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评论杂谈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白头山血统”剖析——为世袭王朝编造的弥天大谎发表日期:2014-04-05(2014-04-10修改)
作  者:关守中出处:原创浏览4838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白头山血统”剖析——为世袭王朝编造的弥天大谎
文/关守中
2014年04月05日,星期六

原载《世界周刊》1557期·2014

长白山之名源自满语“Goromin Sanggiyan Alin”的意译。古时称不咸山,唐朝称太白山。长白山原住民女真族指长白山主峰为白头山;高丽史书则指整个长白山脉为白头山。

多年来,金氏王朝不断调动舆论工具,反复宣传“白头山是朝鲜的革命圣地;1945年8月,金日成将军率领朝鲜人民军从这里出发,解放了高丽北部”;金日成的儿子“金正日出生在白头山三池渊抗日军密营”;金正日的儿子“金正恩出生在朝鲜文明圣地——白头山的山坡上”。最近,朝鲜官方宣称:金家三代首领构成“白头山世系”,是当之无愧的“白头山伟人”;因此,“必须将白头山血统永远延续下去。任何人,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怀疑,便是否定革命传统的反党行为,要进行坚决的反对和斗争。”

那么,金家三代首领究竟跟白头山(即长白山)有什么关系呢?


礼赞长白 灵山圣水

长白山主峰高耸入云,是东北群山之冠。峰顶原是火山口,积水成湖,湖面约十平方公里。水面海拔达2150米,因而被称为“天池”,是中国最深的湖泊。天池周围的16座大小山峰映衬着天池湖水,显现出“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壮丽景象。长白山区是我满族的发源地,有史以来都在中国版图之内。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爱新觉罗·玄烨(康熙)在东巡过程中,于松花江畔的吉林城,举行了遥拜长白山神的仪式,并留下诗作《望祀长白山》:

名山钟灵秀,二水发真源。
翠霭笼天窟,红云拥地根。
千秋佳兆启,一代典仪尊。
翘首瞻晴昊,岧嶤逼帝阍。

爱新觉罗·弘历(乾隆)也曾在巡视东北地方的过程中,先后举行了两次望祭长白山的典礼。乾隆十九年(1754年)他写了第二首礼赞长白山的诗:

诘旦升柴温德亨,高山望祭展精诚。
椒馨次第申三献,乐具铿锵叶六音。
五岳真形空紫府,万年天作佑皇清。
风来西北东南去,吹送膻香达玉京。

满洲内务府包衣旗人作家曹寅(即《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创作于康熙年间写了一首神完气足、泼撒淋漓的词作《满江红·乌喇江看雨》:

鹳井盘空,遮不住,断崖千尺。偏惹得北风动地,呼号喷吸。大野作声牛马走,荒江倒立鱼龙泣。看层层春树女墙边,藏旗帜。蕨粉溢,鳇糟滴,蛮翠破,猩红湿。好一场莽雨,洗开沙碛。七百黄龙云头矗,一千鸭绿潮头直。怕凝眸,山错剑芒新,斜阳赤。


割让天池痛心疾首

长白山如此多娇,到了1962年10月,却突然遭到冷酷无情的腰斩!

居住在长白山天池南部村镇、岛屿上的居民以及四个林业局接到命令,放弃世世代

代经营的田地、林场、渔场,把长白山天池的一多半,以及南坡几百平方公里的宝地割让给朝鲜。原安图县境内的神武城划归朝鲜,边防部队驻军“神武连”奉命立即撤出。

林业职工和居民们各个抓心挠肝,跺脚咒骂:“这是哪个混账王八蛋,竟干出这种断子绝孙的卖国勾当?”教师领着学生们唱起抗日战争时期的歌谣——

林中凤凰海中龙,
白山黑水出英雄;
寸寸国土是身上的肉,
贼寇宰割怎能不心疼……

文革期间,有人写大字报揭发:“1962年擅自割让疆土的罪魁祸首,是延边自治州政府主席朱德海。”人们怒火填膺,指斥朱德海是卖国奸贼。毛泽东的侄儿,二十七岁的“东北王”毛远新揪住朱德海不放,指挥造反派对他进行“连轴转”式的批斗。

朱德海恪守「此事严格保密」的党纪,不让老百姓怨恨毛泽东,被折磨至死也没有吐露实情——1962年,中苏关系破裂,中共在社会主义阵营中形孤影单,一些「同志加兄弟」陆续倒向苏联。加上当时国内连续发生天灾人祸,财力拮据,对朝鲜的无偿援助相对减少,毛泽东非常担心金日成也跟着倒戈,使中共变成孤家寡人。

金日成摸到了毛泽东的软肋,趁此时机提出要求:「把中国的内河鸭绿江,改为中朝两国共同拥有的界河」。毛泽东不顾此举会掐断中方的出海口,会酿成严重后患,他大笔一挥,慷慨应允了。

金日成尝到甜头,得寸进尺,又派大员到北京摇唇鼓舌:「九·一八东北沦陷后,金日成将军毅然渡过鸭绿江,帮助中国人民抗日,立下不朽的功勋。长白山区是金将军发起朝鲜革命的摇篮。1945年8月,金将军率领朝鲜人民军从这里出发,解放了高丽北部。长白山是朝鲜的革命圣地,请中国党和政府让出白头山,以便建设一块富有传奇色彩的革命传统教育基地,让朝鲜人民世代瞻仰。希望中国政府能理解朝鲜人民对自己领袖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

这时候毛泽东正准备与苏联决裂,打算成立以他为核心的“第三国际”,急需支持者和追随者。他首先想到了朝鲜,遂慷慨地答应了金日成的请求。于1962年10月12日指派大员到达平壤,签订了《中朝边界条约》,把长白山主峰切掉一多半并延伸几百公里,连同薪岛、水运岛、绸缎岛等等岛屿全部无条件划给朝鲜。   

尽人皆知,割让疆土事关重大,依据宪法,必须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毛泽东历来独断专行,自称「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根本就不把宪法和「人大」放在眼里。然而,这种「割沃土以饲鹰犬」的行为毕竟是见不得人的,所以这个《10·12条约》始终秘而不宣,至今不敢向人民大众公开!


苏联傀儡 冒充救星

其实,毛泽东比谁都清楚,所谓「金日成率领朝鲜人民军从长白山出发,解放了高丽北部」等等理由,纯粹是胡诌八扯。《东北抗日联军斗争史》等历史文献翔实地记载着金日成的经历——金日成,原名金成柱,1912年生于朝鲜平壤附近的万景台。八岁随全家逃难到吉林,成为中国朝鲜族一员。他先后在抚松县第一小学和吉林市毓文中学读书,十九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吉林省安图县参加抗日游击队,随后编入东北抗日联军,在杨靖宇、周保中将军指挥下在南满地区抗击日寇。

进入三十年代后期,日本百万关东军对东北抗联疯狂围剿,实施篦梳式的大讨伐,使得抗联从建军时期的10万余人锐减到两千余人。1941年抗联残部陆续撤退到黑龙江对岸,接受苏联红军改编为<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第八十八步兵旅>。旅长为周保中,李兆麟任政治委员;全旅编为一个无线电营,一个迫击炮连,一个教导大队;四个步兵营,由金日成、王效明、王明贵、柴世荣四人分别担任营长,每营两个连,每连3个排。

金日成曾经吹嘘说,当时他「率领着2000多名朝鲜战士」。档案记载,第88旅的官兵总数才1500人,其中抗联人员只有643名,其余大多数是苏联本国的亚裔士兵。金日成的顶头上司瓦西里·伊凡诺夫说:「1945年8月,苏军出兵东北前夕,33岁的金日成向苏军司令官请求参战,但因金日成指挥的朝鲜族战士太少,不足两个连,上级让他留在营中待命。」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根据盟国协议,以北纬38度为分界线,由美苏两国军队分别受理驻朝日军的投降事宜。与此同时,美苏双方开始物色各自的代理人。麦克阿瑟指派专人,在夏威夷找到了高丽皇族的旁系后裔李承晚。美军第24集团军司令部于10月16日用飞机把李承晚接到汉城,后来当上了大韩民国首任总统。

苏军元帅麦列茨科夫指派滨海军区宣传部长梅古莱鲁,在远东88旅挑选了对苏联最忠诚的朝鲜族营长金日成。1945年10月10日,上尉金日成乘坐苏联军舰前往高丽北部,不久便成为朝鲜党政军的首脑。在苏联新闻记录像片中,以特写镜头展示金日成率众高呼:「朝鲜人民的解放者——苏联红军万岁!」【这时候金日成没敢撒谎。】

金日成第一次访华时,要见时任黑龙江军区副司令员的王明贵。当年在88旅时,金日成与王明贵同为营长。王明贵脾气倔,竟然避而不见,借口「我是少将,他是元帅,不敢高攀。」黑龙江省副省长、原抗联第四军军长李延禄见到金日成时,直呼「小金子!」当晚,周恩来总理批评他「人家是国家元首,你怎么还叫他的小名?」李延禄说:「我们一起南满在打游击的时候,我的年龄和级别都比他大,现在见面不叫他小金子,叫啥?难道你让我像朝鲜老百姓那样,管他叫慈父般的领袖?」周总理把食指竖在唇前说:「嘘——不要乱讲。」


白山血脉 弥天谎言

金日成从毛泽东手里白白捡到大面积的好山好水;毛泽东默认了长白山是金日成的「抗日革命根据地」,掩盖了他是苏联安置在朝鲜的傀儡身份,真乃一箭双雕。然而,在捏造历史的时候留下一个漏洞——他的儿子金正日是1942年在苏联出生,如果被世人得知岂不前功尽弃了吗?

金日成挖空心思,创造了具有朝鲜特色的新名词:「白头山血脉」。他授意无耻文人,给他儿子的出世编造一个荒谬绝伦的当代神话:

「1942年2月16日凌晨,天空晴朗,白头山三池渊的密营覆盖着银白色的雪,天空出现绚丽斑斓的彩虹和一颗圣星,一只欢唱的喜鹊宣告一个特大喜讯——来自天堂的天才;将要拯救全人类的领袖金正日诞生了!」

金日成为了在朝鲜实行「一党独大,一家独大,一人独大」的封建世袭制度,带头兴起造神运动。1980年,金日成把天池边上的一座山峰命名为「正日峰」。金日成不知人间有羞耻事,竟肉麻地宣告:「金正日同志是一切成功和胜利的象征,没有金正日同志就没有朝鲜,也没有自主化的世界,只有金正日同志在,世界的自主化才能得到实现,21世纪也才能光辉灿烂,21世纪将是金正日世纪。」

在金正日40岁生日前夕,朝方在精心设置的「将军诞生的小木屋」四周的树干上「发现」了许多文字,说那是当时抗日战士们为了祝贺金正日诞生而刻写的祝词:「白头山将军星照亮三千里」;「朝鲜民族呼唤吧,赞扬吧,金正日将军降生了!」;「金日成将军的接班人在白头山诞生!」;「啊!朝鲜哟,白头山光明星诞生!」等。【在树上补刻「祝词」的人太无知、太愚蠢。1942年金日成的职务是上尉营长,神经正常的人能把营长和他的儿子都叫将军吗?】

1982年,当金正日「回到白头山革命圣地」时,电视台播音员热泪盈眶,激昂地宣告:「看哪,漫天风云为之变色,大山为之呼号。因为长白山知道,它的主人到了!」于是,「金正日是21世纪太阳」的颂词遍及朝鲜。——常识告诉我们,任何国家一旦升起这种人造太阳,就会引起气象反常,灾祸频仍,民不聊生!

在金日成掩耳盗铃,伪造金正日出生地点的时候,许多知根知底的老熟人都很惊讶。当年第88旅的军官瓦西里·伊凡诺夫说:「这是愚人节的一个大笑话」。前苏联的解密档案证明:「金正日,于1942年2月16日在哈巴罗夫斯克附近的维亚特斯科耶军营出生。同年7月,其母金正淑在海参崴(海参威)照顾婴儿,10月前往哈巴罗夫斯克与金日成会合。金正日幼时登记的俄文名字是:Юрий Ирсенович Ким(尤力·日成诺维奇·金),朝鲜名为金正一,而后改为金正日。」

当时,第一营长金日成和第四营长柴世荣住在同一幢木屋。柴世荣的妻子胡真一回忆说,「1942年,金日成的妻子金正淑生下金正日,俄文乳名叫尤力。金日成空闲时,常常抱着两家的孩子,高唱朝鲜民歌。」

对「金正日出生在长白山密营」的说法,当年同在教导旅受训的知情者无不觉得滑稽可笑。因为1942年2月,西伯利亚寒风呼啸,千里冰封,长白山区盗如鳞密,日伪讨伐队经常进行大搜捕。孕妇金正淑根本无法离开远东国际旅营房,穿过黑龙江和吉林两省,潜入当时并不存在的「白头山三池渊密营」去生下金正日!

金氏王朝为了巩固家天下,故意制造了「白头山血脉」的奇谈。金正日决定把权柄交给三儿子金正恩之后,朝鲜媒体立即散布,金正恩「出生在朝鲜文明圣地——长白山的山坡上。」

最近,在金正恩的姑父「叛国贼」张成泽的极刑判决书中,朝方再次强调,「白头山血统是绝不能改变或更换的」;只要有谁胆敢与白头山血统对峙」,必将受到严惩!张成泽曝尸雪野,军头崔龙海立即大拍马屁,宣称金正恩是「朝鲜又一名白头山天降名将!」


养痈贻患 痛惜白山

从金日成上台,到68年后的今天,中国献出几十万中华儿女的鲜血;割让鸭绿江和长白山的部分主权;接连不断地给予天文数字的无偿援助。那么,中国得到的回报是什么?金氏王朝首先在所有文字材料中删除中国出动志愿军「抗美援朝」的记载,撤除板门店谈判会场的中方国旗。

可是在朝鲜宣传画中,停战协议的签订现场只有朝鲜人民军大将南日与联合国军首席代表哈利逊.画面中并没有出现任何中国人。

一位在朝鲜长大的华侨姑娘说:「我在朝鲜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任何教科书都没有提过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所有的历史书籍和电视、电影,都说是金日成元帅带领朝鲜人民军打败了美帝,取得朝鲜战争决定性的伟大胜利!」     

1992年,金日成对韩中建交十分不满,来到姜健综合军官学校时发表讲话:“中国是叛徒,是我们的敌人。今后也可能会与中国发生战争。北方边界比南方边界更危险。”

金正日政权如同永远填不饱肚子的饿狼,竟然又以长白山是「朝鲜人的祖脉」,是「朝鲜革命圣地」的名义,再次向中国索取长白山天池的全部主权;遭到拒绝后,金氏王朝摆出流氓无赖的架势,对我国长白山的纠缠愈演愈烈,他们在金日成和金正日的巨星塑像背后,以长白山天池为衬景;在大型团体操《阿里郎》的大拼图中,把整个长白山主峰及天池变成了朝鲜的标志!

令人震惊的是,CCTV的《东方时空》栏目在《悼唁金正日逝世》的节目中,居然与朝鲜媒体一唱一和,以大字标题表明:「金正日在长白山抗日根据地出生」;CCTV的中文国际频道在《深度国际》栏目《朝鲜送别金正日》中,居然一再展示朝鲜官方伪造的「金正日诞生在长白山的小木屋」。

更有甚者,北京为了避免这个封建专制的世袭政权垮台,不顾本国有大量极度贫困的县乡、有无数失学儿童、有多少穷苦百姓缺医少药患病等死,竟连续对朝鲜进行天文数字的无偿援助!对此,乳臭未干的金正恩并不领情,他把金氏王朝穷兵黩武,不顾国民死活的「先军政治」视为万能法宝。长白山作为休眠的火山,朝鲜在其附近的咸镜北道吉州郡深挖地道,继续进行核试验,科学家预言,一旦触发长白山火山喷发,将会给中国东北造成无法估量的危害!

这一切,使我想起鲁迅先生1925年4月27日《致孙伏园》通讯中的一句话:「其实,中国本来是撒谎国和造谣国的联邦……」

耐人寻味的是,鲁迅先生在八十九年前说的话,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过时?


本文在4/9/2014 7:46:13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北美《世界日报》
『英  文』 诗歌:妈妈宇秀2016-06-05[283]
『小  说』 干龟岛上的马德医生孟悟2019-05-17[128]
『散  文』 家门前的自动售卖许定基2019-05-12[68]
『纪  实』 东北人闯纽约曾慧燕2017-12-06[236]
『散  文』 贴心便当许定基2019-04-10[16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评论杂谈
『评论杂谈』 百年甲骨文发现史新见学术争鸣铁风2019-04-27[121]
『评论杂谈』 现代•语言•回归杨匡汉2019-03-03[115]
『评论杂谈』 气象万千云霞蔚 ——赏读陈奕纯《云蒸霞蔚,气象万千》任之2019-03-03[184]
『评论杂谈』 自媒体该从“咪蒙”身上反思什么樊成2019-02-23[162]
『评论杂谈』 我也着迷于这样的老师陈果缪玉2019-01-25[344]
相关文章:『关守中
『影视评论』 抗日影视剧的诸多纰漏关守中2014-11-21[1073]
『剧  本』 芝加哥旋风关守中2012-05-11[2068]
『获奖作品』 散文:四不像关守中2009-10-01[2068]
『随  笔』 改革属相关守中2011-04-03[981]
『剧  本』 台湾来的情人关守中2010-01-22[291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关守中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