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当下长篇叙事写作存在缺失——评委看第二届施耐庵文学奖发表日期:2013-10-27
作  者:何晶出处:原创浏览30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当下长篇叙事写作存在缺失——评委看第二届施耐庵文学奖
文/何晶
2013年10月27日,星期日

《文学报》,2013年10月24日  

  第二届“施耐庵文学奖”评审结果日前在江苏兴化揭晓,经过三轮投票,金宇澄的《繁花》、李佩甫的《生命册》、王安忆的《天香》、严歌苓的《陆犯焉识》(海外)等4部作品获奖。

  本届施耐庵文学奖沿袭上一届的评选方法,由提名委员会推荐和投票产生的16部大陆作品和4部海外作品进入最终评审阶段,15位评审委员会委员评选、多家媒体列席全程旁听,透明公开。

  评审伊始,评论家吴义勤就指出哈金的《南京安魂曲》是翻译的版本,不是原创作品,不应进入评选范畴。记者在现场看到,在进入评选的19部作品中,金宇澄的《繁花》、李佩甫的《生命册》、王安忆的《天香》在评委讨论阶段就得到高度赞扬。《繁花》更是以首轮全票、第二轮14票、第三轮得分第一的成绩一路高歌猛进,最终获得奖项。《生命册》和《天香》也不遑多让,三轮投票中也一直处于二、三位。

  《繁花》最为评委赞赏的是独特的沪语叙事和呈现的世俗文化。评论家费振钟认为,《繁花》代表了中国世俗小说在当代难得的复现。金宇澄自觉的“口语”写作,不仅使中国小说的“说话艺术”得到激活,而且使小说叙事重返活色生香的世俗现场,小说与生活之间达到“无隔”之境。

  讨论李佩甫的《生命册》时,众多评委认为他“是位长期被低估了的作家”。在作家陈建功看来,《生命册》是“一个土地背负者的心灵史诗”,作家以简单写复杂,以黑暗照见光明,以欲望的轻为灵魂的重作证,“李佩甫习惯于从中原文化的腹地出发,书写平原大地上土地的荣枯和拔节于其上的生命的万般情状。在他的笔下,乡村与城市、历史与现实、理想与欲望并置,其试图从中摸索出时代与人的命运之间的关联”。

  《天香》作为另一部描写上海的作品,评委们常会将其与《繁花》相比。评论家陈思和认为,相较于《繁花》对于市民阶层生活贴实、无超越的叙写,《天香》更有一种超越性和批判性,后者其实批判了前者中的市民阶层生活。同济大学教授王鸿生表示,《天香》体现了作家的耐力和耐性,包括了小说中人物的耐性,文本呈现了与现代性、当代性对话的张力。但在上海大学教授蔡翔看来,《天香》也存在自身的问题,“缺乏大的格局,拘泥于上海一地,野心不够”。

  作为占据奖项1/4名额的海外作品,《西夏旅馆》的落选成为了本届评奖的“唯一例外”。尽管北大教授陈晓明认为相较于大陆小说越写越单薄的趋势,《西夏旅馆》有着厚重的历史感和冲击力,是“汉语与西方文学的对话”,其他评委也充分肯定了它对于当下叙事文学的启发意义,但它最终以微弱差距落败于《陆犯焉识》。

  对于此次的评奖结果,南京大学教授丁帆认为并无意外也无惊喜。在他看来,当下的长篇叙事写作存在着一定的问题,作家们有一种缺失,“无论作家写什么,背后一定要有形而上的价值理念,上世纪80年代二次启蒙时,虽然作家们在技术上都是借鉴,但他们的人文意识很强,但到了90年代都基本丢失了”。丁帆说,一旦人文底蕴、恒定的价值观缺失,即使作家们在技术上纯熟了,那他也不能成为一个“巨匠”,而只是一个“匠人”。

  首次担任终审评委的台湾作家唐诺深切感受到了大陆评奖的不同,“我们在台湾会为一部作品吵得不可开交,但这边好像没有”。虽然所处的评奖语境已经有了不同,但唐诺说自己对文学的基本观点不会改变,他自称对于文学的要求比较“严苛”。在他看来,“当下的大陆文学处在关口上”。所谓“关口”,唐诺认为与早期作家不同的是,当下作家正处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作品中的故事也在渐渐消失,每块土地都有其不耐写的地方,对于题材作家们有了不同以往的焦虑;同时,时间也不再是乡村社会中的线性延长概念,如何让自己的语言有所生长,具有面向未来的可能性,这也成为了作家书写焦虑的关键所在。


本文在10/27/2013 7:35:06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上海《文学报》
『小说评论』 黄咏梅《后视镜》:从“后视镜”看取的人生张颐武2018-09-29[196]
『人物访谈』 杨扬:带有思潮性质的文学创作,上海始终没有中断过何晶2018-08-18[348]
『人物访谈』 晋江文学:我们好像真是因为“不专业”,才走到今天邵燕君2018-07-28[246]
『评论杂谈』 文化记忆、历史叙事与文学批评南帆2018-06-30[255]
『人物访谈』 薛忆沩:“知物质限度,才知精神伟大”郑周明2018-06-01[39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评论
『小说评论』 范小青《最浪漫的事》:小说人物塑造与小说语言的拿捏余一鸣2019-03-09[84]
『小说评论』 执著·比喻·尊严——论毕飞宇的《推拿》兼及《青衣》、《玉米》等其他小说刘俊2019-03-09[116]
『小说评论』 心灵建设与传奇书写——读虔谦的《玲玲玉声》丰云2019-03-03[142]
『小说评论』 东野圭吾《禁断的魔术》被疑“炒冷饭” 真相是啥?上官云2018-12-28[236]
『小说评论』 先锋小说的变异东西2018-12-22[119]
相关文章:『第二届施耐庵文学奖
『文艺奖项』 严歌苓的《陆犯焉识》获第二届施耐庵文学奖舒晋瑜2013-10-15[48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何晶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