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诗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关于秋天发表日期:2004-09-08
作  者:海清清出处:原创浏览514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关于秋天
文/海清清
2004年09月08日,星期三

关于秋天

海清清

1

  我看到他从天上下来,披着米黄色的风衣,随手摘下几片梧桐叶子洒在人行道上。他一路摇摆着手臂,向乡村兜售米黄的流行色。
  没有谁惊诧他的到来,甚至早有人打开篱笆门,晒着谷仓。还有女人在山梁上眺望,像等待外出三年的丈夫。少女的苹果脸被他目光一勾就羞红了。
  天空退后三步,远远望着,像严父慈母。麻雀在谷穗上跳起舞蹈,迎合一年前诡异的暗示。夏季早已收敛褪色的纱裙,到南边的海里去浣洗。大雁列队站在她的肩上,做她忠诚的侍卫。秋天远远地目送情人走了,剩下满山遍野陌生的农夫,忙于收割一些金灿灿阳光的碎沫。

2

  走向秋天深沉的内心,请他打开所有的宝藏。这些森林之门河流之门山岳之门天空之门海洋之门,风之门雨之门悠悠云朵之门,一切绿色红色蓝色黑色白色之门,望着阻挡它们进退的石头。
  此时秋天正一段段撤防,任我摘走他一桩桩美丽的心事。蝉鸣在叶缝间愈响愈远了,天空中大地的倒影更加辽阔。河流喧嚣了一生,接近最终的归宿它却沉默了。海呵,海呵,秋天深深地沉了下去。
  足音在大地上空响的日子,庄稼日月轮守的传说,被这些成熟和死亡证实,给产后虚弱的土地依然富庶的错觉。做了父母的天空和大地多么高贵呵,他们在天际合起爱情的手掌,拍响了阳光空气森林和海浪。无数星光的碎片为他们舞蹈,为他们徘徊在凄凄的草叶上。秋天是刚刚吸空的杯盏清香四溢,被一队队候鸟衔着南飞而去,南飞而去。

3

  从窗口望出去,秋天的叶子依然碧绿,依然稳稳地站在枝上,被秋风携着舞蹈。
  冬天远远地逼近地面,眉宇间隐隐透出杀气。他以一种深恶痛绝的目光俯视世界,当然这些叶子是他的死敌,他一千次杀死它们的祖先,一万次把它们深埋进泥土,又一亿次惊惧它们的前仆后继。
  这是我独斟自饮的日子,天空高高在上保持缄默,盛不下这过多的诺言。像一节发芽的芦根,风有亲近人类的渴望,有探头张望世界的渴望,有与我四目相对的渴望。因这渴望它一千年不死,一千年等待我惊醒它的春梦。
今年秋天注定要有一些叶子死亡,季节将为它们举行盛大的葬礼。注定有一些人,有一些人要从生活的枝头飘离,我斟满的酒杯就是对他们深切的怀念呵!

4

  这些石头随意排列阵式,围困一些空气水和鸟群,使它们努力飞翔也达不到仙境。
我转身时秋天伸出手臂,叶子从她富态的手里逃开。这些石头一味沉下去,沉到秋天的深处成为果实。挂在枝上的生命很高贵,落在地上的爱情很成熟。
  秋天意味着掠夺,意味着千军万马从土地上滚滚而过。这位雍容华贵的少妇,多年不见了风韵犹存,婚姻掠走她过多的美丽,爱情尘封在窗帘背后。她珍藏的星星代表我们空耗的岁月,站在高处逼视,我们却无动于衷。还有炊烟与征尘一起散尽,到天外才想起鹰达到的高度。
  远远地我感到秋天疲倦了,她正卸下野菊花缀成的盔甲,摘掉满头珠翠首饰,适时合上她多情的双眼,抱紧这些石头坠入黑暗。

5

   你的心里风声正紧,虽然外表漠不关心。你在秋天里随便走走,一枚落叶下就藏满你的心计。没有风没有谁替你投寄,种子在泥土里留下希望。红纱巾在遥远处晃动了,阴雨晴天隔着面具,谁看到过你目光的焦点,灼疼一片旋舞的树叶呢。
  总是疑心树背后有一个人,想代替你灯光下的影子。匕首升到空中一定闪烁星星的光芒,在秋天你冷静成男子汉了,冰冷的目光剥开生活的衣裳,看到她的裸体不知是幸福还是悲哀。真的,如果你的智慧用来写诗,你就是我唯一的敌人了。

6

  秋天的影子在墙上涂得深了,好像一个王子的鲜血喷溅在天空中,红成晚霞。风,大片的抹布把云朵吹得干净。
    十月正以他特独的步态在树林或河流里闲步,他金黄的头颅高贵地昂起,并随手撤下写满缄言的金叶。远远地他的歌声嘶哑,仿佛中箭的鹰最后扇动翅膀。天空逐渐降低而鹰的高度不减,成为镶在蓝天上的黑色宝石。
  滑翔在傍晚的想像里,以神的姿态,许多心事的末日逼我觅一处秋天废弃的居所躲避眼睛和闪电的袭击,与十月做一次彻夜的倾心长谈。

7

  每天你到街上转转,一身新衣轻得像一片羽毛,载着满肚子活。听众像上帝一样崇高,你一辈子也不会遇到。隔墙谈谈惨淡的生意或者关紧房门与自己对弈,一天就累得结实了。仿佛这样才对得起季节,仿佛这样才对得起衣食父母。
  爱情是上个世际西方的神话,正在隔壁的电影院上映。有一种声音让你掩面啜泣,让你走到窗前痴望另一扇窗子。对面屋里的少女猫一样轻轻睡去,她疏忽了灯光使你失眠一夜。
  在秋天我们有过多的心事,像遍地捡拾不及的果子;注定有一些要糜烂,注定明年春季它们会重新发芽。

8

  秋天穿过爱火的长廊,在云朵和村庄周围舞蹈。他孤独的影子燃烧,被阳光藏进一枚落叶。缓缓地他鼓动双翼,一刃锋利划过爱情的边缘。桦林大片大片地倒了,剩下一截截焦黑的木桩。
  远处,秋天的景致美丽成红珊瑚,生命深沉成沉沉的暗礁。在夜里他飘洋过海了,空空的位置被波浪挤满。一只鹰高高在上,成为天空唯一的情人。一只鹰,最终将坠落到海里,涛声是生命唯一的回响。一千年,飞翔是逃离死亡的手段,翅膀永远不会收拢想像。秋天一代代被苍海吞没,浮出水面者是轻浮的神祗,他们夺走了秋天的唯一果实,却把死亡馈留给人类。

9

  你穿过最后的秋天来找我,一个古典派书画家面对一个现代派诗人,熟练地摆弄手指。几根笔形的手指,这双获得过特等奖的手没有什么特殊。几根温柔的手指稚嫩的手指,没有什么特殊,没有什么特殊。这双还未抚摸过女人的手没有什么特殊。
  在一座小城的中心我看过你的书展,你的楷书比这双手秀气千倍,比你的名誉秀气千倍。我很高兴和你在一起聊聊天,谈谈世界的美丑,或者杜撰一些出色的艳遇,然后看阳光走过敞开的门穿过关闭的窗,停在你的右手上,沉默不语。外面的世界色彩绚丽,总有朋友来探望我的心境色彩绚丽。我的房间小得可怜,但有一扇门永远敞开着,你想见我的时候可以随时进来。

10

  这些日子随秋风流浪得累了,正伏在某人的掌心虚度时光。从一条河上传来消息,说一个人从下游逆水泛舟要来这里接替秋天的位置。这个人很勇敢也很冷酷,他准备了十几支射杀秋天的羽箭。他在暗处,会让许多人防不胜防。
    秋天是真老了,他正一步步后退,提心吊胆甚至顾不得捡拾他一手打落的满地叶子。最后一颗果实被他摔在地上,裂开的果肉干瘪得可以。他嘿嘿冷笑:“谁也别想捞到便宜。”然后他一跛一跛地逃了,留下满山遍野深浅不一的脚印。
  那个人从远方赶来,从容地拈弓搭箭,将一只只鹰射回老巢,将我的心事杀死在窗帘背后。最初的冬日,像空掉的城。在这里我遇到几十件熟悉的衣裳,却没有一个相识的人。
  春天很遥远,怀念是唯一的翅膀,从一个季节飞向另一个季节,从一座小城飞向另一座小城。有一些人怀念着另一些人,我怀念着从前的自己。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诗
『散 文 诗』 伟大的母亲梓樱2018-10-31[194]
『散 文 诗』 格陵兰岛上的合欢树下捷克老木2018-10-23[143]
『散 文 诗』 秋裤的几种穿法二猛2018-02-26[170]
『散 文 诗』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七)穗穗2017-05-18[453]
『散 文 诗』 因特拉肯(瑞士游记)记录一个小家庭旅馆的美好凌月2017-04-17[323]
相关文章:『海清清
『新书评论』 思月长篇小说《寒春》序海清清2006-01-24[2103]
『诗  歌』 回想海清清2005-10-28[2097]
『诗  歌』 春寒海清清2005-10-28[2167]
『诗  歌』 我们不是季节的岗哨海清清2005-08-25[1736]
『诗  歌』 这条河海清清2005-08-25[173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海清清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