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文友纪念胡亚非发表日期:2009-11-08
作  者:寒哲等出处:原创浏览853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36条
文友纪念胡亚非
文/寒哲等
2009年11月08日,星期日

胡亚非(网名:哑姐、雅非、晚霞,1955-2009,享年54岁)

寒哲:

“Yafei died last night, shortly before midnight. She had been unable to communicate for a couple days, and unable to make eye-contact, but a moment before she died, she looked at me with her big eyes, her healthy expression, her old self. Just for a moment, and then she stopped breathing.”  (2009-11-06 )(寒哲为胡亚非的先生)

 

过耳风:

知道这一天会来,但是来的时候,仍然太突然,太意外,太不可信。尤其没有料到,这个消息,是由我来告诉大家。我还听见她大笑的声音,她说医生给我三个月时间,我非要活过四个月,气气他们。一个能够这样开心大笑的人怎么可能生病呢?我说一定是医生把你的化验结果跟别人的弄混了。她于是更加开心地大笑,她说我想得已经够美的了,你比我想得还美啊!亲爱的政委,我的良师益友,我一定会去看你,在你后院树下的石头上,点上我的一根蜡烛。政委,你走好!有一天,在那一边,另一个星球,我们会大笑相拥!政委生前曾经说过,如果我们想念她,就去她的博客看看。但是她家里人没有她的博客密码。大家有没有什么主意可以保持她的博客不被删掉?猫,给你E了。请查。找不到新浪博客管理的邮址,已提问。如果可以进入博客,我们会在那里设一个纪念堂。豆腐庄也会设一个,届时会跟各位详细陈诉晚霞一直以来的情况。这里是政委的学生给她建的一个纪念网页:In honor of Ms. Hu(2009-11-06 )

 

浮生欢娱:

没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是那么的阳光、美丽、大气、才情、和坚强。虽然只有少数几个机会和晚霞掌柜对过贴,但导致我到庄里来的初始原因之一,是我看了晚霞的那篇亚马逊小说。我喜欢她的才情和文字。当时写了几段读后感,给香草看过。。。香草说:你最好贴过去。可是我错过了贴那个东西。失之交臂!潸然泪下! 潸然泪下!潸然泪下啊!!!但是我想,晚霞掌柜一定不希望我们哭哭啼啼。这可能也是她从未透露病因的原因。我欣赏她的达观和坚强。庄里的晚霞,永远会象晚霞在时那样绚烂!浮生痛悼(2009-11-06)

 

酸豆汁:

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哀歌早已唱尽,政委你一路好走!我们早晚会再见面的。(2009-11-06 )

 

香草:

晚霞,你走得太早了。永远记着你的美丽,幽默,聪明和好人品。知道吗,你的朋友们在流泪。你说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大家别难过,高高兴兴地在庄里纪念一下就行了。可是你走得太早了,难过得心痛。晚霞,按照我们相约的,你在生命的彼岸选一个美好之地,如豆汁所说,早晚我们都会来加入你的。先写到这里。想念你,美丽的晚霞。(2009-11-06)

 

一果儿:

怎么会这样?下午刚翻过各位掌柜的博客,还想着怎么晚霞久已不来了。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刚来庄里时读过晚霞的贴子,欣赏她的文字,更佩服她对生活的热忱。想象她是很阳光的一个人,果然,这么美丽阳光的一张脸啊。太可惜了,太难过了,简直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晚霞走好,你走得太早了。过过,给网管写信,告诉实情。若是还是拿不到密码的话,就帮晚霞建个新的博客,把旧东西搬过去。(2009-11-06)

 

豆秸:

晚霞一路走好。在豆腐庄看过一张你的照片,那么阳光。当得知你身患绝症,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我们迟早都会相跟而来的。向过耳说的,到时大笑相见。(2009-11-06)

 

出喝酒:

真没有想到……刚看到过儿这个题目,还心中嘀咕为什么过儿这么说……虽然和晚掌柜不熟,可是这样年轻就走了,真是很震惊的。人生无常,好好把握!(2009-11-06)

 

海上云:

上次在庄里见到晚霞,还是她贴的几个笑话。在她身上,我体会到了美丽、开朗和坚强。晚霞在我们这个世界淡去 朝霞会在另一个世界灿烂 心绪不宁,楼下掌柜的那些帖子,等以后再来读。
(2009-11-06)

 

飘猫:

怎么会是这样!!!临晨醒来,看到过过的标题,楞了,惊了!木木的点开帖子,看到美丽的晚霞,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我不知道她病了,每次进庄都希望看到她,一直没看见,以为她回国了。共网八年多,她是我喜欢的不多的几位网友之一,我喜欢她直爽、正直、阳光。她说她喜欢上了动漫,一直惦着找个时间给她开一贴。怎么了?怎么会是这样?过过,早点儿告诉我多好啊,我有很多很多小动漫,她一定会非常喜欢看。我心里很难受。我很难接受这是真的,就在前不久她还在跟我在 去者 中对话,在 携手同游人间 里探讨红外摄影……晚霞姐,我还能做点儿什么让你高兴啊!过过,给我来信吧,我有话想跟你说……(2009-11-06)

 

花椒:

晚霞好走,你的坚强,豁达,美丽,幽默会永远留在我的心里。把这篇奕秦写给晚霞的文章提上来《萧邦》。(2009-11-06)

 

京人

Her husband picked up the phone and said she was asleep. Now this news. I last talked to her one or two months ago and she was all laughter and really brave. This year I lost two good friends to cancer.

我与亚非(晚霞)是在网上认识的,后来发现在现实生活中彼此之间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亚非是北京一零一中的七零届毕业生,初中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大学作青工。她天生丽质,由北大分配到校文艺宣传队。后来与亚非说起文革期间北大的种种故事,她说每次我在东操场看电影,放电影的就是她。
我与亚非仅见过一面,是到纽约法拉盛去看文革期间私下教她英语的姚老师,姚老师正巧也是我们家在北大的熟人。
亚非网上网下人缘都很好,处事认真但不斤斤计较。得知她患胰腺癌后,我与她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她仍然是那么豁达、开朗,决心与病魔背水一战但并不畏惧死亡。从她爽朗的声音中完全听不出那是一个知道自己已在癌症晚期的人。
亚非是ACT时代的著名网人,她在网上的成名作是1995年发表的《哥哥》,是一篇很感人的文字。
附上亚非十五岁时的照片一张,是多年前我们俩盘道的时候她寄给我的,相信网上没有。 (2009-11-06)

 

力刀:

与哑姐(这是她的老网名,我最初认识她时用的,尽管后来她也改用了亚非、政委、晚霞等笔名和网名,但我一直用哑姐称呼她)相识于网上十多年了,网下并曾携刀太去她家聚会。她是个爽朗的人,我十分敬慕的老网人、铁姐们之一。她去世前,我们曾有几次电话长谈,她那爽朗的笑声,那柔和磁性的话音仍在缭绕。哑姐终于走了,非常难过,想写点什么,可一时又无从下笔。纪念,当是痛定之后。贴一旧作,以慰俺的哑姐,送她上路吧。(2009-11-07)

问世间,情为何物?

力刀

人世苦短,生死无常。
有幸得花,无缘焚香。
情为何物?骨痛心伤。
天人永隔,无言衷肠。
泪做清雨,青丝伴霜。
痛定长歌,羌笛低昂。
逝者如斯,化风飘扬。
日月如初,灵浴华光。


假豆腐:

同悼!虽然只是简单在这里说过几句话,晚霞留给我的印象出奇地好。病成那样还想着念犹太教的入门书,“朝闻道,夕死可矣”对她不是一句空话吧。死亡也许只是生命的另一个阶段,今夜晚霞也许坐在另一个世界里,像我们怀念她一样怀念这个世界。(2009-11-07)

 

娅米:

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我在豆腐庄里认识晚霞,读她的文章,跟她互相跟帖对话。有时也会想,她怎么这么忙,是不来了还是不肯发言了?喜欢她的热情爽朗,可是不能相信以后不再能见到她了,情何以堪!!!晚霞走好!总有一天大家都会离开这个世界,愿你在另一个世界里没有病痛,没有烦恼,永远年轻喜乐!(2009-11-07)

 

辣豆腐:

好早就在网上跟晚霞认识了,后来去过几个论坛,又跟她幸运相遇。她在哪里都很受网友爱戴,在有的论坛甚至扮演着精神领袖的角色,所以,她有了“政委”这个别号。
我跟她还打过一次电话,为了江湖上一段恩怨故事。她是知情人,而那个故事常被人提起,又语焉不详,为了求证,就给她写了一个E。她很爽快,就约定某天下午3点通话。电话中,我能感受到她的达观和大度。后来,她女儿放学回来了,听筒里传来的是她跟女儿的几句对话,母女情深能从语调中传达出来。读过她几篇育儿经,为她对女儿的那种爱-无私而智慧的爱-而感佩不已。
晚霞又是一个对生活充满了热爱的人。记得她在豆腐庄里贴过好多美味佳肴,有过关于家庭开支中食品优先的妙论。
王尔德对我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对他其实一直很陌生。直到有一天,读到了晚霞贴在豆腐庄里那篇关于王尔德的论文,王尔德的波澜一生才一下清晰起来。谢谢晚霞!
一个好朋友之前就通报了晚霞病了的消息,我一时无语,为了生命的无常,也为了医学的无奈。倒是晚霞自己的大笑和宣言让我们这些生者有了些许宽慰。据晚霞自述,晚霞这个网名其实从“皖侠”而来。晚霞的老家在安徽,而她的爽朗和大气当得起那个“侠”字。在死亡面前,她是一个胜利者。只要活过三个月,她就胜利了,她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晚霞消逝了,但她给我们留下了生命的豪迈,她在西天留下了火样的璀璨。(2009-11-07)

 

老蛇

当年在“我们论坛”她好象是班主,记得她和施小匪施雨请洒家和红墙元儿等商量哈能不能互相挂个连接以方便窜门五的。记得她人比较柔和,有点兼容并蓄的量,开始扯淡无政治因素还凑合,不过后来一旦有政治话题介入,洒家对任何民主体贴派都很难容忍,也奏慢慢淡出了,没想到一晃竟然人以作古,一叹。 慢慢都会认识的死人比活人多的。(2009-11-07)

 

DT

四年前晚霞来新泽西京人家做客。由于京人离我家两三分钟的路,曾邀我过去一叙。想来日方长,总有机会见面的,未去。后来大家都忙,网上网下就再没有联系。 前两天(11月5日)刚在网上找到晚霞的博客,留言问好。谁想今天(11月7日)就听到了噩耗。叹人生无常。多好的一个人。 翻出当年在《我们》时的戏作,悼念晚霞政委。 姐,走好! DT 92009-11-07)

《为网民服务》 作者:DT  2005年11月11日 21:55:07

  《我们论坛》的张总和夏总所领导的《我们论坛》,是小资的论坛。《我们》这个论坛完全是为着以文会友的,是彻底地为小资们胡说八道服务的。晚霞政委就是《我们》这个论坛中的一个网民。

  人总是要戒网的,但戒网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戒(网),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修行和写小说而戒,就比泰山还重;为赌气吵架,怕苦怕累和逃避责任而戒网,就比鸿毛还轻。晚霞政委是为修行和写小说而戒网的,她的戒网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因为《我们》是面向小资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小资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夏总当斑竹”这一条意见,就是政委晚霞提出来的;她提得好,对小资有好处,《我们》就采用了。只要《我们》为小资们的文学坚持好的,为小资们的胡侃改正错的,《我们论坛》就一定会兴旺起来。

  网民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上网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还要和世界大多数网民走这一条路。《我们论坛》今天已经是拥有了十几个网友的论坛,但是还不够,还要更大些,才能取得全世界网民们的青睐。《我们》的网民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自己的勇气。全世界的网民们正在苦恼,《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上网。要上网就会有疲劳,戒网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小资们的利益,想到大多数网民们渴望长篇巨著,我们为修行和写小说而戒网,就是戒得其所。不过,我们应当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戒网。《我们》的斑竹要关心每一个网民,一切《我们论坛》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今后《我们论坛》里,不管谁戒网了,不管是灌水的,是拍大板儿砖的,只要他是坛里放过一些有用的P的,我们都要给他写追念辞,开追念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其他论坛去。坛里的人戒网了,开个追念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情思,使整个网民团结起来。

 

yezi :

我没办法理解这件事。 我和晚霞每年都会在电话里相约,或曰计划,一起回国旅游,一起去什么地方度假,一起……然后种种原因没能成行,去年,还认真的说要到我家住几天,比比看谁不用化妆就能显得年轻。 可是,她没告诉我她生病了。 晚霞,你走好,我现在手忙脚乱,语无伦次,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除了后悔还是后悔。(2009-11-07)

 

红墙

与哑姐儿相识于枫华园……正如很多人认同的那样,哑姐儿爽朗,大方,很positive,是我很敬佩的几位网人之一,我曾经写过哑姐儿,说了很多的好话。 读了消息,我急急上网找,一时找不到。哑姐儿正名用雅非,后来成了晚霞,成了政委……我忙着爬 自己人生的坡,就顾不上了。曾把《我们》连接起来,但不 知不觉中,也散了去。到底,是曾经那么鲜活的人,竟然就这么撒手而去,真叫人苦闷难受。(2009-11-07)

 

流水:

我原来也在东操场看电影多年,而且还是校友,原来不知道,晚霞走好!(2009-11-07)

 

螳螂

悼念!! 没想到。 很不错的人。

怀念晚霞
突然在网上看到悼念晚霞的文章,连忙打开,是的,是她,我们熟悉的那个亚非走了。心里一阵难受。
我没有见过亚非,但有段时间,我们经常通email。那时我偶尔会写一些网文,而亚非是《枫华园》、《我们》等电子杂志的编辑,她觉得我写的某篇小文可用,便会要去。有时,还会对我的小文加以点评,有批评,也有鼓励,令我十分感动。一来一去,我们的通信就多了起来,除网文之外,我们也会聊一些其他东西。
亚非是个认真的人,记得有一次她想写一篇小说,但对其中一段素材不是很了解,便委托我打听。恰好我当时的房东就是亲历者,于是我把房东的故事写给了她。亚非问得很细,基本上要做到“原景重现”。为了完成亚非的嘱托,我一遍又一遍地问房东,房东开玩笑地问:你是要拍电影吗?亚非的认真可见一斑,也许,她真的是想拍一个电影。
亚非和我不大谈论政治,但显然,我们关于历史、时局的一些看法不尽相同。但是,我敢肯定的是,她是一个深深热爱自己同胞人民的人。我们同对柏林墙的倒塌感到庆幸,也对当年的香港偷渡潮感到无奈。
在我的印象里,亚非是个大度、亲切、随和的人,为人处事有着大姐般的风范。
令我遗憾的是,因为工作繁杂等原因,近几年我较少在网上“活动”,不知道亚非患病的消息。如果得知,一定会写信去问候她、鼓励她。但这个机会永远的失去了。
亚非大姐,一路走好! (2009-11-07)

 

小二

我是在文学城豆腐庄认识她的,和她过过几个帖子,后来有人告诉了我她的病情,知道是不治之症,还是盼望着奇迹发生。她只是比我们先走了一步,大家迟早会在某个地方再见的(不是insight说的地方)。晚霞一路走好。(2009-11-07)

 

彭发朦

以前潜水时,总看人提起政委、晚霞,看了过耳的贴,才知道和雅菲是一个人。俺90年代刚流落到米国时,总读枫华园的。生命真是很脆弱。叹息一声。从前,俺也是枫华园的读者。有那么多学生爱她,那么多朋友怀念她,也是一种安慰。活的时候好好地活,去的时候从容地去……(2009-11-07)

 

金录:

深深地掉念!生命如此脆弱,那样鲜活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2009-11-08)

 

干豆腐:

對于晚霞而言,我大概相當于路人。但是有了文字,就可以神交了,不過,也只是點點滴滴。即便,是點點滴滴,已經足夠了。晚霞,就是最后時刻的凄美。雖然有漫漫長夜后的旭日東升,但對于我而言,能夠留住的,就是晚霞的凄美。我之所以這樣說,過掌柜、·酸掌柜和群眾掌柜等,大概是知道緣由的。
生命是脆弱的,這是生命的本質,無論生命的外表是多么的堅強。如果生命之花適時的綻放并且適時的耀眼奪目,生命的逝去原本是不必計較的。我奶曾對我說過,人活太大歲數,真沒有太意思,但她老人家竟然86歲才走。今天確實是路過,晚霞這位初識博友的事情勾起我的往事,我希望晚霞的家屬泰然。
在此,獻sh上我的一份哀思,對于英年早逝女性的哀思,對于生命無常敬畏的哀思!不知道晚霞是否在我曾經的博客网站上留沒留下什么文字或是有什么其他的博名?如果有,如果過、酸掌柜知道,應該告知,那又是一份哀情。如需捐助之類,請過掌柜告知,我一定會盡力。
晚霞,真的是太意外了!但我記住了你的笑厴,因为我每天都会看到晚霞。(2009-11-08)

 

花椒:

我也是在我们论坛认识晚霞的,政委的个人魅力把我迷得把我们论坛当家,天天早请示,晚汇报。我曾经在我们过了一段愉快的电影岁月,那是我最美好的网上岁月。过耳风横空出世,再遇香草,认识了豆汁。政委的风趣,正直,勇敢和善良是我今后为人的楷模。在她病危的时候,接到我的电话,她是这样开场的:“花椒,我还没有死呢……”病得路都不能走了,就为了我和豆汁去探望了她。她还辛苦做了一个MP3的答谢录音发给我。晚霞的点点滴滴会永远的留在我心底里。(2009-11-08)

 

过耳风:

第一次跟政委通信,我还是蓝色的沙发土豆,她要学德语,我们“每周一句”了一段时间。后来我变回绿色的过耳风,内心不安,跟她陈诉实情,她大笑说土豆我佩服你啊,你装得真像。后来我在网上自报真身,才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政委这样的心胸。“我们”的电影时段,花椒,香草,政委,豆汁……
从去年中开始到今年夏天,政委一共做了12次化疗,她承受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但是她站着打字上网,回信,戴着手套做饭,因为手冷,一直去学校上课,直到接到最后通牒……点点滴滴,让人心痛。(2009-11-08)

 

二郎神

惊闻亚非(晚霞)不幸过早故去,想起以前的一段书缘,不胜唏嘘。
大约是97年初夏,从《枫华园》上读到亚非翻译的《与思想家对话》节选,如饮甘露。 《与思想家对话》的副标题是The Classics For People Too Busy To Read Them。简单地说,哲学史就是历史上的思想家们对于人生的一切基本问题如幸福,道德, 艺术和美学的看法。亚非译文雄浑大气而又准确典雅,让人有目不遐接之感。
由于只登了节选,我就写了封EMAIL给亚非请教原书的英文Title和购买信息。无它, 那时还没Amazon和Google呢。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亚非在回信中指引我向地址位于罗 德岛的一间出版社写信,直接向作者订购。我当时的感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觉得这出版 社有点“山寨”,我问为什么从Barnes & Noble书店买不到?并说我不太想写信去打搅 作者。亚非的回信是一笑 - 用的是“:-)”符号,说不会打搅的,并说美加有很多这种 小出版社。我当时正在换工作,就把此事搁下不了了之。
后来我才明白,亚非是为她老公的书翻译。怪不得译文如此出神入化;也怪不得她笑着说 不会打搅的。在美国化三四十美刀注册个公司想出版啥就出版啥,我以前的概念还停留在 倒书号和出盗版的时代,可能她也感觉到了,固有一笑。
大约两年多后,由于换工作后以前的EMAIL不知那儿去了,我再次写信给亚非请教出版社 的地址。这次是作者Hammond回的EMAIL,告知现在可以在Amazon和B&N买到了。出版社也换了。
今天我又从书架上抽出这本书,随手一翻就看到以下句子:A good book is the offspring of many fathers and the father of many offspring.
这本书的中文版已在大陆和台湾出版,爱书的中文读者可以在阅读中受惠于亚非的才华和 劳动,并以此来怀念她。(2009-11-08)

 

就这么活着

晚霞走了?不会吧?!!!好可惜!
大约03,04年吧。火凤凰的坛子去玩玩儿。不久,好像是在茹月那里见到过晚霞。认识了几个朋友。于是也会去我们论坛,跟晚霞姐打个招呼。挺崇拜陈九(微醺)大哥的。有年夏天,大家都回北京。于是约了陈九,还有个女士,到北京一起吃饭。我选的地方,那时候沸腾渔乡很火爆。我特意选了工体的总店。早早我们就到了。晚霞作为不速之客,翩然来到,沸腾鱼,馋嘴蛙,吃的很不错。
席间说笑,拚酒,不亦乐乎。恍惚如昨天……转瞬即成永诀……胸口堵得难受……安息,晚霞姐!
现在在国内也不知怎么上我们论坛了。还请哪位转贴到那里……

 

微醺

正如活兄所说,那是2004年夏天,我们几个人,活兄、晚霞、明迪、五月、还有我,我们在工体对面的沸腾渔乡吃饭。那天大家聊得很尽兴,直到餐馆快打烊才离开。晚霞那天很高兴,喝了不少酒。她也是那天晚上最漂亮的一位。我们还照了相,活兄,你还有照片吗?
没想到她竟不在了,一个充满梦想,自强不息,深具才华的女人。怎么也想不到,太突然了。
晚霞与我还有个交流,她说她在国内时就见过我。是这样,她曾和我们学校哲学系的聂莉莉是好朋友,聂是学生会的负责人之一,我有一段时间参与学生会戏剧社的事务,那段时间我们常在一起搞活动。晚霞说她那时常去人大找聂莉莉,见过我。
我说,这么说我们还是老朋友了。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玩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晚霞一路走好,也请红墙的新朋旧友多多保重。 (2009-11-08)

 

六芒

我有这张照片。是晚霞照的。里面有你、活着、明迪和五月。照片是经过PS处理过的,只能看到大概轮廓。
如果你们不介意我可以贴出来。请回话。
当年在《彼岸》、《我们》和《火凤凰》比较熟的还有傻球、小狼、小溪……政委阳光、幽默、大气的大姐形象一直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
如今三个网站都已消失,大家换了ID天各一方,真的很怀念那一段日子。
霞姐走了。太早了。留下淡淡的思念。
愿来世再见! (2009-11-08)

 

绿竹

记得这样一句话:逝者含笑而去,却把痛苦留给活着的人。
人生已矣,也没有什么好难过,只是有些伤感。
我和雅非没有文字之交,但对于老网人,我有一种象老同学那样的感情。只要提及 某一位老网人,就能让我回到早期的中文网,一大堆老网名立马如泉涌般:若枚、路耘、啸尘、雅非、红墙、晓拂,鸿鸣、莲波、湖衣、伊可、马兰、图雅、方舟子、唐郎、虎子、散宜生、奕豹……
一班老网人,我只见过伊可,其他都没有见上一面,但与大部分都有文字之缘,或 文字之争。提及某人某事,一条筋就会扯起来。当年若枚的噩耗传来,也是这样的 伤感一番。
当年一班文学青年,渐渐的都不那么文学了,但他们仍然能解嘲:我曾经文学过。 我相信在雅非迎着天堂之光的那一刻,她是含笑的。(2009-11-09)

 

詹余

我不认识晚霞,只是读过她的一些帖子。
知道晚霞去世的消息后,我就想起了她纪念李慎之先生的事儿。她不仅写了纪念文章,而且还组织、编辑了纪念文集。我个人认为,在整个文集里,她的文章最平实也最感人。
没成想,这个不久前还在追悼别人的人又要被别人追悼了。
顺着大家提供的链接,我又了解了更多。
原来,晚霞参与了最早的中文网络杂志《枫华园》的工作;鉴于当时中国大陆、台湾的网络还很不发达,晚霞她们可以说是全球范围内开创了华人网络社会的先锋。
对开拓者,人们总是尊敬的。
对完美者,人们总是喜爱的。
晚霞,就是令人敬爱的。
我访问了所有我能找到的晚霞曾出现的网站,甚至已经很荒凉的《刀客论坛》和已经关张的《萤火虫网》也不例外,因此我也认识、认清了晚霞周围的网友。
晚霞能有许多真心的朋友,不仅是朋友们的幸运,也是晚霞的幸运。
读过晚霞的文字,我惊讶于她的才气,也惊讶于她的观点想法和我是如此的相似。
比如她在一篇评论电影《色。戒》的文章中指出:电影对人性的挖掘比原作更深刻,其色情描写也是很自然、很必要的(大意)。
在对《色。戒》及其性爱场面铺天盖地的批判声中,这种看法显得那么独特,真让我有惺惺相惜之感(参见拙帖《东边日出西边雨》)。
不过,令人感叹的是:那时,失之交臂;现在,阴差阳错。
今天,是晚霞的头七。按风俗,作为外人的悼念就要告一段落了。因此我想对晚霞说几句:
从今天起,除了《新浪博客》以外,我就不去任何地方看你了,也不再提你了,甚至都不再想你了。
但是,我真的能忘记你吗?
在晚霞即将消失时的那抹余晖、那种华丽会永远储存在我的记忆里,因为这是我到时候的榜样和指南。
不知在那另一个世界里有没有网络,但无论如何,以后我会去寻找你,与你结识,与你交流。
晚霞姐,再见! (2009-11-12)

 

八十一子

深切怀念。
试着在上面提到的纪念堂留几个字,没有成功。在刀客论坛与晚霞君“相识”算来有四年了。记得在那之前她选过我的一些文字放到她主办的电子杂志《我们》上,使初初上网写字的我有受宠若惊之感。她还给我的一些文字提过修改建议。记得晚霞君从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女儿,从她放在论坛上的照片上看,出落得像她一样漂亮。后来我不大上网了,也不太了解网友的近况,但总是记得晚霞君的。走好。

 

苦瓜

喜欢过枫华园。想起来读过她写的教书的文字。很明亮,很喜欢。

 

玛雅

悲痛欲绝!
我与晚霞有共同的朋友。
三个月内就走了?这么快!
大家都抓紧时间活,别再继续想什么了。
沉痛。
....

晚霞姐是个积极热情的人,没想到这样积极开朗的人竟然也走得这样快,难道我这样颓废消沉的人反到死也死不成?老天真会开玩笑。
等我写完吸血鬼们的故事后,就只写积极的人生了。世界太残忍,我们必须对彼此温柔再温柔。
晚霞姐,昨晚特别为你作了一个仪式,你我单独相对的一个仪式,愿来世相会。

 

April

怎么会是这样!?
真是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刚看到过过的几行字,真是难以置信。
我是忠实但长期“在水下”的“晚霞姐”饭,虽从没有跟她“讲过”一句话,在心里我一直认她是晚霞姐。从枫华园到“我们”。当“我们”没了踪迹时,很无头蝇似地找寻过一阵。
在刀客坛里见到的晚霞和小燕子,阳光一般明亮灿烂美丽,小燕子很像晚霞。……
怎么会是这样!!
直肠癌的预后相对好些,前提是得早期诊断。胰腺癌预后非常非常坏,多与不能及时诊断有关。她又如何得了两种呢??!!也许一个是另一个的转移灶吧。
就在前两天,我还在向我的朋友“兜销”网上从晚霞姐那儿得到的“怎样让自己美丽,不老”,当然首先是心里的真美丽,脸上眼里的都是心里的,就象晚霞姐这样。晚霞姐说:“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吧”当被问到她自己是怎样住颜有术时,“我从来平躺著睡觉”。从那时起,我“用力”地改变了我一生都没有做过到的,平躺着睡觉。晚霞姐,我是这样的信任你。可现在我连说声谢谢又到哪里能谢你呢!
怎么会是这样??!!
廖老师,谢谢你分享的文字,尤其你说到关于你们初次见面的故事,让人感动。“第三次握手”,不想是在这样的消息里!

 

梦冉

读了廖康写的纪念文章,,读到最后一段,不由流下眼泪。
我在她逝世后一天即得知噩讯。当时,以此纪念:
很难过。我于95年认识亚非,她是很有才华的女子。已多年没有联系,不料竟已天人永隔。很痛惜。
九五年六月三日,我们好些人开电话会议,橄榄树诗刊刚成立。那天,我和亚非在电话里初识。这两首诗是我在九五年七月发表在橄榄树。现以此诗纪念亚非。愿她在天堂安息。

               几许 (四)

               ·梦 冉·

            月影随风
            吹过 饮也无过是一种姿式
            与一罐季节 以微醉
            的流水的形态
            划上虚无的句号
            在天外

            句号
            一串串飘过 若流云
            仿佛从未真实过
            的书法
               

Dash (4)

*Meng Ran*

Moonshadow wind
Drinking nor blew off a posture
And a can of the season in order to be micro drunk
The flow patterns
Draw a period of emptiness
In the days outside the

Period
If the clouds drifting across a string
Seems to have never had a true
Calligraphy


               这样的季节

               ·星 琴· (注:我的另一个笔名)

            默默地回来 山月
            还是遥远
            仿佛不识得我久久的渴念
            尚自系在那一棵秘密的花树
            秋风里
            维持着不肯飘然落地
            渐渐不知为何
            叶脉透明地脆薄
            渐渐地以为小鸟的鸣声
            即是归巢

            一湖的水喧然 在坠落的月里
            怀着怎样一份陌生的熟悉
            情怯
            所有曾经相携的云影
            可还在冷月波心
            划着清寂的水纹 默默地
            思索
            却不能触及

            已厌倦 这样的季节
            这样的距离
            可是即算在海鸥的飞翔里
            你细密的迷惑的存在
            总在不停地奔忙 随着海涛
            击碎在礁石 纷纷回首地一痛
            忘却

彦彬

绚丽多彩的晚霞,纪念胡亚非
今天早晨很难过,心情十分沉重。昨晚石头打电话来说胡亚非去世了! 谁? 胡亚非?不认识,我回答。她就是晚霞! 啊?! 我大吃一惊,脑海里立刻涌现那甜美的笑容,难过,真难过!
其实我并不认识晚霞,也没有什么交情,只不过在网上有过几次对话,内容都记不清楚了。甜美的形象也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身影。网络上登载的照片使得模糊的记忆变得清晰,感谢菊子捞出当年的线,使得我重温5年前的帖子。赫然间一个开朗温和又善良的女性活跃在荧光屏上,仿佛时光到流,令人感慨万分。
一个年轻美丽的生命消失了,令人感叹生命的脆弱。心里除了难过还是难过。晚霞的去世牵动了陌生人的心,她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 大家多注意身体健康!
晚霞,安息吧!

 

xw

灵光乍现

灵魂是一阵风
淌过水上
在这个秋天
我想到远方小白杨
风吹来,吹去
一直的喧响

绿翅膀,红火焰
思想──火种曼延的灯
燃烧生命
灵魂光子呼吸出入
有时候睡了
有时昏迷,离开

大地,褐色的囚笼
归复纯粹理性

11/12/09

====

这网上纪念堂倒好,纪念把生命献给网络的人,名至实归。我也不太了解她,看了她的黑白照,让我想起前两天写秋天的诗中小叶榆特别是小白杨的意象。从廖康叙述来看,她是搞社科的。我随便涂几个字,也向老前辈示个意!
读德莫克利特的灵魂原子论,结合赫拉克利特的一团永恒的火。

 


本文在2009-11-8 9:12:15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悼念良师益友欧华文学泰斗关愚谦高关中2018-11-23[457]
『随  笔』 “惊变”女人缪玉2018-11-23[71]
『随  笔』 除尘刘红园2019-01-14[37]
『随  笔』 第一次投票应帆2018-11-22[62]
『随  笔』 天涯诗癫,海角醉剑虔谦2018-12-23[84]
相关文章:『胡亚非
『随  笔』 纪念胡亚非:年又一年,用微笑召唤生命曹婕文2012-02-06[946]
『诗  歌』 我是一个轻信的女人胡亚非2010-12-13[1430]
『诗  歌』 预言胡亚非2010-12-13[1008]
『诗  歌』 老故事胡亚非2010-12-12[795]
『小 小 说』 空手道胡亚非2010-12-12[947]
更多相关文章
 
本文字在文心各个论坛中的回复共有36条,点击查看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胡亚非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