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获奖作品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散文:吊古战场文 发表日期:2004-02-09
作  者:心远出处:原创浏览353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散文:吊古战场文
文/心远
2004年02月09日,星期一

本文获2001年汉新文学奖散文组一等奖
并刊登在《汉新月刊》,2001年

  应当选一个蓬断草枯的季节前来,应当选一个风悲日曛的天气前来──读李华《吊古战场文》之后,早该想到这一点的:“往往鬼哭,天阴则闻”,在“黯兮惨悴”“凛若霜晨”的气氛之中,内心才能受到刻骨铭心的震撼啊。
  你们一家三口来到这里,眼前却清朗如斯:糖枫树和橡树簌簌抖动著墨绿浅翠,远处近处鸟儿充满柔情地鸣啭呼应,明黄和亮紫的花朵散落在怪石和碧草之间。山谷不大,漫步足以让人轻诵“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小山不高,远眺也足以让人长吟“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清朗,对于古战场来说,实在过于清朗了,一场雷雨刚刚奔驰而过,翠林如洗,蓝天如洗,连风、连阳光,也如洗……
  莫非大自然的记忆也被冲洗一空?眼前分明是一处世外庄园,一处郊游妙境。美国历史上流血最多的一次大拼杀,果真爆发在这里么?
  但你们看见了大炮,排列成阵的炮,蹲踞一隅的炮,披红挂彩的炮,锈迹斑驳的炮。没错,这里正是位于宾夕法尼亚州中部的葛底斯堡(Gettysburg)。
  你去过赤壁,淝水。如果在中国,这个战场远不够格称作“古”。但在美国,它不折不扣算古战场──以废奴还是蓄奴、以统一还是分裂为焦点的美国内战,南军和北军决定性的大战就在这里爆发,到现在,已经是一百四十个春秋了。
  历史的手指就是这么随机地点击某一个地点。那个盛夏,南军中那个为部下光脚行军步履蹒跚而大伤脑筋的佩蒂格将军,捡起张废报纸瞥见了一条不起眼的鞋店广告,下令多走9英里路绕到葛底斯堡买靴子,没想到与北方联邦军猝然遭遇,一场小战斗急速发展成一场大战役。如果这一连串的偶然中缺少了一个,葛底斯堡只是一个多么不起眼的平凡小镇?平凡得就像这林间随处可见的灰褐蘑菇……
  一八六三年七月一日、二日、三日──正是美国国庆之前的三天。南军在著名统帅罗伯特·李将军指挥下,前两日拼命进攻,几乎攻陷北军的阵地,但终未得手;北军增援部队陆续赶到,第三日向南军发起反攻。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弹火硝烟,血雨腥风,一片麦地在短短两小时内竟六次易手,想像那短兵相接的激战是何等惨烈吧!南军终于支持不住,阵脚大乱,全线溃退。三天厮杀,双方伤亡和失踪了五万一千名将士,断肢残骸重重纠结,弹片锋刃层层堆积……
  如果说没有这一役,美国不会有今天的国力鼎盛,大概不算夸张吧?李将军原本打算派出这支奇兵直插北军的侧后方,将北军分割包围,聚而歼之。他离胜利凯旋,只有一步之遥,只隔著一个葛底斯堡啊。
  铜炮。铁丝网。鹿砦。战壕。掩体。战旗。辎重。还有那随处可见的雕像和纪念碑,州立的,市立的,郡立的,镇立的,还有村立的,一个个番号,一个个姓名。令你们惊讶的是,生死鏖战的对手竟平等地接受后人的供奉:这边北军的无数雕像与纪念碑矗立,那边南军的无尽雕像和纪念碑高耸:李将军骑在马上,威风凛凛地举起西点军校赠给他的指挥刀;他的部下,那南卡将士的群雕,一往无前,英气逼人!
  奇了!在中国人的头脑中,汉贼誓不两立,忠奸不共戴天,同样的品德以“大节”划线,褒贬分明:好人才能“坚定”,坏人则算“顽固”;好人才称“聪明”,坏人则属“狡诈”……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主张解放黑奴、维护国家统一的北方诸州,代表着历史进步,北军将士的牺牲重于泰山;坚持奴隶制度、执意分裂立国的南方诸州,代表着反动腐朽,南军官兵的阵亡轻于鸿毛。可在这古战场上,对北军与南军双方的死者,何以前人既一视同仁地建碑立像,今人又不分彼此地肃立献花?难道可以想像当今中国,会在直罗镇为死于红军弹雨中的东北军师长牛元峰建起雕像、会在孟良崮为殒命的国军将军张灵甫竖起纪念碑?
  美国人,这么做的道理何在?
  或许,如你妻子推测,他们遵循理念虽有别、众生却平等的原则?
  或许,如你分析,因为美国的政治体制中,权力是来源于合法程序,因此他们无须“成者为王败者寇”,去妖魔化政敌、封杀对手,胜利者无权垄断历史的口径,失败者也尽可传承自己的记忆?
  或许,如你女儿所引述的林肯总统那极富诗意的“葛底斯堡演说”,著眼于双方疗伤止痛,相逢一笑泯恩仇,寻求全体民众心灵中的最大公约数?
  你们在葛底斯堡阵亡将士墓园内铭刻的林肯演讲前良久驻足,反覆诵读。“先贤在这块大陆上创立了一个新国家,它孕育于自由之中,奉行一切人生来平等的原则”,开场多么感人肺腑!“要使我们这个国家在上帝的保佑下,得到自由的新生,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结语多么撼人心魄!
  女儿絮絮讲述当时的经过:大战四个多月后国家公墓落成,决定举行盛大葬礼,殡葬委员会礼节性地发给林肯一张请柬,以为他没工夫来。但林肯说要来。殡葬委员会为难了:总统来一定要演讲,但他们已经邀约了当时一位著名的叫埃弗里特的演讲家。因此,他们请求林肯在埃弗里特演讲完后“随便讲几句适当的话”。林肯毕竟是林肯,对充作大戏后的“余兴”并不介意,对要讲的“几句适当的话”却决不随便,苦思冥想两星期,在前来的火车上还反复修改,葬礼前一天半夜还读给人听。埃弗里特演讲了两个小时,赢得掌声如雷,林肯随后上去仅仅讲了两分钟,听众刚凝神,照像师还没摆好三脚架,他已经讲完走下讲台了。短短223个单词的国殇致辞,却毫无杀伐之气,既非声讨南方对手的檄文,也非鼓舞全军全国的誓辞,超越了一时的生与死、胜与败、是与非,呼唤著更辽远更恒久的未来。
  天地清朗。此情此境,或许与吟哦“谁无兄弟,如足如手;谁无夫妇,如宾如友”的气氛并不吻合,倒是最适宜于朗读“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被炮火和子弹刈倒的五万一千生命终究有幸,如此高昂的代价毕竟换来宝贵的收获,凝聚成了这样震古烁今的不朽警句;而你们是从大洋彼岸那片黄土地来,在那儿,十倍百倍千倍于这个数字的生命,到底换来了什么?一代代人仍在茫然中摸索……
  站在美国的这片战场,你们的心,悠悠萦回于遥远故国的无数战场。
  呜呼哀哉,尚飨!


本文在10/20/2007 10:55:37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随  笔』 南海松塘区家刘俊2019-06-16[14]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思索的行者:卢新华其人其作倪立秋2019-06-16[36]
『散  文』 边界胡刚刚2019-06-15[20]
『随  笔』 告別滑铁卢刘俊2019-06-16[9]
『诗  歌』 Ài、維度、嚴寒(三首)轻鸣2019-06-15[1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获奖作品
『获奖作品』 散文:我的留学生活白水河2019-01-29[604]
『获奖作品』 组诗获奖虔谦2018-12-28[223]
『获奖作品』 小小说:要我像狗没问题穆紫荆2018-12-22[167]
『获奖作品』 诗歌:The Caged Lion (囚狮)非马2018-12-06[214]
『获奖作品』 游记:游台湾佛光山童童2018-09-02[302]
相关文章:『心远
『摄  影』 心远地自偏(二)幼河2013-06-18[700]
『摄  影』 心远地自偏(一)幼河2012-09-04[647]
『人物访谈』 为自由愿意付出什么代价?——专访华裔作家哈金高伐林2009-01-07[8872]
『温馨之家』 恸别文乔兄心远2005-10-16[2793]
『人物访谈』 扁舟一叶归何处——美学家兼画家高尔泰印象心远2005-06-12[4691]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心远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