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关于文心温馨之家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走近高尔泰发表日期:2004-01-30(2008-01-08修改)
作  者:施雨出处:原创浏览10748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走近高尔泰
文/施雨
2004年01月30日,星期五

发表于《新象周刊》“文心园地”,2003年05月02日

  都说“距离产生美”,对一个美学家来说,是否也只适合远距离观察?高尔泰老师说,审美能力是人的一种本质能力,审美的需要是人的一种基本的需要。因为这种需要,我本能地走近他。

  走近高老师的直接动因其实是我们文心社想邀请他来讲座,讲一堂关于创作上的美学。托了好几个人都未果,最后我只好去请求黄翔,黄翔回话说,这事得你亲自出马才成。我想着也对,一代美学家哪能没有点架子?所托之人都是他亲近的朋友,都不能代表文心社的诚意,于是我跟黄翔说,你来安排个合适的时间吧,最好你也在,毕竟我和高老师从未谋面。黄翔欣然同意,说是我们一起到他家的海边游泳吧。那是去年夏天的事。



1、左起:吴康妮、浦小雨(高夫人)、高尔泰、黄翔、秋潇雨兰、施雨、施林

  由于高老师一直忙于为一个画展作画,并且正在赶写《寻找家园》,眼看着新泽西州的天气一天凉似一天,秋色悄悄染红枝头,我便也逐渐断了游泳的念头。入秋,黄翔和雨兰应邀去日本和台湾做文化游,拜访高老师的事只好拖到黄翔和雨兰回来,最后,大家终于在一起过了一个温馨无比的感恩节周末。

  感恩节的那个周末天气很冷,但没有下雪,我和我先生开车去接黄翔和雨兰,然后去康妮和一知的家。康妮说,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呢,大家还是坐一辆车吧,好聊天儿。于是我们六个人挤在同一辆车里向高老师家挺进。一路上大家都很开心,黄翔和雨兰说不尽他们日本台湾行的趣事儿。康妮热情地给我介绍高老师和小雨姐的情况。其实,他们的情况我并不陌生,读过高老师《寻找家园》的部份篇章,也听不少朋友说起他们,还常竖大拇指。

  我从来怕见名人,所以有些紧张,再说,此番拜访,其他人纯粹是玩乐,可我有任务在身,得说服高老师来文心社讲座,此行是有目的的,结果压力骤然大增。黄翔安慰我说,怕什么?他对你很熟悉的,看过你不少文章,还有照片,对你的印象不错。经黄翔这么一说,我安心了一些,开始有兴致欣赏一路的风光。

  说起这一路的风光其实很可怜,新泽西州虽是名声在外的花园州,但花园只在春天才美丽。冬季的花园州到处是枯枝败草,满目萧条。高老师的家位于靠海的边远小镇,一边是海,一边是森林。我们经过一路荒芜的农场才到达目的地。雨兰说,他们住这么远,这么偏僻的荒郊野外,连朋友们都难得一见,好像周围只有孤魂野鬼。很多朋友也都希望他和小雨姐能住在大家中间,新泽西州闹区或纽约这样的大都会。但我想,有高老师那样经历的人,真正怕的也许是人而非冷清,无论作画还是写作,孤寂倒是很合适。

  到了高老师家门口,高老师和小雨姐热情地迎出来,然后我们鱼贯而入。我走在最后,低着头,心怀鬼胎的样子。不料高老师偏偏对我指名道姓:“施雨啊,欢迎欢迎!总听黄翔提起你,《彼岸》杂志上拜读过你不少文章,还有照片。”我一听连脖子都烫了,高老师竟然说“拜读”,我觉得自己真是罪过。其实,大家的文章常在报刊杂志上碰头,文字上应该算是很熟悉的了,况且《彼岸》杂志的总编宣树铮老师还是我们共同的好朋友,《彼岸》杂志封面遒劲朴实的“彼岸”二字就出自高老师之手。

  雨兰、康妮与高老师和小雨姐亲热地拥抱,我只敢毕恭毕敬地握手。本来我是不敢叫“小雨姐”的,雨兰和康妮说,我们都这么叫,你也这么叫吧,小雨姐会喜欢的。我们六个人的到达,把高老师的客厅挤得十分热闹,小雨姐忙着端茶递水,一阵寒喧以后,康妮到书房帮高老师摆弄电脑,整理一些画展需要的文字和图片宣传资料。雨兰和小雨姐喁喁私语,我一个人端坐沙发一角,悄悄观察眼前这位著名的美学家。

  在中国公认的四大美学派别中,有五位著名代表人物:朱光潜、宗白华、蔡仪、李泽厚和高尔泰。一九三五年出生的高老师是五人中最年轻的一位,而朱光潜、宗白华和蔡仪三位美学家都已经作古。

  一九五七年,年仅二十一岁的高老师发表了处女作《论美》,立刻被围剿似地大批判,因为《论美》中阐述的是美学唯心论,被认为故意与唯物主义对抗,结果被打成了“极右分子”,监督劳动教养。在销声匿迹整整二十一年后,终于回到美学界,高老师已经四十二岁。期间,第一次婚姻爱妻早亡,第二次婚姻又一路坎坷,莫高窟十年与世隔绝钻研敦煌壁画的每一个孤独艰难的日子,他都在为毕生坚持的美学主观论付出代价,好几次,他几乎倒在西北的戈壁滩上。著名文艺理论家屈选在《美学家和批评家的高尔泰》一文中说:“不幸铸就了他宁折不弯的性格,这性格又使他更加不幸,相当长的时间里,他倍尝苦辛,是一个为社会所不容,为人们所不理解的孤独者……正是在这样不幸的氛围里,高尔泰成为中国当代杰出的美学家和批评家。”

  一九八二年,甘肃出版社出版了高老师的《论美》一书,一上市书就被抢购一空,不久,黑市上的书价竟然是原来的三十多倍。一九八六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美是自由的象征》,多次重印,供不应求。在短短的几年中,高老师发表了大量的论文,受到中国美学界极高的赞誉,被国家科委授予“有突出贡献的国家级专家”,成了各大名校最抢手的教授之一。一九八九年,在这非常的一年里,高老师被捕入狱,出狱后便和小雨姐流亡海外,他们用这些年开画展的积蓄,购买了现在这个温馨的居所,继续着他们的传奇故事。

  我是怀着敬畏的心理,望着眼前这位一代美学家和批评家,本来以为高老师应该是衣着极其美观,常常眉头紧锁做沉思状,或者沉默寡言拒人千里。谁知,他穿衬衫套夹克,牛仔裤,足蹬旅游鞋,在屋里、我的跟前,快活地走来走去,动作之矫健迅猛像在急行军,过来一阵风,过去又一阵风,我陷在沙发里傻笑。高老师也朝我笑,他朝所有的人笑,不可思议的一个爱笑的男人哦,笑起来眼稍高扬竟有些丹凤眼的味道。高老师还喜欢把披肩长发扎起来,康妮要他放下,说放下来一定更有味道,他笑嘻嘻地放下头发,不久又扎起来,直嚷嚷不行不行,头发会扫到眼睛没法做事。

  高老师的耳朵听力不太好,正规场合都是小雨姐给翻译,但在私人聚会中,他从不需要。他开心地大声说话,我们也放肆地大呼小叫,距离和隔阂都在一声高过一声的笑浪中荡然无存。看高老师很开心,我就趁机提出请他来文心社讲座一事,他非常诚恳地对我说:“施雨啊,你不知道,我不喜欢一个人讲课大家都安静地坐着听,我喜欢辩论形式的,要不,我和你打个擂台?我们俩来一番辩论怎样?大家可以只当听众也可以参与。”我一听这话就缩了脖子,我和当代美学家打擂台,正方反方大辩论,他坚持真善美,我偏要来假丑恶,然后被美学家打得落花流水,灰头土脸,我能这么干么?当然不能啦!只好对不住文心社喽。

  虽然讲座的事没有落实,但我并没有不开心,相反地,到了大家在餐馆用餐的时候,我几乎忘了高老师是一个曾经让我敬畏的学者和长者。高老师让我坐在他身边,另一边是雨兰。黄翔和康妮在对面。席间我们为各种问题,诗歌的、美学的、人性的争论不休,互不相让,我居然好几次激动地欠着身子,几乎要咬到高老师的耳朵,目的是要让他听清楚我的观点。高老师这时总是低头微笑,专注地听着,并用叉子轻轻拨弄盘子里的起司波菜(他喜素食,对波菜尤其偏爱)。高老师的宽容和大度让我勇气大增,说不定哪天真可以和他摆摆擂台。



2、左起: 吴康妮、黄翔
右起: 施雨、高尔泰、秋潇雨兰

  回来后我忽然后悔,对自己在辩论时的当仁不让追悔莫及。放肆,太放肆了啊!没有一点敬意,不安了好些天。幸好过两天黄翔来电话,说高老师喜欢我的书,怀念大家聚会的时光,他特意打电话让黄翔转告我这些话。康妮也说小雨姐讲常被我书中的故事逗得直乐。感恩节当天太多激动人心的事了,我居然忘了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那天我们还签名赠书,我用拙作换了五本黄翔刚从台湾带回来新出版的诗歌文论,以及高老师的两本美学专著,感觉自己像是不法奸商做了亏心事,怕对方后悔了把书要回去。结果我本能地把它们紧紧抱在怀里。我先生低声说,你这样老抱着不沉么?放包里我帮你提着不会丢的。

  再后来我终于明白,那天的辩论,难说不是高老师在故意激发我的勇气,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了,高老师意味深长的微笑,鼓励的目光,言语中明显的偏激和漏洞……天啊,我开始企盼下一次的聚会了。

  (03-14-2003,Randolph,NJ)


本文在2/22/2007 5:31:17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美国《新象周刊》
『随  笔』 谈「虎妈的战歌」读后感(一)卓以定2011-03-06[2621]
『随  笔』 聚散品人生山石2010-01-12[2529]
『随  笔』 笑谈世事,妙趣橫溢—— 读《汪伦文集》刘荒田2009-11-29[2278]
『随  笔』 粮食的阶级木愉2009-10-13[1853]
『书评介绍』 倾听花开的声音依欣2009-02-18[248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温馨之家
『温馨之家』 忆于疆:一个神童的传奇一生公仲2019-03-09[145]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355]
『温馨之家』 文学女人顾月华姜萍2018-09-09[410]
『温馨之家』 辛勤耕耘话枫雨宋晓亮2018-09-06[766]
『温馨之家』 比华诗人小说家——章平高关中2018-03-30[625]
相关文章:『施雨
『作家专版』 《文综》专栏:施 雨白舒荣组稿2019-03-25[117]
『文心书目』 2019年文心作家作品出版集施雨2019-02-02[194]
『影视评论』 德国电影揭示惊人现象:独裁制度是怎样炼成的——电影《浪潮》观后刘瑛2019-02-10[167]
『文心总结』 2017年文心社年终工作总结施雨2017-12-29[404]
『小说评论』 东野圭吾《禁断的魔术》被疑“炒冷饭” 真相是啥?上官云2018-12-28[240]
更多相关文章
大嘴巴 去大嘴巴家留言留言于2007-06-28 15:38:34(第1条)
天啊,俺又一个偶像在jj你这里找到。俺看过《夹边沟记事》,很用心很用心,为此还和作者扬显惠成了朋友,我还向他打听过高偶像的情况,可惜他重听,兰州话俺又听得吃力,没想到在jj这里看到;
后来俺还采访了和凤鸣女士的《我的一九五七》,然后写了,《翻开一页尘封四十年的历史》,就是前不久放在论坛上的,这是俺写得最用心的一个报道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拖了几个月才发,但也是国内最早报道的这个夹边沟的。。。。当年高先生就是在夹边沟那个劳改农场!
有机会请替俺转告俺的偶像,有个大嘴巴崇拜他!
俺记得他说过:“人道主义是没有被意识到的美学。而美学,则应当是被意识到了的人道主义!”
------“美是自由的象征”
 主人回复 
我也好久没见到高老师和小雨姐了……还有黄翔和雨兰,时常想念他们。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施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