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就是会整人。”发表日期:2003-07-10
作  者:幼河出处:原创浏览231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我就是会整人。”
文/幼河
2003年07月10日,星期四

“我就是会整人。”

幼河

  老何总是笑眯眯,一副喜怒哀不形于色,城府很深的样子。老头儿矮个、微胖,花白的头发也不染染,成天背个手走来走去,还是大陆老干部形像。告诉你说,他在大陆还真是个共产党的政工干部,正经干了好几十年呢。那他跑到美国干啥?听你这口气好像人家是偷渡客似的。是他到美国的女儿、女婿请他们老两口来,当然是移民美国。老太太在家看孙子,老何闲着无聊,街上一遛达就发现女儿家附近的这家华人开的公司,是安装电脑的。那时生意正红火,老何想找个活儿挣些钱,公司的头儿马上就同意了,安排在出货部门打包。人家老何干了没两年就当上了出货部门的小头头。看看,还真有点本事呢。

  他会说英文?胡扯,ABC都不认识,当了那么多年的共产党的老“政工”哪学英文去?再说在大陆他也用不着英文。多少也得认识点儿英文单词吧,不然怎么看单子出货呀?跟你说他根本就不认识英文,你怎么就不信呢?好像我在这儿骗人!老何当的是头儿,他管着别人,手下人认识英文不就行了。

  不行,不行,我再多解释几句吧,不然我越说你越糊涂。这个公司既然是华人开的,雇员多半也是华人。有几个“老外”(在这个公司里美国人倒成‘老外’了)是推销员,平日很少见面,不和大夥一起干活。所以公司里中国话是第一语言。出货部门的工作工资低,没人愿意干也雇几个“老墨”(南美洲过来的人,没什么文化,美国低层次的工作简直成了他们的专业),他们是既不懂英语,更不懂中文,反正是干力气活儿的,比划比划他们就明白该怎么干。老何刚来时就是把一些顾客需要的电脑零部件包装好,到时候寄出去。听说他刚来时总说“有活干,能挣点钱很不错啦”,一副知足的样子,对谁都笑着点头。

  等我来公司干活时,老何已经是出货部门的头儿啦。怎么混上去的?不清楚。反正大家都知道老何几乎每个周末都为公司老板收拾院子、割草等等,或者乾脆坐在一起聊天。老板住的地方离公司不近,老何怎么去?看你说的,天下事有难住共产党员的吗?很简单,叫女儿、女婿谁有空接送不就行了吗?嗨,你可以把这认为是老何在一心一意地拍马屁。可我还告诉你,老何管人确实有一套,毕竟在大陆管过好几十年人。这中国大陆和美国……知道、知道,你的意思是说两国的制度太不同了,怎么老何在美国也混得不错。或许这是一个华人办的公司吧,老板也是个华人,大多数雇员也是华人嘛。

  才来干活没几天,我便知道老何在出货部门有个死对头老黄,一个从台湾来的老头儿。赶巧也曾是个“政工”,在“国军”里干了二、三十年呢,退伍时官封少校,是个政干学校的大队长。哎呀,他俩可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有过一场争夺权力的激烈较量,两个人都不动声色,暗自较劲。当然,到我来时这场斗争已是历史,老何当上出货部门的头儿已经有一年多了。嘿嘿,到底是“共产党”厉害,“国民党”始终甘拜下风。听出货部门干的时间长的人讲,那时出货部门的头儿忽然辞职另谋高就,他俩可以说都是公司老板的人选。一般认为,老黄懂些英文,这头儿应该让他干,何况人家来公司干活比老何早。可是老板偏偏没选他。老何刚上任时“共产党”和“国民党”斗得可以用针锋相对来形容,至今人们还在津津乐道。可惜咱没赶上这热闹。老黄当然每每败落,可他从不自甘斗败的公鸡。这种不服输的精神也真叹为观止。大体上说,老黄的策略可谓阴谋诡计,千方百计地挑老何的毛病,发现一点点与老何有关的问题立刻就告状,到老板那儿添油加醋地败坏“共产党”,目的是表明老何根本不能胜任出货部门的头儿。注意,很多“问题”是老黄暗中制造的。老何则不动声色,到时候就狠狠地给老黄穿“小鞋”,让他吃哑巴亏。人家走“上层路线”,他知道越是不在公司老板那儿说老黄的不是,公司的头儿就越信任他,转而认为老黄在无中生有。当然,出货部门的活也真得管好。

  老何管“老墨”一点不客气,只要是不勤快,马上就让“走路”(就是解雇LAYOFF),来找活干的“老墨”多得很,用最低工资再雇就是了。其实按美国法律,公司不能随便解雇人的。老板懂,可故意装糊涂。“老墨”不懂,老何也不懂。看得出,他根本没拿“老墨”当人,呼来喝去的像吆喝牲口。那些晕头转向的“老墨”有时猜不出面前这个中国老头儿在说什么,他们多少懂一点英文,老何是一点也不懂,于是就找个懂点英文的中国人说:“去,跟他们讲讲该干什么了。牲口都比他们明白怎么干活!”

  老何当了头儿就不干活了。或者可以这么说,想干就干点儿,不想干就到处转悠,要不然就做在椅子上打盹儿。就这么不到十个人的部门他就可以不干活?在大陆“政工”专业干部当惯了吧?你还真别报怨,到时候老何可不是好惹的。原来出货部门打单的那个北京女孩儿不把老何放在眼里,甚至当众顶撞。过了几天老何通知她去生产线上组装电脑去。

  “我不去!你这是报复!”北京丫头大叫。

  老何一笑,“我没权力叫你到哪儿干活去。是总经理让我通知你的。”(老何来了以后,见到公司的头儿,开口闭口“总经理”)他拍拍气鼓鼓的小丫头的肩膀,“可别闹情绪哟,干什么都是一样的,都是……都是挣钱。”差点儿说成“干什么都是革命工作”。

  那打单的活谁干?这很容易,还是“经理的意思”,调一个生产线上的上海女的过来。那上海女人正生产线上累得半死,忽然被老何调到出货部门,坐在电脑前打单,真有些受宠若惊。老何过去悄悄说:“我就看你踏实,让总经理把你调过来。”

  确实是“总经理”的意思啊,老何没权力搞“人事调动”。但他可以为公司的头儿“献计献策”。

  老何就凭着两片嘴皮子就可以把人调理得服服贴贴?这也太神点儿了。嗨,我还没给你说完呢。人家有“金刚钻”,就是常常能想出必须“当天完成的活”,留下几个人加班(OVERTIME)。出货部门的人,包括老何,都是挣计时工资的。根据美国法律,如果超时工作,公司得付150%的计时工资。在出货部门干活的中国人都是挣不了大钱的主儿,当然希望能多挣点儿,谁不盼着干点OVERTIME?老何也要靠OVERTIME挣外快。加班的时候,他任凭人们磨洋工,自己坐在椅子上张着大嘴,仰在那里打鼾睡觉。常常是睡上一小觉醒来,说一声“都快十点啦”,然后决定加班到十点半结束。

  加班肯定不会有“老墨”的份儿,几个中国人也不是都留下来。留几个人,干多长时间完全由老何决定。快下班的时候,老何会悄悄地走到他已经决定留下来的人边上,“今晚上得加班,能留下来吧?”通知到了的,这天晚上就能加几个钟头的班,有顿免费便当;没通知到的,你也就别问,老何今晚上没把这好处留给你。他是那么的神神秘秘,把这个“好处”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出货部门的中国人都被老何这一招治得没脾气,包括我,快要到下班时就眼巴巴地看着不动声色的老何,脖子伸得长长的像向日葵似的对着老何。此刻“共产党”就越发得意,脸上的笑容一圈一圈的,可以和新鲜牛粪“媲美”。

  老黄一定是个例外,成天和老何作对,肯定不会有加班机会了。否,老何也让他尝点甜头,加班的机会也给老黄一、两次。不能让“国民党”完全绝望。否则他到“总经理”那儿告状很危险。人家听他的嘛?可老黄是真的了解出货部门的情况的,要是很有根据地说清楚这里根本不需要加班,公司的头儿是不会再让老何随意安排加班的了。那“共产党”不就没了管人的法宝了吗。

  看得出,老黄是非常希望加班的。老何当然很少安排他。看着“国民党”一次次地因没有安排加班,失望地、怒气冲冲地离开公司,“共产党”的笑容中就搀杂了些讥讽的成份:想多来点儿加班吗?嘿嘿,那以后看你是否还给我找麻烦。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国民党”不知怎么那么沉不住气,或者说是“忍无可忍”,看见老何又悄悄地告诉我留下加班时,立刻过来问:“有没有我加班?”

  “老黄,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老何一笑,态度很和蔼。

  “到底有没有我加班?!”老黄声音高了八度。

  “老黄,我不是已经说了吗?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别着急嘛。”老何还是微微一笑。

  “有没有我加班!!”“国民党”像是下最后通牒。

  “先去干活吧。先把本职工作干好。”“共产党”越发地和颜悦色。

  事情最后的结果当然是看见“国民党”随着下班的时间到,愤怒地离开公司,神色很是可怕。第二天老黄刚一到公司,马上就奔“总经理”办公室,他要公司的头儿评个理,可没过一会儿就阴沉着脸回来了,一声不响。显然,到“总经理”那儿报怨老何的不公平没一点用。事实是,公司的头儿听了“国民党”罗罗唆唆的控诉很烦,打断老黄的话,“你的意思我都知道了,先回去干活吧!”并且告诉老黄,以后别为这种事情再来找他。

  看着老黄怒气冲冲的样子,老何只是笑了笑,跟着走到我身边耳语道:“这两天眼睛要亮一点,给我盯着点老黄,看来他会搞什么‘小动作’。”我当然是点着头,但心想:有那么严重?老何大概在大陆习惯“阶级斗争”那套了,所以让我“严防阶级敌人破坏”,看着“共产党”又到另外几个中国人边上嘀咕同样的话,真有些不以为然。

  可第二天早上发生的事就让老何说中了!刚开始干活的时候,老何让我把头天下班前包装好,准备第二天一早邮出去的两个箱子再检查一下。那是我包装的,两个相同的纸箱子,但零件不同,其中一个价钱有一千多美元呢。“共产党”让我再检查一下,这心里便不太高兴,我那么仔细的人还能出错?嗨,头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看不要紧,发现两个箱子的地址标签不对,纸箱子虽然是一样的,但是我总知道些区别;再定睛一看,地址标签是撕下来对调重新贴上的。还能有谁干这事呢?除了“国民党”还有谁?哎哟,我要是没发现,这两箱东西就都发往错误的地址。立刻就去找老何汇报“阶级斗争新动向”!老黄,你怎么连我也一起暗害。

  “你去打电话叫警察!”老何声色俱厉,还没见他这么凶狠过。警察开着闪着警灯的警车来了,公司老板也来了,照相机对着这两个箱子不断地照相,闪光灯“嚓、嚓”乱闪。看得出来,公司老板对这种“暗中破坏”很怒。老何呢?面无表情,背着手跟在老板后面,看都不看“国民党”一眼。老黄显得很不自然,因为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他。“共产党”这么干是否有些小题大作了?当然啦,他就是要借机发挥。敲山镇虎嘛,意思很明白,你“国民党”以后老实点儿,这次给你留点面子,以后再敢搞小动作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让你老黄吃不了兜着走,到警察局去把事说清楚!

  嚯,“共产党”够厉害的嘛。不过敲山镇虎这词用得不太贴切,用敲砖镇鼠吧。老何来到我身边悄悄来这么一句,“算计我来了,早就防着你(老黄)呢。也不看看我是谁!别的不会,我就是会整人。过去在大陆干了好几十年啦,什么没见过?”

  老何成天跟别人斗心眼儿累不累呀?你觉得累,他还精神抖擞呢,已经习惯成自然了,不整人斗心眼儿,浑身就不舒服,觉得日子过得没劲。祖师爷毛泽东早说了,“与人斗其乐无穷。”咱们老实巴交的人真是自叹弗如呀。

  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这家华人开的公司已经倒闭两、三年了。那老何呢?不清楚,多半再也找不到他如鱼得水的地方干活了。唉,他年纪大了,但更主要的是在美国不需要像他这种能“整人”的人。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说
『小  说』 塑造一个独特的世界:《纽约紫水晶》创作谈孟悟2019-06-06[90]
『小  说』 另一半虔谦2019-06-08[78]
『小  说』 同乐里五号第二篇(三)梁木2019-03-04[56]
『小  说』 吃皮蛋的女人(短篇小说)熊哲宏2016-04-02[165]
『小  说』 干龟岛上的马德医生孟悟2019-05-17[128]
相关文章:『幼河
『其  它』 “两害相权取其轻”幼河2019-06-15[43]
『杂  文』 川普这主儿……幼河2019-06-05[105]
『杂  文』 看看人家怎么经营公园幼河2019-06-06[101]
『摄  影』 在国殇日幼河2019-06-03[111]
『其  它』 美国华裔老人的生活(外一篇)幼河2019-05-16[127]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幼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