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上排行榜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小说:余震(十三)(完)发表日期:2007-02-20(2007-04-22修改)
作  者:张翎出处:原创浏览630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小说:余震(十三)(完)
文/张翎
2007年02月20日,星期二

《人民文学》2007年第1期
《世界日报》小说世界,2007年4月21日
中国小说学会2007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

  2006年3月29日 多伦多 圣麦克医院
  “小灯,《神州梦》里的那个女人,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回到她出生长大的地方呢?”沃尔佛医生问。
  “亨利,因为有的事情你情愿永远忘记。”
  “可是,人逃得再远,也逃不过自己的影子。不如回过头来,面对影子。说不定你会发觉,影子其实也就是影子,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不可逾越。”
  “也许,仅仅是也许。”
  小灯低头,抠着手掌上的死皮。经历过一整个安大略的冬季,手掌上都是沟壑丛生的细碎裂纹。手摸到衣服上,总能钩起丝丝缕缕的线头。
  “小灯,你的童年呢?你从来没有说起过,你七岁以前的经历。”
  小灯的手颤了一颤,皮撕破了,渗出一颗乌黑的血珠。血珠像一只撑得很饱的甲壳虫,顺着指甲缝滚落下来,在衣袖上爬出一条黑线。
  “小灯,记住我们的君子协定——你可以选择沉默,但是你不可以对我撒谎。”
  小灯紧紧按住了那个流血的手指,不语。许久,才说:“亨利,我要去中国了,下个星期。”
  沃尔佛医生的眼睛亮了一亮,说是去你出生的那个地方吗,啊小灯?
  小灯摇了摇头,说哦不,不是。我只是去取一点资料。结婚的资料。不,确切地说,离婚的资料。我们是在中国登记结婚的,所以,要在这里办离婚,就需要当初结婚的公证材料。
  “那么快,就决定了?”
  “是的,亨利。”
  小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像是倦怠,又不完全是倦怠,仿佛有些缱绻,也还有些决绝,那都是沃尔佛医生不熟悉的表情。
  “小灯你看上去情绪不错,是睡眠的缘故吗?”
  “是的,多谢你的新药。当然,还得算上我刚刚争来的自由。现在我才知道,我给他的不过是一丁点自由,给我自己的,才是一大片的自由。至少,我再也不用担心,他中午和谁在一起吃饭,晚上躺在哪张床上睡觉。”
  沃尔佛医生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颈脖上的赘肉一圈一圈水波纹似的颤动起来。
  “脐带,你终于把脐带割断了。”
  小灯走出沃尔佛医生的诊疗室,凯西已经等在门口。凯西递给小灯一个彩纸包装的小盒子,说这是我和沃尔佛医生给你准备的,祝你今天过得愉快。小灯这才猛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拆开纸盒,里面是一块做成一本厚书样式的金属镇纸,镇纸上面龙飞凤舞地刻了几行字:

  雪梨?小灯?王:
  接近完美的作家,不太合作的病人
  一直在跌倒和起来之间挣扎

  小灯紧紧搂住凯西,竟是无话。
  小灯走到街上,兜里的那块镇纸随着她的脚步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她的身体,仿佛有许多话要和她说。也许,这做我的墓志铭,会更合适一些。她想。也许,在中国的某一个角落,真的有一块刻着我名字的墓碑。那块墓碑上,也许会写着这样一段话:

  万小登(1969-1976)
  和二十四万人一起,死于唐山大地震

  也许,我真应该去看一看,那块压了我一辈子的墓碑?
  小灯抬起头来看天,天很阴郁,太阳在这个早晨其实只不过是一些光和影的联想。沿街的树枝一夜之间肥胖了许多,仔细一看,原来都是新芽。
  2006年4月20日 唐山市丰南区
  小灯走进那条小街时,正是傍晚时分。
  雨骤然停了,风将云狠狠撕扯开来,露出一个流黄的蛋心似的太阳,重重地坠在树梢之上,将那树那云都染成了一片触目惊心的猩红。积水窸窸窣窣地朝着低洼之地流去,顺势将街面洗过了一遍,街就清亮了起来。沉睡了一季的夹竹桃,被雨惊醒,顷刻之间已是满树繁花。
  小灯提着裤腿,踮着脚尖,避开路边的雨水,朝着一座两层楼房走去。走到对过的时候,小灯却突然停住了。隔着一条窄窄的小街看过去,那楼已经老旧了,外墙的马赛克被一季又一季的泥尘染成了灰黄,一如老烟鬼的牙垢,早已看不出最初的颜色了。铁门大约是重漆过的,黑色的油漆暴了皮,翻卷起来,露出底下的深红。在四周高楼大厦的重重挤压之中,那楼显露出一副耸肩夹背的佝偻落魄之相。
  二楼的阳台上,有一个五六十岁的妇人,正在整理被风雨击倒的花盆。妇人穿了一件月白底蓝碎花的长袖衬衫,脖子上系了一条天蓝色的丝巾。衫子有些窄小,腰身胳膊肘处绽开了一些细长的皱纹。妇人弯腰的时候有些费力,手一滑,一个瓦盆咣啷一声跌在地上摔碎了。妇人骂了一句天杀的,就站起来,朝着屋里喊了起来:
  “纪登,给奶奶拿扫帚来。”
  妇人的嗓门极是洪亮,穿云裂帛的,震得一街嘤嗡作响。
  阳台里就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都是七八岁的样子,长得很是相像。男孩在先,女孩在后。男孩提着一个簸箕,女孩拿着一把扫帚。女孩站定了,就把手里的扫帚塞给男孩,说念登你去扫地。男孩拿了扫帚,却有些不情愿,嘟嘟囔囔地说奶奶是叫你扫的。女孩靠在门上,将眉眼立了起来,指着男孩的眉心说:“叫你扫你就扫。”男孩就噤了声。
  妇人拿过扫帚,轻轻地拍了女孩一下,骂道:“纪登你个丫头,忒霸道了些。”
  妇人将碎瓦片都扫拢来,找了个塑料袋装了,就直起身来抹额上的汗。突然间,妇人发现了站在楼下的小灯。妇人愣了一愣,才问:“闺女,你找谁?”
  小灯的嘴唇颤颤地抖了起来,却半天扯不出一个字来。只觉得脸上有些麻痒,就拿手去抓。
  过了一会儿才明白,那是眼泪。
  2006年4月21日 多伦多 圣麦克医院
  沃尔佛医生今天上班迟到了十五分钟。跨出电梯的时候,突然发现秘书凯西正等在电梯门口。沃尔佛医生刚刚被安大略医疗科学学会推举为2005年的年度医生,心情大好,就忍不住和秘书开了个玩笑。
  “出了什么事?地震了吗?”
  凯西递过去一张纸,微微一笑,说那得看你怎么想。
  那是一张传真,从中国送过来的,只有一句话:

  亨利:我终于,推开了那扇窗。小灯


  初稿2006-9-7——2006-10-16
  二稿2006-10-21
  于加拿大多伦多


本文在2/20/2007 9:49:3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其它发表作品集
『随  笔』 “惊变”女人缪玉2018-11-23[32]
『散  文』 我和春天有个约缪玉2019-01-10[17]
『散  文』 最理想的“共产主义”孟悟2018-11-01[103]
『随  笔』 天涯诗癫,海角醉剑虔谦2018-12-23[59]
『诗  歌』 万家灯火(外一首)白水河2018-12-30[6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专题二:『北美《世界日报》
『上排行榜』 生命中最黑暗的夜晚(09)张翎2012-09-08[633]
『上排行榜』 生命中最黑暗的夜晚(08)张翎2012-09-08[781]
『上排行榜』 生命中最黑暗的夜晚(07)张翎2012-08-27[610]
『上排行榜』 生命中最黑暗的夜晚(06)张翎2012-08-27[767]
『上排行榜』 生命中最黑暗的夜晚(05)张翎2012-08-27[75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上排行榜
『上排行榜』 两份手抄的乐谱(全文完)沈宁2013-08-09[671]
『上排行榜』 两份手抄的乐谱(五)沈宁2013-08-09[652]
『上排行榜』 两份手抄的乐谱(四)沈宁2013-08-09[675]
『上排行榜』 两份手抄的乐谱(三)沈宁2013-08-09[641]
『上排行榜』 两份手抄的乐谱(二)沈宁2013-08-09[801]
相关文章:『张翎《余震》
『评论杂谈』 申霞艳:张翎掀起的阅读大地震——关于《唐山大地震》和《一个夏天的故事》申霞艳2013-03-05[886]
『文化信息』 张翎的《余震》改编电视剧《唐山大地震》:人生不完美的温暖念网2012-07-10[1346]
『人物访谈』 唐山大地震 作者张翎分享写作历程世界日报2011-01-13[2193]
『随  笔』 我感觉到了切肤之痛张翎2010-08-17[1692]
『评论杂谈』 小说李欣:描写了痛,电影讲述了暖——评电影《唐山大地震》原著小说《余震》李欣2010-08-09[103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张翎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