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纪  实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异族婚姻 中国鱼入美加水 发表日期:2008-07-21
作  者:曾慧燕出处:原创浏览8160次,读者评论4条论坛回复21条
导  读:华人异族通婚是否幸福?本文访问多名嫁作洋人妇的华人女性,巧合的是她们都属知识型女性。中国传统观念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很多「才女」的婚姻以离婚收场,没想到「中国鱼」游入美加的海洋后,找到生命中相知相悦的另一半,大多如鱼得水。
异族婚姻 中国鱼入美加水
文/曾慧燕
2008年07月21日,星期一

《世界周刊》,2008年7月20日

 石貝與猶太裔丈夫安德列婚姻生活如魚得水。(石貝提供)
 聶崇彬與洋丈夫在內華達州的歷史小鎮Virginia City採訪時留影。(聶崇彬提供)
華人異族通婚是否幸福?本文訪問多名嫁作洋人婦的華人女性,巧合的是她們都屬知識型女性。中國傳統觀念是「女子無才便是德」,很多「才女」的婚姻以離婚收場,沒想到「中國魚」游入美加的海洋後,找到生命中相知相悅的另一半,大多如魚得水。

隨著中國國門開放,跨國婚姻越來越普遍,洋女婿、洋媳婦大行其道,異族聯姻遍地開花。西方的資金往中國流,中國的姑娘往西方跑。這種現象折射出社會的進步和華人身分、社會地位的提高。尤其在近年的中西合璧婚姻中,雙方在經濟實力、年齡、文化素質上的差距明顯縮小,不再是幾十年前清一色的「外男中女」型,「外女中男」型逐漸呈上升趨勢,「老少配」現象下降,有感情又有生活保障的婚姻越來越多,凸顯新時代的中西合璧婚姻正向著愛的方向發展。

異國婚姻和諧與否,就好比各人胃口的適應性。婚姻的理由千姿百態,能不能幸福才是問題的關鍵。俗話說得好:「婚姻是鞋,合不合腳,只有腳趾知道。」所謂寒天飲水,冷暖自知。

華人異族通婚是否幸福?愛情是否還在繼續?《世界周刊》訪問多名嫁作洋人婦的華人女性,巧合的是她們大多原職記者、編輯或作家,屬知識型女性。中國傳統觀念是「女子無才便是德」,很多「才女」的婚姻以離婚收場,沒想到「中國魚」游入美加的海洋後,找到生命中相知相悅的另一半,大多如魚得水,甚至能盡情享受魚水之歡。

同樣嫁作洋人婦的女作家融融就形容,自己是「一條中國魚進入美國水,從衝突陌生到賓至如歸。」

經營一段幸福的異族婚姻,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雙方要有包容心和保持一顆好奇心,喜愛接受對方的異域文化和價值觀。婚姻專家認為,與什麼地方的人結婚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雙方能否互敬互愛,給彼此帶來幸福。婚姻是一門藝術,美好的婚姻生活需要用心經營,用愛澆灌。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造化,各有前因莫羨人。

石貝 遇見斯洛伐克的他

自香港移民加拿大溫哥華的石貝,原為香港一家大報的副刊編輯和專欄作家,她作夢也沒有想過會成為斯洛伐克人的新娘。

石貝丈夫安德列(Andrej Karsai)是在捷克斯洛伐克出生的猶太人,既是工程師,又是詩人。石貝形容丈夫是「沒有受過污染的男人」。

石貝移民來溫哥華的第二年,有天朋友打電話來,說她工作的地方有位同事叫Andrei,酷愛文學,來自捷克斯洛伐克,聽說石貝是作家,想見見她,她答應了。安德列很快來了電話,約在一家中餐館見面。

一踏入那間餐館,石貝見到一位高個子的「老外」站起身,衝著她微笑。她把手伸過去握手,注意到他眼鏡後面的藍眼珠,五官則是典型的東歐人,看著她竟有些羞澀。那種「典型」,令她想起以前在北京看的電影《列寧在十月》,影片中的瓦西里與他頗神似。

在移民加拿大之前,從北京到香港,石貝一直是單身貴族。周圍朋友看她年紀不小了,都為她著急,她本人卻很習慣這「一個人吃飽了,一家子不餓」的生活。

移民後,朋友們更紛紛為她著急,出謀獻策。石貝移民不久,雖然適應能力很強,但畢竟一切對她來說都是新的,所以,對朋友介紹來的對象,不管是老中老外,她都當對方是採訪對象,單刀赴會。

安德列喜歡文學,工作之餘,最大嗜好便是寫詩。雖然他與石貝各自生長在不同的國家,文化背景也全然不同,但共通點是同在共產黨制度下長大,也同樣因不自由而離開生於斯長於斯的故土。安德列是因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蘇聯武裝入侵作為難民逃難到加拿大。石貝則是1980年由北京移居香港,1997又從香港移民加拿大的。

石貝說:「我們的經歷感受是如此相似,竟令我們同時感覺猶如在異鄉遇到知己一般,興奮之中,又有些不敢相信。」

當安德列告訴石貝,他父親生前是醫生,石貝嚇了一跳,「怎麼我們兩位父親的職業都相同?」她告訴他,她家作為「黑五類」,在文革中是怎樣被批判和清算的,雖然納粹分子之於猶太人是一個種族要消滅另一個種族,跟中國人之間的那種政治鬥爭有所不同,但無辜百姓所受的痛苦與磨難卻是極為相近的。「我們的生長地雖遠隔千山萬水,但在這一點上,我們卻有著共同的感受,以致此生都難以忘懷。」

雖然石貝當時的英文說得還不流利,但安德列很有耐性地聆聽她的說話,兩人溝通沒有大問題。 石貝當時真的有遇上「自己人」、那種尋覓多年,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感覺。

交往一段時間後,石貝發現兩人背景、性格相似,而且都愛多管閒事、富正義感、好打抱不平及樂於助人等。

安德列還非常念舊、重視朋友。石貝剛認識他時,他很緊張地對她說,不能每個周末都陪伴她,因他還要照顧其他朋友。「朋友第一,妳第二。」

石貝表示,這沒有問題,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看朋友,他喜出望外。那次,她發現安德列去看的是一個又老又病的窮畫家朋友,他載老人家去超市買東西,然後幫老人將買回來的東西搬進房間,不取任何報酬。用世俗功利的眼光看,對方沒有任何利用價值。她覺得這樣好心腸的人,實在太難得了,值得託付終身。

曾經滄海,兩人都有過去,雖然石貝沒有結過婚,但交過男朋友,失過戀;安德列的前妻也是斯洛伐克人,文化背景相同,但兩人同床異夢,毫無共同語言。

安德列身上的詩人氣質非常明顯,真摯熱情,對朋友彬彬有禮,對石貝關懷備至。兩人的思想都非常成熟,也懂得珍惜感情。他欣賞石貝的聰明能幹,不欣賞「沒有思想」的女人。「香港的男人嫌我太能幹,把他們都嚇跑了」。

2000年4月30日,石貝跟安德列在景色優美的UBC Botanical Garden,在大自然的環抱下,舉行了簡單別致的婚禮,作了斯洛伐克人的新娘。

婚禮上,她沒有選擇當今中國新娘趨之若鶩的白色婚紗,而是到一家中國婚紗店租了套中國傳統式的鑲金裙褂,安德列則西裝一襲。「不為別的,只為老中的我更老中,老外的外子更老外。」

婚後他們沒有吵過架,坦誠相待,沒有任何隱瞞。石貝有些話不能跟華人朋友說的,卻可以跟他推心置腹。兩人的愛好也接近,都喜歡音樂、繪畫,崇尚簡樸,不喜奢華。 

她說安德列還有個優點是愛屋及烏,她跟女朋友聚會,他從來不在意大家都在講中文,吃完飯他反而搶著付賬。他不看重錢財,對人非常有禮貌,甚至過分客氣,每天吃完晚飯,他都要連聲道謝,說這是他的習慣,石貝跟一眾女友說起,都覺得好笑。

相濡以沫琴瑟和諧

八年來,他們的婚姻過得非常平穩,日常生活中的所有大事小事都互通有無,相互信任。他們有時也納悶:怎麼這兩個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族裔,不同語言,不同生長環境的男女,竟能相處得如此融洽?「我想除了我們有著類似的性格,與凡事討論凡事商量,互相尊重對方的文化有很大關係」。

石貝總結夫婦琴瑟和諧之道,一是因各自尊重對方的文化,即使不甚了解,也抱持真誠尊重的態度。其二,安德列雖然是猶太人,但談到猶太文化時,也是帶著批判態度,絕非一味偏袒。對於中國文化,她也是一樣,有精華,有糟粕,有褒有貶,絕非人家一提中國的痛處,就跟人家急赤白臉。「這對於不同文化背景的婚姻,是非常重要的」。石貝強調,石貝說,她與丈夫都認為,能在今生今世遇到對方,是各自的幸運。八年來,雖然沒有轟轟烈烈的愛,卻像山中清冽的泉水一樣,平淡中帶著點微甜,去年已過了「七年之癢」。

自香港移民溫哥華的知名政論家許行評論石貝夫婦的婚姻時指出,他倆不僅情投意合,而且有共同興趣和共同語言,並且都各自經歷過現代特殊獨裁政治對人類身心摧殘的災難。猶太裔的斯洛伐克人受過雙重迫害:希特勒的反猶太運動和史達林對斯洛伐克的侵略和統治。這些遭遇與中國人所經歷的毛澤東暴政,本質是一致的,「因而成了石貝夫婦相濡以沫的共同苦液」。

石貝說,不少朋友都關心她家的「二元文化」飯桌,經常問她吃中餐還是西餐?她的回答是以中餐為主,西餐為輔。中餐包括北方麵點,如饅頭、餃子及烙餅等,還有廣東的煲湯、蒸魚及炒菜等,從南到北,「中」得十分地道。而北方麵食和麵包則是飯桌文化最相容的一種食品。

安德列對於中餐,不論南北,有著特別鍾愛,不僅喜歡吃中餐,而且餐餐都用筷子和飯碗吃飯。對於廣東人的煲湯和蒸魚,則是石貝夫婦百吃不厭的菜肴,這兩樣東西跟歐洲的食文化相距甚大,但安德列依然甘之如飴,連魚頭魚尾都不放過。 

石貝還學會幾種並非出自廣東的湯,其中最拿手也最受歡迎的便是羅宋湯,但這羅宋湯是石貝母親傳授給她的,安德列卻說此湯比斯洛伐克的羅宋湯還好吃呢。這恐怕就是他們的異國婚姻相互兼容的例證之一吧。

融融 丈夫有大愛

上海姑娘融融曾任《解放日報》記者。1987年來美自費留學,出國時身上只有兩百美元,為了生存,必須一邊讀書,一邊打工。剛來時,英語並不好,課餘不是帶孩子就是打掃衛生,餐館打工都沒有機會。她曾經LIVE IN在舊金山一個美國富翁的家裡,白天讀書,早晚為孩子和主人準備兩餐。因為不懂西餐烹飪,晚上只能當做廚房的Helper(做下手)。就在那個廚房,她認識後來的丈夫Jim。

融融回憶,那天主人請客,向客人介紹說,我新雇用的廚房Helper,曾在中國大陸做記者。客人是個高大偉岸的蘇格蘭血統男子,曾經在主人最困難的時候幫助過他。他大步走入廚房,張開雙臂,擁抱融融,一邊說:「Welcome to SanFrancisco!」(歡迎來舊金山)。融融從來沒有給洋人擁抱過,心裡很緊張,奇怪的是,這個擁抱讓融融覺得與此人一見如故,可以看著他的眼睛說話,一點不感到陌生。「乍一看,酷似邱吉爾首相,眼神深邃,舉止優雅,言談詼諧」,頓生好感。

人們可能以為Jim對融融一見鍾情。其實,是Jim的憐憫心,覺得主人看低融融,故意這樣做,給她信心。不僅如此,本來平日吃完晚飯,都是融融負責收拾碗筷,當晚Jim卻指揮主人的兩個孩子幫忙收拾,完全沒有把她當「下人」看待。融融洗碗時,他站在旁邊聊天,一直陪她到廚房工作做完。後來,JIM說他的朋友是個瞎子,視而不見這麼好的中國姑娘。等到融融八歲的兒子來美國團聚,Jim要求融融搬到自己家裡去住。他說,就像在他們家裡一樣,你做飯給我吃,行嗎?

他把海邊出租的大房子收回來,油漆一新,給融融和孩子住,一人一間。他教融融做西餐,帶母子倆外出旅遊,從美西一直跑到加拿大。後來讓融融在自己的公司裡工作。Jim事業有成,很有口碑,為此而被人們在背後指指點點。有人甚至說,一個留學生,身無分文,你如果娶了她,哪天把你的錢捲走了,你找也找不到。融融聽到後就想搬出去,Jim說,誰敢叫你走,誰就不是我的朋友!

從給Jim做飯到成為他的妻子,他倆從來在現實生活問題上沒鬧過矛盾,但是,融融喜歡和他吵架,一邊練習英語,一邊思想交流。她說,吵架是因為沒有矛盾,生活平淡,「想用吵架來擴大我們之間的距離。距離是美麗的媒婆,夫妻之間也離不開這條規律。」

融融戲說她與Jim是「吵架吵成的夫妻」,兩人曾經因為吃中餐和西餐的事情有過爭議,因為誰都不願意放棄從小養成的飲食習慣,只好各吃各的。後來,Jim愛上了中國的清湯麵,甚至要求每天給他煮一碗。融融也能輕而易舉地做一桌出色的西餐招待客人,Jim稱讚說,很多菜比飯店做得還要好!

融融形容自己是「一條中國魚進入美國水,從衝突陌生到賓至如歸」。她在一篇文章中描述:

魚說:「你不是我,哪知道我的歡樂和苦惱?」

水說:「我知道你的歡樂和苦惱,因為你在我的懷抱。」

融融也曾為了家中的愛犬與丈夫爭論。Jim視狗為朋友加情人。他對融融說:「想一想,如果家裡有一個聾子、啞巴或者殘廢人,我們是不是更加尊重他們一點,儘量滿足他們的要求?何況狗的忠誠超過人,給你無條件的愛。」融融被Jim的愛心深深感動。

她說,丈夫很會哄她開心,千方百計讓她快樂,是個婚姻關係的修理工。而且愛屋及烏,對她的兒子「好到不得了」。他們外出,丈夫常常很驕傲地跟別人介紹:「這是我的太太,這是我的兒子,我找到很好的老婆。……」

融融說,Jim愛她的兒子比愛她更甚,否則不會嫁給他。他和兒子是男人對男人的朋友關係,互相尊重,鼓勵幫助,給孩子很多自由和選擇的權利,不像中國家庭管得那麼緊。兒子長大後,就像Jim一樣,學業有成,經濟獨立,對人尊敬,懂得為別人著想。她形容丈夫「像一本讀不完的書」,從他身上學到許多做人哲理。

融融在文學上取得豐碩成果,與丈夫鼓勵分不開。現在回想起來,她生命的轉捩點是從走進美國人的廚房開始,那時,一桌豐盛的文學大餐已經悄然開始烹飪。丈夫一直對她的寫作有信心,鼓勵她重拾紙筆。

為了融融更好地寫作,他接連升級了五個電腦。而融融每次寫完小說,總會用英文把梗概說給他聽。Jim對融融說,你一定能成為一個好作家,給你十年時間,看你在文學的路上能走多遠。

生活變成藝術

搬進森林是Jim多年追求的境界。華盛頓州沃特康森林的「瞬間山莊」(Sundden Valley)是個自然保護區,三面環山,一面臨湖,古樹參天,層巒疊嶂,是個美麗的世外桃源。

融融說,Jim熱愛大自然。有次他到一個原生態的旅遊勝地釣魚,站在雪水融化後的溪流旁邊,突然不遠處的樹叢裡,出現一隻身體碩大的野熊。Jim不但沒有驚慌失措,反而氣定神閒跟牠打招呼:「Good morning,MR.Bear(早安,野熊先生)。」

1997年融融發表在北美《世界日報》的處女作就叫《早安,野熊先生》,以這段經歷為藍本。

從城市隱居森林,遠離繁囂,人煙稀少,常常覺得孤獨。融融最初吵著要丈夫搬回一個有左右鄰舍、大家庭氣氛的地方。但是丈夫對大自然的熱愛,給她很大影響。在森林裡住久了,到處充滿著與大自然對話的喜悅,周遭的一切都變得有生命似的,過去的苦難獲得超脫,懷著感恩的心情,融融在大自然中不斷獲得寫作靈感,她寫道:「如果說我的過去,曾經像一條粗糙的大標語,曾經像一張乾巴巴的大字報,那麼現在,生活變成了藝術,變成了文學。」

融融說:「沃特康森林對於我說,既是生活的空間,更是心靈的空間。」

她文思如泉湧,一發不可收拾,幾十萬字的小說在北美的中文報紙上發表。她的報告文學《中國棄嬰愛蜜麗》獲美國「東方文學華文佳作獎」。Jim為融融的成就感到高興和驕傲,每逢向朋友介紹融融時總是說:「她是Author(作家)。」

2005年以來,融融接連出版管窺中西方美食文化的散文隨筆集《吃一道美國風情菜》、長篇小說《夫妻筆記》和《素素的美國戀情》,並發表了幾十萬字的中短篇小說,還主編大陸留學生真實體驗的報告文學集《我和洋老闆的故事》、北美新移民短篇小說集《一代飛鴻》,推薦和幫助了不少美國作者的文學作品到大陸出書。

為了感念丈夫,她在《吃一道美國風情菜》的扉頁上書:「讓我把這本書獻給他,一個不懂中文的美國人。」

融融身邊不少朋友是跨國婚姻。有的是男方在外國工作時,近水樓台摘了鮮花,有的是在美國相遇,有的是電子媒婆湊合,有的在第三國旅遊時一見鍾情。總之,結婚前千篇一律無限浪漫;婚後的故事則是各人念經,千奇百怪。

有一次,朋友給她送來一個剛過門的新媳婦,90天的結婚簽證還有幾天就要到期,她連箱子都沒有打開,就想打退堂鼓。她長得很漂亮,當初用翻譯機跟洋夫婿談戀愛,來到美國聽不懂,看不明,只有老公的肢體語言。

融融還認識一個大陸年輕富婆,嫁給美國一個花農,「以為嫁到了花果山,卻不知遠在偏僻山村,一年四季,頂烈日遭寒風,原來是來當農民,進退兩難,獨吞淚水。」

喜歡愛在口中

融融指出,寫文章讚揚「異國婚姻」的,多為成功的故事。失敗的不會說,嫁了黑人或者窮人的也不會寫出來。在美國,成功的跨國婚姻應是男(美方)強女弱(中方), 經濟上以男方為主。女性要謙卑,任勞任怨,既然生活在美國,需要補課和學習,就要學做美國人,心裡窩囊有什麼用?

她認為,「跨國婚姻的頂峰是天天能吃中國菜」。一旦百里挑一遇上了,所有的缺點都可以原諒。「我們是真正的洋插隊」,許多嫁給洋人的華人女同胞早已抱成團,就像一支中國娘子軍,經常一起吃飯看電影,抱怨管抱怨,窩囊管窩囊,卻沒見離婚的。洋人不是都好,保守的自由的,各種各樣的性格和脾氣。不成功的異國婚姻也有很多。

東方女性為什麼願意嫁給洋人?融融說,有地位、臉面、金錢等利益。身在美國需要家裡有部「活字典」,用起來方便。而且洋人習慣說好話,愛在口中,女人聽起來受用。

融融說,以前她一直以為丈夫代表美國文化,後來才知道美國文化也有實用和商業化的一面,講究個人主義,「我的丈夫好,是因為他出生基督家庭,有大愛,常常令我感動。大愛可以超越,不同文化口味價值觀念等,被大愛包容。當我在教育孩子的問題上和他發生分歧時,我就退到幕後,讓他去管,因為我信任他。」

聶崇彬 中文事業洋夫打造

原為香港居民的聶崇彬,在兒子18歲那年,結束了第一段婚姻。因在美國成功做了人工臗關節置換手術,「美國醫生醫好了我被香港醫院判了死刑的腳疾」,遂產生移民念頭。

2003年聶崇彬如願移民來美,感受到異鄉歲月的孤寂,興起交友念頭。她在舊金山一個社區單身舞會,認識大她11歲的金髮碧眼美籍德裔丈夫Dennis Koepnick。

「我的丈夫是一個無藥可救的黑頭髮崇拜者」。不過他一直找不到黑頭髮的太太,終於在他36歲的時候,和一位黑頭髮的印第安姑娘結了婚,生了一女一男。但在小兒子達拉斯七歲時,她突然性情大變,覺得舒適的生活太煩悶,拋夫棄子,跟一個男人離家出走。

當聶崇彬遇到現任丈夫時,達拉斯已13歲,可能因為她也有黑頭髮的緣故,兩人特別投緣,達拉斯非常熱情地為她表演小魔術,介紹他喜歡的音樂和偶像。

達拉斯自父母離婚後,沒有親近過其他女性,他父親曾經帶剛認識的女朋友回家,他總是表示不喜歡。而對聶崇彬,他不但話不停,還很自然地擁抱她,她親吻他也不拒絕。

「當晚,他就和他爸爸說,他覺得我很『酷』,要他爸爸把我領回家,他很希望有一個新媽媽。」

聶崇彬覺得很奇怪,因為通常像他這樣大的孩子,最討厭父母管束,為什麼還要找個繼母,他理直氣壯地說:「兩個媽媽總比一個好!」

聶崇彬看到達拉斯,也像在重溫舊夢,因為她自己的兒子14歲就自香港遠赴紐西蘭留學。「打離婚後,我第一次有了想再要一個家的念頭」。在她第二次上他們家的時候,看見她和達拉斯在歡樂天地遊玩時的合影,已貼在他臥室的牆上。

她說,她的個性大而化之,丈夫細心體貼,第一次兩人外出購物,丈夫搶著幫她拿東西,生平第一次感覺「受寵」。

她認識丈夫不久,丈夫因工傷要動脊椎手術,一般人會害怕,但她自己動過人工臗關節置換大手術,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為了在手術期間名正言順照顧丈夫,兩人於2004年6月結婚。

各主頭上一片天

洋丈夫在閒談中知道聶崇彬的興趣是中文寫作,又從她的親戚朋友口中,得知他們喜歡她的文章,她的堂兄跟他說她文字幽默。他慫恿她去應徵記者,她自己信心不大,認為記者這行業「一個蘿蔔一個坑」,不是普通人可以擠進去的。「因為我沒有任何文科的背景和相關經歷,最大的成果也不過出了一本書(當時第二本還在印刷中)。一個連在母語祖國發展都談何容易的寫作,怎可能在其他國家有出路。」

偏偏洋丈夫不信,說在美國,只要有才能,有熱情,就會有機會。她也是喜歡嘗試的人,說那好吧,只要在報紙上看到有記者的空缺,會去信應徵。他說不能等,等到機會來了,多少人會跟你爭,聰明的人是給自己創造機會絕不是等待機會。他把她的履歷和出版書籍分別送到舊金山四家報社,大信封上寫著總編輯親啟。送完之後他胸有成竹地對她說:「如果有空缺,在沒登報招聘之前,他們會先來找你。」

沒過多久,四家報社真的都來聯繫她面試,丈夫再三叮嚀:第一步是踏進報社,不管什麼樣的職務你都要接受,那怕是讓你去掃地,只要你進去了,就不愁沒有機會表現才能。沒想到報社居然讓她考慮做記者或編輯,她接受了某報副刊記者的工作,「因為當時我對修改別人的文章根本沒有信心」,第一天上班就嚇得一額汗。

洋丈夫聽了她的擔心,眉頭也沒皺就說:「你不相信自己,也應該相信幫你出書的那家出版社,生意人無利可圖的事情不會做的,他幫妳出第一本書,現在又出第二本,這就證明了你的頭腦和文字都是過關的。」

她的第一個任務是撰寫三十多頁的聖誕特刊,要在兩、三個星期內完成,從題目到內容,從採訪聯繫到拍攝,都是一個人。那時她在灣區才定居一年,東南西北都搞不清楚,多虧丈夫給她許多建議,並上網打電話查資料,甚至幫她聯繫採訪,「有了他這麼一位勞心勞力的助手,我終於完成了任務。居然也作出了刮目相看的文章,例如《三藩市最大的聖誕晚宴》、《加州冬季奧運場過白色聖誕》等。」

說來好笑,她當記者的時候,駕駛執照都沒有,好在當時丈夫因傷在家休養,所以成了她的司機和嚮導,有時還兼做翻譯。「如果我採訪的對象是中國人,他就會默默地在外面等候,如果是美國人,他就會陪伴我,尤其有時會採訪較專業的人士,回到家後,我有什麼不明白的,他就會解釋一遍給我聽。」

她說,美國人從小就跟車輪打交道。有人肯做自己的「專用司機」,一上車就可以小憩,「這種感覺真好」。

聶崇彬還是專欄作家,其中一個專寫旅遊的,信息也來自洋丈夫。他還知道哪裡好玩,帶她去採訪一些有獨特風味的小鎮。她說,自己快50歲才半途出家,壓力非常大,有時候累得不想說話,丈夫一直鼓勵她,說她這個新移民幹的是美國人心目中最看重的工作──記者。他還舉了很多記者受歡迎的例子,幫她打氣,每天都要對她說,「你是我的驕傲!」

現在,聶崇彬是美食時尚雜誌《品》的總編輯,從她入行到現在短短三年時間,她在出版業四級跳,從記者、編輯、主編到總編,她這個沒有在正規學校讀過書、沒有中文學歷背景的人,在美國卻幸運地建立了中文事業,而啟動和推動這事業的,居然是連一個中文字都不認識的洋丈夫。

聶崇彬對洋丈夫的幫助讚不絕口,同時也談到異族聯姻一些生活習慣上的差異。如她捨不得扔掉剩菜,放在冰箱裡,直到吃完為止,但洋丈夫什麼都講究新鮮,無論泡好的茶、瓶裝的水,過了一二個小時就會被他倒掉,連在冰箱急凍層的冷凍品,過了三五天他就會扔掉。

聶崇彬說,中美合併的家庭,究竟以那種節約為標準,各有各的優勢,在尊重的基礎上,以井水不犯河水為前提,各主自己頭上一片天。

享受魚水之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文化修養和習慣,在中國,南方人和北方人的習俗就大不相同,而美國人和中國人的習慣大概最不同的是衛生習慣了。美國男人總是乾乾淨淨,並且很注重儀表。聶崇彬的丈夫連牛仔褲都是只穿一次就要拿去洗,洗澡用的大毛巾也是用一次就扔進洗衣機了。

美國人和中國人最大的不同是前者開放,後者含蓄,尤其是在對愛的表達方面。美國人說「我愛你」好像是口頭禪,一天可以說幾十遍,而中國人偏偏最不善於表達的就是這三個字。可能有的人一輩子都沒有把這三個字說出口過,甚至面對著他最心愛的人。

她贊成美國人說「親愛的,我愛你」。過去她礙於中國習俗總是說不出口,直到嫁作洋人婦,說起來流利多了。但不多久,她卻厭煩了,因為覺得說「我愛你」當然好,不說也不是什麼罪過,嘴裡不說並不代表心裡不愛,「可我先生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不說,是一件大事,如果哪一次我忘了說,他非要我補說不行,也不管時間場合,那怕是發生緊急的事情,我覺得他真成了這句話的奴隸了了,應該分輕重緩急嘛!他卻有他的道理,他說:『萬一那天我出去了,你沒有說我愛你,我又出意外了,那你會後悔一輩子。』」

聶崇彬卻認為,愛不愛一個人,最主要看他肯為對方付出什麼,而不是光在嘴裡喋喋不休。

丈夫是個好心腸的人,從不說人壞話。聶崇彬個性較直爽,喜歡直話直說,「他老跟我說,說話要有技巧,即使是壞的說話也要用好的語言來說。」很多中國女人不愛笑,板著臉,太嚴肅。她常常找不到眼鏡,便在電腦面前瞇著眼看東西,他不厭其煩幫她樓上樓下找眼鏡,還不斷問她是否不開心,為何要皺眉頭。她對他的「過度關心」,有時也會嫌「煩」。

九○年代初,自中國大陸移民澳洲雪梨(悉尼)的原上海文匯報編輯施國英,在一篇文章中語出驚人,說西方男人做愛,十個當中,「八個精彩兩個馬馬虎虎」;中國男人做愛,「八個糟糕兩個馬馬虎虎」。這個被稱為「二八論」的論調出籠後,引起軒然大波,論戰了七、八年仍餘波未了。

聶崇彬指出,有人以為性能力不強的美國人才會娶華人女子,錯矣!其實洋人在夫妻性生活方面對女性十分尊重,令太太不但享受魚水之歡,而且有受尊重、被呵護的感覺,這是她以前從未感受到的。

她說:「婚姻不但是一門愛的事業,且和任何事業一樣,來之不易,棄之痛苦,維持更難。而涉外婚姻,似跨國事業,牽涉民族、文化、經濟各種不同,談何容易。」

總而言之,聶崇彬說當然希望婚姻天長地久,但萬一出現變數,至少可以享受當下。她沒有後悔再婚嫁作洋媳婦,總的感覺是「Very Good」!

小林 患難見真情

2001年3月16日,37歲的東北姑娘小林結束「單身貴族」的生活,與來自美國威斯康辛的羅傑(Roger )在中國廈門民政局申請結婚。

小林1985年畢業於遼寧大學中文系,在媒體從事新聞採編及策劃已有17年,由於已過標梅之年,她的家鄉東北流行早婚,被視為「大齡青年」的小林長期承受來自父母家人親友的「輿論壓力」,老是追問她「為何不結婚」?令她非常尷尬。但她對自己一直有信心,就像張愛玲小說所寫的一樣:「我要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個人是等著你的,不管在什麼時候。」

她原來非常反對網上交友,但不少朋友勸她到跨國婚姻交友網站碰運氣,大陸有人批評涉外婚姻中的新娘,大多是「中國嫁不出的醜女」。甚至許多中國人認為,娶中國女人的美國男人多是變態,或是花花公子。出於好奇,她上網第一眼就直覺居住在美國威斯康辛的羅傑不錯,試著給他發了一封電郵,對方馬上回郵。一周後羅傑打越洋電話「要聽聽她的聲音」,雙方感覺不錯。

對這段涉外婚姻,小林心裡有點忐忑不安。因為她的父母是具有傳統觀念的知識分子,特別是父親非常保守。雖然愛情婚姻是跨國界的,但嫁給一個美國人是他們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所以她與羅傑戀愛期間,一直對家人守口如瓶。

交往一段時間後,羅傑要來中國看她。兩人相約在上海機場見面,她覺得他跟照片沒有什麼太大差別,只是「頭髮少了一點」。就像電影情節一樣,她在機場看到羅傑,情不自禁眼淚掉了下來,兩人都有一種久別重逢的感覺。羅傑表示,小林真人比照片還好看。

在認識羅傑之前,她從來沒有想結婚的感覺,現在卻覺得「這個美國男人不錯」。對於移民來美,她原來有很多顧慮,怕來美後找不到工作,生病沒有醫療保險怎麼辦?她一度希望羅傑來中國教外語維生。最後,她還是做了「過埠新娘」。

由於羅傑的公司急需他回美處理一個重要業務,結婚兩周後,他不得不回美。等了近一年,2002年2月,她總算拿到簽證來美。

當羅傑開著一輛半新不舊的紅色日產車到芝加哥機場接小林時,她隱約有點失望。因羅傑原為一家汽車公司的經理,推銷越野車,她以為他會開著這麼一輛車去接她。

夫妻團聚本來是快樂的事情,但她的喜悅很快消失,因為羅傑原在一家汽車公司擔任採購部經理,有著良好的收入與福利,過著典型的中產階級生活。但九一一後,美國政治、經濟、社會充滿不穩定因素,許多企業倒閉破產。羅傑所在的公司也在這一時期倒閉了,她與羅傑陷入生存困境。

儘管羅傑很快在一家只有10個員工的小房地產公司找到辦公室經理的工作,但月入僅有2200美元,還要交20%的稅,由於買不起800多美元的醫療保險,醫療費用特別昂貴。

在威州,夫妻月收入2082美元以下屬於低收入,可以免費看病及獲得食品救濟。但他們的月入高出規定118元,得不到任何幫助。羅傑帶她去牙醫診所醫治一個牙,前後兩次的費用就是500多元,看一次家庭醫生,拿了6片抗菌素,不久就收到300多元帳單。在那時,她感覺生活境況如同「一夜回到解放前」。

婚姻需要磨合

跨國婚姻需要磨合期。由於她對處理帳單感到頭痛,所以理財是羅傑的事情,有時候她覺得他很把錢當回事,為此兩人有過爭執。

有一次,她與羅傑到超市購物,她要買紅皮雞蛋,他要買白皮雞蛋,兩者相差30美分?羅傑問她為何要買紅雞蛋?她說:「紅皮有營養。再說,只不過多30美分。」他堅持說:「沒有任何科學證明紅皮比白皮好,這不過是廣告而已,多付一分錢都是愚蠢的。」,小林一賭氣,扭頭就走,說雞蛋不買了。邊走邊抹眼淚抹眼淚,心想,這個洋丈夫這麼慳嗇、計較,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她不能接受這樣的生活方式。

她笑說,結婚初期,曾經為了她將一張桌子從西邊搬到東邊,兩人大吵一場,甚至打算離婚。當時她很沮喪,認為沒有能力處理自己的婚姻危機。當兩人坐下來商量起草離婚協議時,發現大家都站在對方立場考慮問題。最後羅傑主動收回離婚之說,向她道歉。

小林過去在大陸做記者,屬「月光族」,將每月賺的錢都花光光,所謂「洗光吃光,身體健康」。與父輩勤儉節約的消費觀念不同,只要吃得開心、穿得漂亮,根本不在乎錢財,買東西也從不考慮價錢,因此與恨不得將一分錢掰成兩半用的羅傑產生衝突。

羅傑也為此事耿耿於懷很長時間,不過,後來許多事證明她誤解了他。

例如當小林母親跟她借6000元人民幣時,羅傑二話不說就跟岳母寄去800美元,並要小林告訴母親不用還這些錢。「當我告訴母親時,她很感動。羅傑對我們這麼孝順,真是沒想到。他和中國人也沒有什麼不同。」

抵美之初,小林找工作四處碰壁,有次看到一則請人幫忙遛狗的小廣告,想到自己喜歡寵物,趕緊打電話應徵,對方問她是否有經驗,她老老實實說沒有遛過狗。對方解釋把小狗當作孩子來看待,如果她沒有經驗,就不合適這份工作。

當時她百感交集,覺得自己已經放低身段,竟然「連遛狗的都不請我」。這種落差令她情緒一度非常低落,產生焦慮感,心情極為抑鬱。羅傑總是道歉他沒有給她好的生活。甚至說:「對不起,我很內疚,妳離開我,去找一個有錢人吧。」

她對羅傑說:「不要把自己當聖人,而把我當小人,既然是夫妻,就應同甘苦,共患難。」

後來,她改行做護理。最初接觸病人的大小便,覺得噁心,想吐。下班開車回家,眼淚一串串掉下來,淚眼模糊回到家門,不想丈夫擔心,偷偷擦乾眼淚,強作歡顏。美國人能做護理,我為何不能!她自我安慰,「吃苦當吃補,愛拚才會贏」。就把這些苦當作是洋插隊、「體驗生活」吧。

她全工半讀用了兩年完成護士課程(CPN),並一次通過了執照考試。同樣全工半讀的美國同事多用3年到5年。「美國醫生、病人、同事說我是最好的護士。但我沒有學位,要再讀18門課才能完成RN課程,得到護理大專學位。」為了醫療保險,她必須邊打工,邊上課,而且每次考試分數不能低於78分。丈夫以她為榮,到處告訴別人太太通過執照考試的好消息。她說現在回想,不知那段日子是如何熬過來的。

小林說:「我感覺異國婚姻與同國婚姻在本質上是相同的。婚姻要想成功,雙方都要對家庭要有責任感,要有奉獻心,求大同存小異。今年5月我們回國探親時,羅傑主動提出我們付全部的費用,帶我的父母、弟弟一家三口去香港旅遊3天,花了近2000美元。 他已經中國化了,現在一心想去中國定居。」

現在,這對經歷了患難考驗的異國情侶,日子如倒吃甘蔗節節甜。羅傑以前對前妻一直不諒解,現在反而感謝她給他第二次婚姻,娶到林欣這麼好的太太。他還特別說,中國女性非常特別,聰明、堅強,不虛榮。小林也說迄今沒有後悔嫁給羅傑,並認為是「這輩子做得最聰明一件事」。

虞仁志 娶到德裔嬌妻

在紐約一家證券公司工作的虞仁志(Daniel Yu),與德裔妻子Julia Kaufmann結婚10年,伉儷情深。兩人在事業上都是強人,但在家庭生活方面,則是Julia說了算,虞仁志笑稱「太太是我的boss(老闆)。

本來,虞仁志的母親希望他娶中國媳婦,但一直遇不到合適的。Julia是來自德國的留學生,畢業後在紐約一家金融投資公司覓得工作。在朋友介紹下,與比她小一歲的虞仁志一見鍾情。

虞仁志第一次介紹Julia與父母見面時,共有兩桌客人,虞母曾富美是位畫家,由於此前從未見過兒子的女朋友,她用藝術家的眼光審視兩桌客人中的年輕女性,一眼相中Julia,當時她偷偷跟丈夫說:「這邊那位女的較清秀漂亮,如果是她就好了。」結果,席散時Julia主動走過來打招呼,證實她是自己的未來媳婦後,虞曾富美長長的鬆了口氣。

虞仁志的父親是在菲律賓出生的華裔,祖籍上海,小時候在家中常吃上海菜。虞仁志在家庭薰陶下,自小也愛上吃上海菜,所以跟德裔女友拍拖期間,兩人經常光顧上海餐館,點的多是地道的上海菜式,如小籠包、獅子頭及東坡肉等。

虞仁志婚後,與妻子過著神仙眷屬的生活,小倆口樂也融融。難得的是Julia十分喜歡孩子,當初結婚時的目標就是要三個孩子,婚後果如所願,生了兩女一男:大女兒Caroline、兒子Alexander及小女兒Amanda,三個孩子漂亮得宛如粉雕玉琢的小天使,人見人愛,增加不少家庭樂趣。

洋媳婦有一套

別看Julia是德國人,教育子女頗有一套方法,嚴格要求,三個孩子被她調教得禮貌懂事。虞仁志父母第一次為虞仁志權充「baby sitter」(臨時替人看小孩)時,Julia認真地用電腦打印出一張作息時間表給他們,要求他們嚴格遵守,弄得老倆口內心滿不是味道。

如今,虞仁志父母對洋媳婦讚不絕口,唯一美中不足的是,Julia至今不但無法改口叫虞曾富美「媽媽」,而且還直呼婆婆的英文名字。虞曾富美觀念較為開放,不介意媳婦的稱呼,反而是虞仁志的祖母不能認同,每次聽到孫媳婦叫虞曾富美的英文名字,覺得孫媳「沒大沒小」的,忍不住要「提醒」,但都被虞曾富美勸阻。

如今,Julia雖然仍未叫過虞曾富美一聲「媽媽」,但就跟著子女叫她「Grandmom」(祖母)。虞曾富美說:「只要小倆口幸福,叫什麼都無所謂。」

融融最後表示,25年前,跨國婚姻並不普遍,今年是她的鄰居朋友蕙蕙結婚25周年。蕙蕙來美前,是台灣大學的舞蹈老師,當時嫁給洋人引人注目。有人曾經問她,為什麼要嫁洋人?嫁洋人有什麼好?難道中國男人都不行嗎?

融融感慨地說:「誰都沒想到,25年之後,西方的資金往中國跑,中國的姑娘往西方流,異族聯姻遍地開花,是好是壞,難下結論。但是做為中國人,看到那麼多出色美貌的女同胞紛紛投入洋人懷抱,心中不平,實屬人之常情。咱們好好努力吧,尤其是成為洋人媳婦的中國女子,透過日常生活弘揚中華文化,為一種新的跨國事業做墊腳石。希望將來有一天,內外夾攻,讓美國的資金和西方的姑娘一起流,都到中國去。」

1、小林2002年12月教堂婚礼

2、小林夫妇在长城

3、小林的结婚照

4、融融与有「大爱」的丈夫Jim Golder度过不少甜蜜时光。图为夫妇俩多年前摄于加拿大布查得花园。(融融提供)

5、融融在沃特康森林的爱巢「瞬间山庄」(Sundden Valley)。(融融提供)


本文在7/21/2008 10:03:56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纪  实
『纪  实』 永别电话的另一端——记联航93航班的未亡人心远、季思聪2011-09-10[1816]
『纪  实』 云天上的殊死搏斗季思聪、心远2003-09-11[2700]
『纪  实』 一个门巴族小伙的故事晓梅2019-08-28[217]
『纪  实』 处女地种菜 (自曝)老K2019-07-26[94]
『纪  实』 欧盟的历史与现状,兼谈英国脱欧的症结高关中2019-08-15[162]
相关文章:『曾慧燕
『纪  实』 纽约抢房 高于原价也划算曾慧燕2017-12-06[326]
『纪  实』 东北人闯纽约曾慧燕2017-12-06[362]
『纪  实』 杨洪发财为行善曾慧燕2003-09-14[196]
『随  笔』 这就是爱——腊八泪目悼陈叔曾慧燕2019-01-19[369]
『随  笔』 岳敏君用笑脸征服西方曾慧燕2017-12-06[302]
更多相关文章
留言于2008-07-29 23:38:19(第4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小林 去小林家留言留言于2008-07-22 23:31:15(第3条)
慧燕姐是我青年时就敬重的名记者与榜样,视为前辈。不过,这不是说慧燕姐老。
慧燕姐的文章,是国内外关于中国女性与外国男性的涉外婚姻报道最好的一篇。这不是因为我在其中,而是因为慧燕姐不是从猎奇的角度,也不带有色眼镜,而是从客观的,尊重的角度来写人间真情。所谓的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感谢聂姐对我的表扬,我将继续发扬这一美德。我先生也付出很多,也曾做他不喜欢的工作。但他也总是说我为家庭做出了牺牲。也许是我以前的经历太顺利了,所以,老天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体会人间的疾苦。现在,我们的生活无忧无虑,而且我们选择了我先生公司的保险。我自由了,但发现自己已喜欢上了护理职业。这是一个奉献爱心,也是完善自己的行业。
依林 去依林家留言留言于2008-07-22 06:22:14(第2条)
美美地羡慕着!这样的文章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情节!如果说这个世界已经有太多的苦难,那么我们已经是在啼哭中降临,也将在啼哭声中离去,那么,就让我们在生命鲜活的时候,多看看相濡以沫,多听听风雨同舟,多说说苦尽甘来,于是人生就有了牵着手,一起慢慢变老的美丽和幸福!谢谢慧燕!谢谢文心!
聂崇彬 去聂崇彬家留言留言于2008-07-21 23:08:55(第1条)
正像提墨所說的,讀這篇文特別有親切感,慧燕姐功力實在厲害,基本上把異國婚姻的來龍去脈都交代的一清二楚,用溫馨的細節來表現各種文化的磨擦,可以當作中外婚戀的指南﹗此文登出後,會有更多的人朝著這條路前赴後繼﹗

重讀故事,感覺在這一組家庭中,小林的付出最大,中年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度,轉變自己的工作,特別是由〞朝南坐〞的編輯記者〞轉到有〞厭惡性工作〞之稱的護理,除了愛情的力量,我覺得和我們中國婦女的崇高的犧牲美德分不開的,小林身体力行地向西方世界展現了這一中華傳統美德,小林,向你致敬﹗
 
本文字在文心各个论坛中的回复共有21条,点击查看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曾慧燕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