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音画诗情:面向大海的歌唱发表日期:2003-10-22
作  者:蓝极出处:原创浏览653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音画诗情:面向大海的歌唱
文/蓝极
2003年10月22日,星期三

音画诗情:面向大海的歌唱

蓝极

生活中总是充满无数难以证实的传说或神秘。比如,总有人说人类只是利用了大脑的百分之十;或者,怀孕以及婴儿成长时期如果沉浸在音乐的氛围之中的话,孩子会因为不断促进更多神经突触的形成而变得聪明;即使是成人也会因为多欣赏古典音乐或做脑力体操而保持大脑的良好状态。

这些说法如果不是愿望多于实际的话,至少还缺乏足够的证据。或许大脑就象由很多模块化的电脑程序组成,对音乐的感受可以如此解释,对语言学习机制、未来的规划梦想或生活中的行为方式也能这样理解。

你启程离开后的那个夜晚,他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他想起和你一起看电影“英雄”时的碎片式场景。记得当张曼玉跟梁朝伟在屏幕上生离死别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你掉下了泪珠。他对剧情没有多少投入,便一再追问你为何伤感,你有些不好意思,回答说只是感动而已。虽然那是一部他连提及的些微兴趣都没有的电影,可也因为那些泪花而在记忆中留下深深的刻痕。

梦里你和他来到一个海边浴场,在畅游后沙滩漫步的蜂拥人群中他突然发现失去了你的踪影。恐慌之中,他心想:难道这是你悄然离开的方式?迷迷糊糊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海岸,他站在一个悬涯边,竭尽全力唱了起来:

我非常爱你,真的非常爱你。
这是一根牵连,灼烧着脉管中的血,你知道吗……

他觉得嗓子都喊哑了,却得不到回声。一阵酸疼之后便醒了过来,感觉脸颊有些湿润。歌唱的场景,应该是从前在PBS上看过的Helmut Lotti唱“卡鲁索(Caruso)”所产生的联想吧。

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他一直等待着给你讲述那首“卡鲁索”:

* * *

那个后来为球星巴乔(Baggio Baggio)写过一首歌的波隆拿人Lucio Dalla,大约在1986年的一天航行在海面时由於船只受损,不得不来到三千年前被腓力基人发现的苏莲托(Sorrento)半岛作短暂停留。那首“重归苏莲托”引起人们的联想自不必说,但当地人强烈推荐他入住Hotel Excelsior Vittoria,却有更近和自然的理由:那是演唱大师卡鲁索(Enrico Caruso)几十年前逗留几个月的旅店。

卡鲁索在欧洲和南美取得歌王的声誉之后,在1903年三十岁时从意大利来到纽约的Metropolitan Opera首次登场,演唱威尔第“弄臣(Rigoletto)”中曼秋亚公爵(Duke of Mantua)的角色。他一共在此演出了861次,只有多明戈在此比他多演出一晚和18次。他是个大烟鬼,如果哪个歌剧院不允许吸烟,他就拒绝到哪里演唱。在一家德国剧院里,人们只好派出一个救火员拎着一桶水跟随着他。

后来卡鲁索认识纽约的Dorothy Park Benjamin并与之相爱,但遭到她做专利律师同时是社会名流的富有父亲的强烈反对。1918年8月20日25岁的她私奔与45岁的卡鲁索结婚,她父亲断绝与她的父女关系。三年后的8月2日卡鲁索在那波里的一家旅店里不幸死于吸烟引起的胸膜炎,终年48岁。他那时的知名度如此之大,以至于他死去的消息在纽约的报纸上位居头版。Dorothy的父亲在1925年去世时只遗赠给她一美元作为对她的羞辱和惩罚。1951年的电影The Great Caruso根据她的回忆录改编而成。

在苏莲托逗留期间,Dalla站在旅店的阳台上,想像着几十年前卡鲁索在此度过最后岁月时与新婚妻子的生活场景和心绪,特别是最后三年因为几次手术而导致急剧的命运变迁。在这首据说是在一个女孩协助下写成的歌里,Dalla的情感投射体现在歌词所描绘的场面,而那个女孩在歌曲问世之前却因为癌症而死去。歌曲的那波里民谣风味十足,同时兼具古典音乐和歌剧的成分,还裹杂着强烈的海腥味,山丘起伏的隐约,波浪在心里掀起的涟漪,淡淡的哀伤和泪珠......

卡鲁索是多明戈、帕瓦落蒂、Andrea Bocelli、胡立奥(Julio Iglesias)、Russell Watson、Helmut Lotti等无数歌手尊崇的一代宗师,他们都曾怀着崇敬的心情演唱过Dalla的这首歌曲。

* * *

他想像隔着整个地球的你背着背包前行的身影,南太平洋上的海风吹拂着你的长发。那里还是冬季吧。他等待着,等待着你的音讯,再让你聆听这首歌:

(1) 演唱者:Lucio Dalla and Luciano Pavarotti

(2) 演唱者:Julio Iglesias

(3) 演唱者:Lucio Dalla

(4) 演唱者:Luciano Pavarotti

Caruso

Lucio Dalla, 1986

Qui dove il mare luccica e tira forte il vento 在苏莲托海湾一个古老的山巅上,
su una vecchia terrazza davanti al golfo di Sorrento 海面闪亮,海风疾吹。
un uomo abbraccia una ragazza dopo che aveva pianto 女孩恸哭之后男人簇拥着她,
poi si schiarisce la voce e ricomincia il canto 清嗓之后,他开始歌咏:

Te voglio bene assai ma tanto tanto bene sai 我非常爱你,真的非常爱你。
e' una catena ormai che scioglie il sangue dint' e' vene sai 这是一根牵连,灼烧着脉管中的血,你知道吗……

Vide le luci in mezzo al mare pens alle notti la in America 看着海面的光亮,他追忆起美利坚的那些夜晚,
ma erano solo le lampare e la bianca scia di un'elica 可那只是渔人的灯盏和螺旋桨翻起的白浪。
sent il dolore nella musica si alz dal Pianoforte 他感触到乐音中的痛楚,从钢琴前站立起来,
ma quando vide la luna uscire da una nuvola 当他看到乌云后面展露的月容,
gli sembr pi dolce anche la morte 死亡也似乎变得不再可憎。
Guard negli occhi la ragazza 他注视着女孩的双目
quegli occhi verdi come il mare 那对眸子蓝如大海
poi all'improvviso usc una lacrima 突然间泪珠滚滴落
e lui credette di affogare 他感觉自己在渐渐沉溺。

Te voglio bene assai ma tanto tanto bene sai我非常爱你,真的非常爱你。
e' una catena ormai e scioglie il sangue dint'e vene sai 这是一根牵连,灼烧着脉管中的血,你知道吗……

Potenza della lirica dove ogni dramma e' un falso 歌剧的威力在於每场戏剧都是戏谑。
che con un po' di trucco e con la mimica puoi diventare un altro 轻微的化妆再加上扮演,你就面目全非。
Ma due occhi che ti guardano cos vicini e veri 但那两只盯着你的眼睛,如此贴近和真切
ti fanno scordare le parole confondono i pensieri 使你哑然,思绪错乱。
Cos divent tutto piccolo anche le notti la in America 於是世界缩小了,包括美利坚的那些夜晚。
ti volti e vedi la tua vita come la scia di un'elica 你蓦然回首,看到生活如同螺旋桨后的白浪。
Ah si, e' la vita che finisce ma lui non ci pens poi tanto 噢,但结束的是生命,他并未思及更多
anzi si sentiva felice e ricominci il suo canto 而是感受到幸福,并开始新的歌咏:

Te voglio bene assai ma tanto tanto bene sai 我非常爱你,真的非常爱你。
e' una catena ormai che scioglie il sangue dint'e vene sai (2 VOLTE)..  这是一根牵连,灼烧着脉管中的血,你知道吗……(重复两次)

lampare:渔船上装备的一种用于在晚间引诱鱼群(主要是旗鱼)的大型灯具。

(汉译:蓝极)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千岛之声王玉琴2018-12-07[28]
『散  文』 迁都华盛顿-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1-07[27]
『散  文』 序:漫步华盛顿特区系列亮水珠2019-01-07[25]
『散  文』 罗胖的演讲能给你带来什么缪玉2019-01-10[34]
『散  文』 永远悠闲的巴黎人舒怡然2018-12-29[55]
相关文章:『蓝极“音画诗情”
『散  文』 音画诗情:语言止处是音色蓝极2004-05-21[2398]
『散  文』 音画诗情:和着海风的荡漾蓝极2003-10-22[3756]
『散  文』 音画诗情:激情荡漾的艺术蓝极2003-10-22[3185]
『散  文』 音画诗情:摇滚声中的涌动蓝极2003-10-22[2509]
更多相关文章
明月来相照说:留言于2003-10-15 23:29:00(第1条)

好美的文章!

感谢我生命中曾经最重要的朋友,TA带我来到世界音乐的天堂,我学会热爱这些用生命歌咏的旋律与情感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蓝极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