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获奖作品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小说:不穿正装的男人 发表日期:2009-12-03(2016-01-18修改)
作  者:施雨出处:原创浏览5180次,读者评论15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上海已经不是百年前的上海,是“冒险家的天堂”,也是“杀戮的战场”。在享受“海派文化”、“现代繁华”、“怀旧风华”、“投资刺激”带来满足的同时,陷阱也随处可见。
小说:不穿正装的男人
文/施雨
2009年12月03日,星期四

【美国德州】

《上海采风》杂志,2009年12月期
2009“泛亚生命•鼻路洁杯”新都市小说奖
《侨报》副刊,2010年3月3日
 
《美华文学》2011春季号 
香港《文综》杂志,2013年秋季刊
《台港文学选刊》,2015年12月期

1

夜幕刚刚降临,拉斯维加斯已经迫不急待地展现它五彩缤纷、喧哗俗丽的热闹。带着不久前因飞机盘旋引起的微微晕眩,隔着车窗,尼克望着眼前这个充满欲望、诱惑、投机……吃喝玩乐嫖赌的人间天堂,忽然生出些许厌烦。

尼克来过美国几次,每次都是在拉斯维加斯,每年一月份第一个周末之后,是赌城一年一度的全世界最大的消费电子产品展览会,这种会总是人山人海,经年不衰,即使在金融海啸之下,也不见得有多萧条。商场和赌场本来就难分彼此。现在的赌城,不仅靠赌博业营利,还融合了商业和旅游业,因此更吸引人。或许,正是这样的经济绝境,来赌城的人更多,拉斯维加斯是一个可以让人绝处逢生的梦想之地。

尼克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赌徒。现在的他,熟练地坐在牌桌上,目光越过很多人的头顶,远处是轮盘赌戏,1到36的号码,几个人围着随便押,有押在数字上的,也有押在红黑颜色上的,大轮盘哗哗地转,小白球不停地滚动,他又是一阵烦躁,没等看它最后落在哪里,就收回了目光。

连续输牌,他有些坐不住了。四周老虎机叮叮咚咚哗里哗啦,使他心猿意马。换一种赌法是不是可以换换运气?他想起那种叫五张扑克的,赌客要拿到对子、三条、同花和顺子、四条就会赢,最大的是同花顺。不过,这个也不太容易赢,毕竟拿大牌的机率太低。

他忍不住把目光径直投在他身边迈克的脸上,迈克是他的老板,公司人马第一次来拉斯维加斯开展销会,迈克就自己掏腰包带他们玩各种赌法。迈克说,你们多练练,无论是商场还是赌场,玩的是智商,凭的是运气。

显然,今晚他们的运气并不好。

撤吧。尼克用目光询问。

迈克毫不理会。倒是对面的走掉了一对情侣。

不久,换了一个发牌员。

终于,开牌12点,再补一张,是个10,庄家爆掉,全桌人快乐得大叫。

尼克留下小费,离开了桌子,把迈克留在那里。

或许迈克是对的。他说过,赌徒的心境很重要,尤其是玩21点,情绪化的多数输钱,输钱后又急火攻心,输得更多。而不紧不慢的人,反而能慢慢赢回来。有时候一直赢的赌桌,来了个衰运的,全桌的人都开始输。有时候来了个好运气的,大家一直赢。最多的情形是,换个发牌员,大家的运气就要不一样了。

走出大厅,百乐宫前的湖上,灯光忽明忽亮,一个动听的男声,唱着听不懂得意大利语,似乎情长意长,缘深爱也深。悠扬的歌声在身边回荡,不知不觉人的心肠便柔软起来。人工湖水中无数水柱跟着灯光强弱有节奏地跳跃,忽高忽低。尼克的心情也忽高忽低。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他却两头失意。

他朝空旷的暗处走去,灯火通明的赌场已在身后,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快乐的、沮丧的、生涩的、老练的……也在身后,从“幸运女神”到“百乐宫”,欲望之河流淌着被包装过后的情色与金钱都在身后了,现在,他的眼前是一片陌生的夜空,这个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城市,就像不属于自己的女人,丢在身后就丢在身后罢。

深邃的夜色里,他仿佛望见上海浦东八十八层的金茂大厦在远处招手。如今,这个连高架桥都打上耀眼蓝光装饰的城市,也让他越来越陌生了。


2

上海,曾经是多么熟悉的城市,他以为自己是了解上海的,所以他下注,他押上了自己的事业和情感。

上海,或许不过是另一个赌城。

一位香港作家说,“上海,应该是鲁迅的笑声;是邵洵美的诗;是上海芭蕾舞团的《天鹅湖》;是“王家沙”的红、黑两种猪油年糕;是五十年代时虹口公园草坪上飞舞的蜻蜓梦;是闸北公园内的捉蟋蟀孩子群的欢叫;是原上海图书馆二楼大厅中的庄重和深情;是外滩那一批批文雅情人们的遐思和倚岸的眺望;是在六十年代拥挤的公共汽车内,忽然站起一位深沉的知识分子向大家朗诵普希金的小诗;是山阴路文华别墅内家家飘出的钢琴曼妙之音;是少女俞丽娜的小提琴幻梦;是豫园街上一排排售卖蚕宝宝和桑叶的春景;是龙榆生女弟子唐慧倩家中冬日炭缸内的熊熊火光和荧荧宋词意境……”

一位年轻的上海作家说,“我的上海,不是《长恨歌》里的上海,也不是《花样年华》里的上海,更不是《上海的金枝玉叶》里的上海……这个上海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华丽,也不像意淫里那么小资,更不似批判的那么腐朽。这个上海里的人们,不知道咖啡机为何物,不晓得西餐馆里的门道,更不懂那么多的洋泾滨外文。这个上海的昨天,是每天烧煤炉倒马桶,是在拥挤的小菜场里,是在七十二家房客的螺蛳壳里。这个上海的今天,是匆忙的上班下班的脚步,是焦虑地看着股市房市的起伏,是在搬迁往遥远的郊区还是坚守在上辈留下的市区之间的犹豫……”

在作家的笔下,上海是妖娆的、美丽的、浪漫的、诱惑的、也是做作的。而对于尼克来说,他的上海又是什么样的呢?小时候,尼克心中的上海是浦东,是大片农田与海,是新村里孩子们的追逐和欢笑。周末穿戴整齐,父母带着去陆家嘴的浦东公园就像过节了。去浦西,长辈们却习惯说,去上海。去上海是比过节更大的事,要坐一趟公交车,换一趟轮渡,再坐公交车才到外滩。再长几岁,才有了桥,第一座是松浦大桥,接着南浦大桥、杨浦大桥……卢浦大桥,六桥飞架,浦东就不再是昔日的浦东了。成年以后,他的上海依然是浦东,浦东的张江和达讯公司,是实实在在每个技术项目和迎来送往的客户们……再后来,还有丽莎。

人们常说,第一次赌的人几乎都会赢,其实不然,多数时候,一下注,他就知道自己要输。


3

在韩国三星的研发会议上,当丽莎的身影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时,是这样出其不意。

那天,他们作为资方三星的合作伙伴,坐在同一排。丽莎和皮特代表台湾的博亚公司,尼克代表达讯公司。

整个会议,尼克只能看到丽莎的一部分侧面,中分的长发盖去大半个脸,只露出高高的鼻梁,皮肤倒是细致光滑的,声音又脆又甜,却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丽莎那口流利的美国英语,听在尼克的耳朵里,就像是倒一坛子青橄榄。

她给人的感觉就像她的外表,不成熟。

做市场和管理的人一般都不太懂技术,一到关键处,丽莎就不灵了,他们的总工皮特就要出来帮忙解释。虽然皮特夹杂着台语的英语说得磕磕绊绊,但大家听得懂,尤其是作为资方的三星,工程师和部门经理们都频频点头。

“皮特,他就是尼克?”会议结束,他们三个刚回到休息室,丽莎便问她的总工皮特,并不正眼看尼克。在这个项目中,三星是资方,博亚公司公司负责硬件设计,达讯公司负责软件开发。以后两家公司合作是否顺利、成功,现在的彼此的了解和交流是最关键的一步。

皮特点点头。

丽莎开始打量起尼克来。

与丽莎面对面,这次尼克看得分明,眼前的女子有一双细长的眼睛,眼角高挑,没说话先有笑意,露出一口整齐细密的白牙,藏青色职业装里是雪白的衬衫,朴素到不能再朴素……看上去踏实、干练。她下意识伸手拢一拢长发,他又见她修剪整齐的指甲上,涂着淡淡的亮白色花纹,是青春女子特有的俏丽。在上海,她不算多漂亮,但精致、耐看,很温暖贴心的感觉。

“尼克,这样的会议你怎么不穿正装?”

眼神是清高的,语气是清冷的……原来,她那个笑意是无意识的,那种温暖贴心的感觉,不过是错觉,他是一厢情愿的。

尼克神色一凛,梗一梗脖子说,“是中国人就说中国人,说什么台湾人?”

丽莎楞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尼克指的是开会时,大家在做自我介绍,她在韩国人和中国人面前说自己是台湾人。

她不由得睁大眼睛申辩。

“我从小就习惯说台湾人。”

“我从小就不习惯穿正装。”

尼克说完转身就走,留下面面相觑的丽莎和皮特。


4

“你怎么找了这么个人?”

怔怔地望着尼克远去的背影,丽莎像被下了咒语。从来都没有人问自己这么奇怪的问题,这个尼克怎么回事?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被尼克抢白,心里有些不平,颇有埋怨皮特的意思。皮特是她父亲手下最得力的副手,上海的公司和工厂现在几乎全靠他一个人撑着了,眼光应该不差。找合作者可不是找冤家,一上来就怄气。

“有才气的人都不好对付。大小姐,你说呢?”

皮特的语气是对老板的那种尊重,眼神却是亲昵的,像对待自己的女儿或者妹妹。

董事长前一阵子突然中风,夫妻俩都回了台湾,博亚公司第一把交椅空缺,唯一的女儿丽莎刚从美国名校毕业,虽然学的是工商管理,但这样一个新手,临时来接替董事长的位置,也只有皮特知道自己这个角色不好当。

“听家父说,我们博亚把三星这个项目接下来,对我们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只能成功,不许失败……我们输不起了……你有把握吗?用这样一个男生?”

虽然丽莎刚出道,无论是对研发还是市场来说,她都是菜鸟,但她毕竟从小耳濡目染,明白这不是儿戏,与三星合作的这个项目,连总工皮特都搞不定的技术难题,尼克能胜任?她心里不踏实。毕竟,尼克太年轻了。

尼克看上去的确非常年轻,身材高瘦,短发,T恤衫,外罩夹克,牛仔裤,旅游鞋,活力有余经验不足。丽莎眼里挑大梁的工程师应该像皮特,黑色半长风衣,黑色宽边眼镜,镜片后面的眼睛,该有洞悉一切的黑色锐利。皮特也有一副和尼克一样高挑挺拔的身材,但他风衣里的西装和领带永远一丝不苟。而尼克呢?在这样的公司首脑会议上,他居然不穿正装。

“你放心,我们博亚的硬件设计和生产线是全中国屈指可数的,而他们达讯公司的软件研发水平是目前我们这行的翘楚,尼克是他们公司最生猛的技术骨干。他们的老板也是美国海归,跟你熟悉的美国人一样诚信可靠。”皮特的话也说得一丝不苟。

 

5

接下与博亚合作的这个项目时,尼克并不是很乐意,一是时间太紧,二是台湾公司一向没有好口碑。立项的当天下午,尼克走出办公室,到公司的咖啡厅小息,想一个人独处好好理一理头绪。

冒着香气的咖啡只被喝一口就被遗忘在一边。

“听说你接了新项目了?和台商合作?”公司里负责蓝牙耳机项目的经理走过来,坐在尼克对面。在公司里,他们是无话不谈的铁哥们儿。

尼克知道,他来一定是要说风凉话的,果然,兜头就是一盆冷水。他说尼克,你可要小心啊,和台商合作可不是好玩的。你的脑子得够用才行。说着他屈着右手食指敲敲自己的脑门,你瞧瞧,这么大的项目,他们能从三星那里拿到手,这可不一般。他们的生产线是顶呱呱,可软件技术不过硬呀,三星又不是聋子弱视,敢把这个拳头产品交给他们博亚开发生产,这就更不寻常啦。小心猫腻,这样的台商,骗技一流,你不是对手。

当时虽然尼克心里也犯嘀咕,可嘴巴上还是不服输,说王永庆也是台商呀,你不愧是蓝牙经理啊,BT(BT是蓝牙Bluetooth的简称,正好同“变态”。蓝牙经理BT的绰号也就这样叫开了)。

BT是吃过台商的亏的。去年,那家台湾公司也是从三星拿了项目找他们的达讯公司合作。产品出来了,按合同规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对方说钱已经转帐,于是BT发了第一批货。可是,过了十来天,公司仍然不见这笔进账。仔细检查对方的转帐单,原来只是填好的空头支票,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把钱发出来。BT去交涉,对方不予理睬,他只得把余货扣下来。最后,对方反告他们的达讯公司不按合同的时间交货,把他们告上法庭。

BT说,这就是我们以前忆苦思甜教科书上记载过的剥削阶级啊,那种心肠最黑、最恶劣、万恶的资本家。

人类最恶劣的行为不是犯罪,而是再犯。这个黑心资本家不仅对达讯公司使用这样的欺骗手段,还骗取了其他很多家合作公司的钱财,甚至对自己工厂的工人都赖帐,不发工资。他们深圳工厂的工人们数日静坐抗议。而这个台商把钱都转走之后,宣告破产,一走了之。一个惯犯。

一位在上海商场翻滚过的台湾作家说,上海那种地方,是想赚钱的人,想赚大钱的人,想以小钱搏大钱的人非去不可的地方;是想第二次创业的人,想找第二春的人,想转业的人理想的地方;是想躲扫黑的人,想倒债东山再起的人,想富贵险中求得人值得冒险的地方;是想养小老婆,想擅用青春体力,想过浪漫生活而又便宜的地方。上海是个充满机会、但容易被机会吞噬,很可爱、却容易以为她的可爱而受伤害的地方。

这是对台商的警告,还是提醒人们谨防台商?

上海人精明,精在明处,并不暗地里使绊子。

或许,世上只有一个王永庆。

 

6

与博亚合作的这个项目对尼克来说不算难度最大,只是因为交货时间给得太短,所以忙得昏天黑地。那几周,给他最大压力的人是丽莎,当然,她也是最大的动力。

丽莎玩的花招是紧迫盯人。一开始一天一通电话查进度,然后是一天三次,闹得尼克每天夜里回家都踩着一地的昏暗与烦躁,差点儿摔她的电话。可转念一想,她也不容易,自己不懂技术,唯一能做的就是抓住懂技术的人,年纪轻轻的姑娘,换做上海女孩儿,也未必做事这样上心。

程序写完了,尼克到博亚调试,那是最煎熬的三天三夜,合同的期限已经逼近,时间以小时计算。尼克干脆不回家了,打地铺。通宵达旦,实在困了就迷糊一小会儿。这妮子居然也盯到实验室里来了。尼克有什么办法?这是她的地盘,这样一个作派泼辣的女子,眸子却如羊羔般温顺。浓密睫毛下,眸子干净得让人难以置信,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商场上闯荡?想着想着,不由得他就把目光转到她身上去了。

深夜,除了器械细小的嗡嗡声,周围安静得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尼克要用极大的毅力才能克服自己离开电脑的冲动。偶尔,他们有片刻的对视,他坐在桌前,她用指尖画着桌缘,似乎两人都站在各自的断崖上。有一两次,他借故拉拉她的手,虽然含情,却极有礼数,极有分寸。

对女人,尼克是陌生的、谨慎的,相过几次亲,没有成功,几乎都是见了第一次就没有下文了。

公司里像尼克这样年轻的工程师有好几打,销售部的女孩儿也不少。

有一天,老板迈克走过人民广场,见几个举着牌子的老头老太太,牌子上居然写着自己儿女的生辰八字、工作性质、兴趣爱好……他们在为自己的子女招亲。回头一瞧,自己公司里也是大把大把适婚的单身男女。这么好的资源,怎么白白浪费了?自产自销啊!有事没事他就打发手下的这些楞头青去找女孩子。没什么收获。他又规定,全体员工每周去健身房活动筋骨,打球、游泳,各尽所能。每月郊游爬山一次,一对一互助。

迈克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You take care of your job and I take care of you.”

在公司,迈克说英语的时候不多,但必要的时候他会给员工们许多练英语口语的机会,每次出国开产品展销会,都会让工程师和销售人员同行,工程师们对技术内行,销售人员口才灵光,两部人员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平时欧美客户来公司,他们一起接待。老板的太太和孩子还住在美国,有一次他回美国去探亲渡假,一个德国的客户突然来访,这个客户最难缠,平时只有迈克对付得了他。公司没人敢陪同。越洋电话打到美国去求助,老板说,你们几个都去,捡会说的英文句子来说,每人说几句就能搞定了。

迈克虽擅长研发,却有优秀行销人员最重要的两特质:相信自己的产品(员工),相信自己。然而,他也不是万能。两年下来,公司里的女孩儿倒是嫁出去几个,新郎都不是自己人,肥水流了外人田。

那些待嫁的女孩儿多是上海新移民,能干精明胜过本地女孩。在上海,她们没有根基,对未来家庭有着更现实的目标。房子、车子,将来会有的。尼克们相信自己,女孩儿们也相信,只是,她们要的是现在式。

丽莎给尼克的感觉不同于以往所有的女孩儿。大概是吃过西方的风水,有一种特别率真和单纯的韵味,那不设防的眼神,让你觉得那怕是矜持都显得做作。女人的美,有时候是让男人以感官和心灵上的宁静与慰藉。

他喜欢亲近她。她的目光清澈而湿润,这种目光留在了他身上,使他兴奋、快乐。眼前,她的气息,她细致的曲线,让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声音也像受了风寒,有些沙哑。他不再说话,在她转身烧咖啡的时候,给她发了短信“我喜欢你。”然后,他感觉数日积攒的压力忽然烟消云散,办公室的天花板高起来,灯光越发多情。他并不期待她的回复,甚至,他希望石沉大海,他只想告诉她自己喜欢她就够了。

丽莎走过来,柔软的手臂钩住他的脖子,两片花瓣一般的唇贴上他的。一个饱满的蓓蕾悄然开放,传送毫不吝啬,也不羞涩的一股清香。不知谁说过,被爱就像生命被浸透,而爱着,就像花开。

刚强,是男人的枷锁,也是男人的无限,这种无限便是自主、行动、付出……


7

“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栋房。”说这句话的人现在不知在哪里。

近20年,浦东已经颠覆了以往人们对它的印象。陆家嘴金融区、外高桥保税区、高科技园区、生物制药区、电器电子区……南浦杨浦大桥、延安隧道、江底人行道浦东新机场、东方明珠电视塔、亚洲第一摩天大楼金茂大厦……这些都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外商,世界五百强大公司挺进浦东,外商投资好几百亿美元。

百年前各国来占领,改革开放之后各国又来占领……占领地盘,占领人心。

然而,上海已经不是百年前的上海,是“冒险家的天堂”,也是“杀戮的战场”。在享受“海派文化”、“现代繁华”、“怀旧风华”、“投资刺激”带来满足的同时,陷阱也随处可见。

那天,尼克被请去博亚处理一个技术上的问题。交货之后,他偶尔会去他们的地盘看看生产线。那一夜之后,他和丽莎,和博亚似乎不只是合作者那么单纯的关系了,那些实验室和仪器,都变得犹如亲戚那样亲切。

经过他们的研发中心,无意中在一排排电脑的最后,忽然看到自己的产品,熟悉的源程序在屏幕上被放大。他们生产,根本不需要把达讯公司的软件程序的二进制代码反汇编成源程序,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解密程序所为何来?

腾地,尼克全身的血几乎都冲上了头顶。他们在偷我们的技术!

商场上最卑鄙无耻的偷盗伎俩又出现了。什么合同,什么商业道德,都是空的。看看市面上的那些玩意儿,手机、耳机,多少电子产品都是水货。信用二字已经没多少人认得了。

可以推测,接下去,他们的戏码无非是赖帐。

不给钱,尼克自然就不会再为他们供货。但他们已经偷盗了技术,可以不靠达讯公司自己直接生产了,省去了研发的资金,回头又可以顺便告合作者一把,运气好的话又有进账。

博亚的总工皮特西装革履、油头粉面在周围晃动。尼克嘴上什么都没说,心里全是轻蔑。

小偷!

真是“杀戮的战场”啊,他似乎已经嗅到血腥。甚至刚才看着可爱的房间和机器,瞬间都变得面目狰狞,难道这一切不过是串通好设计他的圈套?

尼克用手机拍下了他们放大源程序的屏幕,那个偷盗的证据,必要的时候对薄公堂。

台商!

他恨不能把这两个字扔在地上踩两下。


8

楼下不知住着什么人,许巍的《两天》反反复复爬上来,在他的窗棂周围徘徊不去。窗,是紧闭着的,但一不留神还是让《两天》给钻进来。

“我只有两天,我从没有把握,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我只有两天,我从没有把握。一天用来希望,一天用来绝望。我只有两天,每天都在幻想,一天用来想你,一天用来想我。我只有两天,我从没有把握,一天用来路过,另一天还是路过……”

风,湿湿地,带着浓浓的雨意。他关了窗,又开。最后,自己也下载了《两天》来反复听。

最近,每个晚上,尼克下班回来,一个人走在空旷的高科技园区大街上,这些以古今中外科学家命名的大道,并没有给他多少的理性的启发。他的心里总是充满着愤懑与猜疑……当然,也充满对丽莎的欲念。

爱情真短命啊,诗人艾略特不也说过,在我的开始里,有我的结束。

白天,在公司里,自尊心又让他把这一切都收藏紧,夜深人静的时候,才稍微放肆。

终于听够了《两天》,尼克找BT去酒吧喝酒。

一开始他没敢说为什么郁闷。等酒瓶要见底的时候,他才把那天在博亚的所见和盘托出。但他还是不敢说,货交了一个月了,博亚的钱一直没付。丽莎和皮特也联系不上。到他们公司一打听,全回台湾了。

“台商就是台商,没有不一样的……老弟,你要走我的老路了……”BT的舌头有点大了。

“毕竟不一样……丽莎,那么单纯的一个女孩,即使皮特使坏,也不见得能得逞。她是董事长。”

现在,尼克一天用来想丽莎,一天用来想自己。丽莎这个名字在尼克心里摩挲久了,心头便生出痴情,怎么做都躲不开思念和企盼,偶尔生痛。

“什么董事长?我看她根本不懂事。别忘了他们是一家人,商人唯利是图。女人更容易见钱眼开。”

“她受过美国高等教育……是名牌学校。”

尼克的脸上有一种向往,一种茫然,与生意无关。至今为止,他的成功中独缺女人,能使他完满的女人。他希望这个女人是丽莎。他本能地在为她辩护。

“美国教育出来人更虚伪。你忘了?诈骗我们又给我苦头吃的那家公司,女儿女婿都在加州,都在美国受过教育呀,结果呢?还不是一样是骗子?会说英语是更高明的骗子!把咱们的老板都给唬得一楞一愣。台商就是台商……你交货以后,他们把帐都付清了吗?”

“……”

“找人评理去了吗?”

“……”

尼克彻底无语了,现在他真的是一天用来希望,一天用来绝望,于是仰头又喝酒,在明晃晃的灯光下,两个人渐渐喝得呆头呆脑。

现在,尼克有点明白了,人心,才是世界上最大、最残酷的战场。

不快乐的感觉要比幸福的容易表达得多。身陷痛苦之中,似乎更能够清明地察觉自身的存在和周围的处境,而幸福常常使人忘了自己是谁,还天真地以为丽莎是单纯的、正直的……是真心爱着自己的,就像自己对她一样。

水中月镜中花空中楼阁,这是千年不变的遗憾与谎言。


9

两个多月过去,那个合同上写得明明白白的日子,被无视地、暗淡地丢在了一边。财务没有追问,老板迈克也没有提醒,似乎每个人都忘了这件事,而只有他,只有尼克时刻惦记着,每一天,每一夜的惦记着。他担心、失望,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或者将要出什么事。她依然没有消息,他毫无所知她的生活,日复一日,这些虚无竟然也具备了让他伤心的力量,而且变本加厉。

他的日子现在也过成了两天,一天用来怀疑,一天用来否定;一天用来责备,一天用来宽恕;一天想起诉,一天想撤诉……

这次赌城展销会,第一天下午,因为时差,尼克熬不住跑回酒店睡大觉去了。没过多久,老板来电话。说尼克你快来……快来帮我接客……

尼克跑去一看,他们摊位围满了客人,半数以上是妙龄少男少女。看来最新款的产品走时尚的路子是走对了。他赶忙挤进去,只见老板一个人在忙碌地应付,其他两位伙计不见了,估计也是回房睡大觉。

尼克正回答一个客人的问题,眼角的余光发现有人把他们的蓝牙耳机样品往自己口袋里塞。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又见一个手臂伸过来。这是个印度女孩儿,他盯着她看,她也盯着他,僵持了好几秒,女孩儿笑了,说你们的蓝牙耳机款式和颜色真漂亮!我可以拿走一个吗?说完不等回答就跑了。接着又来一个白人女孩,一样的动作,一样的语言……

现在的美国人都用“拿”的吗?谁不知道,这些展品一般都是在展销会最后一天才会出售的,是否赠送,那要因人而异。眼看着展桌上的样品几乎被“拿”光了,可展销会第一天还没有结束。现在尼克这才明白,老板向他呼救的原因。

其实,这次在赌城他已经想通了。商场和赌场一回事啊。赌场有人出老千,商场也会有不法奸商。

“贪婪是好的”……但要有足够的耐性锻炼贪婪。 股神巴菲特不是说过,“我投资有一条简单的定律,那就是当别人贪婪时我恐惧,而在别人都恐惧的时候,我就贪婪。”

不贪婪的人是乏味的,无休止的贪婪又是可怕的、罪恶的。

人性最大的弱点是贪婪和恐惧,股市和情市都不例外。我们在贪婪的时候买入,恐惧的时候卖出,行情的变化也展现着市场心理的变化,短线的波动最能说明问题,追涨杀跌,猜测顶部和底部是大多数人的通病,炒股最怕的就是不切实际的希望,总希望自己是对的,买入,然后固执的持有,跌的多了因为害怕再跌就选择割肉……

现在,尼克学会了拿出熟练赌徒的一颗耐心来应对一切。


10

尼克终于等到丽莎的短信,约他在东方明珠见面。

当初,产品一交货,他就与丽莎来过这里庆祝。站在东方明珠塔上俯瞰上海全城,外滩的万国建筑博览群、南浦大桥、杨浦大桥尽收眼底。城市延伸着人类的高度,东方明珠烘托着他们蓬勃饱满的情爱,那情那景值得怀念终身。真是一个收获的黄金季节。

可是,转眼就入了冬。

上海的冬天真冷,寒气尖锐地划着皮肤,刚打开出租车的门,尼克就缩了脖子。他把外套的领子拉了又拉,抬头望望,东方明珠已经很近了,心里一阵热乎,丽莎是不是已经在旋转餐厅等他了?

埋头紧走几步,终于进了建筑物,呼地一股热气扑面而来,他伸直了脖子,松了绑似地抖开冰冷的外套。

今天,在黑色的外套下面,他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那个激情的夜晚之后,第二天,他发现丽莎为他买了这套正装。西装口袋里有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男人一生中总要穿一次西装,不然,女人的白色婚纱梦如何实现?这套即使不合身,你也先练习穿戴。

丽莎端坐在那里,瘦弱的身子被包裹在黑色衣裙里,面色苍白,一双眸子却水灵黑亮。一见到尼克,两汪黑色的小湖顿时起雾。她给人的感觉还是像她的外表,不成熟。见她的第一眼,他的心就软了,爱恨情仇与性一样,有高潮和不应期,高潮之后,就平复了,钝了。现在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会原谅她。

她说,“尼克,很抱歉,我一直没有和你联络,是因为发生了很多事……”

“不要说了……以后再说。”他向她又走近了一步,坐在她的身边。

“还是现在说吧……家父过世了……处理后事。然后,发现皮特偷了你们的技术,想自己做……我把他辞退了……欠达讯公司的款,今天一早已经转帐了,我自己亲手做的……只是……只是,公司现在状况不太好,很多款项追不回来,我只能先付一半……”

丽莎说着说着把头埋下去,像做了错事的孩子。

她的黑色长发披下来,盖去了大半个脸,高高的鼻梁挺拔而秀气。

“不要担心,你有我……”尼克一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尼克的眼前也模糊起来,仿佛所有过去和未来的企盼,都在眼前这一刻成就了。


本文在2009-12-3 5:33:04被施雨编辑过
本文在2011-3-2 8:51:11被施雨编辑过
本文在1/18/2016 10:47:48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华文学》
『散  文』 奶奶家的嘎吱盒童童2014-03-10[1133]
『诗  歌』 祝妈妈母亲节快乐冰花2011-05-08[1832]
『诗  歌』 画框张心童2013-07-27[596]
『诗  歌』 腼腆张心童2013-07-05[597]
『征稿征文』 美国《美华文学》杂志“畅游天下”征文启事悠彩2013-05-31[135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专题二:『美国《侨报》
『温馨之家』 诗外的洛夫施雨2008-12-16[3842]
『新书评论』 大漠暖流 不绝如丝——读叶周《丁香公寓》虔谦2014-09-01[926]
『随  笔』 良师益友,赤子之心永存纪念冰子老师枫雨2014-04-17[815]
『书评介绍』 文化角色的确立——写在龚翠莲文集《枫华莲韵》出版之际林楠2014-03-08[1245]
『散  文』 七彩年味凌珊2013-02-13[756]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获奖作品
『获奖作品』 组诗获奖虔谦2018-12-28[55]
『获奖作品』 小小说:要我像狗没问题穆紫荆2018-12-22[51]
『获奖作品』 诗歌:The Caged Lion (囚狮)非马2018-12-06[68]
『获奖作品』 游记:游台湾佛光山童童2018-09-02[149]
『获奖作品』 散文:三妈应帆2018-03-04[834]
相关文章:『施雨
『文心总结』 2017年文心社年终工作总结施雨2017-12-29[247]
『小说评论』 东野圭吾《禁断的魔术》被疑“炒冷饭” 真相是啥?上官云2018-12-28[78]
『文心荣誉』 张 琪荣获“2018年文心社杰出贡献奖”文心社2018-12-25[40]
『文心书目』 2018年文心作家作品出版集施雨2018-06-30[406]
『小 小 说』 墓碑周励2018-12-13[102]
更多相关文章
陈苏云 去陈苏云家留言留言于2011-03-02 11:58:42(第15条)
祝贺施雨小说获奖!
 主人回复 
谢谢苏云!:)
陈晚 去陈晚家留言留言于2010-03-03 22:42:31(第14条)
上海有写不完的故事,赌城都道不尽的辛酸。

这下好了,施雨的笔杆子要玩命儿地转:)
 主人回复 
你那边故事也很多啊……期待你写医生的故事。:)
香囊 去香囊家留言留言于2010-01-25 23:29:00(第13条)
姐姐现在是中西合壁的专业作家了,向姐姐学习
 主人回复 
期待你的新作。:)
毛豆豆 去毛豆豆家留言留言于2009-12-18 03:02:34(第12条)
美麗和精彩共存,這就是施雨姐姐,所謂文如其人。
 主人回复 
谢谢毛豆豆鼓励!:)
南茜 去南茜家留言留言于2009-12-12 04:10:14(第11条)
从赌城写到赌事业,赌爱情,简练而幽默。特别是这句“人们常说,第一次赌的人几乎都会赢,其实不然,多数时候,一下注,他就知道自己要输。”巧妙的回转。

人物描写也是简约而形象,而且,我注意到在有限的篇幅里,这种人物描写并不虚浮,而是用“人物”的眼睛“看”其他人物,因此,整个场面就立体起来,人物的关系也自然地形成了。

结尾,是那么美好!

非常钦佩小说中的音乐节奏,张力,和婉转能力。
 主人回复 
谢谢南茜赏评!受益匪浅。:)
缘儿 去缘儿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8 02:58:59(第10条)
好久没看到雨姐姐的小说新作了,原来是在积蓄力量。我也跟姥姥一样等着一读再读^_^
 主人回复 
好啊,我一定再接再励。:)
怀宇 去怀宇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5 06:50:36(第9条)
为施雨新作喝彩!
 主人回复 
谢谢怀宇!好久不见,问个好。:)
南茜 去南茜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4 12:06:16(第8条)
新都市小说,好看,有爱情,更好看!
 主人回复 
:)
轻鸣 去轻鸣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4 04:10:10(第7条)
一二三四五,上海真辛苦,海鸥来回飞,蓝天当空舞:)
 主人回复 
你也来当海鸥。:)
留影 去留影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4 01:25:11(第6条)
“人心,才是世界上最大、最残酷的战场。”

赞同。
 主人回复 
:)
余國英 去余國英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3 16:11:56(第5条)
上海有了施雨,更精釆了!
 主人回复 
谢谢余姐姐!:)
祝东晓 去祝东晓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3 11:22:51(第4条)
嗅到了哝哝的上海味!:)欣赏!
读完,觉得不够过瘾!期待你的海归长篇哦。

我们今年在上海时,专程去过东方明珠,颖颖还拍了不少照片呢......朋友一打电话就问,“你是在浦东,还是在浦西?”
 主人回复 
谢谢祝东晓妹妹鼓励……其实,回来四个月,有一半的时间在外面跑……基本上算刚着陆上海滩,等熟悉了,一定可以写长篇。:)
吕顺 去吕顺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3 07:03:01(第3条)
欣赏力作,期盼更多,请珍重身体。
 主人回复 
谢谢吕顺兄!一定劳逸结合。:)
宋晓亮 去宋晓亮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3 06:19:15(第2条)
有海归的好同志常伴左右,提供素材,雨妹可以撒着欢儿地发挥了^_^
等着一读再读哈。
 主人回复 
时间不够用……还是时间不够用……为了亮姐能一读再读,我要在海绵里挤时间。哈哈哈……
施雨 去施雨家留言留言于2009-12-03 05:44:30(第1条)
这是我第一篇海归小说——新都市小说,以后会尝试着写更多……:)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施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