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日  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爱情啊,该开花就尽情地开吧!发表日期:2006-07-21
作  者:穗穗出处:原创浏览2456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爱情啊,该开花就尽情地开吧!
文/穗穗
2006年07月21日,星期五
我记得在我少女的时候看到一篇文章《爱情啊,千万别开花》,作者我已记忆不清。大意是说一对男女因为一些观念和错位,走散了,但是彼此都珍藏一只玉镯,这是他们爱情的信物。他们都没有结婚,各自单身过了多年,在四十年分别后再次相逢,彼此的鬓发都被岁月洗白了,可是心中燃烧的爱恋之火并没有熄灭,他们都在等待着。奇迹终于来了,他们重逢了,并如愿地结为伴侣,这本该是一个幸福的结局,可是再过了十年后,寻根问迹的记者却发现,这当年被喻为天地之合的情人伴侣却成了怨偶,男的埋汰女的不够关心自己,竟然不关心他的身体和健康,不肯将那只手镯变卖,给他看病,而女的却说,男人对家里的一切都不过问,也从来没有该自己买过什么,于是作者最后感慨,这人世间的情爱啊,原来如此多变,经不起生活的磨砺,如果当初永远不再遇见,也许他们彼此将一份纯真的爱情带入棺木,也是一种人生的完美。所以作者在最后的文字里说道:爱情啊,千万别开花!
 
今天之所以想到这个故事,是觉得有点惋惜,如果爱情只知道索求,不知道奉献,那么爱和情都太过单薄与不堪啊,那必然经不起岁月的磨。我有时经常会被自己的先生感动,为他许多从不声明的体贴与细腻感动,尽管很多时候,我会因他的罗嗦和指责而一头恼火,气起来真想摔门而出,可是昨天我在网上写作和跟贴的时候,屏幕突然跳出一个提示,上面写着:再过十秒,你准备好了?等到了时间屏幕一片黑暗,被一个小小的程序锁住。开始我还很疑惑,直到黑暗的屏幕出现一段非常体贴的话语,我才释然,一定是他——我这操心的老公,怕我一趴在网上,过于专注,就忘记了休息。也的确是,我一旦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比如写诗或看文章,我会坐上一天一夜,不吃饭,只喝水。
 
当屏幕上出现:“您在电脑前的时间太久了,请你,站起来。扭扭脖子弯弯腰,伸伸胳膊踢踢腿,闭上眼,深呼吸,松松思想清清脑”等等的字眼,我的眼中莫名其妙地有些潮湿了,于是又想起他千般的好,应该说此生我该无憾了,他虽然总是无法让我安定,可他的背上我将半生的沧桑卸下,我是如此眷念着他的体贴和真情,再想到他平日的点滴,为我收拾好一切的行装,怕我旅游时忘记了;哪怕是一包小小的餐巾纸,知道我爱吃辣子,身上必备着纸巾;夏日里,怕我和朋友们上车前,过于炎热,总是先将空调打凉,然后再让我们上车;对朋友他总是全抛一片赤诚,好象被骗的经历还不够长;我说生气了,要走,他总是象橡皮糖一样,总也粘着我,决不放手,而玩笑里,他一旦意识到自己老了,比如看报纸或一些说明书,不戴眼镜都无法阅读,他就想着要把我再次嫁了出去,真是让我哭笑不得。每当想起那一幕幕的旧事,我突然明白,爱情啊,其实该开花就开花吧,如果凋谢是一种季节的必然,只要用心呵护,花季必然绵绵无绝期。
 
就快到了七夕,刚在诗歌报论坛将自己昨日临屏的诗歌写完,并发了,那是一首感觉不错的诗,然后看见论坛上有一张帖子——《唱响七夕-----诗歌报挑战者,红颜2大版块联袂推出情诗大赛》,心里一动,便随手写下这段文字,我知道他并不知道我曾为他写过什么,只是那一本厚厚的诗集和文本,提醒我——那都是他细心整理的心血。
 
他经常一边经常嘲弄我,说:每天总有人在网络上制造垃圾,自称诗人,还是美女。说的时候醋味很浓,一边又非常细心地翻看我所有的文字和诗歌,并将那些文字打印成文本,做为一本本漂亮的集子。我知道有的爱不说,只是默默地做着。我不知道在我的诗歌里,他会在哪里居住,我该把我心中的感动发表在哪片爱的天空和领地。我想我该是上帝最宠爱的天使,不幸迫降在他的身边,委屈成一个平凡的小妇人,心比天高。可是在他的身边,一切的苦难不是苦难,一切的付出也都是甜蜜,想着、甜蜜着、写着,我知道我该收笔了,我必须回到现实的泥土,马上要到晚餐的时间,我这个标准的家庭主妇,该走进菜场,将明天该吃的菜和用品采购,将这平淡的生活继续,精神再满足,也要迁就肉体。那就这样吧,只想最后说一声:亲爱的,今晚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去做......
 
爱情啊,该开花就尽情地开吧!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栏目:『日  记
『日  记』 高一暑假生活──惜别会(Farewell Party)儿歌(英)―红霞(译)2018-08-04[257]
『日  记』 布列塔尼角养老院义演(Charity Recital @ Brittany Pointe Estates)儿歌(英)―红霞(译)2018-06-09[453]
『日  记』 宾州光华中文学校毕业典礼及颁奖仪式(Graduation & Award Ceremonies @ GHCS)儿歌(英)―红霞(译)2018-06-10[447]
『日  记』 宾溪初中小型音乐晚会(Pennbrook Small Ensembles’ Night)儿歌(英)―红霞(译)2018-05-31[342]
『日  记』 外婆八十一岁生日(Grandma’s 81st Birthday)儿歌(英)―红霞(译)2018-03-07[668]
相关文章:『穗穗
『日  记』 情书之《痴人说梦》穗穗2017-05-18[323]
『散  文』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六)穗穗2017-05-18[265]
『评论杂谈』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五)穗穗2017-05-18[487]
『散 文 诗』 【每日诗话】穗言穗语(一百一十七)穗穗2017-05-18[487]
『诗  歌』 《伤害》等四首穗穗2015-02-27[438]
更多相关文章
扶雨说:留言于2006-07-21 07:34:31(第1条)

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穗穗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