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Hi2NET.com海通网络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关于文心温馨之家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关愚谦:德华文坛泰斗 中德文化桥梁 发表日期:2014-08-11(2015-11-09修改)
作  者:高关中出处:原创浏览1867次,读者评论5条论坛回复0条
关愚谦:德华文坛泰斗 中德文化桥梁
文/高关中
2014年08月11日,星期一

(德国汉堡)

在德国侨界,关愚谦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几乎每期《欧洲新报》,《华商报》上都有他的文章。旁征博引,知识渊博,令人非常敬佩。他不仅是时事评论家,而且是著作等身的学者和文学家,已出版中外文书籍几十部。他还是中德文化交流的桥梁,曾长期任教汉堡大学,培养出数以千计的汉学系学生,可谓桃李遍天下。如今,年过八旬的关老,依然精力充沛,笔耕不止,作品不断问世。就在前不久,我获赠一本他的新作《情》,一口气读了下来,感触良多。

我认识关老30多年了,对我来说,关老是勤奋写作的大家,高山仰止,难以企及。很早就想写一篇有关他的小传,但一直不敢动笔。原先读过他的自传第一部《浪》: 现在又读到第二部《情》,对关老的人生经历有了更多的了解,借此机会,了此心愿。
 

《浪》: 文革出走

关愚谦自传第一部《浪》记载了他从出生到离国出走的经历。前文化部长王蒙认为关愚谦的经历是一本书,一部历史,一桩奇迹,亲自作序,强力推荐。

根据家谱,关愚谦的远祖是三国时挥舞青龙偃月刀的关云长。近代则出了在鸦片战争中壮烈殉国的民族英雄关天培(1781-1841)。其家乡江苏淮安建有关天培祠,以示纪念,我到淮安游览时曾瞻仰过。关天培的侄子关晏,有一段趣闻。他任南通县令,进京办事,与京官诗酒酬酢之时,有位大官兴之所至,出了个上联“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以求下联,一时难倒了在座之人。关晏看众人冥思苦想,陷入尴尬,就轻声问道:“卑职能否献丑”,“当然!当然!”这时关晏吟出“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 语惊四座,引来满堂喝彩。这位大官就是曾国藩,关晏就是关愚谦的曾祖父。不久,关晏升任北通州千总。

关愚谦的祖父则是武进士,后来官拜潮州总兵,相当于军长,又调任广东水师提督。关愚谦从小就受到关家祖辈功业的影响,充满爱国激情。

关愚谦的父亲关锡斌早年投身革命,是周恩来青年时代的战友,一起组织了天津觉悟社。他后来赴法、美留学。抗战时参加新四军,1949年担任华东军政委员会秘书长、上海交际处处长。母亲言忠芸,出身书香门第,是中国第一代女大学生。关愚谦1931年出生于广州。辗转于北京、青岛,饱尝逃难和战火之苦。在上海念小学,并考入圣方济中学。这是一所教会学校,后转为汉壁理西童中学(后改为上海市西中学)。他学到流利的英语,加上深厚的家学渊源,打下了扎实的中西文化功底。

1949年夏,关愚谦进入北京外语学校(今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俄语专业。那时是中国和苏联的蜜月时代,急需俄语人才。他毕业后,就被分到中央财政部担任俄文翻译,与苏联专家一起工作,曾为陈云、邓小平做过翻译,学以致用,青春得意。可是反右运动中因性格直率,直话直说,他被定为中右分子,受到内部处分后,发配到偏远的大漠青海,在青藏高原上度过了4年艰苦的流放岁月。

关愚谦还算幸运,通过财政部老领导方毅的关系,1962年回到北京,调入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该会简称“和大”,是由外交部派生出来的一个半官方机构,后来并入中国对外友协。他被安排在“和大”办公室做对外联络工作,负责接待外宾,工作得心应手。几位常住中国的国际友人,如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新西兰作家路易•艾黎,日本友人西园寺公一等,就住在“和大”内院。关愚谦常有机会陪同外宾,见到周恩来、刘少奇、甚至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郭沫若曾是“和大”的会长,亲笔为关愚谦题诗“灵峰有奇石,入夜化为鹰,势欲搏风去,苍茫万里征”。此诗似乎预示了关愚谦日后的命运。

文革爆发后,关愚谦被卷入斗争漩涡,1968年2月“和大”内斗,由于关愚谦在反右运动时有前科,突然贴满整他的大字报,准备开大会批斗,逼得他想自杀。他打开办公室抽屉,没找到用来割断血管的剃须刀片,却看到一本日本护照,是西园寺公一儿子西园寺一晃的,由关愚谦负责保管。他突发奇想,冒用这本护照逃离文革硝烟中的祖国。

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事啊!他当机立断,胆大心细,经过周密准备,突破重重难关,第二天关愚谦冒名顶替,坐上了飞往境外的国际航班。
 

《情》: 德国情话

《情》是关愚谦《人生三部曲》的第二部,写的正是他离开祖国后直到1981年回国省亲之间13年的另一段人生。凤凰卫视著名时事评论家曹景行作序说,文革中许多人连苟且求存都难,如傅雷夫妇在上海自缢身亡,诗人闻捷夫妇自杀,“关愚谦先生走的却是求生之路,不仅方法奇特,而且成功出走。这需要丰富的想象力,极大的胆量,还有十分的运气。文革中许多人比他悲壮,但都没有他幸运。”

虽说关愚谦幸运地死里逃生,但活罪没有少受。在开罗下飞机后,埃及警方以盗窃他人护照为由,把他投入监狱,长达一年多。其间,美国中央情报局表示,“欢迎”他去。但关愚谦坚决不去当时与中国为敌的美国或苏联。1969年春,在国际红十字会的帮助下,他被送到联邦德国暂住。

关愚谦来德时已38岁,身无分文,没有一个熟人,为了生存,他在餐馆打过工,在码头扛过钢条。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没有放弃奋斗。他要重新上大学!

在德国上大学,谈何容易!他没有任何证件证明自己的学历,一个德文字都不会。这时,他的能力,他的学识,他的工作经验辅助了他。他的英文水准得到汉堡大学留学生办公室主任的赞赏。他写的260多页中文书稿得到汉学系教授的大力称赞。他的俄语水平征服历史系教授宴会上懂俄语的宾客。两位教授为他写了推荐信,证明他的学力。1969年秋,汉堡大学决定破格招收他入学。关愚谦选语言学为主科,历史和俄语为副科。他要利用以前国内读大学的底子,扬长避短,尽快拿下学位。

当时最令人头痛的是,必须同时打工来养活自己。新的机会来了。1970年,汉学系需要一位中文教师,关愚谦汉堡大学尚未毕业,就成为临时助教。这时,他原先学英语学俄语的经验,目睹外文老师生动教学的特点,又都派上了用场,第一堂课就非常成功。很快,关愚谦就成为极受学生欢迎的汉语老师。

好事成双。就在1970年,关愚谦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晚会,认识了才貌双全的德国姑娘海珮春(Petra Haeling)。他教她英文,她教他德语。通过关愚谦的开朗性格和苦干,海珮春开始产生对中国的兴趣,把汉学选为自己的主科。关愚谦则以刻苦学习的精神,在短期内掌握了德语,沉醉于德国的文化,从哲学、文学,到音乐、绘画,甚至对建筑艺术发生了兴趣,什么都想知道。两人相互做学生,当老师。感情日益加深。

1972年,关愚谦用3年时间拿下硕士学位,而通常需5年。他成为正式讲师,一边教学,一边再接再厉,继续深造,又于1976年,完成博士论文,取得博士头衔,获得终身教职。次年,他与海珮春喜结连理,成为夫妻。他们住在阿尔斯特湖畔的银河街,一直到今天。原先只是“暂住”的德国,成为他的第二故乡。

虽然事业、家庭双丰收,但他心中始终有隐隐的思乡之痛,思念父母亲友之痛。那些年不要说回国,连通信都不可能。“四人帮”的倒台,点燃起他回国的一线希望。1978年秋天,上海京剧团来汉堡演出,受到德国观众的热烈欢迎。关愚谦被他们的友好情谊而感动,连夜写下一篇富有感情的文章寄到香港,香港《大公报》连续六天刊载了这一长篇报道。北京《参考消息》也分三期连载。这一转载,等于为关愚谦的存在做了广告。国内的亲朋好友在断绝音信多年后,这才知道了关愚谦的下落。就在这年12月,中共召开11届3中全会,公开否定“文革”,说它是“十年浩劫”,在政治上拨乱反正,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使关愚谦回国的希望接近现实。1981年春,关愚谦终于得到签证,携妻回到中国探亲。

回首这段往事,令人扼腕叹息。正如书中关愚谦的诗作:

千里迢迢离故乡,路茫茫,泪满裳。
失魂落魄到异邦,明月夜,悲断肠。
生死漂泊远招手,风雪月,写篇章。
雪泥鸿爪雁展翅,留痕迹,情意长。


中德文化桥梁

在德国,工作、生活安定下来,可以舒舒服服过日子。但关愚谦不是那种贪图安逸之人,他要发挥自己的学识,“做中国文化使者”,为中德文化交流贡献力量。妻子海珮春深情地说:“愚谦是一个既顾家又顾国。还终日为世界担忧的‘疯子’。只要他一有空余时间,不是读书看报,就是写文章。因此他有几个职业,大学教学生,业余当记者,晚上编杂志”。

先说教学生。从70年代起,关愚谦就与阿尔斯特湖畔的汉堡大学紧紧地系在一起了。他写道:“几十年的岁月,让我对汉堡大学校园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产生了无限的感情。在那里,我度过了三十多年,在那里,我的头发从黑变灰,从灰变白;在那里,我原本青春的面孔被岁月的痕迹悄悄爬满。在那里,我教出近千个学生。每当我进入教师的时候,总有一种幸福感。这一方面与学生们的学习情绪有关,另一方面,下意识里,我总觉得这是一种使命,我在传播中华文化。”“我的学生们一茬接一茬地走进校园,走进我的教室,走进我的视线,又一茬一茬地从我的视线里走了出去。他们遍布德国以至世界各地,有的成为知名的大学教授、大报的编辑记者,有的成为出色的银行家、政治家、艺术家。他们多多少少都和中国有关系,不管我到世界哪个角落,都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正是这种满足感和幸福感,始终充盈着我也已不年轻的生命,使我感知到我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的意义。”1998年,德国教育部高教处应汉堡大学申请,授予关愚谦博士教授头衔。浙江大学也聘任他为兼职教授。

其实,关愚谦的成就并不仅仅在于教书育人,传播中华文化。他深感中国的几十年的闭关自守,拉大了与西方国家的差距,必须把高层次的,健康的西方文化介绍给自己的同胞。具体做法之一,就是编杂志。1980年,经过他和一些热情的德国朋友,四处奔走,终于取得德国政府资助,一本精装彩印、美观大方的中文杂志《德中论坛》出版了,这本全面介绍德国的双月刊杂志由关愚谦担任主编,一问世就好评如潮,发行量从5000份发展到两万份。《德中论坛》坚持出版了15年,直到德国政府不再拨款才停刊。我自己就是这份刊物的忠实读者。这套杂志我爱不释手,至今仍然珍藏着。《德中论坛》在中国国内很受欢迎,成为各界高层次读者了解德国方方面面的一扇窗口。如不少人是通过这份杂志了解到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体系、社保制度、环境保护的,很多概念在中国国内当时还是很前卫的。1997年,关愚谦出版了《德国万象》一书,其中大部分文章就是从《德中论坛》杂志中挑选出来的。

关愚谦不仅向中国介绍德国,也写书向德国读者介绍中国。他初到德国,看到关于中国的书籍少之又少,而且资料陈旧,就下决心为中西文化交流出力。1980年在法兰克福书展上,他毛遂自荐写书,科尔哈默尔出版社(Kohlhammer)经严格考察后,与他签订了合同。关愚谦和海珮春走遍中国各地,搜集资料,拍摄照片。两人呕心沥血,精益求精,用了整整3年时间,出版了《中国文化指南》。这本书图文并茂,近800页。一出版就摆在德国书店的显眼位置,备受读者青睐,先后印刷了3版。很多德国人,就是通过这本书才了解中国的。

最令人瞩目的成就是关愚谦和德国顾彬教授(Wolfgang Kubin)联合编译的德文版《鲁迅选集》。1979年他们开始合作,经过15年的奋斗,1994年,6卷本红色布面精装的《鲁迅选集》终于在欧洲问世。这也成为关愚谦一生的骄傲。

关愚谦自豪地说:“德国人称我为中德民间大使、中德文化之桥。在德国,像我这样30年倾力介绍中国文化的人还是很少的。”

关愚谦还是社会活动家,长期担任德华学会理事长。30多年来,他接待过无数来自中国政界、文化界、艺术界、经济界等各方面的人士。他在霍英东基金会等机构的支持下,在欧洲各大城市如巴黎、柏林、日内瓦、维也纳、汉堡等地,主办了中西文化学术研讨会和中国文化节等大型活动。我记得最清楚的是2006年那一次。关愚谦促成在阿尔斯特湖搞了一场“中国和谐之夜”晚会,汉堡万人空巷,甚至北德乃至北欧的大批宾客闻风而来,共襄盛举。温家宝总理正值访问汉堡,也应市长邀请参加。上海和义乌免费提供烟火和灯笼,中德朋友纷纷慷慨捐助,一时传为佳话。当年,汉堡市长授予关愚谦“科学与艺术”勋章来表彰他在中德文化交流上所做的卓越贡献。


著作等身的大家

关愚谦在德华媒体广为人知,《欧洲新报》,《华商报》每期都少不了他的大作。但在德国较少有人知道:他还是香港《信报》、新加坡《联合日报》、马来西亚《星洲日报》的专栏作家,读者遍及华人世界。为什么他的作品广受欢迎呢? 这是因为他秉持通俗性、趣味性、知识性和逻辑性的写作原则。他不但精通中德英俄四种语言,学养深厚,又具有丰富的阅历。我曾对关老半开玩笑说:“您是古今中外都经历过”,的确是这样。他在童年时期,已对“丧家之辱,亡国之恨”有着深切感受。他经历过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他的半生在海外度过,对德国有深层次的了解。他的足迹遍布五大洲,眼界非常开阔,能站在历史的高度,全球的视野看问题。他的爱好又是多方面的,从政治到文学,从音乐(他拉一手好提琴)、美术(画一手好素描)到体育(至今天天打太极拳)都感兴趣。他的朋友遍布海内外,国内,他接触的面很广,政界如周恩来、朱镕基、吴学谦,文学界如王蒙、莫言、铁凝、王安忆,艺术界如刘海粟、黄永玉,都有过来往;国外他曾访问过波兰和保加利亚总统,和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结为忘年交。这一切汇聚在一起,加上他的生花妙笔,就使得其作品内容特别丰富生动,并揉进了自己的亲身感受,具备强烈的可读性和感染力,人人都爱读,一点不枯燥。

2010年,关愚谦的散文随笔《欧风欧雨》,由三联书店出版。著名出版家赵斌评论说:“愚谦先生是少数对中国与欧洲的历史文化都充满激情,对两地的国情都有深入观察与思考的作者。读愚谦的书很难放下,他以不疾不徐的节奏,一个接一个地讲述有趣的故事。他用素描与速写的手法,透过历史文化与民族特点,勾勒出一个多元多彩、活的欧洲。”他的很多书,很多文章都具有这样的特点。

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关愚谦已在两岸三地出版中文书10部,即《狂热、动摇、幻灭》、《苏联东欧风云变换录》、《中国文化名胜揽萃》、《到处留情》、《戈尔巴乔夫——不以成败论英雄》、《耶尔津——千秋功过凭谁说》(耶尔津通译叶利钦)、《德国万象》、《浪》、《欧风欧雨》和《情》,有的书甚至出过几个不同版本。《德国媳妇中国家》则是他和爱妻海珮春合作的结晶。至于散见在报章杂志上的文章,还有不下几百万字。

外文书方面,关愚谦单独出版过4本书,与海珮春合作出版了8本,涉及德、英、意3种文字。还应加上与顾彬合作出版的德文版《鲁迅选集》6卷本。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如今关老虽然已是“八零后”,仍然勤奋笔耕。每天趴在书桌上七八个小时。他正在创作第三部传记,记述自己的后半生。关老说,新书也会像《浪》和《情》一样,用一个字命名。全书完成后,共同构成他的自传三部曲。这将是堪比高尔基人生三部曲的巨著,我和广大的读者一样,热切盼望这部新作的诞生。

2014-07-31

1、关愚谦和夫人海珮春参加春节招待会

2、关愚谦风华正茂

3、关愚谦照片

4、关愚谦与夫人海珮春

5、汉堡大学汉学系学生们

6、关老在书房

7、关愚谦的中外文著作

8、关愚谦在欧洲华文传媒协会汉堡年会上讲话

9、关愚谦与著名作家王安忆交谈

10、在一场音乐会上与关老合影

11、关愚谦部分著作

12、关愚谦主编的高层次杂志《德中论坛》

13、关愚谦与德国前总理斯密特是忘年交

14、关愚谦的时评,载于《欧洲新报》

15、德国《华商报》关愚谦专栏“说东道西“

16、关愚谦的文章,内容丰富多彩


本文在8/14/2014 5:19:0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温馨之家
『温馨之家』 我眼中的朱小棣冰花2017-03-20[437]
『温馨之家』 不断开拓的文学女人——我眼中的施雨梓樱2017-03-10[62]
『温馨之家』 木兰会心友,关山度若飞艾华2016-10-16[459]
『温馨之家』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2016年纽约、新泽西文友和艾华秘书长聚会喜丽2016-10-17[603]
『温馨之家』 杨海蒂,其人其文郁乃2016-09-28[491]
相关文章:『高关中
『随  笔』 与唐僧比肩,从海路赴印:小雁塔和义净的故事高关中2017-03-22[35]
『游  记』 佛教圣地 英雄山城——康提(斯里兰卡)高关中2017-02-20[129]
『其  它』 盘点2016年高关中2017-01-02[92]
『游  记』 天府都会 花重锦官——成都高关中2016-11-21[158]
『游  记』 西安大小雁塔,纪念玄奘义净高关中2017-01-07[210]
更多相关文章
金陵笑笑生 去金陵笑笑生家留言留言于2015-07-14 10:10:48(第5条)
谢谢高先生!
金陵笑笑生 去金陵笑笑生家留言留言于2015-07-12 16:51:06(第4条)
有学者研究后得出结论:关云长是被曹操,孙权,刘备三方共同杀死的。主要原因是关公知春秋大义,立志匡扶汉室,誓灭汉贼。变成了三家共同的敌人。这才是(三国演义)中的大事件!
金陵笑笑生 去金陵笑笑生家留言留言于2015-07-12 16:31:13(第3条)
高先生:您好!请您代问谭绿屏姐姐好!伏虎敬上
金陵笑笑生 去金陵笑笑生家留言留言于2015-07-12 16:31:12(第2条)
高先生:您好!请您代问谭绿屏姐姐好!伏虎敬上
 主人回复 
谢谢文友,我一定转达!
留言于2015-07-12 16:27:36(第1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高关中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