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走出虚幻的爱情沼泽——读施玮小说《红墙白玉兰》 发表日期:2014-07-25
作  者:虔谦出处:原创浏览918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走出虚幻的爱情沼泽——读施玮小说《红墙白玉兰》
文/虔谦
2014年07月25日,星期五

侨报副刊 2014年7月23日 


(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施玮著,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8年)

      毛泽东说过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颇有同感。其实世间万物皆有因果,但是有时这因缘隐晦难知。施玮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里杨修平和秦小小之间的爱情,就令人有些“缘何?”的纳闷。作者并没有写明修平为什么爱小小,小小又爱的修平什么。他们的首次见面以杨修平为小小点燃一支烟为主要内容。那一次秦小小给杨修平的感觉是,小小让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生命中最美丽、最娇嫩的梦蕾。”一见钟情,杨修平的心就这么顿时几乎要被爱涨破。

      接下来的杨秦恋情推演,是一个极为痛苦的、既无法结合也无法割裂的令人窒息的过程,那情形与施玮诗《彼此的存在》所述酷似。两人若即若离,仿佛是命运在作梗,又仿佛是他们不断在因为对他人的慷慨情感捐赠(这个主要表现在杨修平身上)而牺牲自身真爱。 说起那些“第三者”来,紫烟其实是个很弱的因素,她自己愿意退出;有着软肋的王瑛也没有那么难缠。杨、秦两人只需加一点力和气,边上两位女人,还有那神秘的知命老人就都得退位,世界就是他们的。可他们没有这么做。他们的“谦让”和他们的“热恋”同样令人困惑。读着读着,我时而觉得他们的爱其实并不是真爱,因为互相之间毫无承诺,毫无相互捆绑在一起的力;时而又觉得这样的爱才是真爱,它不需要任何捆绑。杨修平是秦小小的初恋,小小“感到自己女性的体内有一种向他回归的渴望,好像我们是被暂时掰开的一体。”那不是一种纯而又纯的爱情初衷又是什么。而在杨修平这边,他追求“心心相印”的高度默契的爱情,这爱情可以等待,它独立于婚姻契约之外。

      问题是,我们生活在人间烟火里。人间不完美,因而需要承诺。没有承诺的爱情,不管是因为爱得不够而没有承诺,还是因为觉得真爱不需承诺而没有承诺,都会使爱情失去可靠的支撑和维系。其结果就是有如杨秦之间的无奈和最终幻灭。关于这点,小说描述得相当的深刻:

      也许因为太相爱,就以为不需要加进责任,也不肯让别的掺杂其中。
    于是,这爱就因“纯”而软弱,而易于融化。
    在你我的人生中,它总是成为最可以退让的一面……在我们彼此的生活中,除了可以牺牲自己,唯一可以牺牲的就是自己的最爱。因为别的事物与人,都不是真的属于我们,只有这份爱不会改变,只有这个人永远会原谅自己。
    这是应该的吗?

    最后,这只存在于梦幻中的爱,也就随梦而逝:

    等她终于握不住手,放开时,她发现其实手中什么都没有。

    更加入木并具讽刺意味的是,秦小小曾以为,若把与杨的爱挖出她的心,那里定会留下一个血淋淋的大洞。然而当她被迫松开那爱时,心却是完整的,痛也是完整的。那是一段深含作者信仰思索的描述。作者接着叙述秦小小和柳如海在林中做爱之后的一段感悟,最后得出结论:“经过人间进入天堂,仿佛是由性进入无性。不经过人间就不能进入天堂,而无性却正来自于两性的合一。”爱情需进入婚姻;不食人间烟火的所谓纯爱,不仅弱不禁风,有如杨秦恋之疲软,且最后难免无果而终。

      柳如海是小说中的一片光亮。他和杨修平的不同,除了信仰外,重要的一点就在于他懂得爱情不是请对方抽根烟然后欣赏烟圈萦绕。爱,就要进入彼此委身的承诺——婚姻。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而是爱情的完满。这是爱情的实心属性。小说最后柳对杨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我们男人真是应该感谢做我们妻子的女人。她们把一生放在我们手上,相信我们能爱她,成为她的依靠,成为她生命中所有贫病悲愁的呵护者。她愿意把她一切的快乐,女人天性中的奇妙与美丽来和你分享。

      红墙白玉兰是一个意象,一个和红杉树相对的意象。白玉兰本是真实的,然处于充满拘束的红墙中的白玉兰如堤下之月,迷离且可望不可求。红墙和白玉兰的组合在本书里是虚幻、脆弱、不自由的;而红杉树则坚实真切、明媚辽阔、自由粗犷。这些不同的意象,暗喻着书中的主人公们,也寄托着作者的婚姻爱情观。

      施玮既是小说家,又是诗人和哲思者。《红墙白玉兰》既有着小说的语言,又充满了诗般的意象和思想的纵深。全书处处是思索和感悟的珠玑,它情景交织,连对物的描写都丝丝入扣。比如那只让秦小小感激的萤火虫,那丛让小小感到藏着哭泣的灌木,还有这一段:

      林子里的树都落尽了叶子,枝枝叉叉地被月光投在地上,好像美丽的布纹,一瞬间又像极了老人脸上密布的皱折。(接下去作者便写到那位知命老人对杨秦恋的预言)

     《红墙白玉兰》不是情节剧,主人公们心灵的搏杀,构成了小说的高潮迭起。 那些珠玑,那细腻和高潮,让读者应接不暇甚至喘不过气。

      作为女作家,施玮既有着细致和敏捷的感性,使她描写起小小、紫烟、王瑛等女人形象得心应手;又有着磅礴的思维力度和深度,为这部小说奠定了坚实的理性根基。

      该小说并非没有可商榷处,比如杨修平这一人物内在的一些蹊跷矛盾处,又如小说中散现的宗教观和贯穿小说始终的宿命色彩之间的关系,另柳如海这一形象似太过理想化,若能多些层次或许更好,等等。不过,如此的文字、意象和思想,把作家的人性和文学特色张扬到这般极致,《红墙白玉兰》令人叹为观止,实为与《歌中雅歌》交相辉映的灵性双璧。


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获由台湾华侨联合会颁发的2009年世界华文著述奖文艺创作项小说第一名。


本文在7/25/2014 4:17:3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随  笔』 偶做打铃人应帆2017-01-02[219]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84]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73]
『散  文』 我也有虎妈应帆2019-05-15[215]
『散  文』 盛夏里,出门远行应帆2016-09-02[38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范小青《最浪漫的事》:小说人物塑造与小说语言的拿捏余一鸣2019-03-09[147]
『小说评论』 执著·比喻·尊严——论毕飞宇的《推拿》兼及《青衣》、《玉米》等其他小说刘俊2019-03-09[210]
『小说评论』 心灵建设与传奇书写——读虔谦的《玲玲玉声》丰云2019-03-03[196]
『小说评论』 东野圭吾《禁断的魔术》被疑“炒冷饭” 真相是啥?上官云2018-12-28[323]
『小说评论』 先锋小说的变异东西2018-12-22[153]
相关文章:『施玮《红墙白玉兰》
『小说评论』 于疆:以诗人的感性抒写爱情──评施玮小说《红墙白玉兰》于疆2013-06-04[559]
『小说评论』 愚木:灵与肉的纠葛和抗争——读施玮的小说《红墙白玉兰》愚木2013-06-04[515]
『小说评论』 张凤琳:基督救赎模式的潜藏与发掘——析基督徒女作家施玮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张凤琳2013-06-04[558]
『小  说』 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红墙篇:第六块砖施玮2013-02-22[478]
『小  说』 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红墙篇:第五块砖施玮2013-02-22[637]
更多相关文章
虔谦 去虔谦家留言留言于2014-07-26 03:54:08(第1条)
长篇小说《红墙白玉兰》获由台湾华侨联合会颁发的2009年世界华文著述奖文艺创作项小说第一名。各大书城有售。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虔谦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