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随  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马丁·路德·金和他的梦想 发表日期:2008-01-16
作  者:岑岚出处:原创浏览2475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马丁·路德·金和他的梦想
文/岑岚
2008年01月16日,星期三

【佐治亚州】

《侨报》副刊,2008年1月16日

  他是一阵呼唤平等、争取人权的滚滚春雷,唤醒了人们沉睡的思想。当人们睁开迷惘的眼睛,才发现世界的缺陷和不公并不是天经地义的;他是一面号召扫除种族主义的鲜艳旗帜,飘扬在他祖国的土地上,也飘扬在全世界人民的心中。

  他是一位梦想家,也是一位实践家。他为实现“人人生而平等”的伟大梦想献出了全部的热情、精力、时间,甚至生命。他就是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美国非裔民权运动的著名领袖,毕生致力于以非暴力的方式进行社会改革的活动家。

  佐治亚州的首府亚特兰大是马丁·路德·金出生、生活和安葬的地方。

  位于亚特兰大市中心的马丁·路德·金历史纪念园,是在1980年10月10日建立的。

  纪念园由北向南横跨3条街道,包括5个街区,再以奥伯恩街为中心自西向东延伸,整个范围像个大写的“L”。这里有马丁·路德·金出生的房子、墓地、马丁·路德·金的父亲工作了一生的埃比尼泽浸礼会教堂(Ebenezer Baptist Church)、自由大厅和第六消防站旧址等。

  纪念园的入口处有一尊印度圣雄甘地持杖行走的雕像。甘地是马丁·路德·金一生最崇拜的人,他深刻地领悟了甘地非暴力抗争的政治理念,并把它贯穿到他所领导的美国非裔民权运动之中。

  1929年1月15日,马丁·路德·金出生在亚特兰大的一个非裔牧师家庭。出身富裕的马丁·路德·金小时候并不懂得当时的美国是以肤色来区分地位的高低贵贱。

  5岁以前,他每天的玩伴是住在街对面的邻居白人小男孩。他们两人常常形影不离,相处甚欢。可是到上学时,白人小男孩的父母却冷若冰霜地告诫这个“有色”小男孩远离他们的儿子,种族歧视活生生地隔离了这对原本两小无猜的好朋友。这件事在年幼的马丁·路德·金心中留下了永难磨灭的印象,也使他从小就立志要改变这种不平等的现象。

  美国的黑奴虽然早就在1863年由林肯总统签署《废奴法案》后而重获自由,但联邦政府并没有制定相应的法律和措施来保护他们,也没有给予他们基本的生活保障和从业引导。

  有一个形象的比喻:这些被解放的黑奴就好比是一个无辜被关了多年的囚犯。突然有一天,法官对他说“你被错判了,现在你自由了!”与世隔绝的他走出监狱,茫然不知所措。其实,自由和幸福就在远方的镇子里,可身无分文的他既买不起票也不知该到何处去买票,甚至连自由和幸福镇在哪个方向也不知道,只能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忍饥挨饿、举步维艰地茫然而行。

  当时的美国存在着两个分隔的世界:一个是白人的世界,一个是非裔的世界。白人的世界需要非裔的劳动,但白人的世界绝不接受非裔。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现象比比皆是:如公共汽车上设有隔离区,非裔只能坐在后半截车厢,即使前半截车厢空着,而后半截人满为患,也不准他们坐到前面去;有许多公共场所都不允许非裔进入;非裔孩子不能与白人孩子同校读书等等。

  马丁·路德·金的父亲,人称“金爸爸”,一直以牧师的身份为非裔们做着善事。马丁·路德·金从小耳濡目染,深受其父的影响。25岁时,马丁·路德·金自己也成为一位浸礼会牧师,他带着新婚妻子来到了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安了家。

  1955年12月1日,在蒙哥马利的一辆公共汽车上发生了一件在当时颇为轰动的事:一位名叫罗莎·帕克斯(Rosa Parks)的女缝纫工因拒绝为一位白人让座而遭到逮捕,理由是蔑视蒙哥马利当地政府关于公共汽车上实行的种族隔离的法令。

  罗莎的勇敢让许多非裔敬佩,当时已经受到一定程度人权启蒙的非裔们对此事已有了抗争的意识,刚刚做了父亲的26岁的年轻牧师马丁·路德·金被推举为领袖。种族主义组织三K党随即向他发出了恐吓信,一个炸弹紧接着就在他家门前爆炸。

  马丁·路德·金克服了最初的胆怯和为家人的担心,勇敢地站出来号召非裔兄弟“不要与邪恶的规章制度合作”。几天后,5万多名非裔在马丁·路德·金的组织下团结起来,开始了一场著名的为争取非裔基本人权的“罢乘运动”。当非裔们扶老携幼、拖家带口、唱着歌、手挽手地走路去上班时,那些千百年来祖先们的血泪和苦难凝成的深沉哀婉的旋律,让围观的人们为之落泪。

  罢乘运动持续了381天,其间非裔们经历了无数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但他们在年轻领袖领导下终于坚持到了胜利。联邦地区法庭最终裁定,阿拉巴马州与蒙哥马利市关于在公共汽车上实行种族隔离是违宪的。

  1957年,马丁·路德·金发起成立了一个非裔民权组织——南方基督教领导联合会。作为非裔民权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从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他组织领导了一系列反对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和平请愿与游行示威。

  1963年,在首都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前,他面对着参加“争取就业和自由”大游行的25万听众,发表了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演讲之一。在他的领导下,美国非裔民权运动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成果:1964年林登·约翰逊总统签署了《民权法案》。该法案禁止在旅馆、餐馆等公共场所进行歧视并禁止就业歧视,取缔了历时几个世纪之久的侮辱性行为。在随后的一年中,《投票权法》颁布,使数百万非裔美国人获得政治权利,有了名副其实的投票权。

  1965年,美国国会只有6名非裔议员,此后担任公职的非裔人数大大激增。据美国研究非裔美国人问题的主要机构——政治和经济研究联合中心统计,目前美国经选举产生的非裔官员超过9000人、美国国会有38名非裔议员。例如亚特兰大这个东南部最大的城市,连续好几任市长都由非裔担任,现在任职的更是一位非裔女市长。

  2008年的美国总统竞选中,民主党候选人也出现了奥巴玛这样的非裔代表,并且在爱荷华州获得了初选的第一场胜利。

  人人都有梦想,不管梦想是高尚伟大还是平凡微小,只有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才能使自己的梦想得以实现。马丁·路德·金正是一位甘愿为自己的梦想抛撒热血的勇士。他明白,对非暴力抗争的最大考验就是——当你面对暴力时,还能否继续保持谦恭和尊严,而不是以暴还暴。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脱离“以暴易暴”的无休止的怪圈。

  这要多么伟大的心灵和睿智的头脑才能做如此的思考,更要有多么坚韧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带领民众一起坚持信念。马丁·路德·金并没有把对方——民间行为的种族主义者和政府行为的种族歧视法令执行者——看做敌人而要消灭他们,他只是想改变他们。这是因为他爱美国,爱他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广袤的大地,他希望自己的祖国变得更美好,所有的人民,不仅是非裔,还有其他肤色的民众,都生活得更幸福。

  1968年4月4日的傍晚,马丁·路德·金在田纳西州孟菲斯市一家汽车旅馆的阳台上,遭枪手刺杀。可恶的暴力夺去了这位崇尚非暴力的民族改革家的生命。一个使无数非裔昂首挺胸站起来的伟岸身躯就这样倒下了,一个怀抱美丽梦想的奋斗者生涯就这样中断了,一个年仅39岁的年富力强、深受爱戴的民权运动领袖就这样离去了。

  但是,马丁·路德·金的思想、理念、主张和他对美国及世界民主、人权事业的贡献,被越来越多的民众认可和接受。

  1964年,时年35岁的他已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诺贝尔和平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获奖者。1986年,美国以马丁·路德·金的生日为基准,将每年1月份的第3个星期一定为联邦节日——马丁·路德·金日。在美国历史上,只有华盛顿和林肯这两位最著名的美国总统才享有此项殊荣。同年,联合国也宣布将马丁·路德·金的生日1月15日定为联合国纪念日。

  在马丁·路德·金的家乡亚特兰大,纪念活动隆重而丰富多彩,而最重要的活动则在马丁·路德·金的生日1月15日。那一天,他的亲朋好友,还有许多景仰他的民众会从世界各地纷纷赶到纪念园,对这位民族英雄进行凭吊、瞻仰。      

  中国民众对他也是尊敬有加,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曾举行过集会游行支持他和他领导的美国非裔民权运动。中国还出版了不少有关他的生平和演讲的书籍。 

  最近,美国斯坦福大学马丁·路德·金研究教育学院在美国驻华大使馆的支持下启动了“马丁·路德·金纪念中国行”教育文化交流活动,根据马丁·路德·金传记改编的话剧《我有一个梦想》也在北京上演。

  华盛顿的马丁·路德·金广场将于2009年矗立一尊由中国雕塑家雷宜锌设计制作的10米高的花岗岩马丁·路德·金雕像……

  如今的美国比起当年的美国要好多了,如今的世界也有了很大的进步,要是马丁·路德·金知道他生前的一部分梦想在美国已经实现,他的主张也得到很多人和大多数国家的认可和赞同,他一定会很欣慰。

  但他的梦想毕竟还没有完全实现,种族歧视和种族冲突、仇杀仍然在世界各地不时发生着。

  当评价一个人时,不再以肤色、民族、信仰、出身为标准;人人都能享受到生来俱有的平等,不再受到战争、贫穷、暴力的威胁;普天下的民众都能在自由的天空下过着幸福和睦的生活,马丁·路德·金的梦想,也是全人类的梦想才算真正实现,他才会真正地微笑着安息。

马丁·路德·金的墓碑


本文在1/16/2008 6:56:5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随  笔』 偶做打铃人应帆2017-01-02[231]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96]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94]
『散  文』 我也有虎妈应帆2019-05-15[228]
『散  文』 盛夏里,出门远行应帆2016-09-02[39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随  笔
『随  笔』 校园中的筑梦空间俞可、潘雨晴2019-06-24[17]
『随  笔』 贝聿铭:包豪斯之子俞可2019-06-24[24]
『随  笔』 台湾缺少强势俊才邓泰和2015-07-12[221]
『随  笔』 《离队购物团,一望龙脊田》补记并答问晓梅2019-06-14[90]
『随  笔』 过眼録:陈浩泉《家在溫哥华》刘俊2019-06-24[19]
相关文章:『岑岚
『散  文』 雨雾中的彩虹岑岚2007-11-17[1915]
『新书出版』 亚特兰大笔会文集出版岑岚2009-07-01[2065]
『新书评论』 江岳:个体性灵的自由挥洒 ──读岑岚的《美国漂流》有感江岳2007-10-27[2033]
『随  笔』 我是一棵山中竹岑岚2007-10-15[2349]
『游  记』 海明威故居博物馆之旅岑岚2007-09-22[1416]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岑岚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