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小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对歌唱的敬意——小小说《饥饿的歌声》浅谈发表日期:2014-10-17(2014-10-31修改)
作  者:陈力娇出处:原创浏览65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对歌唱的敬意——小小说《饥饿的歌声》浅谈
文/陈力娇
2014年10月17日,星期五
  我的小小说《饥饿的歌声》有着前生后世。她的前身是我2006年写就的短篇小说《无歌的年代》,发表在当年的《章回小说》6期上。后来我为了做文体试验,把她的精华部分从短篇小说上卸载下来,经过再润色,再加工,再组合,成为现在的小小说《饥饿的歌声》,发表在《山东文学》2009年12期上,后被《小小说选刊》、《青年文摘》等多家杂志转载,并收入各种年选版本,2011年获中国第五届小小说金麻雀奖时,她作为我十篇作品中的老大,撑成了我“金麻雀篇”的担纲角色。
  《饥饿的歌声》不论是她的前生还是后世,均是我比较喜欢的作品,均是我创作生涯过滤的精华,她是我精神场域中一次不小的洪峰通过,完成了我灵魂里的一次重要洗礼。我记住了它,也记住了自己;成长了它,也成长了自己。由此她成为我一段时间内的标杆,和日后我回顾来路时,那个在远方向我频频挥手,有着美丽气韵的乡间水荷一样的动人少女,她怀春一般的憨态,让我禁不住一次次驻足回望,并投以热辣辣地挽留与爱恋。
  小小说在某种程度上,是寄身在短篇或中篇小说上的一个细胞,大小说就是由这些细胞依次排列组合而成,细胞不好,大小说也休想达标,细胞健全,大小说就体魄如牛,健壮非常。多年来我一直是大小小说都写,在长中短小中无悔地穿梭,不为别的,就是想和她们融为一体,让她们把最俏丽的一面展示给我,使其快速获取真谛,自由徜徉。
  《饥饿的歌声》是写一个饥饿的故事,这个饥饿又不仅仅只是饥饿。写苦难早已不是作家美好的话题,也不是读者倾心的哭天抹泪。苦难从来都是相伴着希望而生,希望从来都是完成苦难最好的帮衬。我们人类在失去肉体生命的过程中,一直在蓄养着那芝麻粒大小的希望,尽管它小,它也是活下去的种子,人类精神的繁衍,靠的正是这种接近死亡的喘息得以延伸。
  文中的主人公米粒,就是这希望中的一分子,就是这苦难中的一希望。她酷爱唱歌,又唱得非常好,初中毕业赋闲在家,和母亲一起磨土豆做土豆包包,磨板刮破手指时,她就更想她的歌唱。
  终于机会来了,她被叫去参加音乐会演出。在排练期间她显示出超凡的天才,她的歌喉,嗓音,技巧,简直就是天地作合,天籁之音。
  街道每天的伙食很好,再不用吃土豆包包了,米粒的理想就在这无忧的日子里,成为羽翼丰满的翅膀,一天天准备着搏击长空。米粒吃着好的饭菜时,总想起家里饿着肚子的残疾哥哥,就和街道主任请示,把自己每顿的两个馒头,分出一个给哥哥。街道主任顾及米粒高超的演唱,音乐会指望她拿头奖,同意了她的请求,并承诺,得了头奖后,县长会给她安排工作。而米粒拿头奖,简直就是板上钉钉儿的事。
  演出那天,伙食依旧很好,一人一碗打卤面,和米粒分到一张桌上吃饭的是一个跳舞蹈的孩子,可她突然肚子痛,没吃饭就回家了。米粒吃了自己的面条,看到那一碗没人吃,就把那一碗也吃了。要知道,米粒的家是一个月也吃不上一次这样的面条的。
  上台演出时,米粒出人意料地没有唱好,高音没上去,并唱破了音,街道主任立即变了脸,所有对米粒抱有希望的人也都大失所望,米粒自己更是无地自容,哭着跑回了家。无疑工作的事也泡汤了,从此米粒又做起了土豆包包。
  那么米粒砸台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多少年后原因找到了,祸端就在那碗面条上。米粒为了不让它白瞎,吃了它,而撑着了自己。唱歌是需要提气的,唱歌的人不宜吃得过饱。至此,饥饿到底夺去了米粒崭露头角的机会,到底消蚀了她崇高锐意的志向。
  小小说比起大小说,有着她自己独立的特色,她有漂亮的结尾,有小巧的体魄,有干净利落的举止,有明镜高悬的思想,这些大小说中也有,但她没小小说明了,没小小说干脆,没小小说机智船小调头快。这一点《无歌的年代》和《饥饿的歌声》做了相应的示范,她们各有各的纹理走向,各有各的构造神经,就如大象和蚂蚁一样,各自不同地完成着自己的生命历程。
  小小说和大小说相比,她会避重就轻,她知道自己吃不了大象,却又不能不亲口尝一尝,大小说注重的是对素材大面积的占有,小小说注重的是对素材小面积的着色,她像一只明智的画笔,蘸一蘸物体的色彩,就能完成自己的大业,当然她的大业里,少不了大小说的使命,只是形式上,她是巧取,而不是豪夺。
  小小说看家的本事是“藏”,她的浑身上下有无数个兜儿,这些兜里有无数支宝剑,预备着你啥时侵犯她时,她好拿出来反抗,这宝剑你看不见它,却能感觉得到它,藏得越深,小小说就越成功。所以好的小小说,不能只看一遍了事,一遍你看不透,你会有许多疑问,而看多遍,你会发现其实一个疑问都没有,你先前提出的那些缺点,早已被她兜里的宝剑一个个攻破,至使你快意的同时,也万分地沮丧。
  小小说是一种无可厚非的艺术形式,但也不能不承认她还是个孩子,是文学的最初和童年,但这最初的路你必须走好,这童年你要留下色彩和明快的歌声,否则文学这条路你可能会一路虚弱,她是你的地基,能不能建高楼大厦,能不能在这块土地上深情地歌唱,全看你的定力,耕耘的热度和孜孜不倦的耕耘,来不得半点马虎与骄傲。

本文在10/31/2014 3:21:5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小说评论
『小小说评论』 论文:微型小说与人性张琴2019-04-20[140]
『小小说评论』 国家无神论之罪鞭赶词2017-01-10[652]
『小小说评论』 现实艺术化后的别致面孔杨晓敏2016-06-04[566]
『小小说评论』 当代文学格局中的微型小说张炯2016-03-17[578]
『小小说评论』 张邺文小小说印象杨晓敏2016-01-12[591]
相关文章:『陈力娇《饥饿的歌声》
『小 小 说』 饥饿的歌声陈力娇2014-10-17[53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力娇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