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关于文心文心接龙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初吻》——文心论坛2005年2月情人节浪漫同题 发表日期:2005-03-20
作  者:文心社出处:原创浏览398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初吻》——文心论坛2005年2月情人节浪漫同题
文/文心社
2005年03月20日,星期日

作者:文之初

一个童话
王子让睡了百年的美人醒来
我向往了很久
当我遇见你
你却
一直醒着
害羞的
象只蜗牛
夏日的蜻蜓
在小荷上落了一下
又飞开
就这样
我吻了你
一切很完美
月是满的
空气中
生长着青草的味道

 

作者:邹洪复

  想出去散散心,轻松一下。不由分说,就把自己扔到一辆车上。
  离我们这儿100里左右,有一座国家级森林公园,旁边连着一个方圆几十里的大水库。我就朝那儿奔。这些年,一直喜欢自己跟自己一起出门,并且已成为习惯了。
  匆匆地,下了车。一再提醒自己,别乱想,好好放松。一下子,山风携裹着碧绿和清凉就跑到心里亲昵地撒欢。忍不住做了几个深呼吸,心豁然开朗,有一种想喊叫的冲动,只是忍住了,没喊。心想,又不是小孩子了。
  浩淼的水拉着群山碧绿的裙裾迎接我,我一边靠近水库,一边四下里看山和山上浩浩荡荡的绿。我看见它们在和我亲切打招呼,我也一直微笑着看它们,在心里一个劲地向它们问好。觉得这儿的空气都是绿色。
  蝉们站在树上,认真歌唱,它们在尽职尽责地陪伴夏天。我也忍不住大声唱起了一首歌《学习蝉们好榜样》,旋律来自于那首《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歌词是我临时瞎凑合的:学习蝉们好榜样,忠于夏天,尽职地唱,家徒四壁不忘本,阶级斗争都忘了。一边这样唱,一边哄得自己哈哈大笑。瞅了一下四周没有人,就唱得更起劲,路边的树叶也在哈哈笑,还稀稀拉拉得为我鼓掌。就把衬衣脱下来,挥舞着向它们致意和频频鞠躬,连声说thanks,像一个歌手在舞台上假装谦卑地谢幕。一会儿,我就问道路边的树,要不要我再来一个?它们哗啦哗啦哈哈笑着,仿佛在嘲笑我的恬不知耻。我就说,哼!你们这群笨蛋子,一点也不明白我,我不再唱,就是了。
  摇摇摆摆,我陶醉在自己酿制的快乐里。一会儿就到了水库边上。应该叫湖恰切一点,一望无际的水趴在那儿,上面有几艘游船和汽艇在闲逛。钓鱼的人凝神静气。来游玩的人不多,正适合我触景生情。
  有一句话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记得当年,我和初恋的人一起游荡在这美妙地方。景色让我们心情舒展。所说的话早已遗忘,只是那份感觉依然在心里深藏。我们坐在船上,她有点晕船,就靠近了我,还把手递给我,我就慌忙接过她小手。她平时总是不大言语,心情只留给梦的五彩幻想和沉默,这,我是最清楚不过了。她信赖得那么靠近我,她看着水,看着山,看着远方,其实,她的心一直在看我,这一点,我感觉的到。靠近我,她脸上绯红,眼睛里荡漾幸福柔情,她在我手里的小手也由僵硬慢慢变得柔若无骨,微微颤抖,微微激动,都有细密香汗出来了。我心在擂鼓,还要装作坦然,我叫船儿靠岸。那时侯,我19岁,她18。
  下了船,我们就爬山,依然,她不让我碰她的手,甚至,我想拉她一把,她也微笑着摆手。这山,这水依然在,我想它们对我们一定还有记忆。
  她的家就在这水库附近,她说小时侯常常来。现在,我怎么把当初我们在这儿说的话全给忘记了?我们俩在一起,从来就不说甜言蜜语,更不用提山盟海誓。我们在一起,就如兄妹俩。我微笑,她也微笑。我们好象谁也不在意谁,又彼此在对方心上。她有事情都和我商量,我也一样。我们之间没有客气,却会把握分寸。我们既没有相互拥抱,也没有亲吻,连手拉手的时候都少有。但是,你不能不相信,我们那时侯彼此亲密无间。
  爬到半山腰,她说,我累了。我说,那就休息呀。她坐下,我也坐下。我们沉默。一会儿看看天空,一会儿胡说八扯。我看她一眼,她脸就腾得红了。我拿起她的手,她抽回,我又拿起,她就没有抽回。我看着她的手,一直看着,她的手那么白净,那么柔软,仿佛上面是梦的家。没有一个女孩能比上她的手,她的手臂嫩如白藕。神圣的光晕缓缓散来,我不能够形容,她是我心中的圣女。
  她一直腼腆地笑,连白净的鼻翼上也有笑的花骨朵。微微透出泛红。我更加靠近她,我用另一只手搭在她肩头,我轻轻搂住她,觉得了她身子轻微在颤抖。真不知道是怎么,我就把嘴巴凑到了她嘴巴,她躲闪着,躺倒,我也趴在她身上,她闭着眼睛,一直摇头,嘴里交换着说不和别。我还是努力用嘴巴贴住她嘴巴,她还是摇头,我就一直贴住。这样子有好一阵时间。
  因为她不知道吻是什么模样,我也不知道吻是什么样。我们在草地上滚来滚去的,我的嘴唇摩擦着她的嘴唇,她的嘴唇摩擦着我的嘴唇。一会儿,我们的嘴巴就相互张开,我在紧张寻找,也不知道找什么,只是手忙嘴乱,她也是笨拙地主动找。一会儿,我们的舌头就在相互缠绕,嘴唇相互吸在一起,差不多都不能呼吸了。世界丢失,我只听到她轻微的鼻息,她闭着眼睛,在我怀里,像极了一个婴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分开了,坐起来,我怕极了,好象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忐忑不安看着她。她依然闭着眼睛,不敢看我,只是柔声嘀咕了一声,说,我不跟你玩了。好象并没有生气,我就一下子放了心,深情看她,求她原谅。她什么也没有说。
  这时候,我看见我们身旁有一个人拿着枪,正虎视眈眈看住我,眼神里充满了对我的咒骂。我吓了一跳,她也吓了一跳。我们爬起身就走。我们都很害羞,刚才的那一幕,那家伙肯定都看见了。
  等我们回过头,那个人已扛着枪走远,是一个猎人。我们两个就相互用手指住对方,笑地腰都弯下来了。我们就很轻松起来。吻,真甜美,让我们的嘴唇充满花香和湿润。吻,让我们年轻的花朵突然绽放。从那以后,她非但没有骂我,反而常常把手主动牵我的手。叫我很感动。
  记得我们的吻有一种芳草的香味,只是还没有仔细回味,就被那个猎人给吓跑了。每一次想起我们初吻的惊险,我就忍不住想笑。笑里充满甜蜜和一丝淡淡遗憾。
  这样想着,我就想见她,转眼间,快十年没有见面了。心里不禁生出些许惆怅。我爬上半山腰,找到了我们初吻的地方,一切都没变。我坐下来,想她。仔细看当年没有顾得上看的景。一直就那么坐着,就那么看着。
  她听说我要结婚的消息,匆匆从一个城市跑了来,在我结婚前一天。我当然要见她,陪了她一天。那一天,我们一直坐在候车室。她还是大多数时候沉默,她看着我,欲言又止,一次又一次。我知道她想说什么,我又怕她说出。她说她很羡慕一个男人在和新娘步入教堂时候,他心爱的人儿突然出现,然后,那个男的就放弃了婚礼,和他心爱的人儿远走高飞。说完,她痴痴看我,希望我做出决定。一会儿她又说,她是一直微笑和轻松,她说,我知道你脾性,只要你决定了的事情,面前就是火坑,你也会果断跳下去。
  太阳就要落山了,候车室也要关门了,我请她去参加我的婚礼。她说不去了,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就回去。我什么也没说,朝她故意轻松地笑。她说,我没有打算给你喜钱,对不住了。我知道,她来,本是想劝我跟她结婚。这一切,我们心里都清楚,只是都不说出来。
  直到肚子唱开了空城计,我才顺山蜿蜒而下。山下有一家酒家,主菜是这水库里的鱼。我要了一条。在点菜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女的也点菜,不由分说,我跑过去,用手点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抬起头,愣住了,她说,你怎么在这儿。我说,怎么这么巧啊,你。。。。。。我都激动地忘词了,也激动地说话声音很大了。
  亲爱的读者呀!我可一点也没有骗你,那个女人居然就是我刚才一直想的那位。她和另一个女的一起。她还是那样,眼神里漏出激动后,转眼就是平静,她和女伴介绍我说,高中同学。我说,是呀,是呀,怎么这么巧,怪了,怪了!
  我们自然是合并在一桌吃饭。席间,我一直说说说,她还是像从前一样,专心听我讲。这些年来,没有她消息。这回真是老天开眼,让我又见着她了。她只是问了我一句,过得好么?怎么你自己一人出来了,遇到什么苦恼了?
  我说,还成,就是过日子,这回是出来散心的。我问了她一些情况。其余没有多问,因为有另一个人在场。遇见她,真开心。我说,我陪你们一起玩吧?她说,你快回家吧。
  她给我留了电话,就一直把我送到车上,还给我买了车票和一瓶矿泉水。车缓缓开,我一直看她,直到看不见她,她也还是站在那儿,没有动。我的泪水已模糊了双眼。

 

作者:悠彩


悄悄地展开手心的小纸头,娟秀的字体化着了一股神秘而心跳的暖流。“晚上七点,在小树林的老地方,把书还给你。”

暑假的日子即来,他要毕业了,去美国留学。那本早已被我写下许多心得的<<唐诗三百首>>,被他借去了几个月。他说,再不还给我,他就只好带走了。

“带走吧!” 我曾经在心里这样回答,其实我并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样想。

西边的天际,依然泛着夕阳西下后的一抹胭脂红。东边的夜空,却有一颗闪亮的星星,高高地挂在天空。小树林里很安静,寻食的小鸟们,大概还没有归巢。

我只听到我轻松的脚步,随着我喜悦的心跳,在小树林里手舞足蹈。是为了期末考试结束了而轻松? 还是为了好久没有见到的他,今晚能够再见而喜悦? 我感到自己就象是林间的一只小鸟。

他已经到了,白衬衣和蓝布长裤,每次见到他,都是同样这一套。头发好象长了,已经盖住了双耳。下巴好象尖了,多出一份清秀和成熟。

“久违了!” 他说,声音里带着一些温和。

“好久不见。” 我说,嗓子里发出一点娇柔。

他的双手放在身后,我看不到,他是否带来了我那本熟悉的<<唐诗三百首>>。

“你毕业了?” 我明知故问,我的目光朝向了东边的夜空,寻找着那颗闪烁的星星。

“嗯,我要走了。” 他的回答,很慢很轻,仿佛从遥远的外天空传来。

“我的书带来了吗?” 我把视线,投向了西边的那一抹胭脂般的晚霞。

其实,我好想把眼光拉回来,真切地看一回眼前的他。但是,好像有一股无形的魔力,在控制着我那双渴盼的眼睛。每次和他见面,都只是在距离他很远的时候,悄悄地把目光放在他脸上。一走近他身边,我的心,就跳得好快,我的气,就喘得很急,我的眼睛,就不知道要流浪去哪里。

“书?”  

他停顿了一刻,“对了,书在这里。”这和悦的声音,带着一股热浪,几乎在同一时间,袭向了我颤抖的双唇,如夏夜里突然的一声迅雷,一道闪电。我惊慌地呆在那里,象是被迅雷和闪电击中。当我从惊呆之中苏醒,他的身影,恰如雷电一般,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里……

 

作者:白兰

文心社情人节征文,鼓励大家写写初恋的故事.我先从我儿子讲起行吗?六岁半初恋早了点吗?

去年春天,我儿子六岁的生日聚会过得很热闹.那天正好阳光灿烂,我在鲜花盛开的苹果树下,搭了个小戏台.我就厨房戏台两边串,边给他们表演布偶戏,边在厨房弄出了煮香肠和烤土豆.再加上橘子水,大蛋糕.大家玩得特别开心.

结果,从那以后,每天接送儿子的路上,老有他的同班同学问我,什么时候再过生日呀?还有几个女生每隔几天就问一遍,还说,她们都是我们儿子最好的朋友,这次没请她,下回过生日别忘了呀.我也记得那个文静乖巧的漂亮姑娘,在瓦连丁日,也就是咱们说的情人节那天,送给我儿子一大块心形巧克力和一大张贴纸,贴纸上面有无数长着小翅膀的小红心,我儿子就满世界到处贴,害得我那几天满屋子找红心,找到就擦.那颗红心巧克力太大,我儿子咬了一口不吃了,第二天做早餐的时候,我把它切成几大块,卷在几个羊角面包里烤了,挺好吃呢.不知为啥,两个月以后,这小子过生日,自己开出的请客名单里竟然没有这个小姑娘.

所以前不久我儿子六岁半了,我就逮住机会再庆祝一次,特别招待一下没请过的孩子.当然不能忘了那个送红心的小姑娘.
请客的时间,名单都定了.儿子希望我还象上回一样给大家演戏,这我可坚决不干.

上回我一个人戏台,厨房两边跑,辛苦不说,还得挨打.说起来可笑,小朋友想听听中国的故事,我们小时候赶上文革,那年月,哪有什么童话呀,看来看去的就是<草原英雄小姐妹>和<半夜鸡叫>.

<草>剧拼着性命救羊,在这里不太好理解,救狗还差不多.好,那就<鸡叫>吧.小人物不畏豪强,小孩子打坏蛋的故事全世界都有.正好我出国前的德语课本里有一篇课文,就是这<半夜鸡叫>,趁幕间休息,大家吃着喝着,我把旧课本从阁楼里拿出来掸掸土.

演出很成功,可以说,太成功了.没想到,德国孩子的阶级觉悟那么高,当高玉宝,也就是穿着卡斯巴外套的我的右手,举着棍子猛打我的左手,也就是穿着国王外套的周扒皮的时候,孩子们跟着我一起愤怒的喊起来<偷鸡贼!我让你偷!>随着我儿子第一个把他的小木头拖鞋照准我的左手扔过来,台下飞来各种各样的鞋,尽管隔着背景布,还是有两只掉在我脑袋上了. 咳!看来发动文革,挑动群众斗群众,就这么容易.

我赶紧站起来喊道,不演了,不演了,这都是谁扔的?打电话叫他妈妈来接走.小朋友们一哄而散,光着脚在院子里疯跑.不看戏了,改老鹰抓小鸡,或叫老妈抓同学了.

闲话少说,当下决定,六岁半生日在游泳池过.那里有专人管哄小孩子.

一放学,浩浩荡荡的一群就来到游泳馆,里面暖气烧得热哄哄的,好象夏天.早有两个大女孩作为节目主持人等在那里,大家玩球,跳舞.做水中游戏.我偷空找个阳光照得到的地方,舒舒服服的晒日光浴.

出外庆生是个好主意,再也不开爬梯了.
两个小时票面上规定的时间到了,大家也疯够了.小朋友一累了就变得特别乖.正好老公出差,我连饭都省得做了.大家来到披擦店,每人半块披擦.

回到家里吃完蛋糕,接着玩.到晚上,大部分同学被妈妈们接走了.我留了几个小朋友在家过夜.小孩子最喜欢这个节目,叫帐篷节.留下的当然有那个送红心的小姑娘.

在儿子的房间,我从天花板上挂下一根绳子.栓上几条薄纱的大窗帘.帐篷就做成了.在里面帮他们铺好地铺,我也该歇着了.

刚要入睡.这几个喊着<事故!事故!重大事故!>涌进我房间来了.原来绳子断了,帐篷倒塌了.儿子非要和妈妈睡,于是大家挤在我的大床上.小朋友聊起了关于爱情的故事.

现在咱们进入正题了.
原来,我儿子有了心上人,这我得好好注意听听.

我儿子说,他心里默默的爱上的是他的同学的姐姐,可是从来没有对她说过,她也不知道他的心意.我一听就想笑.什么不知道!前两个月,这个女孩子就跟我说过,说我儿子倾心于她,都要自我爆炸了.看着她其貌不扬的小脸,我还不信呢,原来真有影儿.这小子眼光不咋样,怎么看上这么一个炸炸呼呼的女孩子.儿子讲,如何把他们几个男孩子找到的最大的爬得最快的蜗牛换到手,亲手送给她,她怎么连连的表示惊喜.看着他的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样子.我使劲捂着嘴,忍住笑.

一个邻居女孩说.她爱上的是她们同班同学.她可不象我儿子那么腼腆.她直接给那个男孩子写了一封情书.可惜一年级小朋友,语文程度参差不齐.小男孩看不懂.反问她写什么了.那小丫头理直气壮的说,我是女的,怎么能直接跟他表白爱情呢?所以我把情书交给他妈妈了.让她回家跟他去解释.说完,挥着她的胖乎乎的小胳膊说,女的就是不能先表白.他连这都不懂.笨脑袋瓜!不要了.

我说他可能不是不知道这个规矩,而是不知道你的意思.她歪着小脑袋想想说.倒也是.这么说他还是值得爱的.
你说这丫头!说出来是表白,写情书难道就不是表白吗.看来她妈妈给她的淑女教育还不彻底.

每人都讲了一段心路历程.我问送红心的女孩子是不是也讲点来大家听听.她落落寡欢的说,她谁也看不上.白马王子还没出现.现在困了,想睡了.

咳!别不是人生第一次失恋吧.
关灯以后.小朋友们很快都入睡了.

当妈的不免好笑,六七岁的娃娃,一个个思想还挺复杂的嘛.

我那么大的时候,什么爱呀情呀的,都是不可想象的字眼.那时候小孩子思想发育比较晚,动了点斜念也是上中学以后了.那正是文革期间.这些字眼好几年前就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那时候也没有后来的<早恋>这个词,.凡是青春期凡心动了,一律称之为<思想复杂>离思想反动,臭流氓也差不多了.

当时的正确做法是,收到男生的信,一律交给老师.由老师给他好瞧的.
我收到过几封信,信寄到了学校收发室.同学取出来给我的.我没交给老师,而是交给我姐姐了.她看了以后告诉我,这个臭流氓想约你见面,你不要理他就完了.由于不知是什么人,怕他还会纠缠,我姐特意教给我,如果大街上有陌生人拦住说话,标准回答是.

<少跟我这儿犯贱.找抽呐你!>
说的时候千万不能扭扭捏捏,那你就跌份了.要双目圆瞪,直视对方,表现出不怕邪的气概来.还逼着我练了几遍才满意.咳!瞧瞧咱们这淑女教育.

还有一次.班里几个同学互相传纸条.几次扔给别人的掉到我桌子上了.拿错了一次以后,见了纸条再不去动它,所有落我桌上的纸条,都被我胡卢到地上去了.想必后来有一两个是给我的.我不捡,也没有别人捡,就在我眼皮底下晾在那里,最后被老师收走了.当时我还想,让老师拿走可不是好事,他们也太不小心了.
没想到,下课老师找我个别谈话.

老师问我做值日的时候利用黑板写什么与学习无关的了吗.
我不明白,我说,就写<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和最新指示了.
老师说,那为什么有人给一个<兰>写纸条,说你板书写得漂亮呀.谁给你写的?
我心里这气呀!只能说,您问我,我问谁去.

老师很生气,说,你什么态度!训了我一通,还说什么,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等等等等.反正是我的错,最后给我一个任务,让我注意纸条的事,说这是一股不正之风,目前还不知道都有谁.谁他也跑不了.让我有事向她汇报.
你说我多倒霉!别人扔来扔去,都没事儿,连老师都不知道都有谁.只有我,与这些乱七八糟无关,倒落下罪证了.我可真冤,比窦娥还冤.这人真缺德,怎么不写他自己的名字,写上我的.呸!

回到教室,我大骂了一通不知名的臭流氓.声称, 别让我打听出来!有你好瞧的.
本来我就比所有的同班男生高多半头.如果真打起架来,没一个是我的对手.这么一来,就更没人敢惹我了.咳,咱们小时候怎么这么不淑女.文革作风,中毒不浅,实际上那男孩子也没什么恶意呀,不就是讨论粉笔字吗.后来我被叫去训话,肯定不是他的初衷.说起来实在惭愧.如果这男孩子见到这篇东西,就算我道歉了.

就这么一惊一吓的,青春期就过去了.我估计,我们那拨人经历都差不多.等大学也上完了,也过了25岁法定婚龄,可以名正言顺谈恋爱了.咱们一个个的也变得老尖巨滑,哪里那么容易坠入情网.所以我的同龄人里面,老姑娘特别多.后来随便找个嫁了,婚姻不幸福的也多.

甚至中国男的时兴包二奶,找小蜜,都跟这青春期不许谈爱情有关.没有爱情,婚姻关系就变得没滋没味.结婚没多久和配偶提不起性趣来了,就满世界胡搞.靠色情滋阴补阳.一句话,都是让文革害的.
我一个好朋友,她是真有过初恋,不过比我这没有的更悲惨.

她比我大不了几岁,当时应该是比我高一两级的中学生.她属于美丽娇小,感情丰富的那种女孩子.大概沙士比亚看多了,在那种年月,胸膛里竟然也装满了藏不住,用不完的柔情.不幸的是,她爱上了她们班那位能说会道,夸夸其谈的班长.一天,她莫名其妙的突然一时冲动,给班长写了个纸条,写了四个字,<你最爱谁>.当然也跟我们班那个男生一样,只写收信人名字,没有发信人名字./看来扔纸条是那个年代的流行病,写信人匿名也是./

没想到,大祸临头.班长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举手报告老师说,就在我们学习科学知识,锻炼革命意志,培育大家成为革命接班人的这间教室里面,在座的人中间,有人竟然给我写信,问我最爱谁.这是不正之风在中学的反映,证明资产阶级正在我们这里寻找代理人.帝国主义,修正主义贼心不死,他们要从各种小事上腐化我们的灵魂.我们首都中学生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老师!要不要全班来个彻底调查?咱们一个个对笔迹.把这个思想复杂,灵魂肮脏的家伙揪出来示众.让她千秋万代抬不起头来.

我那个朋友说,她坐在那里,一字一字打在她的耳膜上,她能觉出一下一下的疼痛.她只觉得眼前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见.一会儿又眼前一片黑暗.她生怕她会当众晕过去.如果一晕过去,就是自我暴露,所以她咬牙挺着,挺着,心想怎么也得熬到下课.她打算一下课,出了教室就去寻死.什么卧轨,跳楼,都行.就是跳不了护城河了.因为护城河刚填了,改地铁了.
哎!我别提多同情她了,每次跟她煲电话粥,三次里就有一次会提到她当年受的这个刺激.弄得我经常义愤填膺,恨不能把她们班长揪出来,扔进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让他遗臭万年.我当然没少陪着她骂班长.
后来,她信了一个什么教,人变得平和多了,换上了满怀的感恩之心.再煲电话粥的时候,虽然还是时间一长,就免不了回到她那悲惨的初恋,但是主题不再是愤怒,而是对她们班女老师的无限感激.她说,当下,老师让班长把纸条交给她,看了看说,

<我怎么就看不出来有什么资产阶级腐蚀我们灵魂的意思,不就问你最爱谁吗.你说你最爱谁?最爱毛主席!最爱祖国,最爱共产党呀!这么简单的问题,不要弄那么复杂.随便上纲上线不好.我看不是写信的同学思想复杂,灵魂肮脏.是你自己太多心了.>

她说她听到老师的话,如死刑犯逢大赦.她这时才发觉自己浑身冰凉,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当时打了个冷战,眼泪就掉下来了.幸亏她从小戴眼镜.没人看见她哭.下课她躲到厕所大哭一场.她一辈子也忘不了老师的仁慈.这次初恋以后,她再也不敢,也不会随便爱上谁了.再谈恋爱已经三十六岁了.

哎!希望大家看到这里也长叹一声.哀悼我们大家被偷走的青春吧.

 

作者:梁作金

迷人的天空颠覆着贫血的眼睛
深秋里一枝成熟的花朵
阴谋制止了我孑然的举措

我的身体散发起云母般幸福的色泽
短暂的呼吸被情歌一语击破
我的手掌向上无序无着

岁月    河水般蚕食的年轻幻想
濯洗着往事的声声色色
光芒里影射得我深远而淡泊

我这么隐痛的美丽伤口
只有一株银杏成为唯一的目击者

 

作者:秋潇雨兰

那夜,下着小雨
我和你
像两条炎热的鱼
在夜河中静静地游

树林在风中摇晃
潮湿又神秘

悄悄望你的眼神
    波光的涟漪
偷偷闻你的发际
    太阳雨的气息
哦,我和你
像一团树影颤抖着不能离开

那一夜,下着小雨
远处的灯光黄着忧郁
不知明天的地球
是否像今夜这样美丽
甜蜜的初吻呀
幽蓝的雨滴
夏夜,下着小雨
处女般清凉又神秘

 

作者林渡渡

理论上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初恋,对大多数人来说,初恋是深藏在窑子里的家酿酒,弥久弥香的。可你要问我初恋的滋味,我还真不晓得如何回答。记得有次在湖南,和一群新疆朋友开玩笑,我说“初吻的滋味就像小鸡啄米”。引来一阵哄堂大笑。

在磕磕碰碰的成长岁月里,那个少年不怀春?也许在一个暮春初夏的清晨醒来,对异性的朦胧的情怀就如橄榄花开般,散着淡淡的清香。从此小小的心揣了一个秘密。那时秘密可真多啊。锁在日记里,锁在心里,就怕被人偷了去,见不得阳光。
对邻家男孩的好感,对一个不起眼男生莫名的欢喜,也真如小鸡啄米,连个滋味是啥都没尝出,那份情愫却已烟消云散了。这些过往云烟的人不能算是初恋,我想。我自认为的初恋应该发生在十九岁,草样的年华。也不晓得哪一天,珍藏的初吻被谁偷走了。

其实我这么絮絮叨叨地说着,不过想告诉你,有时初恋给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我是说你被某个人当作他的初恋……

初三,班上有个男生喜欢我,那时我虽小,不过15岁吧,却是一个倔丫头。本来人家喜欢你,也是他的权利和自由。可自从知道他对我的感觉,便无端很讨厌他。哎哎,不是我打击他,也搞不清为何要伤害他。那年寒假,他居然找到我家来,而且呢,还在故乡的老屋里对我表白他那相思苦,最后甚至于要强行夺走我那天使般的初吻。我一个巴掌摔了过去,把他推出家门。一会儿老姐进来,看我气喘吁吁的一脸怒气,就问怎么了。我生气地描述了一番,“怪不得!我看他的背影好无力!”
“讨厌死了,一直死缠不放!”

他并没有就此罢休。他会画画,还居然给我画了一幅素描,良心话,有那么点逼真。初中毕业后,各奔东西。根本就忘了他,对于不在乎的人,不在眼前,我是从来不会想起他的,更不用说恨他。他却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有次我在教室里上课,好像也是五月,满校园的栀子花烂漫得让人有点伤感。坐在窗前的我,无意中往窗外一瞧,天哪!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个草坡上。这时铃响了,我急着上厕所,那得经过他的,我不想碰到他!只好绕了一大圈,偷偷溜过去。等坐回我的位子,心里才安定多了。

后来他来信说,“不知为何你不肯见我,那天我看到你往那儿跑去,本想叫你,可是……,我觉得很失落。”

他断断续续地来信,我极少回信,有时烦了就写信委婉的告诉他别再打扰我了……
时光如水,他对我的“骚扰”从未停止过。每次收到他的来信,或者电话,我总是平淡之极,有时甚至心烦。然而总是一阵风吹过,了无屐痕。无意从朋友那儿知道,他早就结婚了,孩子都有好几岁了(他似乎比我大好些)。我有时会想为什么我这么反感他,正如他在信中所言,他总是莫名想起我,因为我是他的初恋,庆幸认识我这样一个朋友。可我为何一再地在他面前损坏自己在他心中美好的印象呢?
多年以后我们又见面了,我不好意思再拒绝这么个老同学盛情要求。还是不见面好。依然瘦长的样子,说我外表没什么变,他也是。心里还是不喜欢。罢了,跟我无关,不过一次聚会嘛。

直到那天,我看《手机》,望着葛优那副嘴脸,蓦地想起他,恍然大悟,为什么一直这么讨厌葛优,因为他长得实在象葛优,且无葛优的“幽默”。说葛优的丑,怎么也无法接受,不像有的丑,丑的可爱,让你喜欢。我是以貌取人吗?我知道不是,有的人只要有一点让你不能容能的地方,注定你无法接受。

时常听人说起自己感伤而美丽的初恋,无由的想起他,被人一直“爱”着也是不快乐的……


本文在7/3/2007 9:36:59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情人节专辑
『诗  歌』 爱在厨房——2013年情人节新民2013-02-16[700]
『散  文』 写给你的情书踏月而来2006-02-27[1887]
『散  文』 读你千遍也不厌倦新民2006-02-15[3811]
『散  文』 情人节随想晨溪2006-02-15[2371]
『诗  歌』 情人节的时候,我送你一盆鲜花沈漓2006-02-13[1528]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文心接龙
『文心接龙』 《红楼梦》(001-010)北美医生SCAPE版(2015年)美华医生2015-06-19[487]
『文心接龙』 《残局》(同题诗)施雨2013-08-12[1845]
『文心接龙』 《月光奏鸣曲——非马画作》(同题诗)施雨2010-12-24[2977]
『文心接龙』 武侠接龙:美华庄传奇瞎子2009-06-29[2626]
『文心接龙』 《端午节》同题诗施雨2009-05-28[2912]
相关文章:『文心社
『文心总结』 2017年文心社年终工作总结施雨2017-12-29[313]
『期刊杂志』 文心社菲律宾分社文学专栏(01)菲华文苑2018-12-22[105]
『评论杂谈』 理查德·弗兰纳根对话余华:小说只会抛出问题,却不会给出答案文艺报2018-04-13[379]
『评论杂谈』 肉行僧:菲利普·罗斯的虚无主义上河卓远文化2018-03-16[368]
『文心活动』 文心社社员(交过会费)问卷调查表骆敏霞2018-01-02[552]
更多相关文章
匿名一次说:留言于2005-04-26 03:39:22(第1条)
这么题目嘛,如果允许大家采用匿名的方法,可能会有更多人投稿。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文心社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