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小 小 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荷塘月色发表日期:2006-08-22
作  者:彗星出处:原创浏览290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荷塘月色
文/彗星
2006年08月22日,星期二

 

 

故乡来电话说,五叔去世了。悲秋的情绪悄然袭上心头。就像山中的树木,到了秋季,树叶总要逐渐凋零。虽然颜色或淡雅,或浓妍,但免不了坠落,复归尘土。我想,五叔应该是那种朴实无华的树叶,虽然无声地飘逝了,其色彩深刻地印在我们的记忆中。

五叔教了一辈子的书,永远像个孩子头。每次见到五叔,总要缠着他讲故事。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学校里的学生们都在“造反”。他们不上课,到处找茬。五叔上不了课,到我们家散心。那时,我们被遣送到原籍的村庄。晚上,点不起煤油灯,只有忽明忽灭的蜡烛。

水稻之乡老式的瓦房子,常常在屋顶镶上一块玻璃,叫做“亮瓦”。白天,让阳光照进屋子;夜晚,让我们看到星斗和月亮。五叔看着从亮瓦上泻下月光,搂着我说,我们出去讲故事吧,月色比家里还要明亮。小孩子胆小,怕走夜路。但是,五叔是大人,由他陪伴,害怕什么?况且还要讲故事呢!我这样想着,他已经把我带到了一方水塘。水塘很大,中间有一座小岛。人们叫小岛为“墩子”,于是,这水塘就叫“墩塘”。

墩塘里的岛无人居住,有许多桑树。夏天,孩子们泅渡过去,饱餐熟透的桑椹,小嘴巴被染成紫黑色,把不会游泳的小姑娘们馋得眼睛一眨一眨的。

此时,墩塘笼罩在月色里,三分之一的水面覆盖着荷叶。夜风拂过,荷叶彼此拥挤着,沙沙作声,像是一群安静的学生,等待五叔来讲课。

五叔略微清一下嗓子,开始了他的故事:

“七七事变不久,日本鬼子占领了中国人的家园,一天天向内地逼近。村子里大户人家把防土匪的土枪散发给长工们,粮食也散给了穷人,让大家向内陆省份自谋生路。大户人家的家长吩咐:武器只能用来防身和打鬼子,请大家凭自己的良心,不要伤害无辜。

很多人向湖南方向逃去,当地人称这种逃亡叫“跑反”。村子里剩下一些老弱贫穷的人,或年轻力壮的想留下碰运气的人。人们谣传着鬼子是什么样子,如何逃避。有人说,鬼子腿短,平脚板,而且“罗圈”,跑不过中国人。

终于有一天,鬼子真的来了。没有人再琢磨鬼子是不是平脚板、罗圈腿,反正跑已经来不及了。男人携带最重要的包裹,姑娘们匆匆地往脸上抹锅底灰,趁朦朦的月色躲进了荷塘。

鬼子找不到人,到处搜查,在村子里折腾了一夜。人们也在荷塘里泡了整整一夜,几乎支持不住了。天快亮的时候,一批鬼子来到了荷塘埂上。对着墩子上黑钺钺的树林,乱放一通冷枪”。

一条鱼“嗵”的一声跃出水面,把陷在故事中的我吓出了一声冷汗。五叔略一停顿,又继续他的故事:

“一颗子弹穿过荷叶,惊醒了一个婴儿,婴儿叫了一声,母亲赶忙使劲地捂住那张小嘴,所有的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幸亏一只早鸦从树头惊恐地飞起,引得鸦群大叫,才没有招致鬼子的注意。

可怜的母亲,就这样地一直捂住那张小嘴,不知经历了多长时间,鬼子终于走了。村民幸存下来了,可是,那母子永远安息在荷叶丛中……”

我紧握五叔的手,好像故事中的荷塘就是这墩塘。月亮在夜云中穿行,荷叶仍然彼此拥挤着,沙沙作响,我的头发好像站起来了。

“讲红军打仗的故事吧”,我提议,想把自己从刚才悲惨的故事中拔出来。

五叔想了一下说,那就讲红军过草地的故事吧。

“红军过草地的时候,有一个炊事班长,负责照顾三个伤员,他们掉队了。草地是一望无际的沼泽,一步没走好,就会陷进泥淖里出不来。人们也有防止灭顶之灾的办法,就是一旦有下陷的感觉,就立即躺下,让站在安全位置上的人把你拔出来。

走了三天三夜,粮食吃光了,连皮带都煮着吃了。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每到傍晚,大家歇息的时候,班长就去周围有水的地方钓鱼。虽然收获不大,可是,总能钓几条小鱼来。大家就靠着时有时无的鱼儿,在死亡线上挣扎。

每次,班长把鱼做好了,分给伤员们吃。从来没有给留自己一份。问他,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一份,他说,已经吃过了。大家吃鱼的时候,他总是躲起来。一旦吃完,他立即来收拾碗筷。他非常认真地收拾残剩的鱼刺,连一小根也不丢下,说是怕扎着大家。奇怪的是,班长“洗刷”的时间越来越长,总要弄得很久才回来歇息。

第五天,就要走出草地了。大家纳闷班长的奇怪行为,心想,班长一定钓了很多鱼,大的都让他吃了,只剩下小的给我们充饥。否则,他干吗要躲躲闪闪呢?

晚饭的时间,班长照例把鱼分给伤员们,说自己吃过了。众人假装相信。当班长把鱼刺收走之后,伤员们悄悄尾随着他,来到一片没有人的水边。但见班长迫不及待地席地而坐,小心翼翼地把一块吃剩的鱼刺放到嘴里。

‘班长!’伤员们再也忍不住了,‘你就是这样吃鱼的啊?!’

水边,大家抱成了一团……”

在这荷塘月色里,五叔讲了许许多多故事,这些故事成为我心底的珍宝,伴随着我走过曲曲折折的人生路。

前年秋天回家探亲,我坚持一个人去探望那老家的荷塘,要重温五叔和我走过的小路。荷塘比记忆中的小了、浅了,几乎就要干涸。塘中心的墩子上高大的桑树不见了,只有低矮的灌木。月光依然为残存的荷叶涂上一层神秘。

我回味着五叔讲过的故事。这些故事所蕴含的情怀,像荷叶底下的根茎,生命力极强,它们总会繁衍,生出莲藕,长出荷花,结出莲子来。

五叔讲过,“罗丹说,‘世间的活动,缺点虽多,但仍是美好的’”。我想,五叔是对的,罗丹说的好。

2006年8月10 日于圣地雅歌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 小 说
『小 小 说』 母亲的发丝张琴2019-01-05[37]
『小 小 说』 墓碑周励2018-12-13[102]
『小 小 说』 西方流行的六字故事 (Six Word Story)逸韵2016-04-24[610]
『小 小 说』 张琴2017-02-07[200]
『小 小 说』 ‘心理病’是如何治好的乔弘万2015-06-14[346]
相关文章:『彗星
『杂  文』 艾森彗星(续)幼河2013-12-23[505]
『其  它』 ISON彗星幼河2013-10-15[589]
『游  记』 竹排水中水,云行山外山彗星2009-11-01[960]
『散  文』 遥远的雪花彗星2009-10-31[900]
『散  文』 春风雨夜珠江南彗星2009-10-30[867]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彗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