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台湾妹妹 发表日期:2008-01-01(2011-03-02修改)
作  者:草原出处:原创浏览102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台湾妹妹
文/草原
2008年01月01日,星期二

【北卡罗莱纳州】

《侨报》副刊,2011年3月1日

(一)

我和我老婆是在国内扯的结婚证。那时我们都小,大学刚毕业。没有一个什么既定目标,结了婚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并不是太清楚。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都不想早要孩子,至於多晚要,还要不要,都是一年一年争论过来的。结了婚的小两口,又没孩子,平时干点儿什么呢?折腾贝。我们俩都喜欢旅游,东也去一下,西也游一把,北也上一上,南也闯一闯。反正就是无头苍蝇,过到哪儿算哪儿。

我老岳父看到我们俩这么不争气,心疼之余劝我们干脆出国得了。出国?我们?您看清楚喽,是我们!托福,鸡阿姨从来连摸都没摸过啊?到时候人家都考600,我们考个450,别人问起来还的支支唔唔,顾左右而言他,累不累啊?我们不干,要出您自己出!老岳父更是恨铁不成钢了,连着做了……做了,哟,怎么着也做了一年的思想工作,终於盼到我们点头,那行吧,我们试试。去哪国?柬埔寨恐怕不太合适吧?

后来么,我们俩也不怎么玩儿了,钱也不怎么花了,溜溜的考了一阵子。也和小孩们一起听课,报名,查资料,复印。假装嘲笑人家鸡阿姨考1800的,其实自己能不能考那么多还都另说呢。后来我就掉队了,我们单位抽风,平时没什么任务,任务一来还就铺天盖地的, 我要出差,忙工作,我老婆趁机自己偷偷复习(她这人爱上瘾),等我在外地舍身妄死的工作的时候,人家签证都拿到了。得了, 您就先走吧,先去趟趟路,你先行,我掩护。

后来她就先走了,后来我也行了,后来找单位辞行,后来单位因为我是中级职称而依照政策死活不放,后来一咬牙,咱就走了你怎么著吧!大不了辞职,去街道办护照。

后来我们俩到了美国也暂时分开了,不在一个学校。我的学校在中西部,特冷,九月底就下雪,平均两天下一次。一个人,人又生,地又不熟,天又冷,又听不懂,又说不出来,又孤独,又寂寞,又……反正我老婆有的我都有。头一个学期不懂,一下选了很多课,还得干活,每天哪儿都不大,就是头大。看见人们都组成学习小组,教授一布置作业,立刻都挤眉弄眼,骚首弄姿的。我刚来的,谁也不认得,想和大陆来的同学亲近亲近,结果男同学都自命不凡,女同学都不屑一顾,世态炎凉,没辄,自己折腾吧。一个学期下来就整了两个B,心里这个懊恼,不服气。既然大陆同学都这么不开面,咱就看看有什么别的人可以互助的。有一门课我们系里唯一的一个黑人学生主动找到我,想跟我合作,合作了一阵,好像没有什么效果。后来又来了个南韩女生,我们三个臭皮匠,加在一起也没有顶个诸葛亮。再后来又有个台湾MM找上来,嘿嘿,这个,平时没大注意啊,远了看并不起眼,挺黑的,大奔儿头。近了看,居然也是眉清目秀的。而且操持着典型的国语: 酱紫的,好高兴好高兴的。

我心里窃喜,就拿这个当作在国外为祖国做贡献的开始吧。虽然只有点滴大小,祖国是绝不会计较的,人人捐一滴水,便可成江河。什么贡献?统战啊!


(二)

我这人不大爱学习,照老婆的话说就是赶鸭子上架。那时候考大学是没办法的事(80年代初),考不上就得去卖冰棍儿,当小工,就我这阶级觉悟肯定干不好。华山一条路,考吧。我考大学的那年竞争还无穷激烈,谁叫咱生在了三年自然灾害刚过去的好年代,各家都敞开了猛生,结果我们那年学生巨多,光我们一个年级就有14个班。学生多,竞争就激烈,刺刀见红,仇人相见,每人都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当时我们不光比学习,还比坐功,有的学生在教室里可以从早上坐到晚上,一动不动。厉害啊,去当和尚肯定是块好料!咱好动,没闲功夫和他们比拼,於是语文政治外语这些考背靠记的就差点儿意思。高考下来,第一志愿没录取,却跑到了几千里外的地方求学。心里憋屈,学习上就拿不出劲头了,老是逃课。别人一逃就逃个1、2节,2、3节的。咱要么不逃,逃就逃出个水平来,经常是一门课,老师一个学期都看不见我矫健的身影,以至於认为我不是那个班的学生。好在咱耍点儿小聪明,课虽不上,考试还得过关,而且从来不抄。每次考试,班里的女生可以用姿色说话,男生差点儿的,期中的时候就已经预约了好学生旁边的座位,咱从来就是坐第一排,有什么啊!

到美国不行了,不但要上课,还要上好课, 还要好好上课,还要好好的上好课。汲取了第一学期的教训,第二学期就开始走上正轨了。有了漂亮台湾MM老陪在我身边复习写作业,革命干劲不用鼓都足足的。说我这人感情方面不开窍吧,我还就是不开窍。其实台湾MM已经盯了我一段时间了,我怎么知道?目光啊!目光有时是有形的,有时是无形的。有时可以让你感知而茫然不知源头,有时赤裸裸的摆在你面前却让你无所适从。MM的目光是无形的,虽然无形但能时刻感到她的存在。如果挑战这种目光,也许她会漂移,也许她会躲闪,也许她会坦然,但其中的含义却让你心知肚明。我对这种目光的反应是迟钝的,直到她找上我,才明白她的存在。明白她的存在,又不能有所作为,内心的矛盾和冲突只有不眠的夜知道。

我有时很理性,既然远方的老婆也和我一样在寂寞中苦苦挣扎,我纵然有一万个理由也不能说服自己越雷池一步。好在台湾MM也很理性,除了经常寻找我的眼睛,也是什么多余的举动都没有。而我能做的,只是对她的报以一个理解的,善意的微笑。

既然什么事都不应该发生,我们的焦点就都集中在了学习上。 我和她一起上的课并不多,但只要有机会,我们就要在一起。但是谈学习也是有点酸文假醋的,我们也谈各自的生活,大陆的见闻,台湾的消息。通过她,我才知道,台湾学生也不都是财大气粗,也不都有大老板的爸爸在身后撑腰,很多都是从银行贷款到美国学习的。有些时候比大陆的学生都要省吃俭用一些,因为毕业后回到台湾,还款的路还是很漫长的。她说她是家里的老大,在台湾也有一个男朋友,毕业后是肯定要回去的。说到在台湾的男朋友,因为没有和她一样争取到来美国学习的机会,电话里,信里,总是酸酸的,找各种借口和她吵架。说到即使回到台湾,也不一定就能找到理想的工作,对前途其实和大陆来的一样茫然。说到台湾歧视女性,在家里,如果来了客人,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是不能大大咧咧的坐在正座里的,只能找个角落,或者干脆不见人。说到……说到的太多了。她也说,我也说,那时候真是很快乐的。


(三)

片刻的欢乐排解不了学习上的枯燥和艰辛。BIG-TEN学校在功课难度和作业量方面是出了名的,咱既然已经上了贼船了,就得老老实实的随波逐流下去。那时咱又是穷小子一个,开个破车东游西荡,想请MM吃顿饭都一时半会儿下不了决心。台湾MM人温柔可爱,脑子也相当聪明。很多我做不出来的题,她都能想出办法来。当然还是主要是我帮她,否则不是长了台湾女性的志气,灭了大陆汉子的威风了么。第二学期开始,我们连战连捷。只要是我们共有的课,作业做的都是一流的。MM也有点虚荣心,老师判了作业,都会放到办公室的门口袋里。如果我们作业得分不是第一,她都会眼疾手快的将其拿走。如果我们的作业得了第一,她就会故意把作业留在那里几天。

渐渐的,我发现别的同学(特别是台湾女同学)的眼里开始表述了一个异样的态度。 冷冷的、关切的、讽刺的、无所谓的、嫉妒的,能想起来的都有。我这个人有个优点,就是总把别人的话当耳旁风,看什么看!没见过眉来眼去的?都给我把眼睛闭上。后来大家就习以为常了,见怪不怪了。我刚想坦然,一个大陆女同学的话又让我愤愤不平起来:哟,你是国内来的?我还以为你是台湾人呢!

其实故事到这就应该结束了,因为没有结果,再说下去势必有些牵强。后来MM就毕业了,毕业典礼那天我去了,看到从不化妆的她,居然点上了淡妆,美不胜收。还是照样的望我一眼,然后垂下眼帘说: 来了。我说,来了,你毕业我怎么能不来呢。她还是低着眼:没关系的,要忙你不用来啊。我有些把持不住:再忙我也要来,我真的是舍……MM抬起眼了,五官比平时显得更加精雕玉琢:是真的吗?我有点慌神,趁着大厅比较乱,赶紧开脱:哦,那边好像在排队了,快去吧。

她要启程的头天晚上,我和我的西北汉子室友商量着请MM吃一顿,显显我们的手艺。室友很会做饭,而我只会煮面条,平时我们周末的时候经常一起做,我打下手,采购,他掌勺。他也有个国内MM,平时都是我帮他请他的MM,这回轮到我了。听说是个漂亮的台湾MM,室友显得很激动,立时有点儿手足无措的感觉。我把腰包都掏空了,买了所有我能想到的好东西,室友拼了老命,做出了一桌子的好菜。为了不使局面显得尴尬,我们也请了室友的MM。

台湾MM到了,穿得很整齐,没有化妆。手上除了客套的礼物外,居然还拿了一个相机。“这个……?”我有些诧异。“留个念!”她眨了眨眼睛。因为我没有瞎吹,MM确实漂亮。室友一晚上都显得很殷勤,弄的他自己的MM在那里猛甩脸色。这顿吃得很好,大家都高兴,好像还唱了歌。因为临时找不着统战方面的歌,所以后来唱的净是些哥哥妹妹的。台湾MM也很兴奋,经常看着我,脸上布满了红晕。

我开车送她回的公寓。一路上我们少有的都没说什么话,到了她门口,我们静静的坐了一会儿,她静静的打开车门,静静的最后看了我一眼,静静的走了。我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想说我会想她的,我终於没说出来。直到她在公寓门口消失我也没说出口,她也没回头。

当天晚上接到LD的电话,LD在那头还是懒洋洋的,

“过得怎么样?”

“还不是老样子,该走的都走了,该留下的都留下了。”

“谁走了?老X走了?那你不是要另找室友了?话说前头,你自己可不能住那么大房子。”

“去去去!哪儿跟哪儿啊!老X怎么会走。”

“那谁走了?”

“你别管了, 没谁。”

“你怎么还有事瞒着我, 到底谁啊?”

“……”

“……”

“……”


(完)


本文在2011-2-7 17:23:18被施雨编辑过
本文在2011-3-2 0:14:19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二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发表此作品,同意文心社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或向其他媒体或个人颁发转载使用许可。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文心社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相关专题一:『美国《侨报》
『散  文』 期待再见你,古巴!孟悟2019-07-12[77]
『散  文』 德尔斐,大地神阙穴胡刚刚2019-07-05[49]
『随  笔』 偶做打铃人应帆2017-01-02[258]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158]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23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同乐里五号第二篇(五)梁木2019-03-04[42]
『小  说』 天衣有缝(3)应帆2019-06-28[53]
『小  说』 《二十九甲子,又见洛阳》荣获历史大奖虔谦2019-07-05[106]
『小  说』 天衣有缝(2)应帆2019-06-28[64]
『小  说』 天衣有缝(1)应帆2019-06-28[45]
相关文章:『草原
『小  说』 草原(下)陈力娇2014-09-15[508]
『小  说』 草原(上)陈力娇2014-09-15[443]
『文化信息』 姚园、郁乃分获“內蒙古风情全球歌词大赛”名誉奖与三等奖蔡丽双2011-07-19[1809]
『征稿征文』 “蔡丽双杯草原颂”——内蒙古风情全球歌词大赛蔡丽双2011-05-10[1169]
『相  声』 学中文草原2008-01-01[160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草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