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剧  本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课本剧:鸿门宴发表日期:2006-12-04
作  者:陶短房出处:原创浏览271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课本剧:鸿门宴
文/陶短房
2006年12月04日,星期一

第一幕

(鸿门 项羽大营 中军帐)

虞姬:大王,能再跟我讲讲咸阳城的热闹么?人家长这么大,还没看过这么高的城墙呢,里面一定很漂亮罢?
项羽(郁闷地):嗯。
虞姬:大王~~~
项羽(很不高兴地):去去去,没见我烦着呢么?
(范增上,和虞姬对视一眼,两人都默默一笑)
范增:夫人先请去休息吧,咸阳城的热闹,改天我来讲给夫人听。
(虞姬下,项羽郁闷地哼了一声)
范增:你平常不是很喜欢虞姬夫人的,连重话都不舍得说一句,今天这是怎么惹你不高兴了?
项羽(不耐烦地):干爹,你有话就快讲,别婆婆妈妈地惹我上火。
范增(微笑):嘿嘿,其实我知道夫人哪儿惹你不高兴。
项羽:哪儿?讲!
范增:还哪儿?她叫你“大王”啊!这天下谁不知道,当年你跟刘邦一起出兵的时候,义帝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了,谁先进咸阳,谁就当大王么?现在是刘邦先进了这么一步,他才该叫大王,你啊,只能叫二王了。
项羽(愤怒地一拍桌子):干爹!别说了。
范增(严肃地):我不说?我不说天下人就不说了么?你连自己老婆一点小小要求都满足不了,还好意思自称英雄么?
项羽:我不英雄?谁不知道,硬仗都是我打的,可这刘邦使奸耍诈,偏偏先进了咸阳,他他他他是骗进去的。
范增:着啊,他使奸耍诈,咱们为什么不能使奸耍诈呢?他不是先骗进咸阳了么?咱们再把他给骗出来不就行了?
项羽:怎么骗?
范增:就说您请他吃饭……
项羽:我有病啊!咱四十万弟兄,自己饭都不够吃呢!要不前些日子,我干嘛活埋那么多秦军啊。
范增:不是光吃饭,是如此这般(附耳低语)
项羽(大笑):哈哈,干爹就是干爹,好,就这么着,来人!
(项庄上)
项庄:大哥叫我?
项羽:啊,叫你。你去,给咸阳城的刘三稍个口信,就说我项羽请他来我的鸿门大营吃炖狗肉。
项庄:别啊大哥,有好吃的咱弟兄解馋不好么。
项羽:笨蛋,这是干爹的妙计,要……
范增(打断他):别问这么多,你大哥叫你去你就去!要快——大王,咱们到后帐再合计合计(拉项羽下)
项庄:唉,我怎么这么倒霉呢?(踱至帐口,项伯上)
项伯:我说小庄,狗肉炖好了没有?
项庄:炖不了了!叔叔不知道,刚才大哥让我去咸阳,说是请刘邦过来吃炖狗肉,要我马上动身。
项伯:这么急?知道为什么不?
项庄:鬼知道!大哥就说到“是干爹妙计”,就让军师把我给轰出来了。
项伯(思考片刻,忽然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项庄:叔叔明白什么了?
项伯:哈哈,我是说,我明白你不想去,这样吧,叔叔我替你跑一趟。
项庄:那太好了,我还想在营里暖暖和和多喝几杯呢!走,我送叔叔一程。(二人同下)
(项羽、范增同上)
范增:大王还有什么不明白么?
项羽:说这么清楚,傻子都明白了!
范增: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项羽(大笑):好好,我也回后帐喝两杯,养养精神(下)
(虞姬上)
虞姬:军师,您教我的我可都照着说了,怪肉麻的呢。
范增:干得好!夫人别管肉麻不肉麻了,只要刘邦来赴这个鸿门宴,你就有机会当上咸阳城的半个主人了,哈哈!(下)
虞姬(不解地):鸿门宴?那是什么好玩东西?(下,第一幕完)
                      

第二幕

(灞上,刘邦大营)
(项伯上)
项伯:这刘邦真够寒酸的,才这么点儿人啊——哎,那不是张良么,子房,子房老弟!
(张良上)
张良: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别是项伯吧,要是他可坏了!(回头,见项伯,先是一惊,然后立即镇定下来)这不是项伯兄么?怎么,你们那儿伙食不好,上我这儿蹭饭来了?
项伯(走近张良,拉住他衣袖,四下看了一圈,小声地):还有空扯呢,快跟我跑吧,再不跑没命了!
张良(故意放慢语速):您没发烧吧?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走,去我那儿喝两杯清醒清醒。
项伯(有些急了):你啊,亏当年老师跟同学都夸你是神童,白读那么些书了——告诉你吧,我奉我那个侄子项羽之命,来请你们家沛公去咱的鸿门大营赴宴。
张良(轻松一笑):赴宴?好啊!听说你们家大王带了俩好厨子,狗肉炖得比咱这儿那个杀狗出身的樊哙还地道呢——请帖里有我张良么?
项伯(急得跺脚):你找死啊!亏你还是沛公的什么军师!这主意是我家军师出的,不明摆着想诓你们家沛公上当么?就算你们不上当,我们那儿有四十万大军,你们有多少?最多十万,对不对?拍都把你们拍扁了。我跟你说子房,我是硬从别人手里抢了这么个差事,为的是不忍眼巴巴看着你这老同学白白送命——没时间废话了,快跟我逃吧!
张良:你总该让我收拾收拾吧——这样,你先在那边等我,我去去就来。
项伯:书读多了人就呆,怪不得秦始皇要烧书呢,唉!(下)
张良:樊哙,出来吧,我早看见你了。
(樊哙上,气呼呼地)
樊哙:你这个书呆子!你吃过我炖的狗肉么?凭什么说我的手艺不如项羽厨子?
张良(焦急地):没时间废话了,快,去跟沛公说,项羽派人来请他赴宴了。
樊哙(挠挠头皮):就这些?
张良(不耐烦地):附耳过来!(耳语)记住了?
樊哙:记住了,走了!(下)
张良:唉,也只能指望你这个卖狗肉的了——项伯兄,项伯兄,你在哪儿呢?(下)
(刘邦、吕雉上,吕雉背着两个大包袱)
吕雉:这么多金银财宝,都要给那个项伯么?
刘邦:真是妇人之见!我这是买命,买命懂不懂?
吕雉(轻轻一笑):我这不活跃一下气氛么?能不懂吗,项羽又不是你外甥,没事请什么赴宴啊,走吧,那两位该登场了!
(张良、项伯同上)
项伯:快走吧,晚了就危险了(见刘邦、吕雉拦住去路)啊,是沛公。
刘邦:这不是项伯叔叔么?来这儿玩也不上我屋里坐坐。
项伯(语无伦次地):哦,我我,我今儿吃了饭来的,吃的炸酱面,我贵庚三十五了属大马的……
吕雉:得了得了,台词儿都记不利索——我们沛公是什么人哪,您那点花花肠子还打算瞒他不成?
(张良夸张地跪下,项伯略一迟疑,也跪下了)
张良:张良贪生怕死,听项伯兄说项王要骗沛公赴宴,加害沛公,心里害怕,就打算跟项伯兄私逃。张良有罪,但项伯兄没罪,请沛公饶了项伯兄,只罚我张良一人。
刘邦(扶起二人):什么话!项伯叔叔讲的是义气,你张良是我的客人,又不是我的奴隶,贪生怕死,人之常情,我怎么会怪你们——老婆!
(吕雉把两个大包袱分别塞给张良、项伯)
吕雉:我们沛公一向勤俭节约,这点金银财宝可是他好不容易攒下来的,穷家富路,别嫌少,拿着,拿着。
项伯(感动地):谁说沛公窝囊来着,瞧人家这副大方劲儿——沛公,我就问您一句,这鸿门宴,您去,还是不去?
刘邦(坚定地):去!你们四十万,我才十万,不去,我去哪儿?
项伯(一拍大腿):好!就冲您这胆子,我项伯在这里发誓,只要有我在,保您怎么好好去的,就怎么好好的回来。告辞!
刘邦:多谢叔叔,子房,你送叔叔一程。
张良:遵命!项伯兄,请!(张良、项伯下)
吕雉(眺望二人背影,叹一口气):别说,这么多宝贝,还真有些不舍得。
刘邦:别这样老婆,待会儿子房回来,不还得还给咱们一半么?
(二人下,第二幕完)
                        

第三幕

(鸿门 项羽大营 营门)
(范增不安地转圈)
范增:你们几个躲这儿,你们几个上那儿,都藏好了,待会儿大王一摔杯子,你们就出来砍死刘邦,听明白没有?
(幕后齐声)遵命!
(项羽、虞姬上)
项羽:干爹,其实我还是觉得没这个必要,凭干儿子这大军,这本事,还用玩这些阴阳怪气的小动作——我怎么觉得这么搞有点像犯规呢?
范增(怒喝):大王!
虞姬:其实不知怎么的,人家今天这心里也有些七上八下的呢。
范增(口气变得温和):别紧张,呵呵,过了今天这一关,大王就是天下的主人了。
(项伯上)
项伯:大王,军师,沛公一会就到了。
项羽:来得好!
范增:摆队迎接。
(刘邦、张良、樊哙上)
刘邦(激动地走近,拉住项羽双手):项王——这么久不见,可想死我刘三了!
项羽(戒备地):沛公啊,欢迎欢迎——对了,得叫你“大王”才对么。
刘邦(愤怒地):是哪个没良心地造谣,说我刘三想当大王了?我原来才是个小小的亭长,比县长还小好几级,能给你项王当个助手,都是我八辈子修不到的福气,还“大王”?
项羽(有点动容):可是,当初义帝不是说了……
刘邦(打断他):那就是那么一说!项王你也该听说了吧?我刘三进了咸阳城,一没住皇帝的阿房宫,二没拿皇帝的金银珠宝,三没要皇帝的美女嫔妃,我这是为什么?这都是为了项王你啊?我刘三就是你一管家,帮你看看仓库来着,这些好东西,归根结底,不都还是你项王的么。
项羽(深受感动地):其实我一向相信老弟你是个厚道人,都是你手下那个叫曹无伤的……
范增(不满地打断他):狗肉都快烂锅了,大王还是赶紧请沛公上座吧。
项羽:不急不急,走,先参观参观我的大营,看看我那四十万大军,哈哈(项羽拉着刘邦下,范增不满地摇摇头,也跟下)
虞姬(走到张良面前):你就是那个刺杀过秦始皇,遇见过老神仙的张良吧?能给我签个名么?
张良:好,签哪儿?
虞姬(摸出张白纸)就签这纸上吧,哦,还没发明呢,算了,你从咸阳来,给我讲讲京城里的热闹好么?
张良:再过几天等你们项王当了皇帝不就看到了?咸阳好啊,不说别的,光皇宫里的漂亮女孩子就有好几万呢,项王这下恐怕要高兴得连觉都睡不好了,哈哈(下)
虞姬(呆呆地):几万?怪不得他这些日子不爱理人家呢——哎,这不是项庄将军么?
(项庄上)
项庄:夫人,开席了么?
虞姬:开席也没你的份——先不说这个,我问你,咸阳城皇宫里有好多漂亮姑娘,是不是?大王进了城,就会娶好多漂亮姑娘当老婆,是不是?
项庄:那个当然,别说是大哥,就是我小庄,也要娶上三妻四妾的呢。不和您说了,这儿没我的筷子,我上别处咪两口去。(下)
(幕后声:开宴咯~~~)
虞姬(愤愤地):女人变坏才有钱,男人有钱就变坏,真是一点不错,呸!(下)
                          

第四幕

(鸿门 项羽大营 中军帐)
(项羽、刘邦、范增、项伯、张良上)
项羽:来,吃着喝着。
刘邦(举杯):这第一杯,祝大王万寿无疆。
项羽:干!
(范增给项羽使眼色,项羽装没看见)
刘邦(又举杯):这第二杯,祝大王攻无不取战无不胜。
项羽(得意地左顾右盼):好,再干!
(范增恼怒地瞪了项羽一眼,项羽仍不理他)
刘邦(再举杯):这第三杯,祝大王国运兴隆,世代长久。
项羽(仰天大笑):痛快,大家都干了杯中酒!
(范增满面怒色,向项羽挥手做了个“杀”的动作,项羽放下酒杯,向他摇摇头)
项羽:虞姬!虞姬哪儿去了?这喝闷酒有什么意思,怎么也得来点文艺活动助助兴吧?
范增(站起身):我去找。
(至台角,站住)
范增:好糊涂的大王,看来我得采用第二方案了——虞姬,虞姬夫人!
(虞姬上)
虞姬:什么事?
范增:还什么事——昨儿我不都跟你说了,你现在上去舞剑,趁沛公不备把他给杀了,你是女生,他不会防备的。
虞姬:我说军师,杀了沛公,我家大王是不是就能当皇帝了?
范增:是啊,所以你……
虞姬(打断他):所以人家决定,不、干、了!(对观众)几万漂亮女孩子,呸!(急下)
范增:虞姬夫人,虞姬夫……不是都说好的么,女人啊!唉,没办法,只好将就上个替补了,项庄!
(项庄急上)
项庄:军师,让我上席?
范增(点头):嗯,让你上席,不过不是让你吃肉,是让你杀人,杀沛公。
项庄(一惊):杀沛公?有好处么?
范增:你杀了沛公,我让你天天吃三顿好酒好肉,附耳过来!(耳语)明白了?去吧!(对观众)刘三啊刘三,这次看你怎么逃!(下)
项庄(大步走到台中,施礼):大哥,沛公,小庄知道你们闷酒喝得难受,特来舞剑,给大家助兴。
项羽(大笑):好好,舞好了有赏。
(项庄舞剑,渐渐逼近刘邦,项伯一面给张良使眼色,一面拔剑站起)
项伯:舞剑两个人才好看,我来陪侄子玩玩。
(项伯与项庄对舞,保护刘邦)
项羽:哈哈哈哈,痛快,痛快,舞得好!
(刘邦神情紧张,不时看着张良,张良使个眼色,离席走到台角)
张良:这样下去可不行,樊哙,樊哙!
樊哙(急上):总算到我了(欲入台心,张良拉住他)
张良:别光顾了抢戏啊,台词记熟了么?
樊哙(推张良下):真罗嗦,我一配角才几句词儿,能不熟么(提高声音)且住!
(樊哙快步走到台心,给项羽行礼)
樊哙:我说项王,你也算是个英雄,我家沛公辛辛苦苦帮你打下咸阳,帮你抢下那么多好东西,还帮你看家护院,怎么,你想让这俩舞剑的暗算沛公不成?你这还配叫英雄么?
项羽(急摆手):别舞了,你们两个都退下!(项庄、项伯收剑急下)
樊哙:这还差不多,可项王,你还算不得好汉。
项羽(有些恼火):我怎么算不得好汉?
樊哙:你想啊,我陪我家沛公跑了这么远的路,没功劳也有苦劳,你连酒都不请一杯,肉都不请一口,这样小气,算什么好汉!
项羽(站起来):说得好!来人,拿酒肉来!
(酒肉上,樊哙席地而坐,大吃大喝)
刘邦(立起):吃得有点撑了,我去上个厕所(至台角)厕所还是咸阳的好,哈哈(下)
樊哙(也立起,摸摸肚皮):不行,一下吃太多,我也得去一趟——别给我吃光了啊(至台角,逢张良上)
樊哙:哈哈,搞定!
张良:主公已经走远,你也快谢幕吧,该我的戏了(樊哙下)
(张良至台心)
张良:我家沛公不胜酒力,已先行回去,特命在下前来致歉,这儿有两份薄礼,送给大王和范增军师,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项羽(吃惊地):哦,走了?其实咱大营里的醒酒汤也不错呢——好好,你替我谢谢沛公,改天我再请他喝鱼汤。
张良:遵命(施礼,下)
项羽(若有所思地):这刘三真不像个英雄!我又没说真要杀他,嘿嘿。
(范增在幕后:)大王,大王!(急上)
范增:你、你怎么把刘邦放走了?
项羽:干爹,别急别急,你听我慢慢说。你想啊,咱们都是带兵打仗的名人了,如果连起码的信用都不讲,就算使诈杀了刘三,又有什么意思呢?想当这个皇帝的也不只我跟刘三两个吧?今天我宰了他,以后让我项羽在天下英雄面前怎么见人?
范增(语塞):这、你、我……
项羽(大笑):我有四十万大军,他才十万,他打不过我,争天下,就正大光明地去争,何必玩这些阴的——走了,明天一早,我还出兵去打他的咸阳呢(至台角)对了干爹,桌上那还有刘三送你的礼物,看看值多少钱,哈哈,哈哈(下)
范增(愤怒地把礼物摔在地上):这个大王,唉!(缓缓坐下,若有所思)话说回来,大王也没说错,刘邦比我们弱得多,只要不犯错,天下怎么都是我们的,可大王真的能不再犯错么?
(范增缓缓走到台角,默默抬头看了看天,摇摇头,无可奈何地下)

(幕落,剧终)

后记:好友雍容在泉州某中学当班主任,学校艺术节会演要求演课本剧《鸿门宴》,但时间仓促,剧本阙如,网上找来的又不理想,于是逼着我在两个小时左右急就了此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剧  本
『剧  本』 军之旅(六)梁木2018-08-17[112]
『剧  本』 军之旅(五)梁木2018-08-17[98]
『剧  本』 军之旅(四)梁木2018-08-17[122]
『剧  本』 军之旅(三)梁木2018-08-16[120]
『剧  本』 军之旅(二)梁木2018-08-16[138]
相关文章:『陶短房
『诗  歌』 七律 闻恩师仙逝因赋以纪之陶短房2010-10-12[1069]
『新书介绍』 写在《这个天国不太平》后面的话陶短房2010-07-05[1836]
『新书出版』 陶短房《皇帝公关学》在台湾出版文心社2010-09-26[1451]
『杂  文』 学术诚信应从娃娃抓起陶短房2010-08-30[1226]
『杂  文』 “国史修订”:投入与产出陶短房2010-08-10[1695]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陶短房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