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剧  本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闯荡北美(20集电视剧本初稿)(第一集 上) 发表日期:2009-11-15
作  者:雪城小玲 陈思进出处:原创浏览2346次,读者评论5条论坛回复0条
闯荡北美(20集电视剧本初稿)(第一集 上)
文/雪城小玲 陈思进
2009年11月15日,星期日

(注:这是我们三年前在沈敏特教授指导下编写的电视剧本《闯荡北美》(20集),纯属闭门造车。后来才知道,在国内,除非你是高满堂、王海瓴、石康、石钟山等几个电视剧本名家,编的剧本多半儿胎死腹中。我们将陆续贴在这儿给社友们“欣赏”吧。)

闯 荡 北 美(暂名)

编剧 / 雪城小玲 陈思进


主要人物

杨 进(Jim)   留美、加学生
宫晓玫(May)        杨进之妻
孙 青(Kevin)    留美学生、杨进的中学同学
李 悦(Steve)    留美学生、杨进的中学同学
张 灿(Sanny)    留美学生、杨进的中学同学
余 璋(Lucy)    留美学生、杨进的中学同学
曼丽•斯诺(Mary Snow)  美国女青年
阿瑟•唐(Authur Don)   美国青年
王 琪    美籍华人
小冰冰    王琪的女儿
麦考尔    美国人
方云扬    美籍华人
金 韶    杨进的外祖父、高级知识分子
万 怡    杨进的外婆
杨 克    杨进的父亲
金 璇    杨进之母、杨克之前妻
岳 虹    杨克之妻

其他中国人、外国人若干

第一集

1 纽约街景 外 清晨
(凌晨,夜晚正在消失,白昼正在降临。高楼林立的纽约逐渐清晰;以初升的太阳为背景,两座并立的世贸大厦显得格外壮观。)
(城市很安静,汽车在悄悄中川流不息。给人一种繁忙而又和平的景象。)
(街头无数步履快速的脚;不同肤色的人偶而停下脚步翻阅刚到手的报纸;街头画家正在搭着画架;年轻的母亲拥吻漂亮的小女孩、小男孩,再把孩子送上学校接送学生的校车……人们以不同的方式开始和平年月的新的一天。)
(地铁站,人们很有秩序的排着队进站;车到门开,乘客很有礼貌地下车上车。车开走,又有一批人进站等车……)

2 杨进家 内 清晨
(杨进和宫晓玫共进早餐)
宫晓玫 (看着杨进)
杨 进 看着我干什么,还没看够啊?
宫晓玫 别自我感觉太好!我是想问你,今天是什么日子?
杨 进 什么日子?某年某月某一天,管他是什么日子!
宫晓玫 你这个人怎么日子过得这么昏天黑地!总有一天把自己是谁都给忘了。
杨 进 (翻开手机盒盖)噢,准确报时:2001年9月11日7点正。
宫晓玫 是啊,9月11日是什么日子?
杨 进 (用手一拍头)噢,今天我生日!
宫晓玫 对了,(举起手中的牛奶杯)祝你生日快乐!
杨 进 谢谢,谢谢你还记着我的生日。这半个多月,因为刚从加拿大来纽约,都忙得昏头转向了!
宫晓玫 我已经约了他们几个,今晚聚一聚,一是为你做生日,二是来纽约还没和他们碰过头,正好团聚一下。
杨 进 “他们几个”,哪几个?
宫晓玫 哪还用问吗,不就是你的几个掰不开、拆不散的“狐朋狗友”么!
杨 进 (会意点头)
(电话铃响,宫晓玫接电话)
宫晓玫 你好,啊,张灿,正提到你们几个呢。
(镜头出现电话机旁的张灿)
张 灿 晓玫啊,祝杨进生日快乐,事业发达。
(镜头转向电话机旁的宫晓玫)
宫晓玫 谢谢,今晚七点钟,别忘了!
(转向电话机旁的张灿)
张 灿 忘不了!蛋糕不用买了,我已订好了。我想把阿瑟带来,行吗?
(转向电话机旁的宫晓玫)
宫晓玫 太好了,欢迎你的兰眼睛丈夫。好,拜拜!
(宫晓玫刚放下电话,铃声又响)
宫晓玫 哈啰,哪一位?
(镜头转向电话机旁的孙青)
孙 青 弟妹,是我,孙青。祝杨进生日快乐!嗳,晚上我准时到达!
(镜头转向电话机旁的宫晓玫)
宫晓玫 一定请王琪、小冰冰一起来。
(镜头转向电话机旁的孙青)
孙 青 OK!王琪也很想念你们。拜拜!
(杨进、宫晓玫起身准备上班)
宫晓玫 快走吧,时间不早了!你下班经过Liquor Store(酒店),别忘了带两瓶葡萄酒。
杨 进 记住了。走吧!
(杨进在鞋柜找鞋)
宫晓玫 磨蹭什么呢?
杨 进 我找那双休闲鞋。
宫晓玫 哪双鞋不能穿,非要那双?
杨 进 (找到了那双鞋,镜头给鞋一个特写)这双鞋走路舒服。好了,走吧!
(杨进、宫晓玫刚走到门口,电话铃又响了。)
宫晓玫 谁又来电话?(拿起电话)哈啰,哪位?
(镜头转向电话机旁的余璋)
余 璋 我啊,余璋。对不起,昨天从巴黎回来,睡晚了,这才想起赶快打一个电话。Happy Birthday to 杨进!(祝杨进生日快乐)。
(转向电话机旁的宫晓玫)
宫晓玫 谢谢,小美人。去巴黎干什么,又挣什么大钱啦?
(转向电话机旁的余璋)
余 璋 嘿嘿(笑),挣了几文,不大!晚上见面再说。噢,想起来了,你们别准备酒啦,我带法国葡萄酒来。
(转向电话机旁的宫晓玫)
宫晓玫 行,沾你光吧。拜拜!
(杨进、宫晓玫走出家门。在走向电梯的过道上被堵住了。一对年青的美国夫妇正在拥抱热吻,他们不忍心打扰他们,停住了脚步,微笑地看着他们)
男青年 Darling, I’ll come back earlier today. (宝贝,我会早点回来。)
女青年 I’ll be waiting for you. Better yet, just call me around noon. (我等着你。不,中午要给我电话。)
男青年 Sure. I will. (我会的,我记住了。)
(他们忽然看见了正在等待的杨进、宫晓玫,因为挡了路, 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男青年 Sorry, sorry! (对不起,对不起。)
(用手一摆,招呼杨进、宫晓玫先走过去)。
女青年 We just got married. Are we acting a bit too crazy?
(对不起,我们才结婚,是不是太疯了一点?)
杨 进 No, it doesn’t matter. Seeing such a happy couple, we feel good as well. Congratulations! (没关系,你们这样幸福,我们也十分高兴。)
宫晓玫 (一边拉着杨进向前走,一边用英文说话)Thanks! See you guys later! (我们要谢谢你们!)
杨 进 (用中文对宫晓玫说)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我生日,他们新婚,全凑到一
起了!
(杨进、宫晓玫走进电梯,门快关上时,那个男青年跑着挤了进去,还用手向妻子飞吻)

3 纽约曼哈顿的街道 外 清晨
(杨进穿着休闲鞋,迈着轻捷的步伐向世贸大厦走去,还轻轻地吹着口哨。走进了世贸大厦。)

4 世贸大厦内部 内 清晨
(在世贸大厦宽敞的大厅,不少人从大门进入,向电梯走去。虽然彼此并不相识,却都微笑着互道早安。杨进也随着人流,走进电梯。当电梯门关上,杨进发现身旁站着的就是在走廊里热吻的男青年。男青年也发现了杨进。两人笑了起来。)
杨 进 Hi, I work at BRUT ECN, 80th Floor. And you? (嗨,我在80楼办公。你呢?)
男青年 My office’s at 86th Floor. (嗨,我在86楼办公。)
杨 进  Actually this is my first week working here.(这是我这家公司的工作的第一周)
男青年  Oh, that’s great, good luck! (祝你好运)
杨 进 Thanks! You too! (祝你好运)
(电梯到80楼停下,杨进对男青年说了声“ Catch you up later!”(再会),走了出来。)

5 世贸大厦80楼杨进的办公室 内 清晨
(杨进走进办公室,轻松地和同事们打招呼)
女办事员 Jim, Michael Walter of  Cantor Fitzgerald on 105th Floor just called, he's gonna come and talk to you.
(Mr杨,105楼那家公司的CEO刚来电话,说等会儿要来看你。)
杨 进 Regarding what?(说什么事吗?)
女办事员 He said he has something important needing your consultation.(说是有什么事要向你咨询!)
杨 进 Alright!I‘ll wait for him。(我会等他的。)
(杨进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习惯地取下手表,放在电脑旁。特写:8:15。他又走去拿了一杯咖啡,然后向窗外望去。窗外是密林般的高楼。他感到心旷神怡,然后伸伸懒腰,坐下打开电脑。先查电子信箱。有李悦发自上海的信件。内容特写:“杨进,祝你生日快乐,今年财运亨通!李悦发自黄浦江畔。”)
杨 进 (高兴地自言自语)这家伙,万变不离其宗,发财!
(女办事员领着105楼的麦考尔来见杨进)
女办事员 (向杨进介绍)This is…(这位是……)
麦考尔 Michael Walter, I’m working with Cantor Fitzgerald,105th floor.[Mr杨,(很直爽地作自我介绍),我就在你们楼上,105楼,我是麦考尔。]
杨 进 (接着他伸过来的手)Jim Yang, Nice to meet you? (你好,我能帮你什么吗?)
麦考尔 Well… (是这样的……)
(忽然发生强烈的震动,所有人惊叫起来,紧接着有20秒钟的静寂无声,大家满脸疑惑,面面相觑。)
杨 进 Earthquake? (是地震吗?)
麦考尔 Doesn’t seem like it. Earthquake would not just shake once. (不像!地震不会只震一下。)
男人的声音 Damn! Not again! (妈的,又来了!)
杨 进 (疑问)What “again”? (什么“又来了”?)
女办事员 There was a terrorist bombing in this building in 1993… (1993年这大楼发生过恐怖分子的爆炸案。)
(忽然人声嚷成一片,还夹杂着女同事们惊吓的哭声。)
男人的声音:(很坚毅镇定)Evacuate now! Evacuate immediately!!(疏散,赶快疏散。)
(大家向门口涌去。杨进还不知严重性,在按部就班地整理背包、手表、文件……忽然想到要给宫晓玫打个电话。电话不通,又换手机,手机也不通。杨进这才感到有点严重。他看见麦考尔站在门口向他招手。)
麦考尔 Jim, come on, let’s go! (杨先生,快走啊!)
(杨进向门口大步走去)

6 纽约街头 外 上午
(大街上可以看见世贸大厦正在燃烧,先是其中的一座。紧接着又有一架飞机撞进另一座。大街上响起了惊恐万状的呼叫声;警车和救护车的尖叫声。一群市民挤在一起观望,面孔上流露着恐怖与无奈;更有一群妇女在哭泣,显然她们有亲人在大楼里。她们呼叫着,用手划着十字。其中就有和丈夫吻别的那个女青年。)
[镜头闪回:那对青年夫妇在走廊里热吻的场面。男青年说:“Darling, I’ll come back earlier today.” 女青年说:“I’ll be waiting for you. Better yet, just call me around noon.” (“宝贝,我会早点回来。”女青年说:“我等着你。不,中午要给我电话。”)]
(女青年号哭着,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7 纽约地铁车厢 内 上午
(宫晓玫在车厢里。这段车程恰在地面上,车厢里能看到窗外的白昼。坐在宫晓玫对面的一个乘客忽然指着窗外,惊叫起来。)
乘 客 Wow! World Trade is on fire! (哇,世贸大厦起火了。)
宫晓玫 What?! World Trade?! How big is the fire? My husband works there! (啊,世贸大厦?火大吗?我先生在世贸上班!)
(对面的几个乘客都注视着宫晓玫,眼光中流露出同情;不约而同地掏出手机,向宫晓玫递去。)
乘客甲 Do you want to call him? (你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
乘客乙 Hurry, call him! (赶快,打个电话问问吧!)
宫晓玫 (忽然站起身来)Thanks! I’m getting off. (谢谢,非常谢谢,我要下车了!)
(宫晓玫快速地走向车门,钻出车厢。)

8 纽约地铁站台 外 上午
(宫晓玫在站台上朝站外小跑,一个乘客拎着一个手提包紧追其后。)
乘 客 Girl, your bag, your bag! (女士,女士,你的包,你的包!)
(宫晓玫显然没有听见,直到乘客追上她,拍着她的肩膀,她才回过头来!)
宫晓玫 (接过包)Thanks! (谢谢,谢谢!)
(宫晓玫继续奔跑,那个追她的乘客望着她的背景扬了扬手。)
乘 客 God bless you! Good luck! Poor girl! (上帝保佑你,祝你好运,可怜的女人,可怜的女人!)
(站台上的人自觉地为奔跑的宫晓玫让道,并注视着她,或摇头,或耸肩,流露出怜惜而又无奈的神情。)
一个老妇人 (用手杖指着远处正在燃烧的世贸大厦,喃喃地说)Poor girl, something maybe happen to her husband. God! Is this the end of the world?(可怜的女人,她的丈夫大概遇难了。上帝啊,这是世界的末日吗?)

9 纽约中国城中央街 外 上午
(奔跑的宫晓玫停下脚步,抬头远望;世贸大厦火焰冲天,浓烟滚滚;一丝绝望的神情在她脸上掠过,两滴泪水从眼中滚出。她又开始奔跑,在一个路口,警察已布下禁止通行的警戒线;所有的路人都被拦在线外。)
警 察 (拿着话筒呼叫)市民们,请遵守秩序,不要向前,不要向前。
(有一个小伙子满头满脸,浑身上下都是白粉,他从警戒线里向外跑出。一走出警戒线就象要瘫掉一样,一个热心的路人上去扶着他,其他路人围了上去,宫晓玫也在其中。)
路人甲 Hi Boy, are you from the building? 小伙子,你是从楼里跑出来的?
小伙子 No, no, I am just passing by. It’s terrible. Too terrible! 不,不,我只是路过那里。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路人乙 Saw someone dead? 看见有人死亡吗?
小伙子 A lot people jumped from the building, jumping…,jumping… 有人从楼上跳下来,跳下来……(小伙子流下的眼泪。)
(宫晓玫低下头,从人圈中挤出来。)

10 张灿的家 内 上午
(张灿正满脸焦急地在通电话。)
张 灿 余璋,这可怎么办呀?杨进办公室电话不通,手机不通。他家电话没人接,晓玫也不在家。
(镜头转向电话机旁的余璋)
余 璋 (泪流满面)我也在不停地打电话,毫无消息。(望了望正在播放的电视新闻,两楼正在燃烧)今天正是杨进的生日……难道……
(镜头转向电话机旁的张灿,她的双眼也正注视着电视屏幕。)
张 灿 不要瞎猜,不要瞎猜。现在最要紧的是要找到晓玫,她一定急死了,可别节外生枝,再出什么事。
(镜头转向电话机旁的余璋。)
余 璋 要是晓玫到你那儿,你千万要把她稳住。现在她的情绪一定非常糟糕,是最容易出意外事故的时候。
(镜头转向电话机旁的张灿。)
张 灿 我懂,我知道了!可这会儿到哪儿才能找到晓玫呀,一点儿音讯都没有。最怕她往出事的地方冲,那可是最危险的地方。真揪心啊,毕竟都是从小在一块儿长大的同学,又在美国相聚这么多年。要是真出什么事,我都感到活不下去了。(流泪)
(镜头转向电话机旁的余璋。)
余 璋 是啊,十五分钟前李悦还从上海打电话来问我杨进的情况。他和杨进一见面就抬杠,可真有事了,也还是同学情深啊!他还一个劲的怪我为什么不让杨进早点儿回国。你说怪不怪,杨进又不是我的老公,我能管得了他吗?李悦大概是急疯了,乱咬人!不过,我还是很感动的。同学一场,生死攸关,能不担心吗?

11 纽约的大街上 外 上午
(孙青驾车急匆匆地向家奔驰。车一停他就拎着刚在超市买的物品,向家门冲进去。)

12 孙青、王琪的家 内 上午
(冲进家门,客厅里的电视正播放着进行中的911事件。孙青就喊了起来。)
孙 青 王琪、王琪……
(王琪内应:“我在这儿呢!”孙青打开房们,见王琪正在给观音菩萨烧香祈祷。)
孙 青 清早你不是烧过香了吗?
王 琪 (正在默祷,没有立即回应)。
孙 青 (只能注视着,等待着)。
王 琪 (默祷毕,站了起来)我在给杨进,求菩萨保佑呢!杨进、晓玫也是信佛的。
孙 青 你已听说了?
王 琪 大楼一起火,电视一播放,我就想到杨进在这里面办公。我希望他今天没有上班,打电话到他家里,没人接,他上班了。刚刚张灿打电话来,她和余璋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晓玫。晓玫也没有一点消息。就怕她无法冷静,一时冲动,造成意外。
孙 青 唉,就那么巧,他俩从加拿大回纽约才十几天,就碰上这鬼也想不到的事情。这可怎么办?
王 琪 (沉吟片刻)要不你开车到曼哈顿附近找找?
孙 青 也只有这样了。就怕现在交通也乱了。(拔腿就走)
王 琪 (看见茶几上放着手机,赶紧拿起手机追到门口)唉,把手机带着,有什么消息赶紧告诉我!(把手机递给孙青)。

13 纽约的大街上 外 上午
(孙青驾车,车速很慢,他透过车窗东张西望。凡是碰到和晓玫差不多的华裔女人,他都要更加放慢速度或干脆停下来仔细看一看,然后无奈地摇摇头,摆摆手。到了一个路口,车全堵在那儿了,前面有警察布下的警戒线。他只得走出汽车,手扶车门,呆呆地望着远处燃烧的大楼,而他周边都是神情焦急、翘首眺望的人们……)

(待续)


本文在2009-11-15 11:13:53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剧  本
『剧  本』 军之旅(六)梁木2018-08-17[171]
『剧  本』 军之旅(五)梁木2018-08-17[153]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186]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168]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200]
相关文章:『《闯荡北美20集电视剧本初稿》
『剧  本』 闯荡北美电视剧本(第二集下)雪城小玲 陈思进2009-11-18[1136]
『剧  本』 闯荡北美电视剧本(第二集上)雪城小玲 陈思进2009-11-17[978]
『剧  本』 闯荡北美电视剧本(第一集下)雪城小玲 陈思进2009-11-15[1043]
更多相关文章
思进 去思进家留言留言于2009-11-22 03:35:26(第5条)
据我这些年对中国的影视状况的观察,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吧。中国的影视就像一个时装秀,导演是时装设计师,我们作者其实只是在提供面料而已,而编剧就像是裁缝,按照设计师的设计来剪裁缝制,最后由模特儿(演员)来展现。正因为如此,现成的剧本要搬上银幕(或荧幕)可能性不大;而即使被买断了改编权,也只不过是被设计师买下了面料而已。设计师会同时买下好多种面料,但最后只选一个面料,由裁缝按照他的设计来制成时装。这也就是为何被买断改编权的作品,最后也只有不到10%的作品被拍成影视,绝大多数胎死腹中。就像张翎的《余震》,05年就被一家影视公司以低价买下改编权,一直等到冯小刚看中,再以高价卖给冯导。
思进 去思进家留言留言于2009-11-16 03:00:43(第4条)
冰清:

我刚才还在和崇彬谈论这事。出过国的大陆导演是不少,但有几个是在北美生活多年,并能进入主流工作过一段日子的?特别是华尔街题材,别说大陆导演,就是好来坞导演能把握的也没有几个,这么些年,好来坞直接拍摄华尔街的经典影片也就只有一部《华尔街》,最近刚拍了续集,取景还是在我公司的纽约分部里现场直拍的。我好些那儿的同事上了镜。

现在我们海外一般作者写的东西,要么被他们说还不如《北京人在纽约》,或不如《别人温哥华》(那类按照大陆导演诠释的海外影视);要么说题材内容无法把握(像我写的华尔街题材)。

国内的名导演,你自己找上门是没戏的,只有像张翎、严歌苓那样,等着他们找过来。

思进
冰清 去冰清家留言留言于2009-11-16 02:13:02(第3条)
思进,我有点好奇,你说出过国的导演也不少,他们就不能驾驭这样的题材么?按说他们熟悉美国生活呀,尤其是那些在纽约生活过的,其实圈子里这样的人很多呀!有名的没名的一大堆呢!这个我倒是也同意,你得和名导演合作才行,不算有名的,只要有路子能上也行。但是一定得和圈子里的人合作才行,咱们自己写,基本上是自娱自乐的。
思进 去思进家留言留言于2009-11-15 22:37:45(第2条)
冰清:

谢谢点评!

其实现在国内影视是导演中心制:由导演看中小说或一个题材,申请立项、买断改编权后,才再开始编写剧本。剧本是由编剧按照导演的意思来写并反复修改的。像张瑜第一部导演的《81格》,就是她指导编剧,将剧本反复修改了21稿,前后一年半。而作家闭门造车写的剧本,99.99%都只是自娱自乐罢了,就像我们这个剧本……

至于制作上技术问题,要看导演的腕儿有多大了。要是冯小刚、张艺谋他们看中,几个亿的投资下去,像拍张翎的《余震》,一个亿就砸在一条街上。而拍摄世贸大厦倒塌,现成的资料片太多了,问美国影视公司买些现成的过来剪接一下就行了,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我和好些影视圈儿的朋友反复谈论过,他们都认为我们这个《闯荡北美》(包括《绝情华尔街》内容)能否上影视,不是钱的问题,国内现在不差钱,而关键是国内还没有一个导演能把握这样的题材,包括华尔街,更难的是观念上的差距。

思进
冰清 去冰清家留言留言于2009-11-15 12:58:43(第1条)
这个开头还是很抓人的,世贸大厦倒塌,大家纷纷逃命。与开始时的温馨形成强烈对比。不过这个制作上有点困难,重现当时的情景,以中国目前的技术,可能做不了美国那么好。一般来说,这样的情景比较适合电影,而电视剧,制作人喜欢场景变化小,最好都发生在一个地方,适合室内搭布景拍。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雪城小玲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