨,以归来的姿态,斧劈忧伤,离析忧思。像安德烈·纪德给保尔·瓦莱里,一封倾诉友情的书信一般,检讨自己的看破红尘与了无生趣。原来我的痛苦,并非我个人创造的,而是孤独和伟大的一部分。有人,不相信友情,又需要着友情。当我们在文字和诗句里热恋,性别、年龄、国籍与外表都不再重要!


2014年5月19日上午12点,微博随手涂鸦。


本文在11/16/2014 5:22:53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栏目:『心  理
『心  理』 从“婚恋”一词的用法看中国人“爱情基因”的缺失熊哲宏2015-06-23[846]
『心  理』 男人的婚外恋多半会自动终止熊哲宏2015-06-05[854]
『心  理』 为什么丈夫手上大多都有“私房钱”?熊哲宏2015-05-10[792]
『心  理』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九十四)穗穗2014-12-20[566]
『心  理』 为什么男人“调情”总是调不过女人?熊哲宏2015-04-14[750]
相关文章:『穗穗
『日  记』 情书之《痴人说梦》穗穗2017-05-18[300]
『散  文』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六)穗穗2017-05-18[238]
『评论杂谈』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五)穗穗2017-05-18[448]
『散 文 诗』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七)穗穗2017-05-18[449]
『诗  歌』 《伤害》等四首穗穗2015-02-27[42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穗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