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的中国城情结与困惑 发表日期:2009-01-17
作  者:小林出处:原创《世界周刊》1294期浏览1639次,读者评论4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中國城屬于中國城內的人,也屬于城外的所有的華人,屬于美國。在尊重人性的需求方面,中國城不能成爲例外。
我的中国城情结与困惑
文/小林
2009年01月17日,星期六

《世界周刊》1294期

引题:“对我们这些海外游子而言,中国城能为我们提供家的感觉,与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心灵慰藉。然而,快乐的中国城有些令人难以理解的做法,其中最典型,最不可思议就是拒绝公众使用洗手间成风。”


思鄉情

2001年3月,我與美國人羅傑在偶遇中一見鍾情,我們都相信我們就是所尋找的終生伴侶,我們相信我們能夠永遠忠誠于愛情與婚姻。于是,我們在3個月後結婚。但是,我們面臨一個很難的選擇。

羅傑是美國人,喜歡中國,但他的親朋好友全在美國,並在美國有份很好的工作。我一直在國內工作,我的親朋好友全在中國,我也有很好的工作,我不想放棄我在國內的一切到美國重新開始。雖然我們都認爲若在中國生活工作,到美國旅遊探親是最理想的生活方式。然而,現實是羅傑因未能找到又喜歡收入又好的工作,同時他牽挂70多歲的獨身老母。于是,他只好回到了美國,一回國就爲我申請移民。他說我需要得到綠卡,這樣可以進出美國,同時他也表示繼續尋找在中國工作的機會,若找到好的工作,我們就一起回中國。我喜歡中國,也想看看美國,我想拿到綠卡後在中美兩國生活工作也是很好的事情。我在中國等待移民簽證的同時,我繼續爲羅傑繼續尋找合適的工作機會。2002年2月,我拿到了簽證,但仍然沒有爲羅傑找到理想的工作。于是,我離開了中國,來到美國威斯康辛州一個人口爲8000,稱爲CITY的 小鎮與羅傑團聚。當時,我沒有長期定居的打算,我仍然期望著有一天我們兩人能找到回中國工作的機會。

小鎮很富裕,有一個湖,到處都是樹與草。主要人口是白人,有幾戶墨西哥人,沒有黑人。小鎮有一個中餐館,在情人節的時候羅傑帶我去吃晚餐。這是我第一次遇到中國人,我很激動,有千言萬語的感覺。但女服務生只能講廣東話與英語,而且對我非常冷淡。羅傑很喜歡這裏的中餐,我則感覺這樣的中餐不是真正的中餐,這裏的中國人也不友好。我對羅傑說我想去中國城,只是不知道哪裏有中國城。兩周後我打電話給家人,家人說過幾天就是春節了。

聽說美國已把中國的春節定爲美國的假日,但我家裏的那本美國挂曆沒有打印出這一天,不知道是忘了,還是不以爲然。來美國前我已知道美國的大城市都有中國城,我問羅傑是否能找到一個中國城,我想到中國城去過春節。羅傑說芝加哥有個中國城,他父親在世時曾帶他去過中國城,他當時只有10多歲,中國城在他印象中如同夢中古老平美麗的中國,他從那時起就向往有一天能去中國。現在,他的夢實現了,他不僅去了中國,還有了一個中國妻子,他說他很幸運。

在春節那一天,羅伯特專門請假帶我去中國城。我們開車近3個小時才找到了位于芝加哥的中國城。中國城分爲新華埠走到舊華埠,到處可以看到中文招牌,看到一個九龍壁,看到廣場的十二屬標志。我們在中國城內目不暇接,感慨萬千。從中國城可以看到不遠處的美國最高的建築之一希爾思鐵塔,周圍是高樓林立、繁華喧囂的美國社區。相比而言,中國城如同迪斯尼世界的一個童話王國,甯靜、古樸、美麗而頑強地保持著自己的傳統與風格。在大陸,很少見到如中國城這樣的社區了。在這裏,我不僅看到了中國傳統建築與傳統文化,同時也深深感受到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生生不息、奮發進取的精神。羅傑重回中國城,也是非常激動,啧啧稱奇。這令我更加爲中華文化感到深深的驕傲,爲自己是一位華人而感到自豪。

我不知道是哪些人建立了中國城,但我對最早來到這裏的前輩們充滿著深深的敬意與感激,是他們把中華文化用這樣的方式保留下來,傳延下去,爲在異國他鄉的華人子孫留下了一個美麗的家園。同時,我也對那些爲中國城發展而盡心盡力的人們表示真誠的謝意。如果沒有他們,中國城就不可能存在下去,發展起來。很難想象,如果沒有中國城,我們的生活將會怎樣?我們這些海外遊子當然也會生存下去,但我們的生活中將出現一個缺憾,失掉一份快樂。唯有中國城,能夠爲我們提供家的感覺,與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心靈上的慰藉。在中國城可以遇到來自全世界的華人,不論每個人來自哪裏,持有什麽樣的政治理念、宗教信仰,講的是什麽樣的方言,中國城將每個人聯結在一起。

這裏中餐館多得超出我的想像,我一時不知道是吃東北菜、福建菜、廣東菜、上海菜還是川菜,真希望自己多有幾個胃,可以嘗盡各式美食。羅傑說只要是中餐,什麽都行。最後,我們選擇了上海菜,一桌的佳肴美酒,熟悉的中國音樂,滿屋的中國同胞,我感覺自己如同回到了中國,讓我們過了一個真正有中國特色的中國年。


中國城之夢

時光如流水,羅傑一直沒有找到爲美國公司去中國工作的機會。我在等待奇迹出現的同時,進入了美國大學學習,找到了新的工作,在兩年後成了專業技術人員,待遇良好,家庭幸福,有了新的同事與朋友,算是融入了美國的主流社會。幾年過去了,我已經習慣了美國是我的另一個家,說英語不用再思索,可以脫口而說,成爲第一語言。因爲生活工作之中沒有人說中文,中文如同第二語言,要說中文只能打電話到中國找親朋好友說話。有時一個月不說中文,打電話給親朋好友時居然想不出准確的中文詞彙,有時感覺大腦出現空白。許多中國朋友說我的中文不太流利,而且總是用倒裝句,還不時冒出一句英語,我爲此很是慚愧,向他們道歉說我不是故意的,因爲我與中國語言隔絕了。盡管中文在退步,但我發現自己內心深處越來越濃的中國情結,而這是我在國內時沒有意識到的。

在我的內心深處,我總有漂泊不定的感覺,找不到歸宿感。每當美國同事同學朋友問我是否想念家人與故鄉時,我總是未語先落淚,後來大家知道這是我的傷心事,所以都不再問這個問題了。羅傑曾懷疑我得了抑郁症,建議我去看心理醫生,我說我不是抑郁症,不需要去看醫生,我得的是“思鄉病”,回國就會好了。他說他應該經常與我一起回中國去看望親朋好友。但中國太遠了,我們又要工作,不可能經常回去,這是生活在異國他鄉要付出的一種代價。中國回不去,但中國城經常可以去。

每到中國城,走走看看,心情總會平靜下來,多虧有個中國城可以排遣憂愁,不然我可能會真得患上抑郁症。我愛上了中國城,羅傑也愛上了中國城。在他的生活中每當有什麽重大的事情要慶祝,他一定要來到中國城的中餐館,爲親朋好友送大禮時也一定要到中國城來買禮物,我們的禮物因此總是得到大家的喜愛。隨著在美國居住的時間越來越長,我對中國的思念變得越來越深,我終于理解了中國對于海外遊子的意義,理解了一些海外老華人的落葉歸根的感覺。

去了幾次中國城之後,我與羅傑都對中國城有了深深的情愫。羅傑特別喜歡新華埠小區內的住宅,每次去中國城都要專門跑到那裏去觀看。他問我如何看這裏的房子。我說很好,就是有些擁擠。他說,是有些擁擠,但感覺很溫暖。如果我們住在這裏,我們的生活將會大不一樣,至少你不會經常生病了,我可以天天吃到美味的中餐。

許多住在芝加哥的人經常到我們這裏來渡假,有的人在此買了房子,稱此爲理想的居住地。但這裏的環境對我們不再有吸引力,我們一心想住入中國城,成爲中國城的居民,過中國式的生活。由于我們不是百萬富翁,所以我們要先找到工作,然後才能買房。我們試著在芝加哥尋找工作,但是,兩個人想同時找到收入好又喜歡的工作並不容易。因此,到中國城買房定居的目標,在近期內難以實現,我們爲此感到傷感而無奈,這成了我們一個夢想之一。

有一天,我在中文報紙上看到一篇評論中國城的文章。文章中說,相對于美國社區來說,中國城環境不太好,有些髒亂差。住在中國城裏的許多人是老人,他們不會講英語,不能開車,在美國主流社會無法生存。還有一些是新移民,在美國社區找不到工作,住在中國城是不得已而爲之。一旦他們的英語提高了,收入多了,就搬出中國城住到美國高尚住宅區,標志著事業成功與融入主流社會。

我把這種說法告訴羅傑,他很生氣。他說這種文章是不准確的,也不公平。中國城很幹淨,人們很有禮貌,房子蓋得漂亮,還有許多文化活動,比許多美國社區好多了。人們應該感謝有這樣的社區,能夠做在這裏,是一大幸運。

我們後來又多次到中國城去看別人的房子,我們非常羨慕住在中國城裏的人們。身爲中國人,能夠住在中國城,是一大樂事,也是一種福份。居住的目的是快樂,如果住在中國城裏很快樂,爲什麽一定要跑到城外去呢?


拒借洗手間

今天的中國城不僅是華人的社區,也是一個旅遊景點,是美國社會的一個組成部分。每一位華人,都有責任、有義務維護中國城的形象、聲譽與繁榮昌盛。中國城內的商家與在此工作的人們,對此更是責無旁貸。然而,有些人身爲中國城中的一分子,不但沒有發揚光大中華美德,反而令中國城的形象受損,此爲中國城發展中的一大患。其中,最爲典型的、最不可思議的、最沒有人道精神的行爲就是拒絕公衆使用洗手間。

我與羅傑曾在中國城經曆過兩次同樣的事情,就是我們在購物時突然需要“方便”,但找不到公共洗手間,向有洗手間的數家商家求助時受到無情的拒絕。理由是:洗手間是爲店裏的工作人員提供的,不對外。對此,我一直無法理解,也一直耿耿于懷。

2002年2月,我、羅傑與我婆婆一起到中國城慶祝“春節”。我們先在新華埠的一家川菜館就餐,羅傑喝了4瓶他最喜歡的青島啤酒。然後,我們准備去購物。離開餐館30分鍾,羅傑就說他要去“方便”。我問超市的小姐洗手間在哪裏,她說他們沒有洗手間。我已選了80多美元的中國産的土特産,我出示信用卡,但她說他們不收信用卡,只收現金,因爲這樣可以不交稅。羅傑說他從來沒有遇到不收信用卡的商店,並說給了餐館服務生20美元的小費,30%。所以只有30多美元的現金了,我只好把東西放了回去。

    
付钱也不行

我走出來環顧四周,沒有看到哪裏設有“公共洗手間”的標志。羅傑說中國城這麽大,一定能找到洗手間的。我們從新華埠一路找到舊華埠,沒有看到任何一個公共洗手間。途中看到許多商家都在店門口,用中文寫著醒目的大字:“本處不設公共洗手間。”我們也看到路邊有些餐館的門口都有同樣的大牌子:本洗手間只供顧客使用,非就餐者謝絕入內。羅傑去了一個音像店裏,我站在街道上看他在與一位中國男士在說著什麽。5分鍾後,他面無表情地出來了,說對方不讓他用洗生間,因爲他不是店裏的人。我們看到一個比較大的時裝店,我告訴羅傑就說願意付5美元作爲使用費,5分鍾後他垂頭喪氣地出來了,店裏的人說沒有洗手間。最後,我們看到了一個規模很大的有中文標牌的西式藥店,停車場前停了20多輛車。我想這麽大的藥店一定設有公共洗手間。我告訴羅傑去找經理求助,一定可以的。10多分鍾後,羅傑出來了,臉色發白。他說他找到這家藥店的經理了,並且表示願付5美元作爲使用費,但經理拒絕了他,說洗手間只向員工開放,讓他到別處去找。羅傑說他知道爲什麽他總是被拒絕,因爲他不是中國人。我婆婆80歲,她說她有生以來從沒有聽說過象商店、藥店、餐館這樣的公共場所會拒絕公衆使用洗生間,她不理解這是爲什麽?是中國人的風俗嗎?我感覺很是尴尬而難堪,只能一個勁地對羅傑說對不起。我說我也不知道他們爲什麽這樣做,他們也不是針對美國人,對中國人也是一樣。但是,這不是中國人的風俗,中國人從來都是樂于助人的,這些人代表不了中國人。我們一出中國城就看到一家小酒巴,羅傑把車停在門口。20分鍾後,他笑容滿面地出來了。我說,他們讓你用了?有沒有人問你什麽?他說,這是美國人開的,沒有人問我,爲什麽要問呢?

這件事之後,我心裏很是生氣。打電話到芝加哥的一家最有影響的中文報紙的投訴,這是我所想到的唯一可以投撤訴的地方。接電話的是總編輯,他說他的朋友也曾投訴過這樣的事情,他讓我自己寫一篇文章,他給我發表。我一口氣寫了3000字的文章,發給了這位總編。兩周後,我收到這份中文報紙,他在第二版用半個版面發表了我所寫的全文。我想,這應該會引起中國城的人關注,應該不會再拒絕中國人或是美國人使用洗手間。因爲洗手間的事情,我們有半年多的時間我們都不敢再到中國城。一提去中國城,馬上就想到找不到洗手間的事情,心有余悸。但是,中國城太有吸引力了,于是又去了中國城,關于洗手間的事情沒有任何的改變。我們也總結出了經驗,就是去中國城時只到餐館,吃完就走,不再購物,以免再發生同樣的事情。

2007年2月,我們帶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訪問教師到中國城。吃完中餐後,她想去購物。走了一個小時後,我與這位朋友突然想去“方便”。找了一家超市,對方說洗手間壞了,不能用,我不相信,但對方不讓我去查看。又去了一家大的餐館,門口上寫著:我們不設公共洗手間,我們的洗手間只供顧客使用。我讓這個中國朋友看,她說怎麽會這樣。我又走了幾家,看到許多家門口仍然寫著“不設公共洗手間”的商家,我沒有去問,我能想象出他們的表情與回答。後來,我們開車找到了麥當勞,才解決了這一問題。我的朋友不能相信在中國城居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她說中國人怎麽這樣對待中國人?我說他們才不管同胞情,因爲他們心中對同胞沒有情。我們兩人越說越氣,早已沒有心情去購物了。羅傑開車把我們送到肯德雞餐廳,這個朋友問我對方會不會讓我們用洗手間,我說美國人從來不描繪的。如果他們拒絕公衆使用衛生間,恐怕就要被告上法庭的,這可以稱爲是一種歧視,一種虐待。果然,沒有人問我什麽,這本來就是正常的。我也想過我應該去告中國城歧視的行爲,但一想到所將産生的影響,就放棄了,我不想做傷害中國城聲譽與中國人形象的事情,但是,心中很是抑郁。

                                                       
教会也跟进

今年10月中旬,我與羅傑又去芝加哥中國城。去之前我想的第一個問題居然還是需要方便時去哪裏找洗手間。走在中國城內,仍然可以看到一些餐館、商店用中文所寫的“不設有公共衛生間”的標志,並且有了英文,這算是一個進步吧,對中國人,美國人一視同仁,平等對待。

最讓我不可相信的是,在一教會門前也有這樣的標志:用中英文聲明“沒有公共衛生間。”我也是基督徒,去的是美國人的教堂。我相信中國人的教會也是傳遞上帝的福音,助人愛人。我本來也想在周日去這個中國人的教堂聽聽布道,但這個標志讓我止步。我也理解如果成千上萬人要進入這個教會使用衛生間將是什麽樣的場面,但是,這個標志實質上是向最需要幫助並處于最尴尬的中國人與美國人說"不",這讓人如何相信這個教會是在真正傳遞增上帝的愛呢?

俗話說:活人不能讓尿憋死。但在芝加哥的中國城,這不是不可能的,如果某人患有心髒病,也許會引發心梗而一命咆呼。直到現在,我還能想起當時腹痛難忍、焦慮萬分、自尊受損的屈辱感覺。象中國城的某些商家這樣在公共場所公然拒絕公衆使用洗手間的行爲,在芝加哥、在全美是絕無僅有的,甚至全世界也是絕無僅有的,芝加哥中國城的某些華人開了個“首創”。這種行爲是違背人性、自私冷酷的惡劣行爲,不應該成爲中國城的“特色”。中國有句名言:“莫因善小而不爲,莫因惡小而爲之。”從洗手間的事情上,可以看出中國城的服務還需要進一步發展完善,整體道德水准還需要進一步提高。

由于我經常說中國城如何如何好,單位裏的幾十個位同事,教會裏的20多位朋友,學校裏的20多位同學多次提到讓我作向導帶他們到中國城觀光,但我總是找借口一拖再拖。因爲,所有人的都要排泄,但中國城不向公衆不管是美國人還是中國人提供公共洗手間。如果我帶他們到中國城,我與羅傑難堪而痛苦的經曆還會發生在許多人的身上。屆時,他們將如何看中國城與中國人呢?我不願意這樣的事情再發生在他們身上,更不願意他們因此而對中國人有不好的看法。等中國城有了可以向公衆開放的公共洗手間後,我再帶他們前來參觀旅遊。

建立一個公共洗手間要花一些錢,但是,中國城必須建立起一個方便公衆特別是來自中國城外的遊客們使用的公共洗手間。但是,關心這個問題的人似乎很少。中國城附近的開發的新住宅越來越多,停車場越來越多,但沒有一個公共衛生間。看來,這個問題在中國城已成爲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中國城屬于中國城內的人,也屬于城外的所有的華人,屬于美國。在尊重人性的需求方面,中國城不能成爲例外。

 

注:文中的小标题及照片说明是由世界周刊的常主编帮我加的,画龙点睛.我自己在上传此稿时,一直是充满泪水.我当时真是感觉自尊受辱.中华民族的精神与文化,,就这样体现吗?芝加哥的华人教会在立个标志时,心在哪里呢?如果美国餐馆\药店,商店或是美国教会拒绝中国人去方便,我们如何想?我曾就此问题在2002年3月给芝加哥时报写了一篇,3000多字.20006看到芝加哥社区举办征文,主题是对中国城的认知.我写了此稿,但没有得奖,也没有被发表.我先生说,你写批评中国城内容,他们哪里会给你发奖呢?至今,芝加哥中国城仍然没有公共卫生间,唯一的改变就是从中文变成了中英文.

 

芝加哥中国城里到处都拒绝公众使用他们的洗手间,连教会门前都有这样的中英文标志。(注:此图未见报)

此图见报

“没有公共洗手间”这个标志是向最需要帮助,处境最尴尬的人说"不"。


本文在2009-1-17 2:25:41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北美《世界日报》
『随  笔』 雨中看淡水融融2019-08-10[152]
『散  文』 拯救罗伯特夏洋洲2019-08-08[209]
『散  文』 渡口里思故乡夏洋洲2019-07-05[159]
『散  文』 十字路口夏洋洲2019-07-08[211]
『散  文』 微型战争——回忆被凌霸的岁月胡刚刚2019-07-09[138]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过眼录:董宁文刘俊2019-09-12[22]
『随  笔』 石楠花、盐城和红色城楼岩子2016-09-13[752]
『随  笔』 炮友的故事与顺便说说刘强东案田原2019-09-14[27]
『随  笔』 白露刘红园2019-09-08[29]
『随  笔』 过眼录:众口“说”金刘俊2019-09-12[19]
相关文章:『小林
『随  笔』 一个普通美国人的中国电影情结小林2008-12-26[4832]
『温馨之家』 说说我心中的施雨小林2009-07-06[7832]
『纪  实』 器官捐赠 你中有我——人人可献的爱心小林2009-04-20[1863]
『随  笔』 爱的世界小林2009-02-16[1790]
『纪  实』 欧巴玛带著期望开跑小林2008-11-17[3103]
更多相关文章
聂崇彬 去聂崇彬家留言留言于2009-01-17 13:57:00(第4条)
離開中國城一步,就接近美國社會一步.我沒有這種心結,如果我難忘中國環境,會選擇回港!
猶太人並沒有一個實體的祖國,他們仍能把自己的文化保持得很好,而且他們很團結.
當我們選則居住在美國,就應該把祖國留在心裡,至于中國菜,只耍家中多備几款中國調料,覺對可以解決問題,現在通訊又這樣發達,調整心態,不用去中國城也醫得好思鄉病,暫時改變不了的狀況讓他去,求人還不如改變自已的想法容易呢,肥水還不流別冢田呢!!
haining 去haining家留言留言于2009-01-17 10:50:44(第3条)
我对中国城的感情和印象与你的相似。
关于卫生间不借问题,有的或另有其因。比如我朋友的饭店,卫生间在后面的厨房部分,按有关规定,客人不准随意进入厨房,是考虑到他们摔倒,与员工相撞等问题。朋友希望政府批准客人用卫生间,那样饭店就可以大搞堂吃服务了。
缘儿 去缘儿家留言留言于2009-01-17 04:42:09(第2条)
在洛杉矶的中国城好象还没碰到这样的“危机”,不过中国店、中餐馆不收信用卡倒是很普遍。
冰清 去冰清家留言留言于2009-01-17 03:17:33(第1条)
其实在中国这个问题算是严重的。没想到美国也这样。我想,得找管这片地区的议员交涉一下才行的。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小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