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评论小小说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饮茶磨底河——李永康、罗伟章、石鸣闲谈小小说 发表日期:2006-08-15(2010-02-02修改)
作  者:石鸣出处:原创浏览264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饮茶磨底河——李永康、罗伟章、石鸣闲谈小小说
文/石鸣
2006年08月15日,星期二

李永康(以下简称李):早就想多约几个人,坐下来一起互相谈谈创作小小说的感受,但总是很难约齐。

罗伟章(以下简称罗):有时是忙,有时是时间不凑巧。

石鸣(以下简称石):在河边喝茶聊小小说,这气氛还真不错。

李:在文学创作上,罗伟章可说是个多面手,长中短篇小说、小小说和散文近年来是全面开花,都有不俗的表现。就小小说来看,你这两年创作的数量虽然不是很多,但像《独腿人生》这样一些作品所产生的影响却很大,还是你先来说说吧。

罗:写小小说,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感受,那就是一篇小小说要写好,确实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就比如《独腿人生》,我当时完全是当一个散文在写,这就存在一个问题,一篇散文拿出来当成小小说发,而且还被认定就是一篇小小说,可见小小说这一文体还是具有一定的模糊性。文体模糊的例子在中短篇小说中也有,比如汪曾祺和贾平凹的一些东西,像散文,却是当成小说来发表的,但这样的例子毕竟是少数。不过小小说在这方面就有些严重,很多小小说看起来都像是散文。

李:也就是说,《独腿人生》这篇小小说,你当时是把它当散文来写的,而不是有意识地把它当成小小说来写的。

罗:对,而且有时候我觉得,我越把小小说当散文来写,越是把小小说的文体模糊了,写出来的效果反而越好。

石: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般来讲,写作到了一定的阶段,在经过了对文体能较好把握的铺垫后,出现下笔时模糊文体的情况应该说是正常的。但是你这种越把小小说当散文来写,写出来的效果反而越好的情况,就有点有意识地跨文体写作的意味了,就我的了解,这在小小说的创作中还不多见。毕竟,小说和散文还是有差别的。

李:那么小说和散文的区别在哪里呢?

罗:它们最大的区别就是虚构。小说必须是一个虚构的艺术。

李:我们以前说,散文强调的是它的真实性,它的真实,更多的是指情感的真实。

石:现在散文的形态和以前相比也有了一些变化,我最近看了一些散文,发现叙事性语言在散文创作中运用得越来越多,这种语言的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散文的叙事性,所以现在一些散文可以说也包含了一些小说的元素,甚至出现了如小说一般的故事框架。

罗:在目前这种散文和小说已经模糊了的情况下,要再来区分它们,就是看它们故事的逻辑性。逻辑分为外在逻辑和内在逻辑,小说和散文的共同特点,是二者都必须讲究内在的逻辑性。我刚才说把小小说当散文写效果更好,更主要还是指向写作者心态的问题。不管写什么,写作者都必须忠实于自己内心的激情,必须有一个宁静的心态、坚定的立场和丰饶的意蕴。当然,你写的毕竟是小说而不是散文,所以你可以轻松行文,但必须有所节制。任何一种文体,都具有自己内在的纪律,你不能过于严重地冒犯这个纪律。

石:这个度的把握是很重要的。其实艺术本来就是互相影响互相渗透的,在创作中你可以让这一文体接受另一文体的某种影响和渗透,但一定要把握好这个度。从审美角度来看,不同的文体具有不同的审美指向,这种审美指向也是我们在创作时需要考量的。比如,一般来讲,小说在展现生活的同时,也常常隐含着一个社会隐喻,所以意义的揭示和精神的构建就必不可少。如果一篇作品具有社会隐喻的特点,它就是再用散文化的笔调,也还是小说。

李:现在一些读者真正喜欢的小小说,确实或轻或重的都有散文化倾向。杂志的选稿有时也比较注重这一点,比如《小小说选刊》追求的就是诗意和散文化,这和《微型小说选刊》追求故事性是不同的。

石:《小小说选刊》也曾把刘亮程的散文当作小小说选过,我读了后,觉得它也确实是可以当作小小说的。

李:那么小小说能够作为独立文体的最大特点在哪里呢?

罗:这个问题有点大。我觉得,最大的特点,首先是它必须是小说,要有小说的气氛。比如我要写一个镇子,读者读了后,必须感觉到我就是那个镇子中的一员。还有一点,就是它的快捷性。利用那么几分钟就把一个东西看完了,这个东西又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他看了之后,必定还是有某种收获。人都需要从一个起点走到一个终点,小小说能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很快地从起点走到终点,但这终点只是形式上的,小说指向的意义世界对生活的揭示和对读者的感染,则可能是长久的。这是小小说或者成功的小小说的最大特点。

石:还有一点,就是要有一定的诗意和想象力。有了诗意和想象力,小小说就会更有意味。目前小小说在这两方面还比较弱,但如果它们能在创作者的努力下成为小小说的特质之一,我想小小说是会更受人喜欢的。

李:从我所接触的作品来看,罗伟章的小小说走的基本是现实主义的路子。相比而言,石鸣的小小说则有点现代派的意味。

石:其实写那些东西的时候,我脑子里并没有刻意去想现代派手法这样一些东西。东西写出来后之所以有一点现代派的意味,我想可能和我对这个世界、对写作本身的感受与认识有关。对这个世界,我始终觉得我们是无法看透的,所以如果我们要去描述或表现它,就只能是描述或表现它的某一个侧面或者某一个点,所以我的东西很多都是从一个点,或者从一个小小的面出发的。在小说创作上,我始终觉得,小说必须要有一种精神的内核在故事的表述里,同时又必须要有一种意味在小说的叙述里--要达到这个境界很难,但我们可以努力去靠近它。在这方面,小小说因为小,容易被看穿,就尤其要注意。所以有时候当我下笔时,我不是只想去讲述一个故事,更有一种叙述的欲望,总想不仅通过故事来呈现一些东西,同时也通过叙述或者结构来呈现一些东西。比如《刘伶之死》和《绒绒的虾蟆草》这样一些东西,我也可以采用线性的叙述,而且我知道线性的叙述会让故事清晰明了,但下笔时,我内心叙述的欲望占了上风,结果就写成了后来的样子。有时候,满足叙述的欲望,寻找表达的方式,也可以说是我下笔的动力之一。

李:但这样的叙述在阅读上不会带来一目了然的效果,你会不会担心有些读者不喜欢?

石:不喜欢的情况是存在的,但喜欢的情况也是有的--我就收到过说喜欢的读者来信。我总是觉得,如果一篇小说一方面能通过故事情节传达一些东西,另一方面又能通过小说的叙述传达一些东西,不是更好吗?比如刚才说到的《刘伶之死》,这篇东西虽然存在着一些不足,但如果你读了后,能感受到它叙述的阴郁压住了你的心,我就觉得它接近了我的追求。所以在写有些东西的时候,我总是在寻找一种表达,这种表达不能太直白了,不能一眼就看到底了。小小说篇幅本来就短,如果再一眼就看到底了,那么小小说的空间就会非常狭小了。

李:那你这种表达是不是一种刻意为之呢?换句话说,它是不是不属于自然生长的东西呢?

石:对我来讲,这种表达是自然生长的。因为我并不是在下笔之前就先规定自己要写成什么风格的,我不会对自己说,这一篇要写成魔幻的,那一篇要写成荒诞的。事实上,我的大部分东西,在下笔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它完成后会是什么形态,因为那些东西的叙述方式,往往是由小说的第一句话或者第一段话来确立的。所以我通常会尽力把我从题材中得到的感受和把握到的节奏表现在第一句话里。第一句话将感觉把握准了,接下来的叙述就容易了。如果说花时间寻找这一句话具有刻意性质的话,那么也可以说接下来的表达是一种刻意。不过,我心中清楚,在具体的写作中,当第一句话确定了之后,接下来的所有叙述其实都不怎么需要我操心了。

李:所以严格来讲,真正的创作,不管是构思,还是创作时的结构安排,它最终都还是一种自然生长、自然表达的东西。

石:应该是这样,在写作上,我是反对技术操作的。

罗:永康,你写了那么多小小说,对小小说有许多很具价值的认识,可今天一直在说我和石鸣。

李:我写东西,应该说和罗伟章基本上是同一条路子。我写东西最大的一个感受,就像我在一篇随笔里说的那样,是非得有什么事或者什么物撞击了我的心灵,让我有了一种非得要表达的欲望,才会动笔。

石: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你的很多作品都具有了较高的情感浓度。

罗:你的东西,我还是喜欢的。这大概与你的写作态度有关,你所要求的是内心驱动下的写作。

石:你这种必须有感而发的写作方式,会不会限制你的想象力、制约你作品内容的多样性呢?

李:作品内容的多样性,来源于内心体验的多样性。所有的作品,不管是作者隐藏起来的所谓“零度写作”,还是作者大胆参与的“介入性”写作,事实上都逃脱不了作者的态度。对主题的把握和情节的设置,都与作者的内在体验密不可分。想象力也是一样,它的充沛与否,也是决定于内在体验的富有还是枯涩。有了内心体验的丰富,就不必担心作品内容陷入单一化了。

罗:听说你写了东西后,常常会先放进抽屉里,过一段时间再拿出来修改和发表。

李:有时候,一篇东西写出来后能不能让读者满意,我觉得有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先要看自己满不满意。所以东西写出来后,一定要自己多看几遍。要看看自己读几遍之后是否还有再读它的欲望。当然,即便这样出笼的作品,也不一定就是好作品。比如我自己的东西,也不一定就让读者满意。但这是创作的一个态度问题。现在有些作者,写出东西后自己都不满意,又怎么能要求读者满意呢?目前我们的小小说创作存在着一个不正常的现象,据我所知,有些作者写了东西后自己都不愿意再看,也就是说,他们自己也觉得这些东西不太好,但他们就是不愿意停下来先花时间思考思考,还是继续写那些自己都不满意的东西。

石:我打断一下。对小小说创作,我觉得可以作这样一个划分--以前我也和人谈到过:一种叫“小小说写手”,一种叫“小小说创作者”。你刚才谈到的那些人,就应该归之于“小小说写手”,因为他们没有明确的艺术追求,他们的目标只是发表,怎样写容易发表他们就怎样写。而“小小说创作者”不一样,他们是有一定的艺术追求的。严格来讲,对小小说这一文体真正关心,而且能推动小小说发展的,是“小小说创作者”,而不是“小小说写手”。

罗:是这样。

李:已经一点过了,还是先去吃饭吧。这个话题,我们可以下次再接着来谈。

 (石鸣根据录音整理)


本文在2010-2-2 4:20:42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小小说评论
『小小说评论』 国家无神论之罪鞭赶词2017-01-10[594]
『小小说评论』 现实艺术化后的别致面孔杨晓敏2016-06-04[510]
『小小说评论』 当代文学格局中的微型小说张炯2016-03-17[532]
『小小说评论』 张邺文小小说印象杨晓敏2016-01-12[543]
『小小说评论』 初中二年级书评习作──《谢谢您,夫人》(The Seventh Grade “Book Review: Thank You M'am“)儿歌(英)—红霞(译)2015-11-26[1289]
相关文章:『石鸣
『绘  画』 恭祝您和家人2011年新春快乐!石鸣2011-02-01[820]
『小 小 说』 将菜放进冰箱里石鸣2006-08-31[1565]
『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评论』 城市化进程中新华作家的本土写作与文化想象石鸣2006-08-28[2107]
『小 小 说』 冯老汉的儿子石鸣2006-08-24[1561]
『散  文』 蟑螂石鸣2006-08-24[1511]
更多相关文章
施雨 去施雨家留言留言于2010-02-02 07:08:52(第1条)
好诗人写小小说应该很有优势,语言、诗意、想象力都好。:)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石鸣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