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文心首页 文心专辑文心网刊投稿在线文心论坛加入文心
栏目导航 — 文心首页文心作品游  记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欢乐坝上行发表日期:2006-07-22
作  者:冯潇出处:原创浏览6488次,读者评论9条论坛回复42条
导  读:如果旅途是一杯袅袅的新茶,那我看到的每个情境,遇到的每个人,就是杯中那粒粒芽尖。一份雀跃一份惊喜,就让叶芽儿款款舒展,洇成满杯流转的香浓。
欢乐坝上行
文/冯潇
2006年07月22日,星期六

题记:因了文心第一届作家笔会,我们从四面八方云集北京。我是第一次进京,并且出门就转向,东西不分,南北不辨。而我的这一次进京,虽然没有导游证,但做了一次导游,导引着国内外的文友去了一趟坝上草原,令大家开心欢喜,就是我最高兴的了。我以为,这次旅行,是我导游生涯中的神来之笔,令我回思,心喜。


人在旅途

七月,十三人,一辆依维柯,我们驶向京北第一草原的坝上。新华、廖康、金凤、一滴、未希、紫色草、荷香、开心、西南、秋水、达亮、吴震寰,佛曰: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是否也算得修成百年?相视,莞尔。

司机尹师傅说,坝上距北京三百多公里,属河北丰宁地界,此去要翻过好几座山,那里是太阳最早升起又最后落下的地方。一刻里,心驰神往,我们去的地方,是太阳的家啊。车行山中,绿意深浓,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绿得人心发颤。空气是绿的、风是绿的、连味道也是绿的,风起处,绿浪翻滚,绿涛远逸。开心感慨地说:啊!青山叠翠叠叠翠!嘿!谁来对下联?大家七嘴八舌地乱对,还是西南和金凤对的好:碧水常流常常流,再加一横批:青山碧水!好啊!好啊,招一片笑声,乱陶醉了一把。

孔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为什么就没说草原呢?虽未到过草原,但那种魂牵梦萦的想望岂止是一个乐字了得?山翠绿、天碧蓝、树葱茏、花明媚,处处风景,点点入画。本是旅途劳顿,有几位还没倒过时差来,但谁也不舍得闭上眼睛养会神,生怕错过了这满眼的美景去。尹师傅慢悠悠地说,这才到哪儿?那草原上叫美呢。盘山的公路很陡峭,弯多坡长,一忽儿到了山顶,车窗外的风景都在脚下,河水在峡谷中奔流,高大乔木的树梢尽收眼底。紧紧抓住扶手,体会凌绝顶俯瞰山小的感觉。一忽儿,车又开始滑行而下,盘旋盘旋,那些树木山色疾疾后退,我们翻过了一座山,就来到山下。河中点点白浪,水边欢快鹅鸭,树叶婆娑,小花灿烂,仿佛能听到花心里小蜜蜂那嗡嗡的歌声。一刻里,竟生出一种山中一日,世上一年的感觉。

转过弯来,车窗的右手边现出一座大山,半山腰上有一神龛,恍惚有佛像金光闪闪。尹师傅慢悠悠地讲起金身喇嘛的典故。说这山中啊,从前有一喇嘛潜心修炼。也不知修了几世几年,到了康熙年间,他修成了道行,可以在山与山之间飞行。有一天,皇上带了臣子们去围场打猎要路过这儿。喇嘛知道了,就想向皇上讨个封号。皇上是天子,是金口玉言,只有皇上开口封号,喇嘛才能受香火呢。话说到了那一天,远远看见皇上的马队,马嘶人喧、烟尘滚滚地朝山脚来了。喇嘛就从山头上往下飞,宽袍大袖的在风中招展,想必也颇有大鹏展翅的意味。没想到,皇上看见了,大为惊异,脱口喊了一句:这样在天上飞,掉下来不就摔死了?话音刚落,喇嘛应声倒地,当场就摔死了。皇上很是懊悔自己失言,马上下旨:快塑金身、立神龛、受供奉,并赐山名“喇嘛山”。别看尹师傅长得胖壮壮的,心思还蛮细密的,九女峰、刀劈石、象鼻子山,一路风景,一路的故事。一路上听他讲着这些典故、情节,很解旅途劳顿。

翻过一山又一山,太阳款款西沉,天色微微的烟红。透过相机镜头看去,太阳还是刺目。我说等到落到象腌蛋黄那样拍照片才好看。尹师傅说,这太阳落下山后还在草原上呢。那我们的车是在追逐太阳了。“快看!鸭蛋黄了!”西南喊。太阳悄悄地钻进了乌云里,只娇羞地露着半个脸,润润地闪着油光。山也成了剪影,衬着丝丝缕缕的红云,分外妩媚。“七里卡啦”,快门一阵乱闪。看这边!看那边!惊起一车欢叫。我们的车跟着太阳,开进了坝上草原。


草原之夜

只是一道坝子,或者也可以说一道小坡,翻过去,扑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没有乔木没有灌木,没有山石没有土堆,有的只是连绵柔软的草地。心忽然柔软得没了依靠,又忽然娇嫩的不能碰触。这满地的绿满目的柔,不是一个乐字可以当得,不能浅浅地说喜欢,这是一种深浓地爱,一种揪心扯肺的狂喜。车上没了声音,每个人都沉在了欢喜里,任泪悄悄落向心里。风狂起在暮色四合的草原上,将我们迎候。

草原,我来了。

四个蒙古包,女子八人,四人一包。男子五人,三两成行。那蒙古包建在楼顶上,白白的圆包,倒象一个个大馒头。外面用白帆布,圆漫而上,最顶上有一个小帽,是天窗,帽尖上插着小旗,迎风招展。衬了外篷上大朵黑色的旋花和火红的小玻璃格木门,极有民族风情。拉开印花木门,包里的炕离地半米,铺了雪白的被褥,干燥而洁净。脱了鞋,低头、弯腰、抬脚,踩着门口的地毡,就一头钻进了蒙古包。这可真是进门就上炕了,坐下来环顾,很是顺眼。最底下一米左右一圈是用竹杆扎成的篱芭墙,然后用手指粗的檩条圈成圆顶,檩条是红色的,覆上宝兰的顶子,衬了明兰的竹篱、金黄的篱幔,极象一顶华美的帽子,分外夺目。褥子是一整个的,下面还铺了一层毯子。被子和枕头松软软的,整整齐齐地并排放着,让人看着就想笑,这可是同床共枕了,呵呵。

我知道,一定会有一场好戏在这个七月的夜晚里上演,并将成为我们每个人心里的经典。每一个眼神的交汇都是无边的欢喜,在今夜,需要将所有的红尘烦恼抛开,放下所有的世事烦杂,关掉所有的功名利禄,没有国界没有贵贱没有大小,让心如草原一样辽阔开朗。

放下行李,冲向餐厅,都喊饿了、饿了!渡假村里的菜别致可口,羊杂汤暖胃养身,炖羊血清肠润肺。还有草原上的菌子,叫作“挂霜带黄”,外酥里嫩,特别好吃。满满一桌菜,山野菜、凉粉,清淡适口。金黄的炒山鸡蛋,香气扑鼻。大大的一碗土豆炖牛肉、大大的一碗萝卜炖羊肉,吃一块,那种鲜嫩的味道绝对只有草原上才有。大家风卷残云地吃,热闹欢快地说,我却生怕一口气都吃饱了,怎么有胃口再吃闻名已久的烤全羊?稍停稍停,告一段落。大家品着茶,互相探问着名字。里面的廖康年龄最长,他却不喜人家称他老师,说在这种环境中还这样板,不好。我说那叫什么?到了草原,都称王了,总不成叫你廖王爷?不然叫康王爷?大家齐声叫好,就叫“康王爷”。哈哈,封了一个王。还有那个吴震寰,就叫“五阿哥”吧,大家齐齐称妙,立时乱叫起来,一屋子笑声。

老板说,你们的羊来啦!大家蜂拥了去看,一个古铜脸色的老乡提着,那羊早已被杀死,剥完皮了,看起来是只小羊羔。我看着很可怜,正好五阿哥在身旁,就对他说:你看,你来了,人家就得死了让你吃。五阿哥咧着嘴笑,说着那蹩脚的广东普通话:那人家就别死了,吃我吧,吃我吧。大家都笑,一混就把那伤心混过去了。

大门外的空地中央架起了木柴,门口的音箱放起了音乐,架子上烤着全羊,桌子上摆满刀子和酒杯。旺旺的火苗烧起来,欢快的舞曲放起来,肉香杂着孜然的味道四处弥漫。快来拉起手,围着篝火跳起来!手手相牵,心心相连,这一刻,我们离得很近很近。烤好了!大家群起而攻之,刀手并用,我给你切块羊肉,你给我端来酒杯。拍照的、吃肉的、喝酒的、品茶的,一会儿功夫就把最外面一层烤好的羊肉吃完了。老乡上来把羊提下去再烤,大家洗洗手,再围了篝火跳舞。然后再吃羊肉,再跳舞。草原上气温很低,老乡们都穿了春秋天的长裤长衫。在这草原的冷风里,我们却跳得全身温热。不止因为草原美,还因为这份缘。

酒足饭饱,不想立时窝下睡觉。拉了康王去草原探路去。草原上的黑是一种盲人的黑,伸手不见五指。路不熟,我们磕磕绊绊地往前走,没想到五阿哥和秋水更早,小坡上听见五阿哥大叫:我找到一个环形的地方,可以坐的!大家都来了,互相搀扶着往上走。我说该学狼叫,于是狼嚎四起,笑声一片。这种时候还该讲鬼故事,什么半夜脚步声啊,一只绣花鞋啊,又引来一片惊叫。摸着黑来到五阿哥说的环形,大家紧挨着坐下来,一是保暖,二是壮胆。

我说唱歌吧,大家在一阵子胡乱推诿后,一个一个开始唱。康王先唱,唱的好象是老掉牙的歌,金凤和未希会,就都合着唱,我们就跟着乱喊,总让人家唱个开头就笑得唱不下去。达亮在我们身后煞有其事地用手机乱晃,美其名曰:灯光。无论谁唱了,都一阵疯狂鼓掌,胡乱叫好。首席摄影开心哥摸着黑为我们拍照,微亮的相机屏幕后,只看见他两只绿荧荧的眼睛狼一样闪呀闪的,未希在黑地里抓一把,也不知是花是草,一阵乱献。五阿哥窜到圆环里狂扭,大家说秋水和五阿哥一起就是一部名著--------美女与野兽。大家一阵狂笑。金凤姐说,讲讲笑话和方言吧。金凤姐教了几句中式法语,极是搞笑加实用。傻驴(你好),绑猪(早上好),关门打老虎(最近好吗),易学好记,大家极力推荐她教学呢,又怕这样教可是误人子弟?新华老大讲了一阵子山东方言,最有特色的是:嘿!钢磨来。康王爷讲的四川话有意思,解释出来很招笑。最是五阿哥搞笑,他讲一个广东人接待远客,吃饭时说,你吃大便(大半),我吃小便(小半),吃完了我们一起看效果。大家又尖叫、大笑,拍手的、拍腿的。有的笑的捂着肚子抬不起身,有的笑的脸痛托着下巴。

我说别笑了别笑了,讲鬼故事吧。这边笑声刚落,那边又起笑声,好容易静下来,新华老大低沉的声音,缓缓如画外音一样飘起来:这个故事是一个真正发生的事情,说有一个出租车司机......达亮弄的灯光兰幽幽地在身后晃着......扑通!就见金凤姐一下子扑倒在圆环中间,吓的吧。大家紧着去扶她,乱做一团。脚下是软软的沙土,反正也摔不着。身边的康王爷反应太慢,发愣呢,赶紧催促他,快说:爱妃平身!金凤姐本来起来了,一下子又笑倒在地。黑地里大家争相去搀爱妃,也不知抓的是谁的手。拉起来好容易坐好,新华老大讲完那个鬼故事,尖叫四起。金凤姐又讲了一个悬疑鬼故事,大家心惊肉跳地听,又恍然大悟地笑,把个草原的夜吵得喧声震天。西南带来了桃子,大家胡乱抓过来就吃,分外香甜。

星星淡了,大约隐在了乌云里,草原上越发冷峻了。该回蒙古包了,大家约好了明天起个绝早,拍摄草原日出的壮美。互相挽扶着起身,金凤姐说:我怎么闻着牛粪味这么重啊?新华老大和达亮跑回去看,说:这是牛粪!哈哈!我们一晚上坐在牛粪上乐得找不着北呢,大家又哄笑起来。打灯光的达亮一会儿窜到前面照路,一会儿又窜到后面断后,忽然想起一事,喊了一嗓子:明天谁叫床啊?大家笑倒,公推他叫。有没听见的,问说的什么?说的什么?引来更多的笑声。

简单的洗漱后,先要在蒙古包里拍照。达亮先钻进了他们的第一个蒙古包,坐在里面招呼:上床!快上床,一个一个的上!外面的人笑倒。把达亮赶出来,金凤姐先钻进去,坐下。她穿着秋天的大外套,我说:脱衣服!脱衣服!外面的笑又成了一团。五阿哥最促狭,拣着我们女子队拍照的时候窜了进去,被我们用枕头和被子压倒了,他还挣扎着伸出了他的腿,嘴里叫着:照照我有毛的美腿!未希姐笑得眼泪出来了,一滴姐捂着肚子直不起身来,金凤姐指着他说不出话,秋水扑在了西南的腿上,紫色草拉着荷香笑弯了腰。好容易照了个小合影,又喊首摄开心哥快来总合影。教了渡假村的老板怎样按快门,照了几张都照不全。都说让开心在女子队脚前的空地吧,坐着太高,躺下吧。开心就摆了个卧姿,没想到照出来照片一半全是他的媚态,大家又哄堂大笑。

为了明早的日出,大家分散着钻进了各自的蒙古包。我和金凤姐、荷香、一滴姐四人一个包,一滴姐怕冷,穿上了我的运动衫,金凤姐没带衣服,穿了我的睡衣,谁也不嫌弃谁,好象早一起生活了好多年。好容易收拾停当并排躺下来,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是四个女人呢,我们终于同居了,千年修得共枕眠啊!这戏热闹的,蒙古包要翻了,笑声大的令康王爷忍无可忍,在外面拍包呢。睡了,睡了,明早还要早起呢。


雨中坝上

迷迷糊糊地听着好象雨的声音,沙沙地打在头顶上。睁开眼睛,想起我在蒙古包里,并且是真的下雨了!心情忽然一下子沉了下来。老天爷,为什么不肯让给我们半天的时间?就半天嘛。坐起来听了一会儿,雨声不急不徐,没有要停的意思。如果不是旅途,这样的天气,这样的蒙古包,其实是最悠闲惬意的时候。可是我们要赶时间呢,没办法,只好郁郁地起来。大家也都窝在包里长吁短叹呢,我知道,这时候我这导游的情绪最重要了。对,如果你看不到日出和蓝天,那你可以看雨润和云海啊!安排早餐,安排五阿哥和达亮去各个包里撑伞迎接各位美女。本来,今天还要骑马和走访蒙族人家的,雨天这些项目不能进行了,我们可以雨中游草原,这样的机会有多少人能遇上呢?不想去的可以在包里聊天、打扑克。要去的大家打了伞去啊!大家吃着热呼呼的早饭,各自安排着自己的早晨。

开心和荷香早跑上草原了,我们这一队有康王、未希、达亮、五阿哥、秋水和我。每人一把伞,顶风冒雨地就出来了。气温极低,也就十度左右,我穿得够多,还是胳膊上起了小米。未希姐把五件衣服都穿上了,还冻得哆嗦。倒是秋水穿了雪白的淑女裙出来,帽子捂着脸,看不出很冷。五阿哥带了一瓶白酒,男士们互相传喝着取暖呢。雨中的草原浮动着淡淡的安逸,马儿对雨无动于衷,不紧不慢地嚼着它们的生活。草原漫山遍野,一路绿波摧枯拉朽绵延而去。花儿开得正好,白的润白,黄的鹅黄、紫的烟紫,红的火红,星星点点、袅袅娜娜,在雨中越发妖娆。达亮和五阿哥采了大把的花,到处献花,搞笑不已。康王采到了一枝百合!风雨中的百合,娇艳欲滴,心忽然一软,草原,这是你的问候么?我来,你给了我最喜欢的百合花。未希不顾草湿泥泞,坦然躺在了草地上。她说,这是她想了盼了多少年的草原了,终于来了,怎么能不亲近?能在草地上躺下来看云卷云舒,听风生水起,嘴里咬上一棵草茎,鼻中嗅着草原味道,这是一种如何的惬意呢?可是雨太大了,风很冷,催着我们的脚步。我们互相挽扶着往回走,想象着草原上的策马奔驰和信马由缰,想象着风吹草低现牛羊和草地上的撒欢打滚,这些都不能够了,只有低低的云潇潇的雨寂默不语。

午餐后,老板为我们备好了带在路上的吃的,炸好的挂霜带黄和豆腐干、煮好的鸡蛋还有花卷和黄瓜。打好背包,我们要启程了。虽然只是匆匆一面,却也生出淡淡离愁。老板家的小女孩捧了一大束花出来,在她妈妈的指点下,跑来送到了我的手上。花儿是浅浅的粉紫,碎碎的象满天星星,美丽得象儿时的梦境。他们说,这花叫做干枝梅,可以保存好几年。抱着满怀的花,心中的感动层层叠叠,是一种什么样的际遇让我们相遇,并且依依不舍?草原,我还会再来的。

正所谓:雨余芳草润,风定落花香。回程时,雨停了。雨后的草原,别样风情。轻雾淡淡地升起,开始薄薄的一层,烟一样,在层峦叠嶂间盘旋。起风了,烟雾越发浓厚,白白的,从这个山头往那个山头推拥而去。云海!大家惊叫。车窗被拉开,镜头伸出去一张接一张的拍。山若隐若现,风低低地翻卷草地。云重了、重了,风旋,立时变成了雨,刷刷地打在车玻璃上。原来翻云覆雨就是这样的啊!车到坝上的入口停下来。这儿有成吉思汗提刀跨马的塑像,气势不凡。草中是一个梯形的方石堆,尹师傅说,那是敖包。拉起笔会的标语,在坝上的成吉思汗像前合个影,挥手道别。坝上的风光渐去渐远,一直远到心底里。康王爷说,这一次坝上之行,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荷香说,你来,你是一切,你走,一切是你。我说,我来,你是一切。我走,一切是你。我永远不会把你忘记。

再见,草原!


虽然有人说我写的文字太碎、太实,但我还是要写,不肯遗漏一个细节、一处风景。有人总说看不到美景,我说是因为没有一双善感的眼睛和快乐的心。如果旅途是一杯袅袅的新茶,那我看到的每个情境,遇到的每个人,就是杯中那粒粒芽尖。一份雀跃一份惊喜,就让叶芽儿款款舒展,洇成满杯流转的香浓。在每一个慵懒的午后,每一个雨后的黄昏,每一个星子满天的夜里,让我们闻之重回,重回那一段不能忘怀的辰光。

摄影者:kaixin

难得的一次机会,难得的人生旅途,难得遇见世界各地的文友齐聚坝上一起度过难忘的两天(姑且算两天吧),我用镜头纪录下了这次让我终生难以忘怀的浪漫之旅……

1、2006年第一届文心作家(北京)笔会次日,我们到了坝上草原,大家合影。

2、去往坝上的路。

3、即将到达坝上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无限风光使我们停下了车,狂拍夕阳,而此时,我的相机出了问题,拍完这组夕阳以后,便无法再用,成了我这次坝上之旅的很大的遗憾。

4、一路夕阳。

5、接近太阳的家……

6、到达坝上,我们住在从来没有住过的蒙古包里。

7、丰盛的晚餐

8、当地人用烤全羊和篝火晚会接待远方的来客。

9、深入厨房重地。

10、上架待烤。

11、成熟之际。

12、天涯共此时。

13、共享良辰美食。

14、酒足饭饱……我们做点什么吧?

15、大家来跳舞吧。

16、意犹未尽的文友们摸黑来到了一片凹地唱歌、讲故事,欢笑声在草原上回荡。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们是在一片放牛粪的坑里玩了半夜。

17、回来蒙古包,继续欢唱至半夜。

18、清晨,大雨如注,丝毫也没有挡住我们热爱草原的决心,草原的无限风光吸引着我们每一个人。

19、快乐午餐。

20、感谢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冯导——冯潇妹妹……嘿嘿,是你把我们导到坝上的哦!愿你越来越开心,越来越美丽!


本文在2009-7-27 10:02:43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一:『文心笔会
『文心笔会』 2007年第02届文心作家(山东德州)笔会冯新华2007-06-21[5699]
『文心笔会』 2006年第01届文心作家(北京)笔会欢迎词:作家应该自觉地关注社会现实张祈2006-07-16[6464]
『文心笔会』 2006年第一届文心作家(北京)笔会照片(五)枯荷雨声2006-07-16[4987]
『文心笔会』 2006年第一届文心作家(北京)笔会(定稿)张祈2006-07-12[3476]
『文心笔会』 笔会图片(一)——2007年第二届文心作家(山东德州)笔会雨落2007-06-21[2707]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游  记
『游  记』 荆门多英杰,崇敬张将军高关中2019-06-22[20]
『游  记』 离队购物团,一望龙脊田晓梅2019-06-12[148]
『游  记』 五一小长假,从西安到青海(1):百里花廊到宝鸡高关中2019-05-16[42]
『游  记』 五一小长假,从西安到青海(7):同仁热贡艺术,藏传隆务大寺高关中2019-06-15[24]
『游  记』 五一小长假,从西安到青海(6):探秘原子城,敬仰众元勋高关中2019-06-15[61]
相关文章:『2006年第一届文心作家(北京)笔会
『文心笔会』 2006年第01届文心作家(北京)笔会欢迎词:作家应该自觉地关注社会现实张祈2006-07-16[6464]
『文心笔会』 2006年第一届文心作家(北京)笔会照片(五)枯荷雨声2006-07-16[4987]
『文心笔会』 2006年第一届文心作家(北京)笔会(定稿)张祈2006-07-12[3476]
『温馨之家』 温馨聚会——记2006年第一届文心作家(北京)笔会赵丽艳2006-11-21[2392]
『文心笔会』 2006年第一届文心作家在京举行笔会北京晨报2006-07-30[2121]
更多相关文章
施雨 去施雨家留言留言于2009-07-27 10:13:55(第9条)
冯潇MM的文字有声有色有情有趣……期待这样的假期。:)
廖康 去廖康家留言留言于2006-07-25 14:25:13(第8条)
感谢冯导!,
东野牧人 去东野牧人家留言留言于2006-07-24 00:00:40(第7条)
冯潇MM好文字!,
东野牧人 去东野牧人家留言留言于2006-07-24 00:00:40(第6条)
冯潇MM好文字!,
穗穗 去穗穗家留言留言于2006-07-23 21:16:15(第5条)
好文好情,呵呵偶要不是脚扭了,又有琐事缠身,偶也去了,问好所有朋友和作者,匆匆而聚,只好等下回大家再聚:)。,
鲁芒 去鲁芒家留言留言于2006-07-23 18:52:40(第4条)
美丽的旅行,美妙的文字,看了让人眼馋~~~~~~~~~~~~``,
苏莫余 去苏莫余家留言留言于2006-07-21 19:14:37(第3条)
据说,好像,有许多照片哟,也不见传上来看看
西南说:留言于2006-07-21 10:20:29(第2条)

坝上的欢笑声犹在耳边缭绕,冯萧的美文已然网上呈现。好文章啊!我怀念草原独特的风光与我们13位旅客的欢乐。谢谢冯大美人组织联系与导游。

 Nancy

依欣 去依欣家留言留言于2006-07-21 02:41:57(第1条)

冯萧小妹,文章写得真美好!因为你有一颗善美的心。我为你们这群人的快乐而感动!

这次见面虽因时间短暂没能多聊,但你的纯朴善良给我留下难忘印象,我想我们是有缘再见的。

 
本文字在文心各个论坛中的回复共有42条,点击查看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冯潇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简介文心宗旨文心章程文心团队文心总结温馨之家文心帮助论坛指南联系文心社文章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社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文心社联系。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