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头疼!真的疼!”发表日期:2003-07-10
作  者:幼河出处:原创浏览251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头疼!真的疼!”
文/幼河
2003年07月10日,星期四

“头疼!真的疼!”

幼河

  远方朋友来信,说收到我的信时,他正在训哇哇大哭的,从国内接回美国一年多的女儿。“……她这是刚上小学一年级,给同学打起电话来象熬米粥一样的没完,可很甘心的得零分!我刚一说你得努力,她立刻就跟我这儿嚎啕。我明知道管她也不起什么作用,越逼她学习就越适得其反,可咱这当爹的怎能看着她这样自暴自弃?她可是中国人呀!在美国永远被美国人编入另册,今后如能在美国生存就得学习好,可让她学习比我自己学习还难。我立刻给她念你写的来信,我这丫头一听,简直就'痛不欲生'!头疼!真的疼!……”

  看到这儿,我不觉有些幸灾乐祸:老弟,前几年您还看我教育女儿的笑话,我那时无所适从的窘境谁看了都得乐,现在轮到您啦!我那封信谈的是我的一些感觉,老生常谈啦,多是对同样令我头疼的十二岁的女儿的一些感触和经验。哎,我也别“五十步笑百步”,我又比头疼的哥们儿好得了那儿去?

  四年前我回家接自己的女儿来美国。这小家伙在北京的姥姥家呆了五年,我们俩口子则在美国东奔西走,做着追逐职业的“游牧民族”,稍许稳定后接女儿来美国,不仅仅是家庭团圆,也是尽父母的责任。

  五年来我们夫妇俩只能从长途电话中听到女儿有点紧张、结结巴巴的声音,在来信中读到她的生活起居和学习的情况,回去见到这宝贝心情颇为复杂。咱不敢说女儿被外祖母惯坏了。老人家五年来受了多少苦,操了多少心,自己也得掂量、掂量。可女儿听见我稍微批评她一句立刻给我白眼珠,带她出门作客每每放肆,让我和她一起出丑,下午放学回来先是看无聊的电视,到晚上九点才想起做功课,不是做错就是乾脆不做,对我的批评根本就是耳旁风,甚至看也不看我一眼,把我轻蔑得如一团空气。她那“小祖宗”的劲头让我有一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感觉:看你到了美国后,我们怎么整治你!

  这小家伙浑然不知当爹的已经牙根痒痒,来美国的一路上还不断地惹我!先是在北京机场看到外祖母流泪就说:“姥姥为什么哭呀?我怎么没眼泪?”到了飞机上就不断地跟服务员要饮料喝,然后就是上厕所,很多时间都在无目的的抱怨。我跟她讲,你不会说英语,千万跟着爸爸,不然走丢了可怎么办?可她马上知道了我的“薄弱”之处,每到转飞机时她都找机会故意藏起来,让我出几身冷汗。我知道遇上了“顽敌”。

  怎么教育这“小祖宗”?首先不能让她忘掉自己是中国人,天天学习中文雷打不动。怎么让她学?当然是身教重于言教。我是什么人?过去“上山下乡”九年多,是个“右派”的儿子,从来都是忍辱负重的苦干,到我考上大学时,比班上有的同学得大十岁,可我发疯似地读书,成绩名列前茅。孩子她妈也是“右派”崽子,过去当工人、护士,从来没正经上过中学,到“文革”结束时都二十多岁了,一咬牙瞪眼,苦苦复习功课,一举考上大学。在美国这五年我俩什么没干过?打餐馆、到难民工厂里打夜班,到实验室一干常常是通宵达旦,到把女儿接来仍是如此,“小祖宗”不是没长眼睛。我对她讲:“看见爸爸、妈妈怎么干活、学习了吗?都是自觉自愿的,从来没人督促。我们希望你跟爸爸、妈妈一样认真地做事情,布置给你的中文作业要认真完成。”

  但我很快发现,“小祖宗”根本“看不见”我俩的以身作则。她对爸爸、妈妈布置的作业的态度就是一个“拖”字。首先是“懒驴上磨屎尿多”,不断地喝水吃东西,然后就一次次地往厕所跑。天天如此,乐此不疲。“给我背唐诗!”我忍不住喝道。她就拧着眉毛结结巴巴,“孤舟蓑笠翁,一岁一枯荣”的乱背;作文更是写得“惨不忍睹”,连篇的错别字,大大小小、歪歪扭扭,统共就几十个字,如果您还能把这些字称为字;她还有这样的造句,“爸爸妈妈一让我做算术题,我就到厕所避难。”她厌恶算术的结果就是让三加三等于九。她在家只有一件事最积极--看电视,只要有时间就看,冲着电视龇牙傻笑,甭管看得懂看不懂。“怎么是这样?!”我声嘶力竭。这位倒好,把作文本顺手扔到地上,白眼珠子冲着我。方寸大乱!打吧!“矫枉”必须“过正”!我紫着脸把“小祖宗”收拾了一顿,可心中充满着失败的感觉。

  跟着女儿的老师也传来不妙的信息,“你们必须鼓励你们的女儿学英文,她的英文进步得很慢。另外,她在上课时显得很散漫,还常常影响别的同学。”我领着女儿在商店里遇上一位相识的中国妇女,她的女儿和我女儿在一个学校,年龄相仿。她看到我的“小祖宗”立刻惊呼:“这是你女儿?!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我女儿的裤子扒下来了!害得我女儿哭了一晚上!”

  “有这回事?!”我大吃一惊。

   这位又是眼睛一翻,“我不是故意的!”

  我在超级市场里买菜时,她还胆大包天地往我买的菜里悄悄地塞她喜欢的小玩意儿!我买菜回家才发现,我买的豆芽菜中多了几个菱角!“你这是偷东西!”我快要哭了。她还是那个德行,白眼珠冲着我,“我喜欢菱角。”

  还有更糟的。我无意中在女儿的书包里发现了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小玩具!马上逼问“小祖宗”,她坦白,“在学校义卖时拿的。”

  “这不是偷东西吗?!”我已“怒发冲冠”,然而她还冲我翻白眼儿。

  唉,这可怎么办?我只好带女儿到学校找校长,让女儿承认错误,把小玩具还给校方,同时希望校方不要公开我女儿的行为,以保护儿童的自尊心。这回我发现“小祖宗”真的有点怕,并有了点改错的诚意,没翻白眼珠嘛。那位校长呢,郑重地把小玩具送给了我女儿,还勉励了小东西一翻,说她勇于承认错误,尽管事情是那么令人失望。

  我的朋友们知道我的焦头烂额后纷纷献计献策,有子女在美国的或多或少都有教育子女的问题。

  “这的确是个困境。父母对孩子的影响远不如社会影响。这样一来,我们做父母的管孩子就要有效率,如何才能有效率要运用智慧。”

  “孩子在学校里不由自主地向美国孩子们看齐,可中国孩子一旦学上美国人那一套,就更对父母的生活态度不以为然。我们只好尽可能地让孩子不和美国孩子来往,以减少美国社会对子女的影响。”

  “让孩子学习就得激发他们学习的动力,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他们肯学习就行,请不要用庸俗形容你的办法。”

  “千万别好高骛远。孩子在美国成不了中国通。他们能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就不错啦!要想得开,逼得太紧,适得其反。”

  “哎,你的以身作则和你女儿的思想意识反差太大!”

  ……

  是呀,他们说得有理。到什么山唱什么歌,看来我得改弦更张。记得女儿刚一、两岁时真好对付。小胖丫头胆敢中午不睡觉,拎过来照屁股就是几巴掌。她还嚎哭,“啊呀-!我的屁股给打红啦!”我立刻又是几下,“啊哈!你是怎么看见的!”说着用她的小被子把小猪似的她卷起来,就露一个头,往床上一摆。小胖子象个蛹一样的挣扎不动,不出三分钟就睡成小死猪。一觉醒来,早把挨打的事忘了。女儿要是不肯吃饭也很简单,把她的饭送到我嘴里细细地嚼,然后把忘乎所以的胖丫头抱过来,和她嘴对嘴,不由分说地把嚼好的饭菜吐到女儿嘴里。她还没来得及哭,嘴里的东西已经咽肚。虽然边上的人看着恶心,可胖丫头吃饭的任务得以完成。我把那时对女儿的手段总结成“霸权主义”。可现在对付女儿的事复杂得多,同时拎过来就打也不可能解决问题,再说她也大了。看来我得…得软硬兼施。

  我变得“卑鄙”,什么俗招儿都使。我还是脾气的主人,到该发脾气时才暴跳如雷。这是我自鸣得意的“修正主义”,算是对原来“霸权主义”的一种修正。女儿喜欢看电视,吃糖,玩计算机游戏,游泳等等,都成了我和女儿讨价还价的筹码。不写完中文作文不能看电视,算完二十道算术题才有巧克力吃,背下二十个英文单词才可以去游泳,要玩计算机游戏?行!背下两首宋词,要看卡通录象?先抄写一篇中学生范文,然后说出文章的中心大意。

  当然,女儿时常是“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的,表现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到了周末该让她做家庭作业时,她在桌子前坐着“装死”,一个钟头给你算一道题,或写一、两行歪七扭八的字。我们俩口子一不在边上,她就做“小动作”,偷偷地画卡通小人,或者乾脆一心一意地挖自己的鼻子。我早有思想准备,到时候就“大发雷霆”,脾气是我的奴隶。这种表演要逼真,得能吓住“小祖宗”。嗓门要高,运足了底气,“你想把我气死吗?!”世界男高音帕瓦罗蒂的声音也不如我。还要动手,当然不是打女儿,而是“自残”。对着墙狠狠地一脚(注意!找地方踢,最好是柱子的地方。美国盖的房子都是空心木板墙,一脚下去就可能出现一个洞),或者在女儿的桌子上狠狠地捶上一拳(要打在桌子角上,打在中间就可能把桌子打坏),让上面摆的东西都震飞起来。给女儿关在厕所里反省也是办法之一。

  在这种“威逼”下,效果多少有一点。中文作文终于写完了,虽然就可怜巴巴的二、三百字,而且由我改了又该,可总算能让别人读得懂;算术题能做七、八道,当然都是做错了又在我的指导下做第二遍,可也算做了。但我“自残”的脚肿了!狠狠踢在墙柱子上会是什么结果谁都能想象,手也踔了!桌子角也专门抗击“唯意志论”。下回我的“威逼”改变了点儿策略,这回先特地在女儿桌子边事先放个大纸箱子,又在桌子上放几本能往地上摔的书。“我真想狠狠地揍你一顿!”我“怒不可遏”地照纸箱子一脚,整个脚都踢了进去,紧跟着又“暴跳如雷”地把几本无关紧要的书摔到地上。这小丑般的表演让我自己的绷不住要龇牙乐。关厕所改刷厕所了,并对“小祖宗”扬言,到十八岁以后,如果还是学习一团糟,那只能刷厕所挣钱养活自己,你是在美国受歧视的中国人,只能刷最臭的厕所,现在先体会一下,练习、练习。

  “利诱”一定要有。凡是女儿完成了作业的时候,我都兑现许诺,还要带她出去玩(我也盼着一家人一起高兴),并做更大的许诺。我可真俗不可耐。

  我真的相信这些“威逼利诱”会很起作用?我根本就没相信过!我只是觉得这么做了多少心里有点平衡。“反正我管你了,以后你后悔时可别赖我。”这不是自欺欺人嘛?

  是的!两、三年之后,女儿的学习成绩显示我的“修正主义”战略的效果有多么差。“小祖宗”的英文阅读课是将及格,做英文的数学应用题还是常看不懂题,学校里新开的一些课程,她有不同程度的学习困难。中文呢?古诗词已经不背了,中文语文的学习也不进行了,唯一坚持的只有中文作文写作。说实话,那作文还是停留在小学二年级水平。对此,我再有思想准备也还是沮丧。这真令人头疼,晚上我都失眠。

  经过和朋友们会商,得出的结论是:孩子大了,得说理了,得来苦口婆心那一套。不过这理儿得让女儿能理解,切记不要说:好好学习有助于你做个高尚无私的人,美国不兴这套,得说学好本事都是为你自己,要有一种悲情的东西,这才能感化对方。这好像有点实用主义的味道,情急之中也只好捏着鼻子试一试。

  我的说教有以下几种:女儿老说在学校里受歧视,特别是那些白人小女孩儿们。就此,我便说,美国人对中国人的歧视是根深蒂固的,可以说是一种习惯。谁让中国到现在还是个穷国?另外,爸爸、妈妈是不富有的,你根本无法和那些白人攀比,她们买的那些名牌衣服爸爸、妈妈根本买不起。你是中国人改变不了,永远是黄皮肤,黑头发,家里又穷,功课还差,你说你还有什么比得过你的白人同学?人家怎么会看得起你?你唯一可以改变自己地位的就是把学习搞好,这样你的同学还有看得起你的地方。女儿问我为什么黑人都很穷?我告诉她,黑人往往家庭环境不好,受教育水平低,长大了没本事,怎么能找到好工作?

  我还开车带着女儿到黑人区转,让她好好看看那些相对破旧的房子和街道上无所事事的人们。“看到了吧?你如果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和黑人们住在一起。他们都是黑颜色,就你一个黄颜色,人家更欺负你!”女儿曾发问,为什么爸爸、妈妈工作去从来不西装领带?我立刻又说,爸爸、妈妈来美国已三十出头。在美国英文不好,干不了出人头地的活,上班怎么会“西服领带”?你现在有条件好好学习,英文应该学得棒棒的!等你长大了就能找上很体面的工作。在我们俩口子不在家时,我都要在电视机和计算机插销上挂上锁,使我女儿根本看不了,玩不成。我对她讲,爸爸不得不这样做,这样对你学习有帮助。你可以问你的老师这样做对不对。等爸爸、妈妈下班回来,你如果都完成了学校的作业和我们布置的中文作业,我会把电视机、计算机打开让你看一阵,玩一会儿。我再三强调,你现在把时间都玩过去了,将来你学习不好,找不到好工作,你根本没法享受你的人生。“记住!你不是为爸爸、妈妈学习的。都是为了你自己!”我大声吆喝着,还真有点动情。我简直象个市侩,可我的确认为这样是对女儿好。谁让我们来到了美国呢?

  我把这些归纳为“理想主义”,尽管这里所宣扬的东西没多少我认同的理想。我多么想说,你首先要活得有骨气。可女儿不懂!想到这儿我又头疼起来。

  我的“霸权主义”早已过时,“修正主义”也已日薄西山,“理想主义”正开始实施。再以后是什么“主义”?女儿早晚会走出我们的小家,做为独立的人走向她自己的生活。我们呢?已人老珠黄,不应该再干预女儿的生活,管了也不会听。对她仍看不惯怎么办?眼不见心不烦,“放任自流”。这算我的“虚无主义”吧。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极南, 极北孟悟2019-04-10[81]
『小  说』 同乐里五号第一篇(六)梁木2019-03-03[35]
『小  说』 同乐里五号第一篇(五)梁木2019-03-03[59]
『小  说』 不是什么都可以写进诗里孟悟2019-03-02[115]
『小  说』 同乐里五号第一篇(四)梁木2019-03-03[51]
相关文章:『幼河
『杂  文』 都是因为钱幼河2019-04-08[88]
『杂  文』 信仰这玩意儿幼河2019-04-11[81]
『随  笔』 为快递员们点个赞幼河2019-04-10[74]
『散  文』 最后的告别幼河2019-04-04[117]
『杂  文』 说说告密幼河2019-04-05[120]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幼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