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散  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在乡村所见到的动物们的交配 发表日期:2003-08-01
作  者:陈洪金出处:原创浏览36790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我在乡村所见到的动物们的交配
文/陈洪金
2003年08月01日,星期五

我在乡村所见到的动物们的交配

陈洪金

  题记:其实,我是多么把我以前在乡村里所见到的那些动物们的亲密动作叫做“做爱”,但是,我现在想来,我只能把那些因为人的存在而显得吃力而惊慌失措的动作,称为交配。也许,这样更能与彼时彼刻它们的处境相一致。 

玉米林的焦急

  但凡是有生命的东西,都有一种连绵不息的生存下去的强烈的欲望。在我处居住过的那个乡村,到处长满了茂盛的草,河水围绕着我的村庄和村庄附近的庄稼,温暖的阳光把河水引导着流进一丛丛绿色。这样的情景,为动物们的存在提供了梦一样美好的条件。于是动物们在我的村庄里无忧无虑在成长起来,让一个被庄稼簇拥着的村庄始终荡漾着生命的气息。动物们的健康成长,决定了它们在一定的时候,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会产生性的要求,我一直觉得,我的村庄里的动物们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一样。
  在我的记忆中我第一次发觉动物的交配有些奇特是在我的童年时期。那天我和许多孩子坐在生产队的田埂上,守着那么多的父亲和母亲们在个个弯着腰在土里收获玉米。我们对父母的关注与他们对玉米的关注同样强烈,并且都是对食物的热爱和向往。正在想象着玉米被煮熟时的模样的时候,我被旁边的一个孩子拉到了一片玉米林边,心里还残存着对想象的陶醉。这时候,顺着他的指向,我看见一两匹马在交配,准确在说,应该是两匹马在一个人的帮助下艰难地交配。收割完毕的玉米地里,青草在初秋时充足的雨水不停的滋润下油黑油黑的,青草的茂盛,催长了动物们在田野里的心旷神怡,于是它们开始想起一件事,仿佛是突然的醒悟,它们怀着柔情向着异性靠拢。但是,我看见一个人,一个中年的男人,始终参与了两匹马的交配的过程:一匹马是母马,另一匹,其实是一匹驴子,公的。我们都知道,马与驴子交配后生下的是骡子,骡子在力气比马和驴子要大了许多,因此村里人都喜欢骡子。我所见到驴子很小,加上马本身就要比驴子大了许多,因此在整个交配过程中,那头驴子根本就是在做一件很困难的事,驴子两只前脚抬起,尽力地向母马的臀部爬上去,但是由于它人个头太小,各个必需的动作难于做到一致。于是,男人出现了,他站在驴子的身后,吃力地端起驴子的后部,让它在直立起来时保持好平衡,同时,他还是失时机地握住驴子的阴茎,帮它寻找母马的阴门。只可惜,马在焦急的等待,驴子又力不从心,男人既要扶好驴又要握好它的阴茎,力气活和技术活同时在考验着他。因此,马、驴、人三者总难做到很好的配合,弄得整个气氛都有些紧张起来了,我们看着都有些着急。
  时间不知道不觉就要到天黑了,马、驴、男人一直在那郁郁葱葱的玉米地里为了交配在忙碌着,马不停地转动着身体,驴和男人跟在它的身后一起转动,他们踩倒了许多玉米秸,幸亏玉米都已经收获了。站立着的玉米秸越来越稀少,他们的活动却渐渐明显地暴露出来,几个收工回家的人,就站到田埂上笑着指挥他。我们都知道,只要母马生下了骡子,那个男人就可以加好多的工分了,就像我们现在加工资一样。

作为学生的尴尬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家就有养猪的传统了。听我母亲说,我在襁褓时期,母亲到地里干活而我则由奶奶在家里带着,母亲一天只回家两次,因此在更多的时候,我是吃不着母亲的奶的。当我饿得大哭,奶奶没有办法的时候,她竟然也急中生智,到猪圈里挤了些猪奶来喂我,从此,我在母亲到地里干活的时候,吃了猪奶后也就会平静地在奶奶的怀中睡去,没有挨过过多的饥饿。后来,我妹妹出生了,也是我奶奶带大的。
  在我家所在那个村子里,我家养猪是远近闻名的。每年我家都有二十多头小猪出售。因此,即使是在集体化时期,我家的生活条件也要比别人家相对好一些。直到我大学毕业,我家一直把养猪作为家庭经济的一个重要来源。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有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养母猪,必须要到邻村找种猪去配种。这件事,以前一直是由我的父亲或者母亲去做了。但是好象是我读高中二年级那一年,我家更换母猪,重新培养了一头小母猪。小母猪长大的时候,到了母猪发情的那几天中的一个早晨,我被父亲从睡梦中叫醒,说是要我和他一起去邻村给那头小母猪打一头种猪去配种。那天好象我母亲有其它的事情,我也推脱不了,只好跟着父亲,用了根绳子把猪拴了,带到村外去。在邻村的养了种猪的那一家人就住在村子旁边的大路边,我和父亲把猪带到路边,叫那家人把种猪放出来,就让它们在路边交配。
  这次交配看来是很不顺利。我家那头小母猪确实是小了一些,那种猪高大的身躯一次又一次地把母猪压得趴到地上,根本无法完成交配的过程。种猪的主人想了一个他们经常用的办法,从他家里拿来一根木棒,让我和父亲用那根木棒从种猪的腹下穿过去,各自拿着木棒的一端,抬起来,这样,种猪的身体更多的重量压到木棒上,从而减轻母猪所承受的重量。那时候,我正在学校里专心苦读,身体还不是特别的强壮,抬着抬着,我的额头上就开始冒出汗珠来。在初升的阳光的照耀下,特别明显。还有更严重的问题是,那条路就在我的学校附近,我的许多同学到学校里去,必须经过这条路。那时候,太阳在开空中越升越高,晚上回家去住的学生们开始骑着自行车陆续向学校飞快地驰去,他们经过我和父亲所在的地方的时候,一个个转过头来向我们望着。我的心里开始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我想那是我记忆中特别漫长的一个早晨。那头种猪好象对那一次交配很是负责,仔细地一边动作着一边哼哼,我家那头小母猪早已忘记了好身上那头种猪对好的重压,好象也陶醉于那最初的感受之中,那头它们的摆动使我感觉到手中的木棒越来越沉重。这时候,随着时间一刻一刻地过去,骑着自行车从我们的身边过去的学生当中开始有我的同学出现。在我的同学中,男生们看到我和父亲跟猪们在一起,有的和我打个招呼,有的干脆和我开个玩笑。这我倒不在乎,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开一些很学生的玩笑。但是女生从我身边路的的时候就不同了。她们远远地骑着车过来,渐渐地看清了我和父亲正在做的事情,一个个低着头,羞红了脸,自行车骑得飞快地从我身边一晃而过。于是汗珠子更加密集地出现在我的额头上、后颈上,脊梁上也有汗珠冒出来,顺着后背流下去。时间过了好几天,她们遇到我,都是那个样子,连那个经常借我文学名著看的女孩,也是过了好几天才和我说话的。 

一次错觉所带来的代价

  这里我所说的还是一头驴子的事。这头驴子和一个老妇人有着密切的关系。
  我早已忘记了那天是一个星期天还是在假期里,反正那天我没有上学去,也许得我高考前学校放假让我们自己复习的那几天吧。我手里拿着一本课本,肩上挎着一包书,正在学校旁边路上一边慢慢地走着一边看背诵着那纷繁复杂的历史事件,天空下起雨来,并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我把手里的书放进书包里,一路小跑着向学校而去。我的身后,一个人牵着一头驴子,肩上披着一件用棕树皮做的雨披,走在我的身后。当他发现雨越来越大,就解下身上的雨披,长长地放在驴子的背上,却让自己被雨淋着。
  当我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雨下得在地上汇成了一股一股的水流,我不得不站在学校门口避雨。这时候,我看见驴子和村人在雨里走来,驴子背上覆盖着厚厚的棕树雨披,在雨里静地走着,村人单薄的衣衫早已被雨淋湿了,雨水落在他的头上,顺着他的眉毛之间的缝隙里流到他脸上,再由他的下巴滴到他的衣襟上,最后从他衣服的下摆一路滴落在早已流水成渠的路上。在雨幕里,村人牵着驴子渐渐地消失在我的注视中,向着不远处街上镇里的种马站走去。也许,那驴子闻到了种马站里散出来的那种特殊的味道,它一路上快步走去,渐渐地把村人远远在抛在后面。
  夏天的雨下不了多久就停了,学校早已没有我的们的课桌,我已经是高中毕业了的人了。于是在雨停后,我不想再到学校里去,就爬在离学校不远的一棵大树上,对着行人开始逐渐多起来的街道,一面看书一面看街上行走着的人们。雨后的太阳明亮在照着热气腾腾的大地,这时候我还看见村人牵着心满意足的驴子从种马站里出来,那湿漉漉的衣服在阳光的照耀下不断地有热气从他的肩膀上冒出来,引得街上的许多人对他不停地看。他们离开后,我一直心不在焉地望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这时候,我清楚地记得,我想起了英国作家狄更斯的一部小说《老古玩店》,那个小说里曾经有一段乡村集市的描写。具体说了些什么,我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是一种杂乱无章的热闹。在树上,我看见街道的两旁摆放着一些乡村里经常用得着的日用百货,人们在街上慢慢地走着,挑选自己需要的东西。
  望着那繁忙的街道,我开始有些渴睡。就在这时候,我发现镇上的种马站的大门晃动了几下,我头个子高大的驴子用嘴搡开了那破旧的大门,悄悄地挤了出来。被关久了的驴子,在一个偶然的时刻得到了解放,于是它显得的些兴奋,高高地抬着头,在人群里慢慢地走着。就在这时候,种马站里的驴子,它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也许是它在大约半个小时之前,刚刚与那头被村人覆盖了棕树雨披的母驴子交配过,在它的记忆里深深地记住了那棕黑色的棕树雨披。在街上,我和驴子同时看见了一个地摊旁边有一个棕树雨披的影子。我当然知道那是一个正在买东西的老妇人,但是驴子不知道,当它看见那不久前让它激动不已的棕树雨披时,又开始激动起来。它以为那棕树雨披下面的还是正在发情的母驴,于是快步走过去,抬起它的前脚,一下子就爬到那棕树雨披上,并且举着它那粗而长的阴茎,向着那棕树雨披下面的身体不停地挠去。
  正在专心买东西的老妇人转过头来一看,被吓了一大跳。在瞬间之后,她开始醒悟过来,仿佛受了奇耻大辱,用很大的哭声,抓起地摊上的一把还未开锋的砍柴刀,追着那妄图“强奸”人的驴子砍去。突如其来的袭击和痛感让驴子惊惶失措,于是开始在街上不停地躲避、退让,最后不得不在街上狂奔。老妇人始终没有放弃对驴子的追砍,最后,好叫来了家人,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对驴子展开了围改。整个街道一片混乱。
  坐在高高的树上,我目睹了一头驴子被一群人活活打死的情景。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散  文
『散  文』 十字路口夏洋洲2019-07-08[29]
『散  文』 期待再见你,古巴!孟悟2019-07-12[70]
『散  文』 微型战争——回忆被凌霸的岁月胡刚刚2019-07-09[33]
『散  文』 纽约客夏洋洲2019-07-05[72]
『散  文』 霞客行缪玉2019-05-23[59]
相关文章:『陈洪金
『随  笔』 一个民族诗人的胸襟陈洪金2015-06-04[506]
『读书札记』 对大地和生命的感怀——《于坚大地随笔》读后陈洪金2011-02-18[1525]
『诗  歌』 期待着一场命名(组诗)陈洪金2009-01-22[1333]
『新书出版』 陈洪金2008年出版散文集6本文心社2008-11-22[1541]
『新书出版』 陈洪金诗集《岩石上的月亮》近日出版陈洪金2007-11-02[1916]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洪金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