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日  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劳坞兹日志(06):痛失 发表日期:2013-08-27(2013-09-02修改)
作  者:张琴出处:原创浏览821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劳坞兹日志(06):痛失
文/张琴
2013年08月27日,星期二

2013年2月26日

米格尔留学期间与西班牙世家三姊妹(左一米格尔)

凌晨2:40时左右,Papi开始烦躁不安起来,嘴里喊着:“关掉,讨厌死了广告!这广告声音讨厌死了。”

我握着你的手给以安慰:“Papi,这是你的幻觉。你身边什么都没有。就我一人在你身边。”

你似乎安静下来。但很快又说:“有一块黑布遮住了我的眼睛。电视机老是开着,讲故事吵死了。”十分钟以后,Papi又开始出现烦躁。这可是以改你本性,因为平常无论遇到大事小事,你都是随遇而安。

我把手放在你的手心里:“Papi,你用劲捏捏我。”

你试着捏我的手,但已没有力气。我用手轻轻抚摸你的胸口“Papi,你舒服吗?”

你颔首点头,随手推开我的手:“让我睡觉!”

我迷迷糊糊醒来,听到Papi在床上呻吟。我实在太困了,这已睡大概过去了一两个小时。那就是说,Papi在床上痛苦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只见他卷缩在床边,嘴里说想着地:“怎么多人坐车,我们没有坐车,自己开车……”

“我想下地去……”

我试着帮助你。

“papi,可是你没有办法脱离输液管线。”你不再勉强自己。我理顺床单安置好你从新躺下。

在这段睡眠中,我梦见回中国。先是去市场买菜,后来在回家的路上碰见父亲也去买菜。回到母亲家里,还有诸多姐妹,从她们眼神里似乎知道了米格尔已经死了。H把一叠钞票塞进我的脖子里,脸上并露出得意的笑意来。我鄙视陶出脖子里的钱扔在地上,梦见Papi走了!又到处找小猫找不到,我又气又急,开始疯狂地摔东西,肆无忌惮哭喊起来!

家不是我们的东西也不是我们的,我到处寻找自己的东西,就与早期漂泊流浪一样,身无安放之处。身边那么多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心想着Papi走了,落下我孤独一人,竟然破天荒用粗话骂起人来。

我拿起湿巾开始为Papi擦嘴:“Papi,你张口,把舌头伸出来,我为你擦擦舒服些。”

Papi的舌头已僵硬缩在口腔里不能动了。我慌忙叫来护士,夜班主治医生也来了。护士用吸管伸进他的喉道抽出痰,其实根本没有痰。此刻,联想起父亲最后的时间,护士也是这样为父亲清理痰的。

今晚,Papi的反常,我开始有些恐惧起来,心已是空洞洞的,思维也似乎停止了。

Papi是一个非常纯粹的艺术家,个性内敛性情中人。情感世界却很脆弱,一般人是难以想象到他脆弱到什么地步。但,他总是以豁达大度和蔼可亲给予身边所有朋友,大家看到的永远是一个和蔼快乐的米格尔。

papi打小就如鱼得水在女儿王国,是有名的贾宝玉。可他柳下惠坐怀不乱。正如他所言“欣赏美女,这是男人的特权。不过,贪色而不淫。”

他在台湾美国拍电影时,遇到过深夜上门的女演员,他不仅没有给她们难堪,而且处理的非常得体。请她们宵夜最后叫车送她们回去。

门外进来两个女医生,病房里那个女主治医生摇头暗示病人已经不行了。这一切都没有逃脱我的视线。

Papi:“帮我打打背。”

我眼含热泪深情注视着,把手伸进papi的后背轻轻敲打起来。

“嗯,很舒服,你休息会!”之后,主治医生我们两双手伸进他的后背,轻轻拍打。那一刻,是papi生命中最后的清醒。女主治医生对我说,病人转到病房后不是很好,小心!目前很坏。

从病房外面推进来两个氧气瓶,Papi嘴上还有一个,三个氧气瓶轮流使用。医生让我回避。我焦急等在外面,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些什么。未想到,医生要尽的天职隔断了papi我们最后厮守的日子。

我似乎有些等不急了,私自进到病房,当时怕医生指责我假装进到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医生们清理好现场离开,已见Papi全身盖着整洁白色的床单。

我下意识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是2月26日凌晨6:45时左右。可医生开出的病危通知书是6:55时。医生竟然让Papi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了十分钟。

2月26日是什么样的日子?24惊蛰煞西冲蛇,可Papi属羊啊!?

Papi,我无法面对眼前残酷的现实,一个劲抱着他的头,在他的脸上吻别哭喊着。我用手伸进他的胸口,摸着他的腿和手还留有余温,全身还是软绵绵的。持续到午间12时,我与安娜离开医院回家取衣服,他身上余温仍然没有消失,如同睡着了一样安详。

外面的天空完全放亮,我总共打出两个电话,发出一个短信。第一个电话是打给安娜,她说马上赶到。第二个电话是打给国内的五妹,妹妹在那边放声哭起来。事后发了一个短信给Papi的弟弟,北京已是下午上班时间,很久没有得到回应,我又把同样的信息转发给Papi的侄女……

这可是Papi在世惟一的至亲啦!今天的网络世界已经没有任何阻隔,那迟到的回复无情冷酷着我孤独的心……

安娜来到病房,哽咽说:“米格尔,你临死都没有给朋友带来麻烦和折磨。好人啊!”之后,我一直沉寂在悲伤痛苦中。

“张琴,别伤心了,你放心好了。多年以前,米格尔就委托我等他走了,要我帮助你处理好一切。医院只能停留24小时,快,要通知哪些人,一会殡仪馆就要来人了。”

两天前我还是多了一份心思,悄然带上papi曾经用了几十年的黑色电话薄。此刻,我麻木递给安娜,她查阅着熟悉或不熟悉的电话号码联系外界。之后与殡仪馆交涉火化,安娜不断征求我的意见,我既不能违背papi生前禀性,又不能亏待他一生最后的一次……

时值国内晚餐时间,终於传来北京的电话……

安娜:“西班牙医院只能让逝者停留24小时,你们放心不用管了……”安娜从门外进来对我说:“签证需要时间,再说还要花钱,即使来了后事已经处理完毕。”

亲爱的Papi,你一路走好!天堂有你的父母,还有你的妻女,还有你的哥哥姐姐。我会按照你生前叮嘱的把骨灰撒到地中海去。娥笳在那里等着你啦!你们并同遨游去到大西洋,终於可以与爱女索尼娅欢聚了……

可是你撇下我孤零零一人怎么办啊?!

下午两点灵堂布置出来了,两个素雅淡静写有挽联的花圈,依偎Papi身边,橘红色别致的棺木内,你就像入睡一样安详平和。端庄典雅的灵堂前,我用自己生命的数字56只蜡烛摆成一个“ 心”,连续24小时直到离开殡仪馆没有熄灭。

Papi生前亲朋好友通知到都来了,没有通知到的也不用来了。人随草木荣,岁月无情,逝者已去。我们所做的都是给活人看。

幺妹通过手机发来短信:米格尔走的无声无臭好似无牵无挂,其实冥冥之中他注定以这种方式离开你,是因为他有太多的牵挂,此时此刻遗憾悲伤占据你的心里。不用这样,他并不孤独,因为天堂还有他的家……

是啊,papi,天堂有你的亲人在等候迎接着你。

写到这里,夜还没有张开眼睛,我点燃壁炉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极力控制不让哭泣惊动邻居:

papi,你放心去吧,不要再担心我,半年来,尽管我每天都在思念你,但是你的离去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再说,身边所有朋友对我那么好。昨天周日海鹰继聪夫妇,还有安娜等来家凭悼你,继聪也告诉我,你生前托付她,你走后帮助并继续做我的好朋友。我们谈着你生前的一切一切……今天,西班牙朋友loni要来家看望我们。


本文在2013-8-27 8:35:26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日  记
『日  记』 高一暑假生活──惜别会(Farewell Party)儿歌(英)―红霞(译)2018-08-04[261]
『日  记』 布列塔尼角养老院义演(Charity Recital @ Brittany Pointe Estates)儿歌(英)―红霞(译)2018-06-09[460]
『日  记』 宾州光华中文学校毕业典礼及颁奖仪式(Graduation & Award Ceremonies @ GHCS)儿歌(英)―红霞(译)2018-06-10[454]
『日  记』 宾溪初中小型音乐晚会(Pennbrook Small Ensembles’ Night)儿歌(英)―红霞(译)2018-05-31[350]
『日  记』 外婆八十一岁生日(Grandma’s 81st Birthday)儿歌(英)―红霞(译)2018-03-07[676]
相关文章:『张琴“劳坞兹日志”
『随  笔』 劳坞兹日志(07):送别张琴2013-11-23[445]
『日  记』 劳坞兹日志(05):现实/幻觉/梦张琴2013-08-27[763]
『日  记』 劳坞兹日志(04):似乎看到希望张琴2013-08-27[591]
『日  记』 劳坞兹日志(03):我们好想你张琴2013-08-27[580]
『日  记』 劳坞兹日志(02):纠结张琴2013-08-27[557]
更多相关文章
张琴 去张琴家留言留言于2013-08-27 22:28:33(第1条)
该日志从2013年2月21日米格尔被救护中心拉走,直到2013年5月31日他的诞生日划上句号。亦“百日守孝”日记。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张琴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