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肖玉:论虹影小说中的河流意象 发表日期:2013-11-20(2013-11-22修改)
作  者:肖玉出处:原创浏览698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肖玉:论虹影小说中的河流意象
文/肖玉
2013年11月20日,星期三

原载《名作欣赏》  

摘 要:虹影是中国当代文坛上一位独具特色的女性作家,她的小说自问世起就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不管是半自传系列,还是重写“海上花”系列,虹影都在其多部小说中塑造了河流意象。本文旨在对虹影小说中众多河流意象进行解读,通过分析立体多层的河流意象以及它丰富的象征内涵,借此来探究虹影寄寓其中的生命思考和背后深刻的象征意义。

关键词:虹影 小说 河流意象 象征意义


    在中国当代文坛上,虹影是读者广泛又颇受争议的女性作家。她的作品在全世界被译成二十五种语言,斩获各种国际文学大奖。综观虹影的小说创作,会发现河流这一意象在其作品中反复出现。这一点连虹影本人都有所察觉,她说:“几乎我所有的长篇甚至短篇都有一条河流。比如《饥饿的女儿》里面是长江上游,《K》里面是长江中游,《阿难》里面是恒河。……中篇《一镇千金》和《给我玫瑰六里桥》里面也有河流。河流给我生命,我赋予河流人性。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任何一本书比得上河流对我的影响。我写任何东西,只要一沾到河流,我整个人就变了,我就是那条河。”{1}从这段自白里,不难看出虹影对“河流”的重视,本文也试图去分析为何虹影在小说中如此钟爱河流意象。

    一、立体多层的“河流”意象 莫达尔认为:“一个人所阅读的书籍、他早期的教育、他与世界的接触、他一生的运气与荣枯,都一起影响着他的艺术作品。”{2}虹影如此痴迷于河流意象,与她的童年经历和成长环境有着莫大的关系。虹影出生于重庆南岸的“贫民窟”,生于长于江边的她,父亲是长江上的水手,母亲在长江边干苦力,一家人靠河吃饭。河流及河流边上的城市,在虹影生命的初始就已出现,陪伴着成长,成为虹影难以磨灭的童年记忆。虹影曾说:“在许多作品里,都有这种‘童年记忆’……对于这个城市的记忆或眷恋,来自我骨肉之中,也是我对我父亲的一种怀念,或是对家乡重庆的一种怀念。我写布拉格、纽约、伦敦或者武汉,其实都是想再现重庆那个城市在我童年中的记忆和认识而己。”{3}某种程度上,河流已经成为家乡的象征,代替一个城市形象成为虹影童年记忆的标识,在小说文本中被反复提及。虹影对“河流”意象有着特殊的情感,源于其深刻的成长回忆。然而,“回忆并非是对往事的全盘复制,它必然会注入一种新要素……由于作家的心理定势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会发生各种变化,这就势必导致他在回顾往事时萌发新的理解或体验。”{4}虹影在小说中对河流意象的诠释,并不仅是对她童年回忆的简单复制,而是衍生了更为丰富的内涵。这些小说中出现的河流意象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第一,“河流”本身作为小说中重要的环境因素。虹影的小说背景大多设定在河流边上的城市:《饥饿的女儿》中长江围绕的“重庆”,《阿难》中恒河与亚穆纳河的交汇处“阿拉哈巴德”,《K》中被众多河流包裹的“武汉”,甚至是“重写海上花”系列的沿海之城“上海”。这一设置,使小说文本从一开始就被置于河流的包裹与笼罩下,如虹影在《饥饿的女儿》(第一章)中描写长江和嘉陵江汇合处,江面上的日落傍晚:

    这时,江面江上,山上山下,灯火跳闪起来,催着夜色降临。尤其细雨如帘时,听江上轮船丧妇般长长的嘶叫,这座日夜被两条奔涌的江水包围的城市,景色变幻无常,却总那么凄凉莫测。

    河流、日落、细雨、船鸣等一系列意象的交叠,让读者感受到氤氲潮湿、变幻莫测的重庆气息。类似的描写在《阿难》(第六章)中也可以找到:

    老市区哥德利亚,蜿蜒在恒河边的平台,四通八达的石阶,沿河岸是错综复杂的小巷,古色古香的房屋庙宇,弯弯的河面上一艘艘小木船,浸泡在河里的信徒,岸上打坐的僧人,石阶上火葬仪式的迷烟,寺庙的钟声。

    以“河流”的主体的环境描写奠定了故事发生的基调,营造了故事发展的氛围,并随着故事的推进不断变换色彩。

    第二,“河流”成为重要事件发生的场所和故事走向的见证。《饥饿的女儿》主人公六六与历史老师的畸恋尚未开始,就以历史老师的上吊自杀而结束,只留下悲伤的烙印,而最终使六六平安地走出心灵阴影的正是河流赋予她的博大与宽容:“这城市的风俗认为,吊死的人是凶鬼,去不了天堂,而河流是通向地狱的唯一途径。无论是在人世或是在阴间,他都是一个受难者。如果这江水真的流向地狱,他能收到由江水捎去的这些他从未读的文字。”《阿难》的故事是沿着恒河的流淌而展开的。印度教的最高境界是体验到个体灵魂与宇宙最高所在的婆罗门的“梵我同一”{5}。虹影在这种“同一”中加入了对河流的崇拜,主人公阿难最终投身恒河,既是生命的终结,又是灵魂的重生。《孔雀的叫喊》中,柳璀在母亲的力劝下来到长江三峡段,在峡区的良县寻访母亲昔日好友陈阿姨,卷进两代人轮回转世的身份谜团。最终,整个三峡长河的淹没,埋葬了一切的历史秘密,也终结了这场对于过往的追寻。

    第三,以“河流”设喻。除了实体的河流意象外,虹影在小说中以河流设喻,拓展了河流的意义。河流宽阔浩大,是容纳生命的居留地,对于虹影来说,如果没有河流赋予她生命与顺江而下的激情,没有当初逃离家庭和流浪天下的冲动,她就不可能实现现在的一切。在《上海王》的代后记《还愿到上海》中,她借父亲还愿,再次透露了她潜意识中对河流、对生命的感激。“父亲一辈子都想顺江水而下,回到长江入海的那片广阔的平原,那生育他的土地”;“所以那年我从伦敦回来,兄弟姐妹一起选择了面临长江的山坡,让他的坟朝向江水,以便他的灵魂顺着江水去家乡探望,再顺江水回来。”小说《阿难》中,阿难——黄亚伦投恒河而死,他身份回归的努力尽管成为一种徒劳,但虹影以“河流”设喻,使“河流”成为现代人在自我失落后寻找的精神家园。此外,虹影借助河流还有一些零散的设喻,例如在《饥饿的女儿》中,虹影将河流视为洗涤罪恶、自我救赎的所在,她写道:“好像是让我身上流过的水,冲走我要忘却的事,让它们顺着水洞流进沟渠,流入长江。”虹影对于河流的设喻,使得河流的意义不仅仅局限于河流的本身,而具有了“河流”之外的意义指向,可谓是意在言外。

    虹影通过对河流的环境描写,对重要事件的背景设置以及以“河流”设喻,使“河流”成为了一个多层次、立体化、在她文学世界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关键意象。

    二、“河流”意象的象征意义 河流,是人类生命的源头。虹影的小说中,河流不仅是一种物态的存在,或是作为一种客观的描述对象而被作者提及,而是成为了蕴含作者生命体验、突显生命内涵的载体,被作者赋予了多重的象征意蕴。虹影笔下,河流象征着生命,见证了生命的起始和终结。小说中个体的生命状态与对河流形象的描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双重的生命感知。《一镇千金》中在叙述小菜根头的外貌时,突然笔锋一转,对当地运河进行了描绘。“去年秋冬大旱,运河水涸了”,河流的干涸状态与小菜根头的“瘦皮寡脸”形成呼应,更清晰地表明了小菜根头的生存困境。《阿难》描写人们在河边焚烧尸体,将骨灰倒入河里,使恒河成为“洗灵之河、死亡之河”。在作者的安排下,尸体与鲜血不断地在河流中出现,使河流与生命的联系愈加紧密,河流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生命的代名词,成为生命之河。

    河流,不仅是生命的象征,也是虹影心目中“此岸”和“彼岸”的载体。河流的出现将世界分割成“此岸”与“彼岸”,人们生活于“此岸”,“彼岸”就成为了心目中的理想世界。“彼岸”的生活应该是自由平等的、幸福快乐的,它往往与现实中正经历的苦痛生活形成强烈的对比。人们对“彼岸”光明与幸福的相信,给真实的“此岸”生活带来了向往与希望。《K》里的朱利安,对他所爱的女人,他缺乏真正去爱的能力,也无法融入到东方的文化传统中。为此,他穿过河流很多次,每一次当他受到冲击或阻碍,他都要跨过河去,到对面去寻找一些可以解救自己的东西,可是他找不到。《饥饿的女儿》和《阿难》中也有这种象征。六六在逃离家庭、逃离重庆时,心中认定只要渡河而过、到达彼岸,自会有全新的人生在等待自己。然而,“彼岸”到底是什么?去往“彼岸”后是否就能获得幸福?虹影在小说中描述了一种可能性,即在历经艰辛到达“彼岸”后,人们并未能如愿能获得想象中的幸福,反而在期望落空、备感失落时,开始怀念“此岸”的生活世界。在此种情况下,小说透过河流这一意象的隐喻和象征,漫出几丝思乡的情绪,营造出“乡愁”的氛围。《阿难》中,在恒河边,两家人的孽缘和劫难,他们在二战时期结下的恩恩怨怨,由他们的下一辈来承担。其间,恒河穿过他们的命运长达半个世纪。在昆巴美拉节,印度教徒在恒河边沐浴,洗涤罪恶病痛,祈求前往天堂。可是这条河真能洗掉一切罪孽吗?虹影用阿难的投河而死,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河是存在的,宗教是可敬的,但欲望和狂热却是人类永恒的悲剧。

概括来说,小说中河流这一重要的文学意象,折射出虹影对生命状态、家园世界的理解和把握,使得作者对于河流的生存境遇的展现显得独特起来,饱含深意,也激励着读者去不断地解读、探索。


{1} 止庵:《关于流散文学,泰比特测试以及异国爱情的对话——虹影与止庵对谈录》,《作家》2001年第12期,第107页。
{2} 莫达尔:《爱与文学》,湖南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第2页。
{3} 李原:《关于伦敦、关于作品——虹影访谈录》,《山花》2008 年第15 期,第101 页。
{4} 夏中义:《艺术链》,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第31页。
{5} 文化、中国与世界编委会编:《文化:世界与中国》,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8年11月版,第104页。

(作者:肖玉,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在11/22/2013 6:20:1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名作欣赏》杂志
『诗歌评论』 母文化情结放异彩——诗人冯玉素描林楠2017-09-20[786]
『书评介绍』 读书散记(01)孤独与游荡之间——读《那与那之间》陈涛2013-11-25[341]
『新书评论』 李玉姣:浅论毕飞宇小说《那个夏季,那个秋天》的角色张力李玉姣2013-11-20[1374]
『小说评论』 靳开宇:迟子建《鬼魅丹青》的多重隐喻解读靳开宇2013-11-20[637]
『评论杂谈』 “两岸文学,各自表述”古远清2013-11-20[48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范小青《最浪漫的事》:小说人物塑造与小说语言的拿捏余一鸣2019-03-09[84]
『小说评论』 执著·比喻·尊严——论毕飞宇的《推拿》兼及《青衣》、《玉米》等其他小说刘俊2019-03-09[116]
『小说评论』 心灵建设与传奇书写——读虔谦的《玲玲玉声》丰云2019-03-03[142]
『小说评论』 东野圭吾《禁断的魔术》被疑“炒冷饭” 真相是啥?上官云2018-12-28[236]
『小说评论』 先锋小说的变异东西2018-12-22[119]
相关文章:『虹影
『新书发布』 从她笔下的昨日重庆,看见明日重庆的璀璨虹影2018-06-01[326]
『人物访谈』 其实我说的是一种艺术,男人也要靠女人虹影2017-02-23[609]
『人物访谈』 虹影:如何教孩子面对磨难和离别虹影2016-04-23[756]
『人物访谈』 虹影:希望中国年轻一代作家能去挖 “祖坟”传媒网2014-12-28[622]
『新书介绍』 孩子的爱情——儿童奇幻小说《奥当女孩》虹影2014-08-05[94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虹影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