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双城记】漂流·停泊发表日期:2004-05-07
作  者:瞎子出处:原创浏览1290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双城记】漂流·停泊
文/瞎子
2004年05月07日,星期五

【双城记】

漂流与停泊

——从上海到达拉斯

瞎子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太平洋彼岸的一个安静城市停留下来。
  每次在上海小住,都觉得自己会无法安定于上海以外的任何地方,我是多么眷恋这里的一切:拥挤的地铁、密集的高楼、海风旖旎的外滩、灯火浪漫的横山路,都是我和她一同走过的地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软软的吴语充斥耳边,当时真的以为就要把黄浦江边这个庞大而包容一切的都市作为自己长久的栖息地了。
  如同海潮的涨落,月亮的盈缺,当年无比珍惜的都往往成为胸口中无法填平的空洞。我实在无法忍受一次又一次地路过熟悉的地方,曾经亲切如今陌生的身影和笑语总是毫无例外地在眼前如幻觉一样浮现。

  所以,我才只背着个旅行包,走出了达拉斯国际机场。
  和上海的引人注目截然相反,虽然达拉斯是美国第七大城市,和第三繁忙的国际航空港,但这个城市却没什么名气,除了肯尼迪总统是在这儿遇刺之外,这里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在历史上留下重重一笔的地方。大概是因为如此吧,整个达拉斯显得很分散,虽然它囊括了十几个卫星小城,但除了达拉斯中心区的金融地带外,每个地方都平等发展,而不象上海,所有的区都为一个巨大的商业中心和一个巨大的金融中心服务。
  我是因为躲避一种熟悉的热闹而选择这个城市陌生的安静的。它的确很符合我的要求。也许是因为坐落在辽阔的北美大平原上,而不是局促在长江三角洲那个拥挤的港湾,达拉斯在扩张的时候可以很舒适地把自己平铺开来。因此,除了老城区金融中心那小小的一块地方外,其他地方很少见到高楼。即便是每个卫星城的商业中心地带,也总是扁扁的一层房屋,象漫地流淌的水一样,规模宏大而稳稳当当地铺在那里。这样的舒展和从容让我安心许多,在达拉斯的两年之间,我已经渐渐习惯这样的风格,只有在偶尔的想念之中,才体会到曾经牵着她的手,穿行在上海的钢筋森林或幽静弄堂的感觉。
  这里的景色总是和辽阔单调寂寥有关,而不是和热闹沸腾喧嚷相连。我住在机场附近一个整洁安静的小区里,前往位于另一个城市的中心区上班,每天穿越那条高速公路的两边,都还是没有人开发的荒凉原野,稀疏的仙人掌和低矮的灌木丛使得它更显得人迹罕至。而这条高速是整个达拉斯最重要的干线,几步之隔,就是繁忙的工业区。每次路过清晰的交界地带,我都会为两边的动静分明感到不可思议。
  和荒凉的郊野相呼应,这里的城市也是阔大从容的。总是能看到一个小小的快餐店坐落在巨大的停车场中央。相比寸土寸金的上海来,达拉斯可算是充裕得多了。也许没有拥挤的压迫,达拉斯的人也有着德克萨斯牛仔特有的豪爽和懒散,哪怕是再繁忙的路段,只要你示意换道,后面的车就会慢下来,给你留出足够的空间,堵车的时候,大家都是一辆接一辆耐心地等,从来没有夹塞和抢道的现象,这使得在上海连坐出租车都心有余悸的我,居然也能在达拉斯的高速公路上开到时速120公里了。如果她知道,肯定会觉得难以置信。
  大概是地广人稀的缘故,这儿的住宅也是如此风格。鲜有高达十几层几十层的住宅楼,普通人家都是买的独门独院的HOUSE,一层,或者两层,我去过这样的人家作客。简简单单的三室两厅,每个房间都很宽敞,不仅有直达地面的落地窗,更有高高的屋顶,上面是斜斜的天窗。一幢明明可以盖成两层复式的房子,偏偏只肯做一层,问主人,她微笑着说:够用了呀,何必搞那么复杂。因此,在这个日照充裕的地方,她的屋子里总是透亮透亮的,阳光遍及每个角落,那些绿色的植物一直长到屋顶。
  即使象我这样的独处者,寄居在小区的公寓里,那也不是狭促的。只有三层的小楼,一层只有两户的那种,错落在小区里面,分隔甚远,每栋楼之间总是有橡树和枫树。每到秋天,那些叶子变成金黄到红色各种缤纷的色彩,我不用出门,打开木质的百叶窗就能看见。在它们之下,一定是碧绿的草地。达拉斯是个温暖的地方,哪怕是十一月十二月的寒冷季节,那些草地也总是碧绿碧绿的,生机盎然 ,仿佛不知道寒冷的到来,即便是干燥枯黄了,一阵雨过后又总能蓬勃生长起来。在天气晴朗的日子,草地边的烧烤场上,总是有住户在那里一边烧烤,一边喝酒聊天,而不远的沙滩排球场,年轻人玩得正是高兴,令人垂涎的烤肉香气飘散得到处都是。或者,可以去灯光网球场打球,也可以去游泳池里游泳然后到热水的按摩池里享受一番。望着空空落落的小区里面,我总是会想起上海旧居民区里密密麻麻的宿舍楼,它们之间似乎只有窄窄的水泥地,年少的孩子们只能在如此局促的空间里玩耍,男孩子们踢球,女孩子们跳绳。阳光似乎永远也照不到楼与楼之间的这点空隙,更不要说绿色的草坪了。
  但是忽然又觉得上海老城区那样窄巷里弄的气氛是如此值得留恋:邻居是那么熟悉和亲热,我们挤挤地生活在一片小小的天空之下,却彼此和睦,从不缺乏快乐。无论谁有什么困难,都不会担心缺少援助的手。而在这里,虽然大家彼此友好地点头,但夜幕降临之后,每户人家都封闭成一个小小的世界,没有人知道那盏灯是不是孤独,而另一盏灯是不是期盼问候。

  上海和达拉斯的天气也是如此不同。我记得在上海似乎很少能够看见蓝天,天空总是灰蒙蒙的,也分辨不清哪儿是云,哪儿是雾。也许是因为临近海边的缘故,空气中总是潮湿的,无论是炎热的夏季还是寒冷的冬季。而在达拉斯,处在荒漠之中,空气从来都是干爽的,一年四季的天空总是很清澈纯净——甚至比我在香格里拉见到的天空还要好。要么是一碧如洗的蓝天,要么是淡淡的白云,就是雨水来临的时候,那些浓密翻滚的乌云也边缘清晰。我总是打开天窗,一边开车,一边深深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让阳光撒满整个车厢。
  其实,这里的景色是很美的。但这里的美丽是青藏高原的风格,辽阔而深远。下班开车回家,夕阳总是将附近的天际染得火红,而整个苍穹,就显露着从艳红到昏黄到浅蓝到深黛逐渐的变幻。
  春天,这里的荒原会突然之间变得繁花似锦。这样的灿烂不是五彩缤纷交错繁复的,而是同一种花朵象海面一样铺张过去,绵延几英里,然后又是另外一种。那样的壮观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蓝色矢车菊是德克萨斯州的州花,也是这里春天草原上最常见的花朵。顾名思义,它是一种蓝色的小花,垒成一座塔的形状。每到三月,它们会密密麻麻开满整个原野,那个时候,你看不到一片绿色的叶子,在它的领地,你也看不到其他颜色的花朵,湛蓝的大海滚滚向前,那种强烈的色彩,竟让初次见识的我喘不过气来。
  而在夏天,暴风雨来临之前是我最喜欢的时刻,远远望去,乌云在平坦而望不到尽头的大平原上空一字排开,低低地压在灌木丛之上,呈现出浓密的铅色。而光线就在天与地的交界之中,窄窄地露出一条狭长的缝隙,如同刀锋一般锐利。它到来时地动山摇,整个天地都为之震撼,我则在风云的喧嚣之中,安静地读一本书,手边是晕黄的灯光。当暴雨过后,凉爽的风吹走全部的云彩,整个天空就是一片深蓝色,所有的星星都闪闪发亮,布满天际。
  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抬头仰望,觉得它们是那么遥远而又那么安静。突然想起曾经许多次倚靠在外滩的栏杆边,眺望远处的霓虹灯。那些灯火和现在的星光一样,都璀璨无比,但又如此不同。上海,黄浦江边的密集灯火,那是属于尘世的热闹和喧哗,里面蕴藏着无尽的活力,而在达拉斯我仰望到的星空,它们的灿烂是安静和清凉的,在里面我体验到了自己在历经热闹喧嚣与轰轰烈烈,一直寻找和渴望的沉静与安宁。
  是的,我无法忘记自己留在上海那个繁华都市里那份属世的热烈和亲切。可是,这又如何呢,上海的自己,总是不由自主,无法停歇,正面是多大的欢乐,背后就有多深的疲倦。而在达拉斯,这个安宁的阳台上,我感到天地都默默而静谧地拥抱着我。这个时候,我的内心是宁静的喜悦。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悼念良师益友欧华文学泰斗关愚谦高关中2018-11-23[457]
『随  笔』 “惊变”女人缪玉2018-11-23[71]
『随  笔』 除尘刘红园2019-01-14[37]
『随  笔』 第一次投票应帆2018-11-22[62]
『随  笔』 天涯诗癫,海角醉剑虔谦2018-12-23[84]
相关文章:『瞎子“双城记”
『随  笔』 【双城记】水边的安静之城——从南京到密尔沃基瞎子2004-05-07[1144]
『随  笔』 【双城记】傍晚,蝙蝠掠过天际瞎子2004-05-07[1242]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瞎子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