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激情玫瑰 发表日期:2005-01-28
作  者:伊人出处:原创浏览6096次,读者评论4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我仰头一声嚎叫,冲出房外,扑入浴池,捡起黑紫色的激情玫瑰,冲到窗前,将他推倒在一边,手抓窗帘,呼拉拉一下子全拉开。那一刻,我温柔如水,深情地凝望着他。太阳如同火轮,从我们的身上碾过,我和激情玫瑰一起冒出青烟,魂魄交缠,飞向青天……
激情玫瑰
文/伊人
2005年01月28日,星期五

激情玫瑰

伊人

刊登在《世界日报》“小说世界”,2004年4月23、24日

……淡绿色的种子在掌心,幽幽的凉意一直从掌心传进心里头,我打开手掌,汗水把种子泡得涨鼓鼓的。

情人崖早已抛在身后,尾随的仅仅是两行惶乱的脚印。可是,老妇人锐利如剑的呼叫死命追着:“激情玫瑰,当心!它可不是普通的玫瑰。”再看看掌心的种子,它仿佛是魔鬼的一个咒语,然而我紧紧攥住手,生怕有人夺走。

这一幕发生在半年前,在那个早晨,旧金山海滨浓雾笼天罩地,我在情人崖下迷了路,在嵯峨的乱石丛中四下张望,橙红色的金门大桥在雾海里有如长虹,不过一里之遥,然而就是找不到上山的小路。 不知绕了多少个弯,却糊里糊涂地拐进山谷深处,身边是参天的大树,鸟在叫着。心想,先歇歇,待雾散了再找路吧。倘佯间,前面豁然开朗,啊,好一片花田,一栋小小农舍靠在边沿。田里蜜蜂嗡嗡,蝴蝶翩翩,各种各样的花朵:玫瑰、百合、紫罗兰、郁金香、茶花、茉莉、菊花、梅花,……开得热闹无比。是何等神奇的法力啊,竟使不同季节、不同种属的花,同时绽放。我疑诱惑惑地走进去,好像误入桃花源的武陵人。

农舍里走出一个老妇人,穿着褐红色亚麻布长袍,花白的头发迎风飘舞,削瘦的脸干成了核桃,可是下垂的眼睑掩埋不住蓝色闪电般的目光,它那般锋利,教我心里发毛。她勾着背,边向我迎来边拾缀田梗上的杂草。“我是花妖。”她开口说话了,眼睛却没对着我。我以为她在开玩笑,笑道:“算你是吧,请问有没有情人节玫瑰?”花妖的脸上现出诡异的微笑:“我这里嘛,玫瑰品种应有尽有,就是缺一种:激情玫瑰。听过这名字吧?它象征最激烈的爱情。”“噢?”我好奇起来,“象征最激烈的爱情的玫瑰,是怎么样的?”她叹气:“我也不知道,没有见过,我有它的种子,五十年前我就开始栽种,可是从来不开花。”

说罢,花妖回身进屋,转身回来,给我看摊开的手掌,是一颗米粒大小的种子,淡淡的绿色,并没什么特别。

花妖靠近我,说:“别小看它哟,要它成活需要不少条件:多情的心地,浪漫的情怀,温柔的眼神,诗意的涵养,细心的呵护,加上合宜的光照与雨水,我让它活下来,年年抽枝长叶,算得不简单了,可惜,它就是不开花。”花妖无奈地摇头:“我老了,正在找人……,也许你……”我的好胜心被激起:“我来试试,说不定能行,不过,也许年轻的女孩更为胜任。”花妖抬起苍白的脸,蓝色的目光一直射进我的心底:“你行!但是,记住,为了激情玫瑰,我耗去五十年,听到吗?五十次寒来暑往,里头有我的青春,有我的中年,为了它,我错过了女人应有的家庭、应得的亲情。”花妖伸出干瘦的手,拍拍我的胳膊,说下去:“我盼望有一天,它灿烂地开放,可是,到那一天,我也同时诅咒你,因为你拥有最激烈的爱情,它绽放的一瞬,是狂欢的顶点,也是幻灭的开端,你后悔吗?”

我一怔,答不上话。花妖问:“要是没勇气,种子还给我好了。”我睁大眼睛,一板一眼地说:“不!”

花妖的唇张开来,似笑非笑,眼珠却含着泪水:“是的,激情玫瑰为你绽放--在你身前绽放,伊人!”我大大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花妖不答,轻叹一声:“雾散了,回去吧。”

我离开了,晴朗的阳光下,路并不难找。在情人崖上下望,岚气飘浮处,并不见花田和那小屋。

……这以后,光阴往前推移着,我这个家庭妇女,安分守己地在美国过着普通人过惯的日子,平淡而安静,枯燥而规则,守着两栋房屋,两辆汽车,一个孩子一个丈夫。每天接送上幼儿园的孩子,做三餐饭,让他们父子吃饱,每天洗衣晒衣服收拾前后院。莳弄花草,既是让丈夫高兴的家务,也是我的最佳消遣。花妖交给我的种子,我没有栽进泥土里,我知道那花田、小屋子和花妖,似真实幻,不值得全信。然而,梳妆台的首饰盒里,分明藏着一颗淡绿色的种子。我把种子放在手里把玩,想起花妖的祝福和诅咒,憧憬和恐惧油然而起。好在,在太阳光下看,种子柔和的色地让人心定。继而想,“最激烈的爱情”?莫非是来自网络坛子上五花八门的网友?摇头一笑,不至于吧。

久而久之,我把种子忘记了,直到那致命的一天来临。

看他的头一眼,便知道一切无法避免。

从此,我每天无数次地打开首饰盒,对着血红的阳光,湛蓝的星光,我把种子放在掌心,哪里获得了生长的信息呢?没经灌溉没有泥土的种子,竟然蠢蠢欲动,表皮行将迸裂。我双手托起种子,乞求,祷告,急于进入,也急于摆脱。

他来了,是种子召唤了他,还是他引导了种子?反正我神差鬼使地进入他的房间,他的眼睛对着我,两团火炙着我的脸。我慌张之下,大声申辩:“这颗种子,是为我丈夫准备的……”他的唇却把一切退路堵死。我拼出最后的理智,将种子扔进滚烫的Jacuzzi浴池里,种子有如炸弹,溅起水柱,他惊呆了,站在池边,我缩在角落。玫瑰的种子在水里舞蹈,在高温里发出吱吱的声音。我看到如此神奇的一幕:热水里的种子在爆裂,新芽蹦出。就在这一瞬,我的身子被托着,腾空升起,落进浴池,我来不及骂人,就看到身后的他,红红的眼睛,表情如此决绝,果敢,我不敢惹他。一个翻身,我潜入水底,浮上来时,衣服却吸饱了水成了救生圈,于是四肢成了漂浮的海草,我是水中的奥菲丽雅。

然后,一切都无法收拾了。绣着两朵睡莲的紫色内衣被他撕扯下来,飘在水面,水里的睡莲这般生动,有如真的。浴池里,涡旋更急,力度更大,两道水柱喷在脸上,使皮肤生痛。我又一次滑入水底,交错的水柱猛烈射击我的身体,像无数带着些微痛楚又舒服无比的小针,浑身酥软,头发随波飘动,如同水母,我大声叫唤,声音被哗哗的水声淹没,好不容易,我抓到池边的扶手,浮出水面。他伸出手来把我拉出浴池,我看到,他脸上红潮已经褪去,刚才还在发烫的手,已经冷如秋风。

忽然,他高叫:“看!”浴池上飘浮的内衣中间,多出一朵睡莲,不,确切地说,是一朵硕大无朋的玫瑰片片心型的瓣,竭力舒展开来,如此嚣张地瑰丽着,如此张扬地新鲜着,我从未见过这般美艳的花儿。

香味袭来了,与池上袅袅盘旋的烟搅和在一起。天啊,怎样的湿润和炙热。

“我爱你!”两人一起说出,复为这不约而同而惊讶不已。是的,紫玫瑰绽放,我们得到了花妖的祝福,彼此深深相爱!

……黑夜无尽的温柔,月光为我们披上轻纱,轻倩的音符如雨缓缓飘下,萤火虫是提灯的小天使,盘绕在伸手可及的花径上。毋须誓言,只愿浴于花香……

“ 当!”闹钟响了,午夜两点钟。我的喉咙发痒,咳嗽一声,鲜血喷出。我们都一惊,坐起来。还没省出是怎么一回事,便感到体内的血液流得更急,太阳穴怦怦作响,一股从胸间产生的气流往上动,急于喷出喉咙。我紧紧捏着脖子,不让自己吐出。抬头看镜子,我的两个犬齿尖利地伸出,成为獠牙,眼珠由黑变为灰,再变为惨白,天呀,我不就是女妖吗?看腥红的嘴,好似刚刚喝过人血,我大叫,发出来的竟然是野兽的吼声。

诅咒!诅咒!!花妖的诅咒终究变为现实!我身边的他,惊愕万分,瑟缩在床上,这瞬间他在我眼里竟然成了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我忍不住张口一噬,可是又忍住,不!!我命令自己:不要,我倒退到墙角,绝望地大叫:“快走!快走!我要变吸血鬼!”他好不容易定下神,看看水中,激情玫瑰这么快变成邪恶的紫黑。他顿悟了一般,决绝地说:“咬吧,吸吧,我也和你一样,变成吸血鬼,永远在一起!”

最激烈的爱情,是成全深深相爱的男女,还是把双方烧成灰烬?我感觉我已经被体内涌出的血流吞没,我拼命摇头:“不,家庭孩子要你照顾!”我一边说,一边亮出我的牙齿,呀,我要吸血!

这时,一道红光透过窗帘,我大喝:“吸血鬼不能见亮光!”他慌忙拉上天鹅绒窗帘。

我仰头一声嚎叫,冲出房外,扑入浴池,捡起黑紫色的激情玫瑰,冲到窗前,将他推倒在一边,手抓窗帘,呼拉拉一下子全拉开。那一刻,我温柔如水,深情地凝望着他。太阳如同火轮,从我们的身上碾过,我和激情玫瑰一起冒出青烟,魂魄交缠,飞向青天……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北美《世界日报》
『随  笔』 记忆里总有更冷的冬天应帆2019-03-13[52]
『小  说』 讷河以西凌珊2018-10-10[76]
『随  笔』 看场球赛过大年应帆2019-03-03[65]
『随  笔』 古怪的教授们应帆2019-02-21[148]
『小  说』 当我们聊瑜伽时凌珊2019-03-01[8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专题二:『作品导读
『诗  歌』 给张纯如(组诗)施雨2004-12-07[2254]
『文化信息』 我们拥有过这样一位杰出的华裔女作家──忆张纯如女士施雨2004-11-23[2366]
『新书发布』 《华人在美国》再次轰动文坛——著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新书发布会施雨2004-04-03[4954]
『散  文』 “珍奇之旅”的一段“珍奇”回忆施雨2006-01-10[6029]
『小  说』 杀人(01)韩景龙2011-11-30[112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同乐里五号第一篇(三)梁木2019-03-03[36]
『小  说』 讷河以西凌珊2018-10-10[76]
『小  说』 同乐里五号第一篇(二)梁木2019-03-03[43]
『小  说』 同乐里五号第一篇 (引言)(一)梁木2019-03-03[81]
『小  说』 当我们聊瑜伽时凌珊2019-03-01[80]
相关文章:『曾宁
『散  文』 那四溅的水花曾宁2013-12-06[595]
『散  文』 望秋曾宁2013-11-03[583]
『小  说』 雨落何处曾宁2013-09-06[652]
『散  文』 余韵曾宁2012-04-19[1199]
『散  文』 此恨绵绵曾宁2011-08-05[1386]
更多相关文章
辛夫说:留言于2005-06-30 11:18:53(第4条)

我很喜歡讀伊人的作品,看來她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獨特風格--略顯怪異但發人深思。希望看到伊人更多的作品。

曾宁 去曾宁家留言留言于2005-01-27 11:47:49(第3条)
谢谢半文依欣,有空去我家玩。
半文 去半文家留言留言于2005-01-26 15:42:45(第2条)

曾宁J文美,人美,拜读中

 

依欣 去依欣家留言留言于2004-04-24 06:32:12(第1条)

想像力丰富是曾宁特长之一,祝愿激情的曾宁写出更多优秀作品。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曾宁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