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小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一个人的排行榜(2006年5月)发表日期:2006-08-21
作  者:杨晓敏出处:原创浏览292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一个人的排行榜(2006年5月)
文/杨晓敏
2006年08月21日,星期一

小小说论坛

  笔会年年有,面孔各不同。当我动笔写这篇文章时,正值2006:中国小小说龙湖笔会曲终人散,眼前挥之不去的,是一拨儿朝气蓬勃的"鲜活的面容"。我知道,在小小说的王国里,又一轮新的故事开始了。
  小小说从民间兴起,20年来蔚然成林,演绎出一个耐人寻味的文坛童话,虽有天时、地利兼人和的诸多因素,而密匝的笔会排挞而来,为小小说的旅程推波助澜,最为可圈可点。比如:1990年的汤泉池笔会,点燃的是小小说燎原的第一堆篝火;1995年北京的首届当代小小说作家作品研讨会,是群体性的小小说作家浮出水面;2000年郑州的当代小小说繁荣与发展研讨会,共识着小小说是一种文体创新;2002年北京的中国小小说20年庆典暨理论研讨会,为小小说举办了成人礼;2005年春的首届中国小小说金麻雀节,见证着小小说事业兴旺发达的精彩瞬间;2005年冬的"小小说理论高端论坛",直接推动小小说挺进中国小说家族年度排行榜。加上同样还是百花园杂志社在郑州、井冈山、大连、宁波、石家庄、亳州、南京、青岛、潼关、中牟等地联合举办的各种笔会、颁奖会等,为小小说的攀升新高,铺砌成一级级的台阶。小小说写作者遍及社会各界,笔会以一种民间性的自发调节方式,导引着小小说文体的前行轨迹,有责任心地梳理着那种散兵游勇的状态。每一次的笔会,大家为小小说而来,又为小小说而去,虽短暂一聚,却珍惜着零距离的切磋交流,成为面对面的激情碰撞,唤起现场感的精神共振。笔会是一种诱惑,弥漫着虔诚的宗教般的氛围;是一种情结,渗透出节日样的亲和力;也是一条流淌的河,让活蹦乱跳的鱼儿,抒一曲生命礼赞。
  评论家王晓峰先生,在他撰写的《当下的小小说》一文中说:一茬茬有潜质的文学青年涌进来,开始崭露头角,落伍者审视自己,仍需努力。小小说的笔会,是一次次的重新洗牌,真正体现着自然界优胜劣态的不二法则。精英们在百炼成钢,底座在无限扩张。庞大的小小说作家队伍的梯次结构,在渐次的优化组合中清晰明朗。毫无疑问,笔会致力打造的是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平台。20年来,数以千计的小小说写作者,接受过笔会的沐浴洗礼,然后脱颖而出,又作为活跃的骨干,带动并影响着周围更多的后来者置身其中。谁说小小说明天的太阳,不会是今晚某颗星星嬗变的呢?
  伴随着龙湖笔会绕梁的余响,在初夏的五月,我阅读着琳琅满目的小小说佳作。申永霞的《武侠梦》,王往(王海群)的《活着的手艺》,让我的目光反复流连。这两位小小说高才,当然也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笔会中,冉冉升起的幸运之星。只是近几年来,因为生计和兴趣转移,虽然这两条鲜活的鱼儿一直潜沉水底,尽管是不经意间的水面一跃,阳光下的金鳞依然炫人眼目。《武侠梦》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爱恨情仇故事,它融入了现代人对生活、爱情的思考。丰富的想像力,把理想人生和现实人生,天衣无缝地粘贴在一起来观照。优美浪漫的文字,精巧的情节衔接,显得跌宕而从容。面对两个男人,梦中的祖双娇笑了,而现实中的胡提溜哭了。"灵动的文字背后,藏着无可言传的伤感"(伊水语)。我从1993年的南京军旅小小说笔会开始,编发这个叫申永霞的稿子,大约有三五十篇吧。就数量而言,的确算不上高产,但从质量即所产生的影响看,申永霞无疑是当代优秀的小小说作家之一。《都市女子》、《长柳河》、《上海正午》、《冷石街上的玫瑰》等等,申永霞创作的小小说。多被选入典藏本,让小小说的阅读者耳熟能详。我个人认为,在当下的小小说高手中,申永霞驾驭小小说语言的天份,仅有王奎山、侯德云、藤刚、陈毓等少数人可以比肩。大多数作家的语言功夫,必是千锤百炼而后生,而申永霞却似乎是天生禀赋,与生俱来。我在读她这些年的作品时,读不出作者究竟师承何处,读过什么书,受着何种文学流派的浸染。那语言如深涧泉水,了无杂痕;似空谷幽兰,标格卓然。所以,同样对语言考究的王奎山曾认真地对侯德云说:"申永霞的《弧状人生》,你写不了。"而那个从来都"略显自负"的侯德云,居然鬼使神差地点头确认:"是的"。
  在千把字的篇幅里,小小说的语言,是提升艺术品位的至尊法宝。因为小小说是文学入门的一条捷径,从者甚众,多有靠编排故事而乐此不疲者。殊不知,如此惰性的取巧,难以使小小说表现出多层次的内涵,容易落入通俗文化的简单审美的窠臼,致使作者长期在原地徘徊不前。归根到底,终因过不了语言这一关。我从1989年开始编选小小说刊物,和同事们有此共识,就是在每期刊物的总体调配上,适当加一些优美抒情,有丰富表现力的作品,包括一些散文化的随笔小品,以期引起读者的阅读趣味,也从侧面提醒小小说的写作者,要重视对文学语言的极致追求。实践证明,此举使许多"半路出家"的作者大受裨益。当然,也有不同意见者,曾拿刊物漠视小小说文体,推崇"散文化"来说事,此一谬也。
  如果说《武侠梦》让阅读者感受的是语言的魅力,那么,读王海群的新作《活着的手艺》,就得用心揣摹叙述中的弦外之音了。作品表面上讲了一个天才型的木匠,始终不肯随波逐流,哪怕生活陷入窘境,哪怕被世俗讥讽,最终也要寻找自己的生存价值。透过故事表象,其实作者在写人性的尊严、气节和操守的话题。因为这些具有优秀品质的字眼,在极其功利的现代生活中,很容易让人麻木不仁。木匠虽属小手艺人,却也是"小隐隐于野",对生活质量,固守着精神层面的需求,确实让喟叹不已。木匠虽不似姜子牙屈钓渭水,韩信不安分做执戟郎,陶渊明不肯为五斗米折腰那样,志存高远,但一介草民,为了高贵的写着"尊严"二字的头颅,为自己讨还公道,本属天经地义,应为民间佳话。
  海群出身寒微,从小就背井离乡,长年出去打工谋生,可谓历经沧桑,饱尝世态炎凉。因为喜欢文学,热爱生活又耽于幻想,所以多写身处底层的人们的生存境况,敢于用灵魂叩问人生。海群现为某家传媒艺术总监,丰富着自己人生的同时,仍在圆着文学梦。早期创作的《船魂》获全国小小说大奖,使他和胞兄--另一位著名小小说作家王海椿,书写出苏北农家诞生"兄弟作家"的奇迹。在整个九十年代,小小说的王氏兄弟一度美名远扬。海群相继发表了《真情从头说》、《断桥》、戏剧人生》、《脸面》等脍炙人口的佳作。特别是《断桥》,是小小说作家中,最早把笔触探伸到"忏悔"意识题材的人,那分明是一种"大悲悯"情怀。我常为小小说这一新兴文体庆幸,因为有着数不清的优秀文学才俊为之倾倒献身,一茬接一茬,大有前仆后继之势,才使小小说长成如此矫健的翩翩儿郎。蓦然回首,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可谓小小说群星闪烁,营造出文坛五彩缤纷的天空,即便是哗然绽放的流星,也给人留下惊艳一瞬。如王海椿、芦芙红、杨轻抒、牧毫、薛涛、徐建宏、宁春强、苏学文、陆颖墨、陶纯、沙黾农、吴金良、方雨瑞,等等。不管他们是暂掩云翳还是与小小说永远别离,我们在阅读那些精美的华章时,应该对作者致以尊敬的注目礼。
  五月的佳作,当然还有《家乡情感》,吟诵着军人天职的牺牲精神;《俊嫂》赞美了普通女性的高贵品质,《鱼的权利》具有大格局中的人文关怀,《一只乌龟》揭示了真实中的荒诞,《复杂与简单》叙述有味,《爷爷的枪》结尾出彩,《李一笛》奇中见奇。

 五月份排行榜

《活着的手艺》     王 往
《武侠梦》       申永霞
《家乡情感》      赵宏欣
《俊嫂》        刘建超
《鱼的权利》      闻 宣
《一只乌龟》      安 勇
《复杂与简单》     陈永林
《爷爷的枪》      马新亭
《李一笛》       刘强盛

附:《活着的手艺》(作者/王往)

  他是一个木匠。
  是木匠里的天才。
  很小的时候,他便对木工活儿感兴趣。曾经,他用一把小小说的凿子把一段丑陋不堪的木头掏成了一个精致的木碗。他就用这个木碗吃饭。
  他对对着一棵树说,这棵树能打一个衣柜、一张桌子。面子要多大,腿要多高,他都说了尺寸。过了一年,树的主人真的要用这棵树了,说要打一个衣柜,一张桌子。他就站起来说,那是我去年说的,今年这棵树打了衣柜桌子,还够打两把椅子。结果,这棵树真的打了一个衣柜、一张桌子,还有两把椅子,木料不多不少。他的眼力就这样厉害。
  长大了,他就学了木匠。他的手艺很快就超过了师傅。他锯木头,从来不用弹线,木工必用的墨斗,他没有。他加的榫子,就是不用油漆,他也看不出痕迹。他的雕刻才显出他木匠的天才。他雕的蝴蝶、鲤鱼,让那要出嫁的女孩看得目不转睛,真害怕那蝴蝶飞了,那鲤鱼游走了。他的雕刻能将木料上的瑕疵变为点睛之笔。一道裂纹让他修饰为鲤鱼的眼睛。树死了,木匠又让它以另一种形式活了。
  做家具的人家,以请到他为荣。主人看着他背着工具朝着自家走来,就会对着木料说:"他来了,他来了!"
  是的,他来了,死去的树木就活了。
  我在老家的时候,有段时间,常爱看他做木工活儿。他快速起落的斧子砍掉那些无用的枝杈,直击那厚实坚硬的树皮,他的锯子自由而不屈地穿梭,木屑纷落;他的刻刀细致而委婉地游移……他给爱好写作的我以启示:我的语言要像他的斧子,越过浮华和滞涩,直击那"木头"的要害;我要细致而完美地再现我想像的艺术境界……多年努力,我未臻此境。
  但是,这个木匠,他,在我们村里人缘并不好。
  村里人叫他懒木匠。
  他是懒,除了花钱请他做家具他二话不说外,请他做一些小活儿,他不干。比如打个小凳子,打扇猪圈门,装个铁锹柄……他都回答:没空儿。
  村里的木匠很多,别的木匠好说话,一支烟,一杯茶,叫做什么做什么。
  有一年,我从郑州回去,恰逢大雨,家里的厕所满了,我要把粪水浇到菜地去。找粪舀,粪舀的柄坏了,我刚好看见了他,递上一支烟:你忙不忙?他说不忙。我说,帮我安个粪舀柄。他说,这个……你自己安,我还有事儿。他烟没点上就走了。
  我有些生气。
  村里另一个木匠过来了,说:"你请他?请不动的。没听人说,他是懒木匠?我来帮你安上。"这个木匠边给我安着粪舀子,边说走了的木匠:"他啊,活该受穷,这些年打工没挣到什么钱,你知道为什么?现在工地上的支架、模具都是铁的,窗子是铝合金的,木匠做的都是这些事,动斧头锯子的少了。他转了几家工地,说,我又不是铁匠,我干不了。他去路边等活儿干,等人家找他木匠活儿,有时一两天也没人找。"
  我说:"这人,怪。"啊
  我很少回老家,去年,在广州,有一天,竟想起这个木匠来了。
  那天,我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事,一些声音在耳边聒噪:
  --你给我们写纪实吧,千字千元,找个新闻,编点故事就行。
  --我们杂志才办,你编个读者来信吧,说几句好话,抛砖引玉嘛。
  --你给我写本书,就讲女大学生网上发帖要做"二奶"的。
  我什么也没写,一个也没答应。我知道我得罪了人,也亏待了自己的钱包。我想着这些烦人的事,就想到了木匠。他那样一个天赋极高的木匠,怎么愿意给人打猪圈门,安粪舀柄?职业要有职业的尊严。他不懒,他只是孤独。
  去年春节我回去,听人说木匠挣大钱了,两年间就把小瓦房变成了两层小楼。我想,他可能改行了。我碰见他时,他正盯着一棵大槐树,目光痴迷。
  我恭敬地递给他一支烟。我问他:"你哪儿打工?"
  他说:"在上海,一家仿古家具店,老板对我不错,一个月开5000元呢。"
  我说:"好啊,这个适合你!"
  他笑笑说:"别的不想做。"  (责任编辑 刘宁)

笔会年年有,面孔各不同。当我动笔写这篇文章时,正值2006:中国小小说龙湖笔会曲终人散,眼前挥之不去的,是一拨儿朝气蓬勃的"鲜活的面容"。我知道,在小小说的王国里,又一轮新的故事开始了。
  小小说从民间兴起,20年来蔚然成林,演绎出一个耐人寻味的文坛童话,虽有天时、地利兼人和的诸多因素,而密匝的笔会排挞而来,为小小说的旅程推波助澜,最为可圈可点。比如:1990年的汤泉池笔会,点燃的是小小说燎原的第一堆篝火;1995年北京的首届当代小小说作家作品研讨会,是群体性的小小说作家浮出水面;2000年郑州的当代小小说繁荣与发展研讨会,共识着小小说是一种文体创新;2002年北京的中国小小说20年庆典暨理论研讨会,为小小说举办了成人礼;2005年春的首届中国小小说金麻雀节,见证着小小说事业兴旺发达的精彩瞬间;2005年冬的"小小说理论高端论坛",直接推动小小说挺进中国小说家族年度排行榜。加上同样还是百花园杂志社在郑州、井冈山、大连、宁波、石家庄、亳州、南京、青岛、潼关、中牟等地联合举办的各种笔会、颁奖会等,为小小说的攀升新高,铺砌成一级级的台阶。小小说写作者遍及社会各界,笔会以一种民间性的自发调节方式,导引着小小说文体的前行轨迹,有责任心地梳理着那种散兵游勇的状态。每一次的笔会,大家为小小说而来,又为小小说而去,虽短暂一聚,却珍惜着零距离的切磋交流,成为面对面的激情碰撞,唤起现场感的精神共振。笔会是一种诱惑,弥漫着虔诚的宗教般的氛围;是一种情结,渗透出节日样的亲和力;也是一条流淌的河,让活蹦乱跳的鱼儿,抒一曲生命礼赞。
  评论家王晓峰先生,在他撰写的《当下的小小说》一文中说:一茬茬有潜质的文学青年涌进来,开始崭露头角,落伍者审视自己,仍需努力。小小说的笔会,是一次次的重新洗牌,真正体现着自然界优胜劣态的不二法则。精英们在百炼成钢,底座在无限扩张。庞大的小小说作家队伍的梯次结构,在渐次的优化组合中清晰明朗。毫无疑问,笔会致力打造的是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平台。20年来,数以千计的小小说写作者,接受过笔会的沐浴洗礼,然后脱颖而出,又作为活跃的骨干,带动并影响着周围更多的后来者置身其中。谁说小小说明天的太阳,不会是今晚某颗星星嬗变的呢?
  伴随着龙湖笔会绕梁的余响,在初夏的五月,我阅读着琳琅满目的小小说佳作。申永霞的《武侠梦》,王往(王海群)的《活着的手艺》,让我的目光反复流连。这两位小小说高才,当然也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笔会中,冉冉升起的幸运之星。只是近几年来,因为生计和兴趣转移,虽然这两条鲜活的鱼儿一直潜沉水底,尽管是不经意间的水面一跃,阳光下的金鳞依然炫人眼目。《武侠梦》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爱恨情仇故事,它融入了现代人对生活、爱情的思考。丰富的想像力,把理想人生和现实人生,天衣无缝地粘贴在一起来观照。优美浪漫的文字,精巧的情节衔接,显得跌宕而从容。面对两个男人,梦中的祖双娇笑了,而现实中的胡提溜哭了。"灵动的文字背后,藏着无可言传的伤感"(伊水语)。我从1993年的南京军旅小小说笔会开始,编发这个叫申永霞的稿子,大约有三五十篇吧。就数量而言,的确算不上高产,但从质量即所产生的影响看,申永霞无疑是当代优秀的小小说作家之一。《都市女子》、《长柳河》、《上海正午》、《冷石街上的玫瑰》等等,申永霞创作的小小说。多被选入典藏本,让小小说的阅读者耳熟能详。我个人认为,在当下的小小说高手中,申永霞驾驭小小说语言的天份,仅有王奎山、侯德云、藤刚、陈毓等少数人可以比肩。大多数作家的语言功夫,必是千锤百炼而后生,而申永霞却似乎是天生禀赋,与生俱来。我在读她这些年的作品时,读不出作者究竟师承何处,读过什么书,受着何种文学流派的浸染。那语言如深涧泉水,了无杂痕;似空谷幽兰,标格卓然。所以,同样对语言考究的王奎山曾认真地对侯德云说:"申永霞的《弧状人生》,你写不了。"而那个从来都"略显自负"的侯德云,居然鬼使神差地点头确认:"是的"。
  在千把字的篇幅里,小小说的语言,是提升艺术品位的至尊法宝。因为小小说是文学入门的一条捷径,从者甚众,多有靠编排故事而乐此不疲者。殊不知,如此惰性的取巧,难以使小小说表现出多层次的内涵,容易落入通俗文化的简单审美的窠臼,致使作者长期在原地徘徊不前。归根到底,终因过不了语言这一关。我从1989年开始编选小小说刊物,和同事们有此共识,就是在每期刊物的总体调配上,适当加一些优美抒情,有丰富表现力的作品,包括一些散文化的随笔小品,以期引起读者的阅读趣味,也从侧面提醒小小说的写作者,要重视对文学语言的极致追求。实践证明,此举使许多"半路出家"的作者大受裨益。当然,也有不同意见者,曾拿刊物漠视小小说文体,推崇"散文化"来说事,此一谬也。
  如果说《武侠梦》让阅读者感受的是语言的魅力,那么,读王海群的新作《活着的手艺》,就得用心揣摹叙述中的弦外之音了。作品表面上讲了一个天才型的木匠,始终不肯随波逐流,哪怕生活陷入窘境,哪怕被世俗讥讽,最终也要寻找自己的生存价值。透过故事表象,其实作者在写人性的尊严、气节和操守的话题。因为这些具有优秀品质的字眼,在极其功利的现代生活中,很容易让人麻木不仁。木匠虽属小手艺人,却也是"小隐隐于野",对生活质量,固守着精神层面的需求,确实让喟叹不已。木匠虽不似姜子牙屈钓渭水,韩信不安分做执戟郎,陶渊明不肯为五斗米折腰那样,志存高远,但一介草民,为了高贵的写着"尊严"二字的头颅,为自己讨还公道,本属天经地义,应为民间佳话。
  海群出身寒微,从小就背井离乡,长年出去打工谋生,可谓历经沧桑,饱尝世态炎凉。因为喜欢文学,热爱生活又耽于幻想,所以多写身处底层的人们的生存境况,敢于用灵魂叩问人生。海群现为某家传媒艺术总监,丰富着自己人生的同时,仍在圆着文学梦。早期创作的《船魂》获全国小小说大奖,使他和胞兄--另一位著名小小说作家王海椿,书写出苏北农家诞生"兄弟作家"的奇迹。在整个九十年代,小小说的王氏兄弟一度美名远扬。海群相继发表了《真情从头说》、《断桥》、戏剧人生》、《脸面》等脍炙人口的佳作。特别是《断桥》,是小小说作家中,最早把笔触探伸到"忏悔"意识题材的人,那分明是一种"大悲悯"情怀。我常为小小说这一新兴文体庆幸,因为有着数不清的优秀文学才俊为之倾倒献身,一茬接一茬,大有前仆后继之势,才使小小说长成如此矫健的翩翩儿郎。蓦然回首,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可谓小小说群星闪烁,营造出文坛五彩缤纷的天空,即便是哗然绽放的流星,也给人留下惊艳一瞬。如王海椿、芦芙红、杨轻抒、牧毫、薛涛、徐建宏、宁春强、苏学文、陆颖墨、陶纯、沙黾农、吴金良、方雨瑞,等等。不管他们是暂掩云翳还是与小小说永远别离,我们在阅读那些精美的华章时,应该对作者致以尊敬的注目礼。
  五月的佳作,当然还有《家乡情感》,吟诵着军人天职的牺牲精神;《俊嫂》赞美了普通女性的高贵品质,《鱼的权利》具有大格局中的人文关怀,《一只乌龟》揭示了真实中的荒诞,《复杂与简单》叙述有味,《爷爷的枪》结尾出彩,《李一笛》奇中见奇。

 五月份排行榜

《活着的手艺》     王 往
《武侠梦》       申永霞
《家乡情感》      赵宏欣
《俊嫂》        刘建超
《鱼的权利》      闻 宣
《一只乌龟》      安 勇
《复杂与简单》     陈永林
《爷爷的枪》      马新亭
《李一笛》       刘强盛

附:《活着的手艺》(作者/王往)

  他是一个木匠。
  是木匠里的天才。
  很小的时候,他便对木工活儿感兴趣。曾经,他用一把小小说的凿子把一段丑陋不堪的木头掏成了一个精致的木碗。他就用这个木碗吃饭。
  他对对着一棵树说,这棵树能打一个衣柜、一张桌子。面子要多大,腿要多高,他都说了尺寸。过了一年,树的主人真的要用这棵树了,说要打一个衣柜,一张桌子。他就站起来说,那是我去年说的,今年这棵树打了衣柜桌子,还够打两把椅子。结果,这棵树真的打了一个衣柜、一张桌子,还有两把椅子,木料不多不少。他的眼力就这样厉害。
  长大了,他就学了木匠。他的手艺很快就超过了师傅。他锯木头,从来不用弹线,木工必用的墨斗,他没有。他加的榫子,就是不用油漆,他也看不出痕迹。他的雕刻才显出他木匠的天才。他雕的蝴蝶、鲤鱼,让那要出嫁的女孩看得目不转睛,真害怕那蝴蝶飞了,那鲤鱼游走了。他的雕刻能将木料上的瑕疵变为点睛之笔。一道裂纹让他修饰为鲤鱼的眼睛。树死了,木匠又让它以另一种形式活了。
  做家具的人家,以请到他为荣。主人看着他背着工具朝着自家走来,就会对着木料说:"他来了,他来了!"
  是的,他来了,死去的树木就活了。
  我在老家的时候,有段时间,常爱看他做木工活儿。他快速起落的斧子砍掉那些无用的枝杈,直击那厚实坚硬的树皮,他的锯子自由而不屈地穿梭,木屑纷落;他的刻刀细致而委婉地游移……他给爱好写作的我以启示:我的语言要像他的斧子,越过浮华和滞涩,直击那"木头"的要害;我要细致而完美地再现我想像的艺术境界……多年努力,我未臻此境。
  但是,这个木匠,他,在我们村里人缘并不好。
  村里人叫他懒木匠。
  他是懒,除了花钱请他做家具他二话不说外,请他做一些小活儿,他不干。比如打个小凳子,打扇猪圈门,装个铁锹柄……他都回答:没空儿。
  村里的木匠很多,别的木匠好说话,一支烟,一杯茶,叫做什么做什么。
  有一年,我从郑州回去,恰逢大雨,家里的厕所满了,我要把粪水浇到菜地去。找粪舀,粪舀的柄坏了,我刚好看见了他,递上一支烟:你忙不忙?他说不忙。我说,帮我安个粪舀柄。他说,这个……你自己安,我还有事儿。他烟没点上就走了。
  我有些生气。
  村里另一个木匠过来了,说:"你请他?请不动的。没听人说,他是懒木匠?我来帮你安上。"这个木匠边给我安着粪舀子,边说走了的木匠:"他啊,活该受穷,这些年打工没挣到什么钱,你知道为什么?现在工地上的支架、模具都是铁的,窗子是铝合金的,木匠做的都是这些事,动斧头锯子的少了。他转了几家工地,说,我又不是铁匠,我干不了。他去路边等活儿干,等人家找他木匠活儿,有时一两天也没人找。"
  我说:"这人,怪。"啊
  我很少回老家,去年,在广州,有一天,竟想起这个木匠来了。
  那天,我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事,一些声音在耳边聒噪:
  --你给我们写纪实吧,千字千元,找个新闻,编点故事就行。
  --我们杂志才办,你编个读者来信吧,说几句好话,抛砖引玉嘛。
  --你给我写本书,就讲女大学生网上发帖要做"二奶"的。
  我什么也没写,一个也没答应。我知道我得罪了人,也亏待了自己的钱包。我想着这些烦人的事,就想到了木匠。他那样一个天赋极高的木匠,怎么愿意给人打猪圈门,安粪舀柄?职业要有职业的尊严。他不懒,他只是孤独。
  去年春节我回去,听人说木匠挣大钱了,两年间就把小瓦房变成了两层小楼。我想,他可能改行了。我碰见他时,他正盯着一棵大槐树,目光痴迷。
  我恭敬地递给他一支烟。我问他:"你哪儿打工?"
  他说:"在上海,一家仿古家具店,老板对我不错,一个月开5000元呢。"
  我说:"好啊,这个适合你!"
  他笑笑说:"别的不想做。"  (责任编辑 刘宁)


本文在2011-3-16 22:48:45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小说评论
『小小说评论』 论文:微型小说与人性张琴2019-04-20[141]
『小小说评论』 国家无神论之罪鞭赶词2017-01-10[652]
『小小说评论』 现实艺术化后的别致面孔杨晓敏2016-06-04[566]
『小小说评论』 当代文学格局中的微型小说张炯2016-03-17[578]
『小小说评论』 张邺文小小说印象杨晓敏2016-01-12[591]
相关文章:『杨晓敏“一个人的排行榜”
『小小说评论』 一个人的排行榜(2006年11月)杨晓敏2006-11-03[2116]
『小小说评论』 一个人的排行榜(2006年10月)杨晓敏2006-10-07[2882]
『小小说评论』 一个人的排行榜(2006年9月)杨晓敏2006-09-06[2333]
『小小说评论』 一个人的排行榜(2006年8月)杨晓敏2006-08-26[2205]
『小小说评论』 一个人的排行榜(2006年7月)杨晓敏2006-08-26[1663]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杨晓敏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